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你就是这副臭脾气,明知道那老王八蛋憋着坏,你还动手!”看着跟自己一样,穿着大兵衣服的敖沧海。李枭非常的无奈!

  “已经压着火气了,可还是忍不住揍他。那老货也没好哪里去,老子这一下给他开了瓢。他娘的,应该下手再黑一点儿。这种祸害就该直接砸死!”敖沧海咬牙切齿的说道。

  “砸死了,你就不是在这待着了。”

  一对难兄难弟,两人跟着大兵出了辽阳城。昨天鞑子就在攻打沈阳,今天大军整备一下就去支援。沈阳是辽阳外围最大的城市,万万可不敢丢了。如果沈阳丢了,袁英泰恐怕就要步上一任熊廷弼的后尘,被捉拿回京师吃牢饭。

  “他娘的,家里也没告诉一声。”

  说到家里,李枭一下子没有了说话的兴趣。低着头跟着队伍走,好在他们被分配在戚金和周敦吉的营里面。军卒们对他们俩没有打骂,更不敢分配什么活计。

  别的民夫可就惨了,有推着车的,还有挑着担子的。匆忙之间,辽阳城里凑不出来那么多牲口。有些活,只能靠人来做。李枭看到,好几个家伙肩上的担子里面,居然是黑色的火药。

  “咱们行军怎么这样慢,这到了沈阳城还不得让人给攻破了?”对于缓慢的行军,李枭十分不解。

  “你懂个啥!上战场之前,步兵要尽量保持体力进行战阵冲杀。就算是骑兵,也得保存马力。如果这时候催马狂奔,到了战场想冲锋的时候,马已经没了力气。

  大金子和小墩子都是打过仗的,知道这时候该做些什么。看白杆兵的架势,也不是容易对付的。这一仗,鞑子讨不到什么好。”看到自己的队伍,敖沧海非常自信。

  “但愿吧!”李枭现在也希望,这一仗可以打赢。

  到了浑河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这年头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吃的东西现在早就消化没了。好在这是戚金和周敦吉的军中,敖沧海不知道去哪里混了一圈儿,居然混了两张大饼回来。

  “我艹!”俩人正嚼着大饼,忽然间看到顺着大路一群穿着大明衣服的人拼了命的在跑。后面,似乎有狼撵一样。

  “坏了!”敖沧海面色凝重。

  “沈阳怕是城破了!”

  大军很快停止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难民慌里慌张的逃过去。

  “大叔,沈阳城破了?”李枭拉住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问道。

  “完了!全完了!贺总兵战死了,蒙古人和鞑子是一伙儿的。快跑吧,鞑子要追上来了。”那人一边挣脱李枭的拉扯,一边快速的说着。扯开了李枭的手,立刻混进人群跑了

  逃亡的人群好像是大街上的耗子,一个个慌慌张张而且极度惊恐。眼睛里面没有焦距,只要看到人的眼神儿,就会不由自主的躲避。

  难民的后面是盔歪甲斜,身上还有血迹的明军伤兵。好多人都是被担架抬着,还有的则是被两个战友扛着跑。李枭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搞法就算当时没死。到了辽阳,人也死透透的了。

  人太多了,好像一条黑色的长龙。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巴。

  军官们都被召集起来会议,这时候白杆兵已经过了浑河。戚家军还没有过河,两军的士卒都愣愣的看着难民们,从大桥上面跑过去。现在天很冷,浑河却没有完全结冰。

  巨大的冰块在河里面碰撞,发出沙沙声。大桥已经被难民们完全占据,除非把他们挤进河里,不然戚家军肯定没办法过河。

  “扎营!”军官们开始大声下达命令。士兵和民夫们,开始从大车上卸下辎重。

  好多民夫被派去挖掘壕沟,李枭和敖沧海也被派了过去。

  大冬天的挖壕沟,简直就是折磨人。严寒将土地冻得像是石头,敖沧海手里拿着镐头艰难的刨着。很显然,他的手更加适合拿刀,而不是拿镐头。

  好在李枭以前在部队里面干过活,知道这里面的窍门儿。

  只要开一个坑,然后用锹在底下掏。上面的硬壳,只要用稿砸一下,就会掉下来好大一片。虽然干活累了一些,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干了一会儿,李枭就浑身是汗。脑袋上冒出的热气,好像蒸笼一样。

  忽然,难民们好像炸了圈的羊一样。惊叫着涌过来,好多老人和孩子被挤倒在地上,后面的人也不管。无数双大脚板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结果有人被绊倒……!尖叫声,惨叫声,咒骂声,还有凌乱的脚步声形成了一团混乱的声音。

  “白标兵!”敖沧海手里拿着镐头,直勾勾的看着对面。

  李枭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桥南的一处高坡儿。远远看过去,滚滚的烟尘遮天蔽日,在烟尘中一杆白色大旗。无数人马都穿着铁甲,甚至连脸上都带着狰狞面甲的鞑子兵正扬刀跃马的向前冲。

  滚滚的马蹄声好像闷雷一样,从天边滚了过来。李枭甚至感觉到,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八旗铁骑?

  那些没来得及逃散的难民和败军,都被这股烟尘所吞噬。那些烟尘就好像是一张吃人的大嘴,呈扇面似的向白杆兵的军阵冲过来。

  李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可是知道骑兵强悍的冲击力对步兵有多么大的杀伤。北岸的白杆兵刚刚结阵,还没有时间来得及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这种情况下,他们能顶得住骑兵的冲击?

  “白杆兵能行么?”李枭回头看向敖沧海,他是真正干过仗的。比李枭这位从来没经历过冷兵器战场的人,要强上许多。

  “白杆兵纵横西南,肯定有他们的凭持。要知道,藏人的骑兵也是很厉害的。他肯定有对付的方法!”答话的不是敖沧海,而是戚金!

  “应该能行,你看白杆兵动了!”敖沧海一指对面的白杆兵军阵。

  ps:感谢清河大侠的打赏!您的支持是老龙最大的动力,感谢!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