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骑兵冲进来的一刹那,人头滚滚残肢乱飞。穿着重甲的骑士,直接把人撞得飞起来。长矛穿透人的身体,串在枪杆上的人四肢挥舞惨叫声隔着浑河都听得清清楚楚。

  冷兵器战争的血腥,在这一刻无限的弥漫开来。

  代善是四大贝勒之一,努尔哈赤最能打的侄子和儿子。由于大贝勒褚英已经不在了,代善其实就是事实上的大贝勒。在他的带领下,正红旗下奋勇争先。一身红色的铠甲,好像火焰一样的灼烧着明军的军阵。

  阿敏同样身为四大贝勒,他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齐的儿子。身为正蓝旗旗主,他同样身先士卒。亲自带着重甲骑兵冲阵,正蓝旗下海水一样将对面的明军军阵淹没。

  阿济格比较年青,四小贝勒之一。他麾下的镶白旗冲锋没那么猛烈,却不停用弓箭消耗对面明军的军阵。这里的明军非常精锐,盾阵密实弩箭精准的可怕,给阿济格带来不小的麻烦。游骑不断的游曳,野狼一样的在旁边窥伺。只要阿敏和代善两边得手,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够占领桥头,切断明军的退路。

  兵力都被调到了东边,抵挡镶蓝旗和正黄旗的进攻。这边薄弱的防线,哪里经得住如狼似虎的三旗一起冲击。

  只是一个冲锋,明军的防线就溃败了。除了桥头的明军还在坚守,剩下的人都在向东败退。

  “大帅!不行了,咱们撤到对岸去吧。”亲兵拉着秦邦屏的铠甲,想让秦邦屏上马之后逃到对岸戚家军的军阵里面去。

  “不成,咱们要钉在这里。弟兄们的生路都在这里,咱们要给弟兄们守住这条退路。”秦邦屏带着亲兵来到了桥头阵地。

  他知道这里是全军最后的退路,如果桥头被占领那等待白杆兵的只能是全军覆灭。如果是夏天,还能打着从浑河游过去的主意。可现在是冬天,浑河里面冰和雪混杂在一起。现在下水,没等上岸就会被活活冻死在河里。

  “大帅,左翼不行了。”亲兵指着左翼。

  秦邦屏看到左翼的防线彻底崩溃了,八旗骑兵正纵马狂奔,对溃散的白杆兵大砍大杀。秦邦屏的亲兵,勉强只能维持一个百十米宽的走廊,和白杆兵本阵联通在一起。现在八旗兵正疯狂的冲击亲兵们的防线,想将桥头这部分明军和其他明军割裂开来。

  如果切断了这道百十米宽,四五十米长的走廊。即便一时半会儿的吃不掉桥头这股明军,也能将白杆兵大部歼灭。

  “撑住,无论如何也得撑住。不然兄弟们就没活路了,传信给民屏,让他带着弟兄们收缩,向桥头靠过来。”秦邦屏吼叫着下达命令,他知道军阵坚持不了多一会儿了,按照现在的情势绝难坚持到天黑。

  可阿敏不准备给秦邦屏任何机会,作为优秀的骑兵将领。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条走廊对于战场的作用。手中马刀一挥,正蓝旗下百十名重甲骑兵,跟着他就冲向了这条走廊。

  弩箭射在他们身上,发出“叮当”声响。不管多么强劲的弩箭,最后全都无力的坠落到地上。

  骑兵风一样的冲到了两军阵前,阿敏胯下坐骑速度不减。“砰”的一声,就将举着盾牌的盾兵连盾带人撞得飞起来。秦邦屏的亲军再勇猛,也没办法抵挡重甲骑兵的冲击。这些家伙刀砍不伤,长矛也扎不进去。铁锤砸一下虽然疼,也只要不砸到脑袋,也不至于一下子就砸死。

  亲兵们的防线岌岌可危,眼看就要崩溃掉。

  “砰”“砰”“砰”……!鞭炮一样的“噼啪”声响成了一片。明军们身后,出现了一大群穿着红色铠甲的明军。这些明军手里,拿着的都是鸟铳。

  重甲骑兵身上的铁甲,刀枪不入箭矢不穿。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怎么可能是火枪的对手。枪声响起的一刹那,二十几名八旗重甲就惨叫着摔落马下。强大的弹丸动能,甚至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从背后直接穿了出来,不过弹丸的动能也释放得差不多,没能造成二次杀伤。

  “贝勒爷!”阿敏的侍卫,死命的拉着阿敏驳马就走。他们知道,身上的铠甲还不是火枪的对手。

  “秦大帅,我家将军说让您撤到对岸去。我军的后方,已经发现了鞑子兵。”周敦吉找到了秦邦屏,将戚金的话复述了一遍。

  “已经传令,让民屏向我靠拢了。现在,咱们要死钉在桥头。一旦这里被占领,没人能回得去。”

  “那就好,末将帮着守住防线。”周敦吉立刻冲到最前线,匆忙布置鸳鸯阵抗衡八旗骑兵。

  秦民屏拼死断后,不断的收缩自己的防线。拼了命的向自己的兄弟靠拢,民夫们将伤兵不断向后送。

  李枭站在岸边,看着对岸艰难的撤退。两军纠缠在一起,撤退其实就是用一部分人的命,换另外一些人的命。

  那些来不及撤退的,会被杀红了眼的八旗兵吞没。乱刀之下,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汉子,转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碎肉。

  民夫们或抬或扛,把伤兵们扔进戚家军的阵地就不管了。有些血气的还会回去,继续帮着抬伤兵。有些家伙刚刚过桥干脆找了一块空地,扔垃圾一样的把伤兵扔在地上。扭头就跑!

  “这些畜生!”李枭愤怒的脑仁都在充血,操起不知道谁的刀子,怕出去想给他们一刀。可看到地上不断惨叫的伤兵,只能半拖半抬的往壕沟里面弄。

  不少戚家军都出来帮手,不然这些伤兵会被过桥的人活活踩死。

  前面的喊杀声在响,戚家军营垒里面的伤兵也在增加。地上的伤兵先是一堆一堆的,没多久就连成了片。在那里疼得“嗷”“嗷”直叫,李枭从来没有听过人能发出这么惨的动静来。

  天终于黑下来,白杆兵也撤的差不多了。应该说死的差不多了,秦邦屏铠甲上插着十几支箭矢。如果不是铠甲比较厚实,早就死翘翘了。

  秦民屏就没那么好运气,被八旗兵的标枪射中了肚子。肚子上开了好大一个口子,肠子都流出来了。这货也真彪悍,肠子塞回去硬是死战不退。最后被亲兵架了回来,人一回到戚家军的军阵里面就不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