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这狗娘养的!几千条汉子的命,他就不管了?”李枭咬牙切齿,看着那杆朱字大旗眼睛快要冒出火来。

  “管!这狗日的朱万良,就是个割了软蛋的娘们儿。靠着巴结上来的官儿,他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人的命,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是!”敖沧海到底在辽阳混的时间比较长,对朱万良的了解远胜于李枭。

  “咱们怎么办?拿着袁经略的信和令牌让他回去?”

  “小子!你还是嫩啊!这些个货为了自己活命,啥事情都干得出来。你现在让他们回去拼命,还拿着经略大人的令牌。他们八成就会干掉你,回头就说没看见咱们俩人。如果姜弼的旗号在这里,老子或许还敢去赌一赌。可惜啊!

  大金子,小墩子!哎……!”敖沧海哀叹一声,多年的兄弟,现在很可能已经……!

  李枭感觉自己的心堵的厉害,昨天可是亲眼看见白杆兵怎样死战不退。如果明军都是白杆兵,戚家军这样的人。何至于鞑子占了这大汉江山!更没有鞑子统治末期,那直接导致中华民族百年屈辱的几次大败仗。

  “兄弟!前方怎么样了?”敖沧海拉着一个正在败退的军卒问道。

  “都死了,惨啊!浙兵跟鞑子那是真拼了,尸体那是满地都是啊!姜参将带着俺们去接应,结果也是伤亡惨重。”

  “鞑子兵呢?没追你们?”

  “鞑子也死了很多人,往沈阳退走了。”

  敖沧海松开了拉着败兵的手,那败兵“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

  “小子,敢不敢跟着老哥走一遭。兄弟一场,即便是死了。咱们也不能让大金子和小墩子的尸体喂了野狗!”

  “走吧!既然鞑子退了,也让他们入土为安吧!”李枭应了一声。两个人骑着马继续向前赶路,四十里路跑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

  雪地里面到处都是尸体,有些尸体还是烂糟糟的。人的各个部件,散落在四五里长的战场上。李枭和敖沧海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戚金和周敦吉的尸体。

  周敦吉身体上插了十几支箭,胸口插着一杆长矛将他死死钉在地上。刀死,他也没放开握刀的手。精钢打制的鸳鸯刀,已经砍得跟锯子差不多。大大的眼睛瞪着,眼角的血迹流到下巴被冻住。

  戚金只找到了尸体,头没了。一条胳膊距离身体很远,从衣服上才认出来。后背有一个巨大的切口,尸体几乎被劈成两半。

  李枭抬起头,努力不让自己看戚金破碎的尸体。可一眼望去,似乎到大地的尽头都是尸体。有明军的,也有八旗兵的。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眼角儿很凉,顺着脸颊流过去的时候更凉。流进脖领子的时候,冷的厉害。

  “小子,眼泪这东西流出来了就渗不回去。这人活着死了,都是一个味儿。活着干,死了算!娘的,谁让咱们赶上这狗日的世道。”敖沧海眼睛泛红,却是没有哭。

  “来吧!搭把手,兄弟一场埋了吧。大金子,老哥哥没用。不能让你全尸下葬,等俺下去了再请你喝酒赔罪!”

  挖堑壕的镐头铁锹什么的都还在,李枭和敖沧海一个人刨一个人铲。很快便把堑壕里面的戚金和周敦吉埋了!尸体太多了,不可能都埋了。做兄弟的,也只能尽这份儿心了。

  没有立碑,哥俩儿就对着坟头施了礼。

  回到辽阳城的时候,居然听到锣鼓声。一打听才知道,总兵朱万良死战不退,终于将鞑子击败逃回了沈阳城。

  李枭目瞪口呆,这还要点儿脸么。戚家军奋起死战的时候,你他娘的在后面看热闹。眼看戚家军被杀光了,跑得比兔子都快。还有脸把人家的功劳往自己脸上贴!

  “行了!小子!官场上就这样,今天这一仗肯定被当成大捷报上去。朝廷封赏下来,该升官儿的升官儿,该发财的发财。浙兵兄弟,没人提起来。说不定,朝廷给的那些抚恤都会被层层盘剥。真落到家眷手里,能买头驴就不错了。

  这他娘狗日的世道!”李枭已经忘记,这是今天敖沧海第几次骂这世道。

  估计敖沧海没想过,狗日的世道一持续就是几百年。

  “浙兵?白杆兵?如果不是他们轻敌冒进,我家总兵大人的战果会更加的丰厚。这一仗,我家总兵可是干掉了七八千鞑子兵。”街边上,一个军卒正在吐沫横飞的向百姓们讲述他嘴里的战斗经过。按照他嘴里的说法,朱万良就他娘的是一个超人。

  李枭知道,这是朱万良安排的人。就是想将舆论先造起来!

  可你往上爬没人有意见,就想敖沧海说的。这狗日的世道就这样!可你这样说力战身死的戚家军,就有些不是人了。人都死了,你还给他们扣上一顶轻敌冒进的帽子。

  “敖爷!你先回家,我去经略府把令牌还了。”

  “这东西你还还他干嘛,咱们赶紧回家,家里说不定都担心死了。”敖沧海看了一眼李枭,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想去把朱万良宰了,这王八蛋太不是人。”李枭从怀里掏出那柄匕首。

  “就知道你小子打这个主意,可你痛快了。家里的那些孩子怎么办?你是当大哥的,没了你照顾。你让小玉他们要饭去?

  就算是你想干掉那杂碎,也得回家安排好了。走吧!都是有家有口的人,要去也应该是俺老敖去才是。”敖沧海拍了一下李枭的肩膀。两个人骑着马往家里走!

  走到家里的时候,两个人都傻了。整间房子都烧成了骨架,黑乎乎的。在黑夜里面,甚至有些看不清楚。

  “虎子,浩子,小玉!”李枭汗毛都竖了起来。冲进院子里疯狂的大喊大叫,邻居听到李枭的声音。窗前的灯火立刻就熄灭了,好像没人住一样。

  心一下子就空落落的,好像回到了那天的象牙村。

  “这狗日的世道!”敖沧海再一次骂了出来。

  “狗日的世道,狗日的世道!”李枭循着声音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