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这就是世态炎凉,你当老大的时候人人都捧着你敬着你。可现在你残了落魄了,谁还不趁机踩上一脚。不过这里面最为难过的就是,被自己帮助过的人踩。

  五爷现在很后悔,为什么不早人情眼前这个王八蛋。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三四个人扑上来。抓起地上的馒头,就往五爷嘴里塞。五爷的胳膊被人扭住,只能闭着嘴不让馒头塞进去。

  多哥一脚踏在五爷胳膊的伤口上,吃不住疼的五爷一张嘴,沾满灰土的馒头就塞了进去。

  太欺负人了!李枭虽然也不喜欢五爷,可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有些忍不住。人都残了,何必这样!

  “呜!呜!”馒头被人塞进五爷的嘴里,他的嘴随即就被两只大手按住。愤怒的五爷只能无助的发出“呜”“呜”声,脑袋上的血管根根爆起。

  旁边的人终于开始有不忍心的表情出现,可却没人上来劝说一下。他们更加习惯于当看客,而不是参与者。

  “你先回家!”李枭和李虎走了过去,听着五爷的呜咽声实在不忍心。心里虽然知道五爷是个杂碎,但就是不忍心。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做老好人,可脑子就是没管住腿。

  “哥!”李虎有些不解的说道。

  “让你回家就回家,快走!”前边转个弯儿就到家,一共也就两三百米的距离。

  “哦!”见到大哥的神情有些不对,李虎扛着二百两银子的包裹就往家跑。

  “住手!”看到李虎跑远了,李枭一声大喝。围拢着的那些混混立刻回过了头!

  “怎么着啊!谁家野小子,作死呐!”一个混混大声吆喝着,走过来就向李枭动手。

  李枭身子一矮,躲过了推过来的巴掌,手里的匕首迎着一挥。两条腿向后一蹬,身子后退了足足有两米开外。手里拿着黑黝黝的匕首,豹子一样的盯着眼前这混混。

  “啊……!”直到李枭抽身而退,那混混看到手掌飚飞的鲜血,这才惨叫起来。而此时,他的两根手指刚刚落到地上。

  “是枭哥儿!”多哥发出惊呼声。

  “哪个枭哥儿。”好多混混还不知道李枭的名号有些不明所以,只觉得眼前这小子出手不但快而且狠。

  “猴子的手就是他废的!”一个知情的混混咽了口唾沫,他是当时的亲历者。李枭挥舞棒槌,一下下将猴子的手砸成肉酱,现在只要想起来心肝还在颤抖。最重要的就是,这小子跟官衙里面的敖爷关系莫逆。

  得罪不起!

  “枭哥儿!五爷平日里也是你的对头,俺们这样做也是给你出了气。你这么做,怕是不和道上规矩吧。”多哥制止了手下,他知道李枭手里的匕首不是摆设,他是真敢下手。

  “道上规矩,你配么?把人放了!”

  “枭哥儿!这恐怕不行吧,五爷来我们赌坊,欠了可足足有三两银子。我们放了他,你还?”多哥回头瞥了一眼五爷,不明白李枭为什么要为五爷出头,他们不是对头么?

  “少他妈废话,人我带走。一会儿我让人送三两银子过来!”李枭一听原来是五爷欠了赌债,原本不想再管。可看地上的五爷实在可怜,就当三两银子买个良心平安。

  “给钱?我给你妈,小多子。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充大个儿的了,给老子滚。不然老子打折你两条腿!”李枭还想着给钱,可像土匪多过像官差的敖沧海根本没有付赌账的概念。

  “敖爷!您的吩咐,小人怎么敢不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五爷搀起来啊。”多哥看到傻子一样站着的小弟们,一人踹了一脚。

  “老五,是个爷们儿就自己走。”敖沧海扔下一句话,扭头就走。那位多哥,在他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李枭搭了一把手,搀扶着五爷往家走。五爷现在满脸的灰土,甚至连本来面目也看得不太清楚。

  回到家里,敖爷坐在炕上。看着坐在板凳上的五爷,不时从鼻孔里面“哼”一声。

  李枭给五爷看了看胳膊,心里对满桂还是很佩服。跟石头一样硬的胳膊,硬是生生给打断了。这满桂手底下还是有几分功夫!看起来,他说砍下过百十颗脑袋,应该不是说笑。

  “你这胳膊接歪了,如果就这么长下去,你的手会废掉。”云浩检查了伤势之后说道。

  “那怎么办,打断了重新接?”敖沧海气哼哼的说道。

  “你会接骨?”坐下就没开过口的五爷忽然开口问道。

  “会!”李枭以前在部队的时候,跌打损伤脱臼骨折都是常事儿。新兵连就学过急救知识!

  五爷看了看李枭,“你愿意给我接骨?”

  “都弄回来了,你说呢?”

  五爷一口喝干了瓷碗里的开水,脑袋上青筋坟起。猛的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胳膊伸到门和门槛之间。猛的一用力!

  骨头断裂的声音,李枭清晰的听在耳朵里。五爷光秃秃的脑袋上,满是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淌。

  敖沧海愣了一下,伸手把五爷薅起来按在炕上。

  “他娘的,你老五也算是一号人物。怎么现在混得这么惨,连看跌打大夫的钱也没有了?”敖沧海骂了一句,辽阳城里还是有跌打大夫的。老五这伤势,一看就没有治疗过。

  “哎……!前些日子给猴子看手花了一大笔银子,我出了事情。我家个那骚蹄子,给老子来了个卷包会。连他娘的房契,都抵押给了当铺。幸亏现在还没到赎当的日子,不然他娘的连个住处都没有。

  猴子现在要钱治病,想去赌两把碰碰运气。没想到,他娘的被小多子给阴了。以前总是不信报应,现在老子他娘的信了。”五爷咬牙切齿的说道。

  趁着五爷和敖沧海说话分散精力的时候,李枭端来一盆温水,把五爷的胳膊包扎好。上了跌打药,然后拆了两个板凳当夹板,把五爷的胳膊缠得跟木乃伊似的。

  去药铺买石膏的李休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李枭开始给五爷打石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