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五爷前几天着了道,在床榻上躺了好几天。今天终于缓过来,想着上街喝点酒儿去去晦气。却没想到,刚刚走到酒楼门口,就遇见一个炮弹一样冲出来的半大小子,一头就撞进了怀里。

  还没看清楚这小子长什么模样,就听楼梯上有人喊。见到是相熟的狗腿子,五爷伸手就抓住了怀里的小子。

  “呦……!老八,怎么个茬儿!”五爷抓着手里的孩子,笑着对楼梯上跑下来的苟老八问道。

  “不想要你的手,就放开我弟弟。”李枭的声音忽然间传过来,五爷抓着老二李休的手立刻就松开。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尤其是哪句放开我弟弟。猴子就是因为当初没有放手,现在变成了残疾。

  李枭手里拿着一柄黝黑的匕首,正饿狼一样的看着五爷。只要五爷敢动手,他就准备下家伙。这柄匕首是从鞑子兵身上搜出来的,指头粗的树枝一下子就削断了。李枭不信,捅不透五爷身上的夹袄。

  “是你!”五爷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就连胯下那活儿都不由自主的缩了缩。

  李枭给他带来的记忆太深刻了,那一棒槌好悬让他当了太监。以他的体型本不怕李枭这样的半大小子,可这小子下手太狠。当初只是拿着一根棒槌,就硬生生的废了猴子。现在拿着匕首,五爷可不想挨上一刀。天知道这一刀会捅哪里,好多混子其实不怕刀。

  就怕匕首一类的东西,这玩意捅身上可是真的会死人。

  “五哥!认识?”苟老八跑下了楼梯,看到五爷居然放开了手。立刻有些惊异的问道,如果这小子和五爷有瓜葛,今天倒是不好下手。

  “见过,不熟!以前在牛马市卖过马!”五爷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他只说是牛马市上卖过马,却并没说别的。以苟老八的脾气今天一定不会放过这小子,说不定就替自己把那口气给出了。借刀杀人,这是出来混的基本技能。

  果然,苟老八听到只是一个卖马的小子。表情更加的狰狞起来:“小王八蛋,在衙门里面摆老子一道。今天被老子撞见,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五爷堵住门口,李枭眼看是出不去了。把吓傻了的李休拉到身后,一只脚踩在条凳上不屑的说道:“不走就不走,倒是要看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李枭心里盘算,再有一会儿敖沧海也就到了。只要勾引他说话,拖过这一会儿时间就好。

  “要么,让你家大人拿二百两银子出来。要么?嘿嘿!老子卸了你这条腿!”苟老八说着,从怀里也掏出一柄匕首。跟着他出来的一个家伙,居然跑到了后厨。拎了一把菜刀出来!

  “好啊!二百两是吧,我掏了!我留在这里,让我弟回家拿钱,怎样?”李枭巴不得苟老八提条件,趁机让李休先逃出去,自己在这里跟他们耗。一会儿,敖沧海就来了。

  “大哥!”

  “老二,回去找请吃饭的拿钱。”李枭对着李休挤挤眼睛,李休立刻明白过来。走到门口看了一眼五爷,从五爷身边穿了过去。

  五爷想拦,但终究没有动手。既然已经作壁上观,那今天就犯不着得罪任何一方。

  李休出了门儿,屁股中箭一样的跑了。

  老二李休出了门,李枭的心立刻就松下来。自己一个人,怎么也不怕他们。就算是打不过,自己跑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段时间,不停的恢复一些训练。李枭感觉自己的体力有着长足的进步,至少逃跑这一条上来说,绝对不是苟老八那几个人能追得上的。

  “小子!给你办个时辰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你弟弟不回来。老子就在这废了你!”苟老八抢过同伙手里的菜刀,恶狠狠的说道。

  “好,就半个时辰。”半个时辰的时间,敖沧海早就来了。

  五爷知道苟老八因为贪财着了道,可现在偏偏他又什么都不能说。如果现在说这小家伙是敖沧海的亲戚,苟老八也会埋怨他。索性走进散台里面,寻个座位让战战兢兢的小二倒茶。今天,他就是打算在这里看戏。

  掌柜的心里叫苦,可这些人一个也得罪不起。只能跟苟老八说小话,希望一会儿打架的时候去外面打,不要砸坏了酒店里面的东西。在大厅里面卸人大腿,今后这馆子还怎么开。谁敢来吃啊!

  苟老八不为所动,这一次他里里外外花了六十多两银子才脱身。活脱脱又遭了一天的罪,今天碰见了李枭哪有放过的道理。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钱也要,大腿也要。只不过看这醉仙居的掌柜也有几个道上的朋友,就拖到街上挑了手筋脚筋算了!这点儿小事儿,姐夫还担待得起。

  刚刚被李枭踹了一脚的家伙有些不服气,被一个半大小子踹了个跟头,说出去没办法混了。手里菜刀被苟老八拿走,看到双方僵持索性走了过来。准备出一口刚刚被踹的气!

  “小王八蛋!刚刚腿脚挺利索!”嘴里说着,抬手忽然一个大耳光就对着李枭扇过来。

  他靠近李枭的时候,李枭心里已经警觉到了极点。身手虽然没有以前好,但全力防守躲过这一耳刮子还不成问题。

  脚向前一搓,身子就向后倒去。这一巴掌贴着李枭的鼻尖儿扇了过去,李枭的脚也正踢在对手的裤裆上。

  五爷裤裆一紧,这小子下手太阴毒。专门朝着下三路招呼,看起来今后跟他过招儿的时候,小心防护为上。蛋疼的滋味儿,他可不想再受一遍。

  这时候被踢的人已经捂着裤裆,惨叫着在地上蹦跶。李枭这一脚的力道没有踢实,如果是以前这一脚树都能踢断。中招儿的人,早就鸡飞蛋打!哪里还有机会在地上蹦跶!

  “我艹!小子你找死,老子砍死你。”看到李枭忽然出手,苟老八拎着菜刀就要砍。

  “我看谁敢!”一声霹雳一样的大吼,所有人都看向门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