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以前人说人和人之间有心灵感应,现在李枭觉得。或许人和动物之间也有这种感应!

  小白自从到了家里之后,链子就被弄断了。第二天的时候,也不知道小玉找了谁,居然把链子弄没了。

  没了链子拴着的,这货居然也不飞走。整天盘踞在云家混吃混喝的,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这他娘的极度不科学,鸟不是一放开就会飞走么?为毛这货居然不飞走?李枭愈发怀疑,这货是妖精了。

  袁盎说是因为小玉的善良,小白才留下的。那他极度劝阻自己留下,到底是个什么鬼?难道说,自己也善良?李枭洗脸的时候对着水面看了八回了,自己真的善良?

  李枭自己都怀疑的事情,实在不好找别人取证。

  为了让李枭留在辽阳府,袁大少大方的借给了李枭一间院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辽阳第一大少居然如此看得起自己。欣喜之余李枭十分担心,因为这意味着没有袁盎的话,他绝对走不出辽阳府。即便说服了敖沧海跟自己一起走,官兵打女真人不行,扮演一下劫匪倒是还成。

  仔细回忆自己的言行,李枭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干毛说那些废话,要知道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后世多少历史学家,还有多少历史爱好者研究总结出来的结晶。都他娘的是治国的干货,从全面和微观两个方向阐述了大明帝国的危机。就算是身在大明帝国中人,其实绝大多数也看不清楚现在的形势。

  也就是这些话,让袁盎注意到了自己。或者说,让他老子袁英泰注意到了自己。在没弄清楚自己之前,看起来他们是不打算放自己离开辽阳。

  可不行啊!天气越来越冷,鞑子兵就要打过来。时间是越来越少,每过一天,李枭的危机感就浓重一层。只是他自己怎么都好说,跟鞑子血战一场也不是不成,可还带着弟弟妹妹们呢。

  北方人过节,基本上跟饺子这东西分不开。

  秋天了,抓秋膘要吃饺子。冬天,冬至日要吃饺子。到了过年,大年三十晚上,也要吃饺子。

  今天是冬至日,袁盎派人送来了半扇猪。大冬天的也没什么吃食,李枭弄了点大萝卜,找了一块五花三层的猪肉。又让李休去街上买了点葱姜蒜,最重要的是买好的面粉。

  辽东这地方就没什么人种麦子,所以面粉并不好弄。最后还是敖沧海给扛了一袋子,才算是能吃上一顿饺子。

  “晚上过来吃饺子吧!”李枭知道,敖沧海其实是一个人。他所谓的家人,就是个半掩门儿的相好。敖爷从来不提及自己的家事,也不提及自己的家人。李枭认定那一定是个悲惨的故事,所以也就没问。

  “晚上……!”

  “你觉得没啥的话,也带来吧。我拿你当朋友!”李枭一边在井里往上拎水,一边说着话。

  “哦!”敖沧海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李枭。

  “你真的不嫌弃她的出身?你可是读书人!”敖沧海看到李枭似乎没什么不对,赶忙问了一句。

  李枭这才想起,现在是程朱理学泛滥的年代。虽然读书人也会有青楼,可他们绝对不会去嫖娼。

  在大明,嫖娼跟嫖妓是绝对的两个概念。所谓的妓女,其实好多真的都是卖艺不卖身,纯粹是有技术的女人。一般来说,都是上得楼来。跟你吟个诗唱个曲儿,然后坐下来品个茶。青楼里面的姐儿看你实在是个人样子,这才会邀请你办正事儿。

  绝对不会出现,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站你面前,一个劲儿的说。胸大,口活好。钻进粉色小灯的房间里面,还会说一些诸如,最近查的严,快点儿之类的威胁性语言。

  嫖娼可真就是嫖娼,其过程就是刚刚描述的过程。什么贩夫走卒,杀猪屠狗之辈。只要你花的起钱,全都可以享受一下。读书人是绝对不会跟这样的女人接近,因为她们太过下贱。所以,敖沧海才会问李枭这个问题。

  “我拿你当朋友!”李枭直起身子,对着敖沧海说道。然后拎着两桶水,转身进了屋子里面。

  “有意思的小子!”敖沧海吐了一口白气,转身走出了大门。

  “大少爷!除了敖沧海,李枭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一个门子对着袁盎施礼,然后轻声道。

  “敖沧海,那个捕快?他有什么异常?”敖沧海这个名字,不止一次的出现在袁盎的耳朵里。在袁盎的吩咐下,敖沧海也被监视。

  自从将李枭的话讲给老爹听之后,袁英泰越琢磨就越加觉得不对劲儿。这些话,绝对不是李枭一个小山村出来的孩子能说得出来的。可偏偏,又找不出一点儿蛛丝马迹。

  如果不是宦海沉浮数十年,袁英泰几乎想要派人将李枭拿到经略府,问个清楚明白。

  可他知道这样不行,因为抓了李枭背后的势力有可能就会缩回去。他很想知道,李枭的背后是哪股势力。他吩咐袁盎,这一阵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专门就盯紧这个小子。倒是要看看,你是哪尊庙里面跑出来的妖精。

  “敖沧海倒是没啥,上差就巡街。下了差一般都是找人喝酒,他就住在衙门里面。另外,军中还有一些袍泽。都是当年去过朝鲜杀过倭兵的,尤其是跟浙兵里面的戚参将,游击周敦吉关系最好。

  噢!对了,敖沧海还有一个相好的。住在东门外斜街,是个半掩门儿的暗门子。”这家丁在军中的时候,就是不错的斥候。这差事落在他脑袋上,倒也算是合适。

  “女人?”袁盎停止了书写,看着弓着身子的家丁道。

  “回大公子的话,这女人查过了。就是咱们辽阳府人,娘家姓王,后来嫁给婆家姓崔。因为名字里面带个巧字,大家都叫她巧姐儿。前两年的时候,她男人被争去做了随军民壮死在了萨尔浒。婆家人夺了她的家产,这婆娘活不下去,就做了半掩门。

  听说以前还经常有婆家人来找她麻烦,后来她跟了敖沧海才少了下来。看样子,这女人没什么大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