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八章

第八章


  “大哥,后来呢?喜洋洋娶了美羊羊没有?”小玉眨巴着大眼睛,小手牵着李枭的衣角问道。

  人是故事动物,成年人也喜欢各种各样精彩的故事。更何况,这些好奇心远超小奶猫的孩子。为了转移自己会蒙古话的尴尬,李枭只能祭出喜羊羊这个法宝。目前看起来效果不错,几个小家伙都听得聚精会神,就连已经十一岁的老二李休也不例外。至于羊为什么会说话这种问题……,羊都会说话了,你老哥会说两句蒙古话有什么稀奇的。

  “小玉该睡觉了,剩下的故事明天讲好不好。”宠溺的揉了揉小玉的脑袋,安置小玉睡觉。

  格日图很有钱,在客栈里面包下了一座很大的院落。于是新晋翻译官李枭,就有了一间很大的屋子。住下兄妹五人,吃了一顿肥美的羊肉。李枭就给兄妹几个人讲故事,遮掩过去自己会蒙古话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跟格日图聊过,他还要在辽阳待上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主要是等候大明辽东经略袁英泰的接见!

  作为蒙古本部,乞颜部的血统非常高贵。是额尔止今黄金家族的直系血脉,在大元朝的时候都是皇亲国戚。

  可无奈,这里是大明。蒙古人天下无敌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就在去年,努尔哈赤打败了明朝的远征军。大明数万将士被歼灭在萨尔浒,完颜阿古打的子孙们,重新统治了这里。

  现在大明也只能苦苦支撑着辽东糜烂的局势,同样受到女真人骚扰的还有科尔克蒙古。格日图来这里,就是想要寻求袁英泰的帮助。抵御女真人日益向西扩张的势力!

  怎奈落难的凤凰如今连鸡都不如,乞颜部的实力远非当年可比。格日图托关系托了好久,也没能见到这位辽东经略大人。

  “怎么才能见到经略相公?”格日图无奈的向李枭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也没人商量,整座院子里面能听得懂蒙古话的人就李牧一个。

  “这好办,想要见到经略相公闹事儿就行。”

  “闹事儿?”格日图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李枭。

  “等我打听一下,你就这样……这样……这样办,估计不但能见到经略相公,还能要一些好处。”

  “这样能行吗?”格日图狐疑的道。

  “把吗去了,肯定能行。您不知道,经略相公是读书人。读书人最看重的是什么?面子。照我说的做就成了!”李枭自信满满,格日图想了一会儿。

  “哈哈哈!你这个舌人请的还真没错,比上一个强多了。那个只知道要好处,还想着做商队的管事。如果可能,我倒是想聘请你做商队的管事。”格日图哈哈大笑着说道。

  “那还是算了,我还想着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关里。辽东很不太平,弟弟妹妹们还小我不想他们夭折。不过话说,你们蒙古本部就没有一个会说汉话的?怎么连个舌人,还得从辽阳请?”这一直是李枭疑惑的事情,按理说这年月的蒙古人常年和汉人做生意。冒出几个会说汉话的蒙古人,也应该不稀奇才对。

  “别提了!都死了!这一次带了两名舌人来辽阳,结果路上遭到女真人的抢劫。两名舌人和十几名那可儿都战死了,我也差一点儿。”说着格日图摘下蒙古皮帽子,上面有一个好大的口子。看样子像是被弓箭射的,如果再低那么一点儿。格日图的脑袋就会被射穿!

  “我家里人也被女真人害死了!”李枭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太过弱小,他真的想跟女真人拼个你死我活。

  “你们蒙古人擅于骑射,女真人好像也是擅于骑射。怎么你们蒙古也被女真人压得抬不起头来?”这个问题一直都是李枭心中的疑问,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一样的战术,装备上也相差无几。更别说就在几百年前,蒙古人虐得女真人找不到北。

  “如果单独一个蒙古武士,绝对不会怕了女真人。只是可惜,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黑龙江女真,东海女真已经被努尔哈赤整合在一起,变成了女真八旗。经过了组织之后,他们的战力更加强悍。

  反观我们蒙古,自从顺帝北迁之后。蒙古诸部就开始大混战,足足两百多年的混战啊。谙达,也先,脱不花……多少英雄豪杰都死在了内耗当中。大的部落变成一个个小的部落,整个蒙古就是一盘散沙。

  女真人虽然人少,但是他们团结。每次跟蒙古打仗的时候出兵都比我们多,我们蒙古虽然比女真人人多。可勾心斗角,内部不断的倾轧。现在的蒙古,已经不是受长生天眷顾的祖先了。”格日图的脸色很不好看,可能是回忆起了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的辉煌。

  第二天一早,李枭叮嘱好李休看好弟弟妹妹们不让他们乱跑。就带着李虎牵着马去骡马市,今天必需把马卖了。剩下的时间要帮格日图做事,恐怕没时间去骡马市卖马。昨天格日图说了,这匹马可以买六十两银子,对他们兄弟来说这是一笔巨款。

  早上的骡马市已经有很多人,李枭带着李虎在昨天的摊子上,吃了包子喝了粥。看到敖沧海,还笑着打了招呼。

  “小哥儿!认识敖都头?”昨天提醒李枭主意小偷的伙计看到敖沧海走了,这才凑过来问道。

  “哦!我们……!我们是亲戚!”李枭立刻拉大旗作虎皮。

  旁边几个人正竖起耳朵偷听,听到李枭说他是敖都头的亲戚,立刻互相看了一眼。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这个世界从来都有黑暗势力的存在。旁边那几个人,就是这骡马市里面出了名的混混。平日里小偷小摸,打个闷棍套个白狼之类的事情没少干。

  他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敖沧海这样的人,只要敖沧海发起狠来,他们就再也不能在骡马市里面混。

  敖沧海刚来的时候,他们还打算给个下马威。可真正动手才知道,这敖都头以前是辽东铁骑。那可是上过朝鲜,跟倭奴对砍过的精锐。三两下,就把闹事儿的几个家伙打趴下在地上。

  本来几个人今天看上的,就是李牧兄弟两个。两个孩子牵着这么好的战马,想想办法弄过来并不难。两个小毛孩子,谁会给他们的出头。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人家的靠山是敖都头还是亲戚。这个黑手,谁下谁倒霉!

  李枭不知道,这一句话就帮着自己挡住了一劫。

  吃过了早饭,李枭带着李虎进了骡马市。虽然这是辽东第一大集市,但李枭手里这种战马并不多。李枭一进来,就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瞩目。

  牵着战马来到角落里面的桩子上,把马拴好兄弟两个就等着买主上门。

  “虎子!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扫听一下这马究竟能卖多少钱。如果有人问,你就先要六十两。”李枭对着李虎说道。

  格日图给的价钱,毕竟是格日图的价钱。他是蒙古贵族,手头上自然是不差钱。可真到了这骡马市场里面,可就说不定了。李枭是军人,他对这些买卖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今天,他只是想把马尽快卖掉。

  “知道了大哥!”李虎点了点头,挨着马坐到地上。

  “小哥儿,这马怎么卖?”李枭刚走一个黑衣老者走过来,看了看李枭的战马。仔细看了看口齿,又看了看蹄子。拍了拍马的脖子,然后伸出了袖子。

  这是买卖马匹的规矩,两个人的手势完全隐没在袖子里。讨价还价的过程完全在袖子里,即便不成交,别人也不知道这马究竟出价多少。这是对买卖双方的一种保护!

  “俺大哥说了,六十两。”李虎哪里懂这规矩,上来就把李枭告诉他的价格报出来。

  “呃……!”老头乐了,今天碰上了个傻孩子。套套话,说不定能便宜把这马买下来。这战马不错,转手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小哥,这马贵了,你看……!”老头立马开始套词,发财的好机会啊。今天运气不错,大清早就捡一口漏儿。得赶紧弄到手里,迟则生变。这骡马市里面,一块砖掉下来,能砸死一堆骡马贩子。

  “贵你妈个蛋!在这里卖马,没我们五爷点头,你他娘的就敢来这里?”老者刚开始套词,忽然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走出一个腰里扎着板带的大汉,身后还带着两个手下。大汉敞着怀,露出黑黝黝的胸毛。疙疙瘩瘩的脸上满是横丝肉,一看就不像好人。

  “五爷!”老者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惋惜。被这位爷看上,今天这便宜算是占不到了。

  “滚!”五爷一声怒吼,老者当时就滚了。五爷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他一个贩马的可惹不起。

  五爷走到李虎面前,看都不看李虎却打量起这战马来。

  旁边的师爷吆喝道:“小子,你家大人呢?毛都没长齐就敢来这里卖马!”

  “这马我买了,给了五两银子回家玩去吧。”五爷没耐心等李虎废话,随手从手下手里拿过一锭银子扔在地上。就准备牵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