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李枭知道,巧姐儿其实一直都很自卑。有些时候,她貌似爽朗其实就是在掩饰自己的自卑。

  这年月,做半掩门生意的女人,比起青楼的妓子更加让人瞧不起。李枭对巧姐儿的态度,让巧姐儿非常感激。读书人在这个时代,地位太高了。

  只要考取一个秀才,即便是考不中举人。只要拉下脸来,做个私塾先生。又或者去哪个当官儿的幕府里面做个笔帖式,都是个好的出路。

  尤其李枭年纪这么小,将来真要是考个功名,就是大老爷一级的人物。这样的人居然没有看不起她,这让巧姐儿从心里喜欢上了李家。反正敖沧海也说了要走,那就在李家待些日子。她也喜欢李枭这几个弟弟妹妹们!

  敖沧海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巧姐儿能跟着敖沧海,李枭觉得也是巧姐儿的福气。

  不过当两天之后,敖沧海兴冲冲的来找李枭的时候,李枭觉得巧姐的运气似乎不是那么好。

  一个壮汉居然捧着个玻璃杯,乐得像是个月子里的娃娃。就这,还是在一个走私贩子手里巧取豪夺来的。

  “枭哥儿!五十两,五十两就买下来。”敖沧海仿佛没看见李枭的黑脸,一个劲儿的在那傻乐。

  李枭很想用玻璃杯敲开敖沧海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沙子。五十两银子能买十个黄花大闺女,你他娘的就买回了个这……!就这样,还有脸乐得鼻涕冒泡!

  有心揍这个夯货一顿,鉴于打不过的因素,李枭放弃了这一想法。

  如果谁敢拿个三扁四不圆,一看就是残次品的玻璃杯子跟自己要五十两。李枭一定会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这就不是钱的事情,而是对智商的侮辱。

  “您确定,把房子卖了,买这东西不亏?”李枭看向敖沧海的眼神儿,就像是在看白痴。

  “呵呵!枭哥儿没见过吧,这可是宝贝啊。听说是从高丽王宫里面偷出来的,这是在辽阳。如果是京师,至少值一百两银子。如果不是俺下手快,说不定就让别人买了去。也就是俺老敖,那王八蛋不敢不给老子面子。”

  我擦!一个破玻璃杯值一百两银子?确定不是在逗老子,破玻璃杯的利润这么高么?李枭看着敖沧海一脸的狂热,有些疑惑起来。知道玻璃制品在古代卖的贵,但李枭绝对没想到居然贵到了这个地步。

  “银钱拿着不方便,这东西用棉花裹起来。到了京城,就能卖上百八十两银子。当年李大帅给京里的老爷们准备礼物,我就见过这东西。那时候比这还贵,一百多两银子呢。”敖沧海喜的见牙不见眼,拿在手里宝贝似的。巧姐儿想接过来看一眼,敖沧海都没给。

  “我的敖爷,这东西就是沙子烧的。您真要想这玩意,赶明儿我用沙子帮你烧一个就是了。没几个钱的东西,您这个还是赶紧出手卖了吧。小子可提醒您,这东西脆生,您赶紧拿走。我家孩子多,碰碎了,俺们家小业小赔不起。”

  听李枭这么说,敖沧海警惕的看着门口的几双小眼睛。手里将玻璃杯子攥得更紧了!

  “这东西真是沙子烧的?”忽然间敖沧海想到了重点,满眼都是小星星的看着李枭问道。

  “真是沙子烧的,骗人的玩意儿!您看这地方这个小凸起,就是倒进模具里面的排气孔。”李枭指着玻璃杯上的一小处凸起道。

  “呃……!”敖沧海仔细看了看,还别说真有这么个排气孔。

  “你会烧?”敖沧海把李枭的弟弟妹妹,还有巧姐儿都哄了出去。好像审问犯人似的问道!

  “会啊!这没什么难度,不过得找一个铜管,这东西得拿嘴吹。”

  “吹牛吧你!你家象牙村那小破地方,能有会干这事情的人?再日哄俺老敖,老子就揍你!”敖沧海瞪大了眼睛吓唬人,面目十分凶恶。

  “街边上吹糖人的看到没,跟那个差不多少。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赶明儿给您弄一个就是了。您这东西拿好,别碰碎了。俺赔不起!哦对了!您可别显摆的用这东西装水,装凉水还成。装热水,小心烫裂喽!”

  懒得跟敖沧海啰嗦,老子好心好意的告诉你。还威胁老子!

  看到李枭一脸的不屑,不像是假的。敖沧海也开始狐疑起来,难道说这玻璃杯真的不值钱?

  “你说的是真的?这玩意会被热水烫坏?”听说自己的宝贝会损坏,敖沧海就着急起来。这东西别看这样能值百八十两银子,可真碎了连一个大钱都不值。别说碎了,就算是缺个小口也会身价大跌。

  “要不你弄点开水来试试?”李枭没办法给这家伙讲热藏冷缩的原理。后世在东北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冷地方放时间长了的玻璃杯装热水,十有八九都会被烫得开裂。

  “你小子就坏吧!成,那俺拿到市集上去卖了。”

  “敖爷!您没事儿吧,去市集上卖。全辽阳有多少人能掏百八十两银子买这东西?咱辽阳府有没有拍卖的地方?”

  “拍卖?”

  “就是一个人拿出东西,一群人在底下叫价,价高者得那种。”李枭眨巴着眼睛,对大明他真的是了解不多。

  “哦,你说是斗价啊!有啊!不过那地方一般人进不去,全都得是达官显贵才行。全辽东,也就咱辽阳有一座。”

  “这种东西,叫奢侈品,需要拿到那里去卖才行。老百姓,谁买得起这个。”李枭看向敖沧海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你早上吃的灯草灰吧!”

  “啥意思!”李枭有些懵逼的道。

  “放的都是轻巧屁,那地方俺老敖怎么去?大鸣大放的告诉人家,这东西是老敖讹来的?”

  呃……!这倒是李枭始料未及的,敖沧海的身份好像确实进不去那样的地方。至少人家问老敖,这东西哪来的,老敖就说不清楚。尤其是在邢师爷一心找老敖麻烦的时候,更加不适合这么干。

  PS:感谢读写乖乖的打赏!您的支持就是老龙的动力,感谢!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