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李枭没想到,袁盎居然也会出现在这种场合。作为辽阳第一大少,袁盎的行动可谓是备受瞩目。他一出场,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

  袁盎很有风度的坐到了首席,身边由青楼里面最红的两位姑娘陪侍。桌子上时令果蔬,还有酒水几乎一瞬间就摆满了。刚刚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红姑姑,花蝴蝶一样围绕着袁盎转悠。

  苹果削了皮,桔子剥了皮。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葡萄,也剥了皮往袁盎嘴里送。那模样,就差往嘴里塞**喂奶了。

  官二代的威力,果然恐怖如斯!

  “那位就是经略大人的公子?”

  “对,那就是经略大人的公子。前些天,红倌人翠儿小姐就被他拔了头筹。”

  旁边有两个家伙,看样子也是跟李枭一样,在这里等着拍卖东西。这斗价馆安排拍卖东西,一旦成交之后。卖方还得在文书上签字画押,银货两讫之后斗价馆再不负责。

  所以,这些买东西的都等候在后台。只要他们的东西卖出去,就得上台去当着众人的面签字画押。表示再便宜或者再贵,也不会反悔。

  李枭没想到,袁大公子还好这口儿。不过正常的男人,谁还不好这口呢?

  “那位是府台大人的公子!那是县令大人的公子,那位就厉害了。护军衙门朱将军的公子,那位……那位是辽阳府邢师爷的公子。那位是做玉石生意的郑大官人,那位是府学里面的刘夫子。呦!做煤炭生意的齐大官人也来了。看起来今天老子要发财了!”

  听到邢师爷的儿子也来了,李枭顿时来了兴致。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穿着锦袍,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青人。这家伙生得很是高大,浓眉大眼,怎么看怎么不像是邢师爷的种。神态,似乎跟敖沧海比较像。莫非,敖爷客串了隔壁老王?

  “开始了!开始了!”

  “别说话,惊着贵人,你担待不起!”

  “知道了,闭嘴!”

  这两个人似乎是经常来这里卖东西,对这里的规矩还有下面的人如数家珍。李枭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不少消息。

  “这第一尊卖品,是白玉观音!各位公子上眼!”红姑姑送给了袁盎一个香吻之后,飘飘然的上了台子。开始今天的买拍之旅!

  来的都是辽阳府有头有脸的人物,官场上的人没有亲自来。都是派自家儿子来,不过做生意的就没那么多忌讳,全都是赤膊上阵。

  从叫价上来看,李枭就知道这个年月人的阶级。凡是纨绔们看中的东西,商人们一般都不叫价。只有纨绔们不要的东西,商人们才会展开价格上的角逐。

  当然,也有商人和纨绔一起来的。一看就知道,是权钱搭配的最佳组合。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撕杀就会异常惨烈。价格也会飙升得很高!

  不过如果袁盎一叫价的话,现场立刻就会寂静下来。谁手里的东西要是被袁盎看中,可就太倒霉了。

  别看只是辽阳府的一次拍卖会,档次却非常高。

  除了有白玉观音,还有翡翠雕花坠子。那两匹蜀锦在烛火下熠熠生辉,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甚至一封茶叶筒子里面,封了产自武夷山的大红袍。真假李枭不知道,但听红姑姑说的挺邪乎。当着这些纨绔,应该不敢卖假货吧。

  成交价格,少则几百两。那尊玉座金佛,据说是东晋刘瑜的镇宅之宝。居然拍卖出一千两银子的高价!

  邢师爷的儿子邢文昭搓着手有些坐立不安,就连身边的姑娘也只知道盯着台子上看,对身边这位伪公子少了热情。

  从拍卖开始,邢文昭就是以看客的身份。他甚至连价都没出过一次!

  老爹说,最近就要请辞。全家搬回到老家居住,最近正在变卖田产房舍。不过这么多的银钱,往回拿终究还是太惹眼。辽东地面乱,好东西往往也没个好价钱。邢师爷就想着,在辽东购买一些值钱的东西回去。到了老家,倒手这么一卖或许还能赚上一大笔。

  所以,邢文昭就来到了斗价场。

  可来了才知道,自己踹的这二百两银子。在这里好像干不了啥,今天拍卖的东西。最便宜的起拍价也有一百三十两,不过几轮之后就涨到了二百两以上。

  看到东晋刘钰的那尊玉座金佛,居然拍卖出了一千两银子,邢文昭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这些人,还真他娘的有钱。

  不过邢文昭没有郁闷多久,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猎物。一盏据说来自高丽王宫的玻璃杯,起价居然只有九十两银子。摸摸自己的口袋,或许这东西可以拿下来。

  邢师爷虽然算不得大官儿,但也算是辽阳府的地头蛇。作为邢师爷的大儿子,邢文昭也是见过一些好东西的。他知道,这种玻璃杯虽然算不得有多贵重。但京城里面还是有不少达官贵人们喜欢,价钱呢又正好自己能吃得下。

  “一百两!”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李枭一看,原来是县令大人的公子。

  “一百一十两!”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一次,是那个卖煤炭的郑大官人。

  “一百二十两。”

  “一百二十五两!”

  “一百三十两……!”

  相对于刚刚的那些拍品,玻璃杯的价值并不高。所以,叫价也是三两五两,十两八两的往上加。

  “他娘的,这东西不是敖沧海那狗日的从老子手里弄走的。”旁边一个人惊叫起来!

  李枭同情了看了一眼这个倒霉蛋儿,看起来这位就是那个走私贩子。价值一百多两的玻璃杯,硬是被敖沧海五十两银子讹走。现在看到价钱节节攀升,自然心里不爽。估计这时候,心里早把敖沧海家里全部女性问候了一遍。

  玻璃杯毕竟不是啥太值钱的东西,价钱到了一百三十五两的时候就静止不动。最后的竞价者是府学里面的教习刘夫子!

  “各位公子,一百三十五两。还有没有更高的,如果没有更好的,这东西就归刘夫子所有了!”红姑姑笑着看向台下,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袁盎飞个眼儿。

  “一百四十两!”正当刘夫子准备上台的时候,忽然角落里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众人都寻声望去,这谁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