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当先一名穿着黑色棉甲的大汉,好像是一尊黑色的金刚。手里擎着一柄巨大的斩马刀,二话不说当头就劈了下来。敖沧海匆忙间举刀格挡,居然被硬生生震退了两步,身子一歪差点儿坐到地上。马上上被砍开好大一个缺口,也就是这马刀钢口不错,不然这一刀就会被劈断掉。

  那大汉一击得手,前冲一步再一招儿力劈华山对着敖沧海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满桂大哥,我是李枭!”借着火把的光亮,李枭看清楚那人的脸,立刻疯了一样的喊道。

  “当!”斩马刀一歪,硬生生砍到了青石地面上。迸射出点点火花!

  满桂这一下用了八成的力气,准备将对面这人连刀带人劈成两半。可听了李枭的喊声,硬生生往旁边偏了一尺有余。斩马刀贴着敖沧海的肩膀扫了过去,再差上三寸。敖沧海这条胳膊就不用想要了!

  “枭哥儿!你怎么在这里?”满桂看到李枭满脸的血污,非常奇怪的道。

  “满桂大哥,那是敖爷!”李枭哪有工夫回答满桂的话,指着吓出了一身白毛汗的敖沧海说道。

  “敖爷!我说谁有这把子力气!”满桂这货居然还裂开嘴笑,如果不是手里拿着斩马刀,估计会上去捶敖爷一拳。果然是二货欢乐多!

  “抓住他们!”果然,没等李枭多说话身后就传来呐喊声。

  一大片火把蔓延着就冲了过来,敖沧海拽着李枭就窜到了一处树丛后面。这里距离墙头最近,他也不敢保证满桂会不会干掉他们。

  满桂明显愣了一下,可很快反应过来。没有犹豫,手中斩马刀一挥带着手下兄弟就堵在了月亮门门口。

  “让我们进去,抓刺客。”

  “再往后就是后宅,俺们兄弟守在这里都不敢往里面多看一眼。都给老子退回去,谁敢上来老子的刀不认人。”满桂抖着手里的斩马刀吼道。

  “满大个!你他娘的给老子让开,有人刺杀了总兵大人。你放跑了刺客,判你个同党。”为首的校尉毫不含糊,指着满桂对骂。

  “滚你娘的蛋!老子的职责是守卫后宅,叫老子让路,好办,找毛都司来说话。他一句话,兄弟二话不说就让路。”满桂明显不给眼前这家伙面子。

  “操,满大个。这时候哪找毛都司去,等找来刺客都跑没影了。”

  “反正没毛都司的话就是不行!”

  敖沧海和李枭知道,满桂这是胡搅蛮缠为他们俩拖延时间。这时候不跑,还等什么时候。

  前面大概三十多步的地方有一座柴房,爬上柴房就可以爬到院墙上。这他娘的朱万良家里的后宅,墙头比别人家墙头高了三四尺,也不知道是防谁。哥俩刚才比划了一下,居然没上去。

  跑到柴房跟前,还是老办法敖沧海一托李枭借着力就窜了上去。上去之后,李枭再把敖沧海拽上来。

  “卧槽!”敖沧海刚上到房顶,就感觉脚下一虚。“呼啦”一声,整个人就陷了下去。

  他娘的这柴房也没个人修理,房顶早就有些腐朽。李枭这小身板上去还没多大问题,可敖沧海这大体格上去。房顶居然一下子就塌了个大洞,连带李枭也跟着摔了下去。

  好在柴房并不高,下面又储存了很多柴火距离棚顶也就一人多高的样子。

  就算是这样,也把哥俩摔了个七荤八素。

  李枭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这一下更他娘的晕了。

  “敖爷!你没事吧!”缓了一会儿,李枭才喘着粗气对敖沧海说道。

  “他娘的脚可能崴了,疼的厉害!”

  李枭心里一阵哀叹,他娘的这时候就算是手杵折了都不要紧。脚崴了可就要了亲命了,敖沧海那身子差不多二百斤。自己这小体格,累死也扛不动这位老兄。这还往哪里逃!

  “枭哥儿!老敖走不了了,你逃命去吧。照顾好巧姐儿,奶奶的。老子出去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他娘的一个。”

  “滚蛋!谁!”刚骂敖沧海一句,忽然间李枭感觉柴垛后面有很重的喘息声。

  李枭抽出匕首窜了过去,柴垛后面居然……有两个……光屁股的人!

  我擦!听说过大宅门儿里面偷情的,可还真没见过。这下子倒是看了个瓷实!

  男的光着屁股,女的用一件不知道是衣服还是裙子的布搂在胸前。

  “小哥儿,有话好说。”那男人连连摆手,非常畏惧满脸鲜血,浑身都散发着血腥气的李枭。

  “你是谁?”

  “我是朱家的管事!”

  “不对,朱家管事我认得,没有你这号人!”敖沧海也爬了下来,只是脚崴了只能一条腿拐着走路。

  “我真是……!”

  “卧槽,老子认识你。你是毛都司!”刚刚敖沧海离得远还没认出来,现在一眼就认出来。这位就是辽阳府的毛都司!算起来,也是个大官儿。早前听说,这人京里面有硬靠山。府尊大人看到,都非常客气。

  “大官儿!”李枭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还真不知道这都司是个什么官儿。

  “不小!听说京城有靠山!”

  李枭的匕首,立刻杵到了毛文龙的咽喉上。“老小子,想活命就按小爷的吩咐。不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反正我们俩也是烂命一条。”

  “小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那位毛都司胡子都在颤抖,显然更加惧怕李枭身后的敖沧海。

  “穿上衣服!”李枭指了一下地上的衣服。这柴房里面虽然比外面暖和很多,但也绝对说不上温暖如春。李枭也真是佩服这俩人,大冷天的就在这里做运动。难道说,运动起来就不会冷?

  “小哥儿,您看……!”毛都司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这他娘的还想老子背过身去?这货脑袋里都是屎么?

  “别废话,穿衣服!”李枭不耐烦的说道。

  在匕首的威逼下,毛都司颤颤巍巍的穿上了衣服。至于那女人,李枭懒得搭理,敖沧海自然也懒得搭理。

  押着毛都司出了柴房,不远处月亮们的地方已经有了兵刃撞击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