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住手!”被李枭用匕首顶住腰眼儿的毛都司大喝一声,打成一片的军卒们纷纷散开。

  又不是两军打仗,平日里还有人是朋友,这时候谁愿意真的拼命。除了满桂的几个兄弟,还有朱万良的几个亲卫之外。剩下的人都是应付差事,兵刃撞击的声音很大,可就是不往人身上招呼。他们就盼着有人喊一声住手,现在有人真喊了立刻就停下来。

  “毛都司,那两个人刺杀了总兵大人。”朱万良的亲卫用刀指着李枭和敖沧海喊道。

  “此事尚未查明,你们都先退下去。明日将这两人交给经略大人处置!”毛都司感觉自己的腰眼儿被狠狠顶了一下,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大人……!”朱万良的亲卫哪里肯放过这两个人,手里的刀剑一起指向李枭和敖沧海,就要扑过来。

  “鞑子破城了!鞑子破城了!”两方人马又要打起来,忽然间街上有人大声喊起来。接着满大街都是杂乱的脚步声,声音轰隆轰隆的,像是天边滚过来的闷雷。

  都是常年作战的军人,如果听不出这是大股骑兵的声音,那就算是白活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然后不用毛文龙招呼立刻四散奔走。只有满桂带着自己的一百多手下,站在原地发愣。

  朱万良的亲卫都是辽兵,家眷可都在辽阳城里。现在城破了,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家带着老婆孩子赶紧跑。满桂带的这些兵,全都是蒙古人。家也都在宣府而不在辽阳,现在他们还有些懵,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去马厩抢马!”最先反应过来的李枭大声喊道,这个时候战马最重要。总兵府的马厩里面,可是有几百匹战马。

  李枭一声喊,满桂立刻带着人就冲向了马厩。李枭也顾不得挟持什么毛都司,搀扶着敖沧海也跟着跑向马厩。敖沧海的脚伤了,没马根本跑不出去。

  毛都司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选择。跟着李枭也跑向了马厩!

  马厩里面的马夫早跑了,一些军卒正在争抢马匹。这些都是聪明人,知道第一时间抢马。

  满桂带着一百多名兄弟就冲了进去,犹如虎入羊群一样把那些聪明人都打跑了。点了点,大概战马有二百多匹!

  李枭扶着敖沧海上马,转身的时候发现毛都司也抢了一匹战马。李枭快速的抓了两匹战马的缰绳,把其中一匹的缰绳递给了敖沧海。

  “枭哥儿,咱们往南门跑。”满桂喊了一声,就要出门。这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想着往南跑。鞑子再厉害也冲不过山海关!

  “不要往南跑,这时候街上的人都在往南跑。你的战马跑不起来,我们出东门,往东门走。”李枭急得大喊起来,其实他让大家往东跑是因为,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都在东城。而且距离城墙不远!

  少数民族兄弟就是实在,觉得李枭说的有道理。带着人出门就往东城奔去!

  李枭和敖沧海牵着两匹马也跟着往东城跑!

  毛都司犹豫了一会儿,也牵着一匹空马,一人双马的跟着往东门跑。

  “都出来,快点儿!”小院子的门被战马一脚踢开,敖沧海的大嗓门儿震得人耳膜疼。

  五爷照例是第一个出来的,身后跟着猴子。几个小的也陆陆续续的出来!

  上马,都上马!

  敖沧海二话不说,捞起巧姐儿就拽到了马上。李枭也拽起了李休,五爷也上了马,他抱着李浩和李玉。猴子犹豫了一下,也上了战马。跟着他上马的是李虎!好在几个人都是小孩子,两人一匹马倒也没什么。只有敖沧海的战马比较吃力,毕竟巧姐要比孩子沉重多了。

  一行人也顾不得说话,满街现在都是乱窜的老百姓还有溃兵。他们的方向出奇的一致,都是在向南狂奔。赶到东门的时候,满桂他们也刚刚打开东门。万幸的是,东门外没有鞑子兵。

  他们不知道,现在进到辽阳城的八旗兵,不过也就一千多人。大队人马,根本就没有赶到。

  所有人都疯了似的催动战马,不过满桂这时候有点一根筋。李枭说出东门,可这货出了门之后却一直向东跑。身后的人也都跟着他跑,大家伙出了辽阳就是一路向东顺着官道狂奔。

  从天黑跑到天亮,太阳都出来了。战马再也跑不动了,敖沧海胯下的战马满嘴都是白沫子。再跑下去,会活活累死。

  事实上他们也不用跑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大海。

  所有人都看着大海发愣,不知道怎么就跑到海边来。

  满桂了没了主意,只能无助的看着李枭。他觉得这小子的脑袋比较灵光!

  “那有船,大家上船!”李枭没说话,倒是毛都司喊了一嗓子。不知道为什么,毛都司居然也跟着跑到了这里。这货非常鸡贼,一人牵了两匹马。路上还能换着骑,他胯下的战马倒是最轻松。

  “咱们还是上船吧,这时候再往南走。说不定会遇到鞑子兵!”李枭知道,努尔哈赤的八旗兵里面,没有海军这个兵种。渤海湾并不大,只要上了船就能避开八旗兵。八旗兵骑的是战马,又不是金枪鱼。

  “呃……!”满桂犹豫了一下,毕竟蒙古汉子丢下马去海里讨生活,还是不太适应。

  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李枭的说法,毕竟他手下一百多兄弟,遇到鞑子兵根本没的拼。

  码头上有两艘大船,船老大看到凶神恶煞的军卒上了船都快吓死了。不过听说要出海,立刻市侩的报出了价钱。国难财嘛,不发白不发。

  不过他是个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当钢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立刻放弃了要钱的想法。很乐意帮助这些大兵撤退!

  幸好这冬天,海面上一般都不结冰。虽然有些碎冰,但船还是能开。云浩抱着小玉,看着弟弟妹妹们上了船,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这一路,他都很担心弟弟妹妹掉下马去,被狂奔的战马踏成肉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