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二十九章

二十九章


  “竖子!”邢师爷快要气疯了,伸手就抓李枭的衣襟。敖沧海猛的站起来,把李枭拉到自己身后。

  “哎……!俺家穷,俺爹娶不起小老婆。所以俺是大老婆生的,还是长子。至于您是不是小老婆生的,小子就不知道了。庶子之说不敢当!”

  “敖沧海,你给老夫让开。不然今天,老夫连你一块儿收拾。”邢师爷打不过敖沧海,只能指着敖沧海的鼻子恐吓。

  敖沧海知道,李枭这样胡搅蛮缠其实还是想救人。把府尊大人引出来,凭借这小子跟大公子的关系,府尊大人或许会给几分面子。毕竟,这辽阳城里所有人都要靠着看经略大人的脸色过活。

  “邢师爷!您何必跟一个孩子动怒,别气坏了您身子。”一个衙门共事,敖沧海话说的还算客气。可身子却没有挪开,老母鸡一样把李枭护在身后。

  “敖沧海……!”邢师爷正要喝骂,忽然间见到一个小吏跑了进来。

  “邢师爷,府尊大人喊您迎客。现在府尊大人已经到了二门!”正在大怒中的邢师爷猛的一惊,什么人居然要府尊大人迎到二门去。也顾不得和李枭吵嘴,狠狠指点了敖沧海两下,赶忙提着袍子急匆匆走了出去。

  “府尊大人出来了,你们跟着我来。”听说府尊大人出迎,李枭立刻招呼那几个蒙古军卒。几个人也挤出去看!

  居然又看见了袁盎这家伙,他的身边站着一名穿着铠甲的中年人。那中年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中等身材,狮鼻海口,豹突环眼。身子好像标枪一样挺拔,行走间虎虎生风下盘稳重。一看就是常年练武的人!

  中年人身边跟着几名侍卫,旁边站着一名女子。这女子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身材非常火辣。大冬天穿着宽大的袍子,也不能掩盖住。这要是夏天,绝不是波涛汹涌可以形容的。

  不但身材好,样子长的也美。明眸善睐,顾盼生姿!已经不能形容其本质!

  尤其是那白里透红的皮肤,阳光下反射着光韵。在李枭这个距离看过去,好像是一尊瓷娃娃。

  一脑袋碎花辫子,编成好多个小股。辫子都用银箍固定,还穿着珊瑚珠子和一些宝石。不用说,这丫头的来历非富即贵。看袁盎殷勤的模样,很明显有点儿小心思。

  正在欣赏美女,身后有人拽他的衣服。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蒙古军卒小声说道:“这就是满桂大哥救下的女人。”

  “府尊大人,这位是石砫宣慰使治下秦邦屏将军。”见到府尊迎到了二门,袁盎非常满意。暗赞这林可旺懂事儿!

  大明以文制武,虽然辽阳知府不过区区从四品官职。可也不用给秦邦屏这个将军面子,更何况这秦邦屏还是异族。不过今天是自己来,就说明这秦邦屏走的是私人路子。跟官职没有任何关系!林可旺这是给袁家面子!

  “哦!原来是秦将军,请中厅奉茶。”看在袁大公子的面子上,林可旺回了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必了,老夫此来是有事相求。小女在街市上被歹人骚扰,幸得一位壮士出手搭救。听说壮士因为打伤了歹人,被府尊大人关押,特地来求个人情。”老家伙汉话说得也不是很好,还有很浓重的四川口音。

  李枭回头看了那蒙古军卒一眼,那蒙古军卒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儿。李枭无奈的摇了摇头,敖沧海他们这些捕快也真是瞎了眼。

  居然将那个秦岚认成是蒙古女人,虽然她也是少数民族。可这也差的太大吧!就因为她也辫了一脑袋小辫儿,你就说她是蒙古族?这也太二了点儿吧!

  李枭很为辽阳府捕快的整体素质担忧!

  “呃……此事!”林可旺正要说话,忽然看到袁盎对着签押房门廊下面站着的李枭招手。

  “此事进正厅商议如何,将军到了辽阳府。如果茶也不吃一盏,显得本府的礼数也太不周全。呵呵!”林可旺对李枭有印象,看到李枭走过来。连忙对着秦邦屏和袁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将军,请!”袁盎看到李枭走过来,很恭敬的对着秦邦屏请了一下。

  “好!”看到袁盎也这么说,秦邦屏也只能走进去。

  袁盎稍稍落后半步,对着李枭问道:“你没事儿来衙门做什么?”

  “跟你一样,捞人。还是捞同一个人!”

  袁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进入到正厅,分宾主落座。当然,李枭这种身份只能站在袁盎身后。

  “府尊!辽东的情形您也知道,鞑子猖獗屠戮我大明百姓。辽东实在是需要一批能战之兵,稳住局面才行。我爹与石砫宣慰使马大人私交甚好,故得秦将军亲率白杆兵来援。在辽阳府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请府尊大人网开一面。”刚刚坐定,袁盎便对着林可旺说道。

  他说的非常清楚,这次来就是一次私人拜访。白杆兵是凭借袁家的面子才请来帮着打仗的,现在不给白杆兵主帅面子,就是不给袁家面子。

  “此事……!此事……!”林可旺回头狠狠瞪了邢师爷一眼。这件事情,就是邢师爷窜登的。

  “此事本府也正在查办,既然这位秦小姐说是歹人无德在先。那自然是应该放了那位仗义出手的总旗,大公子稍坐。本府立刻放人,并且尽快将凶徒锁拿归案。”林可旺连思考都省了,立刻拍板决定将满桂给放了。顶头上司的面子不能不给,来年开春就是吏部考核的年份。能不能离开辽东这鬼地方,可就是人家袁经略一句话的事情。

  直觉告诉林可旺,越来越多的战兵汇集到了辽东。而女真鞑子,也越来越蠢蠢欲动。整个辽东,就像是一桶随时爆炸的火药桶。只有尽可能快的离开这地方,才是最佳的保命之道。

  邢师爷看到李枭那张作怪的脸,很想过去活活踢死这个小子。

  “邢师爷,赶快去放了那位见义勇为的总旗官。”正在咬牙切齿的时候,再次听到了林可旺的吩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