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西佛先犹如一头人形猛兽,胸膛一挺磕飞了飞过来的短矛。手里的狼牙棒横着一抡,砸飞了一个双手拿着大盾的明军悍卒。扭过身一招儿力劈华山,精钢打制的狼牙棒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

  爆开的脑袋好像个烂西瓜,红的白的四散飞溅,两只眼球激射而出。爆开的头盖骨冒着热气,打在明军的大盾上“噼啪”乱响。

  秦民屏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催马就从阵中冲了出来。这里已经是白杆兵本阵,再往里面冲他的军阵就会被穿透。如果让这个怪物从后面再杀透回来,白杆兵的军阵就不用要了。

  听到马蹄声,西佛先知道来了明军将军。再一次砸飞了一名扑过来的明军悍卒,双手紧紧抓住手里的狼牙棒。人的身子不退反进,下山猛虎一样的扑向秦民屏。

  无视秦民屏借着马势刺过来的长矛,手里的狼牙棒抡圆了带着风砸到了战马的脑袋上。

  狼牙棒直接打碎了战马的脑袋,上面倒刺几乎刮走了马的半边脸。热乎乎的脑浆子,喷在西佛先的身上。失去力量的战马尸体在惯性作用下仍旧向前冲过去!

  失去了胯下战马,秦民屏手中长矛无力刺在西佛先的铠甲上。只是在铠甲上留下一点凹痕,还有一道白色的印记。秦民屏也是久经战阵,身子一滚翻落在马下。没有被死去的马尸压住!

  就地一滚西佛先砸下来的狼牙棒在地上砸了好大一个坑,秦民屏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震得停顿了一下。想要站起来,却又被西佛先一脚踹倒。

  “大帅!”秦民屏的亲军疯了,七八个人一起冲过来。被西佛先砸死了一个,剩下的人抱手的抱手。抱腿的抱腿,还有人搂住了腰。

  “嗷……!”西佛先熊罴一样的狂吼,身体好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死死抓住他胳膊的人,风筝一样的被甩飞出去。带着铁手套的老拳,一拳就轰在抱着他大腿上明军悍卒的脸上。

  只是一拳,就打碎了面骨。两只眼球好像装了弹簧一样离开眼窝射了出来,粘在西佛先的铁甲上瞪着血腥的战场。。

  挥手再荡开了一柄飞刀,狼牙棒调转过来。直接把抱着另外一条腿的明军悍卒脑袋砸碎,大腿一甩尸体飞出去五六米远,砸飞了其他想要救援的明军。

  秦民屏趁着机会被亲军架着拖回了本阵!

  “我操他娘嘞!这玩意儿是人?”见过大阵仗的敖沧海,惊讶的嘴巴里面能塞进去一个西瓜。只是西佛先一个人,就动摇了白杆兵的军阵。这头人形的猛兽,变成了黄标兵的箭头,深深的插入了明军本阵。

  看到西佛先的勇猛,远处的八旗兵军阵大声的欢呼起来。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向西佛先砸了过来,西佛先侧身一躲就躲了过去。这是明军的火油坛子,里面装满了火油。只要自己打碎,就会有人扔过来火把,或者是射过来火箭。把自己活活的烧死!跟明军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早已经谙熟明军的套路。

  明军的火油并不是那么多,一般要杀到明军本阵才会遇到这样的杀招儿。

  随手操起了一块明军大盾,明军需要两只手才能抬起来的大盾。在他的手里好像筷子一样轻巧,凭着一张大盾不断格挡着飞过来的火油坛子。只要身边亲军跟上来,他就能直接杀上明军本阵。砍掉他们的帅旗,杀掉他们的将军。再厉害的明军,也会立即溃散掉。

  偷眼看了一下身后,亲兵们距离自己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

  明军阵中忽然冲出了好几个人,这几个家伙手里都抱着冒烟的火油坛子。

  “我艹!这不是找死么?”敖沧海惊叫道。

  火油坛子这东西就没个准儿,天知道什么时候会爆。运气好扔出去砸了敌军身上爆掉,运气不好就会在自己手里爆掉。

  “砰!”一名明军士卒手里的火油坛子爆掉了,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火人。

  西佛先吓得倒退一步,因为他看到这个火人正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疯子一样扑向自己。

  手里的狼牙棒抡圆了把那人砸飞出去,一左一右两个人就抱住了他的身体。这两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正在冒烟的火油坛子!

  “嘭”“嘭”两声沉闷的响声,火油坛子爆裂开来。橘黄色的火焰凭空燃起,抱在一起的三个人全都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炬。

  “啊……!”感觉到火焰的炙烤,西佛先发出凄厉的惨叫。他想甩掉死死抓住自己的两个人,可这两个浑身是火的人死死抓住西佛先不肯撒手。其中一人张开嘴,露出森森的白牙,死死咬住了西佛先的铠甲。

  那张脸在火焰之下变得扭曲,热浪蒸腾之下那人居然狼一样的咬住西佛先不撒嘴。

  “嗷……!”西佛先惨嚎着转圈儿,想把人甩出去。可却怎么都甩不掉,烈焰焚烧的痛楚钻到人的心缝里面去。西佛先很快失去了理智,手里的狼牙棒胡乱的抡着。也不管靠近自己的是明军,还是八旗兵。只要碰到东西就砸,带着两个浑身冒火的人,陀螺一样的转。

  三个人好像粘在了一起,那些想上前救援的八旗兵。被西佛先砸死了五六个,再也没人敢上前。只能看着自家主将,在火焰之中无助的发出瘆人的惨嚎。

  “啊……!”西佛先最后的呐喊,好像天边响起了一声闷雷。火焰似乎从他的嘴里面钻出来!

  熊熊的烈火冒着黑烟,滚滚蒸腾而上。

  八旗兵疯了,白杆兵也疯了。士兵们举着手里的武器,疯狂的扑向一切穿着不同军装生物。他们用刀砍,用长矛刺,用手抓,用牙咬!他们用一切想到,或者想不到的方式去攻击自己的同类。

  两岸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除了兵刃撞击声,撕杀声,呐喊声,只有不断传过来的惨叫声。

  雪落在浑河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死人的脚步声,现在已经闹不清楚这究竟是浑河还是忘川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