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冬天的渤海风浪非常大,木头船行驶在海上。一会儿像是在爬山,一会儿像是在谷底。向上爬的时候还好点儿,向下的时候那就要了老命了。

  心好像在不断下降,呼吸不自觉的屏住。抓紧身边能够抓紧的一切东西,李枭发誓再也不坐这种木头船了。他娘的这简直就是把脑袋栓裤腰带上!

  最重要的就是,这船不是先进的三角帆。而只是那种最为普通的帆,也就是说李枭他们飘到哪,现在是老天爷说了算,而不是船老大说了算。好在渤海湾不大,而且算是内海。总会靠岸的,至于是靠到山东还是河北,又或者是辽东那就没人说得准了。

  船上的吃的,刚上船的时候大家伙还能有心情吃喝。可到了中午,就没人这么干了。严重的晕船这些蒙古汉子生不如死,船舱里面一片酸臭味儿!

  李枭虽然不晕船,可看到那些胡子上沾着呕吐物的家伙。还是没坚持住胃部的痉挛!

  到了天上出星星的时候,船终于被风吹得靠了岸。这是哪儿?

  不知道?

  连船老大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劲儿的恳求,这些大兵不要杀自己。这时候的兵,和匪也就差不了多少。船老大对这些脸色蜡黄的家伙十分惧怕!

  “下船!下船!”没人受得了船上的生活。这他娘的就是活生生遭罪!

  黑夜里面非常冷,船上棉袄也冷的厉害。寒风吹在脸上,好像是小刀在刮脸。

  一百多人,没有粮食没有被褥没有住处……!除了手里的刀,啥都缺。

  李枭摸了摸小玉的脑袋,满桂这时候比较懵。对于未知的世界,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蒙古汉子,从小到大看见海的次数是个指头都能数过来。

  “你们等着,我去看看。”李枭指着靠着海岸不远处亮着灯火的地方说道。

  “我跟你去!”敖沧海拐着走了两步,跟上李枭。

  “算了,你的脚这个样子,还是我去。”

  “还是我跟你去吧!”满桂说道。

  “满桂大哥你带着兄弟们都来,敖爷和五爷守在这里看着船。一切听我的,不要发出声音。”到底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临危不乱是最基本的要求。

  一群没有文化的大兵,没一个是有主意的。这个时候的李枭就好像的迷雾中的灯塔,给人久违了的方向感。对于李枭的话,没一个人反对。事实上,李枭隐然成为了这支队伍的大脑。

  “万一这是鞑子的地方?”

  这里并不都是没主意的,至少毛都司就是个有想法的家伙。这家伙念过书,脑子还算是灵光。

  “闭嘴!”

  “闭嘴!”

  满桂和敖沧海同时喝了一声,五爷眼睛里已经有了凶光。他憎恨一切读书人,尤其是当官儿的。这是邢师爷给他带来的后遗症!

  好汉不吃眼前亏,毛都司是好汉。他很明智的闭上了嘴,身子往边上挪了挪。尽量距离五爷远点儿!

  李枭带着满桂和他的手下弟兄慢慢靠近那些灯火,李枭像是猫头鹰一样不断观察四周是否有暗桩,又或者是巡逻的人。敌我未明,小心驶得万年船。

  没有暗桩或者是暗哨一类的人,李枭他们顺利靠近了灯火通明的城镇。

  这地方或者叫堡垒更加合适,石头和木头筑起了城寨。高大的寨门边上有箭楼,箭楼上挂着两盏西瓜大的气死风灯,在寒风中不断的摇曳。

  借着摇曳不定的灯火,李枭可以看到寨墙上有人来回走动。兵刃的反光,不时闪现一下。不祥的预感立刻涌上了李枭的心头,这他娘的不是一个好地方。

  “你们等在这里,我摸过去看看。注意不要出声!”李枭叮嘱了满桂一句,自己悄悄的向城寨爬了过去。

  李枭的战术动作十分标准,身体尽量放低的接近了城寨。没人发现他的存在,夜暗就是最好的掩护。无月的夜晚非常黑,天上的乌云甚至遮蔽了星星。小刀一样的风刮起来“呜”“呜”响,看起来最近这几天会下雪。

  靠近了城寨,李枭发现城寨其实并不高。大概三米左右的样子,如果满桂帮忙的话他应该可以上得去。

  寨墙上忽然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绝对不是汉语。但也绝对不是棒子话又或者是日语蒙古语,这一点李枭还是能听出来的。

  脑子里过了一下附近这一两千公里内生活的人,很容易就猜出来对方的身份。是鞑子!

  慢慢的李枭又爬了回来,身子隐没进草丛。小声对满桂说道:“这是一处鞑子的营寨,风向不对咱们出不了海。我们需要吃的,喝的,还有暖和的屋子。暂时在这里落脚,不然我们会冻死在冰天雪地里。只能在这里跟他们拼了,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所有人都应该睡熟了,一会儿你驮着我上到营寨里面。我想办法从里面打开寨门,你们埋伏在寨墙下面。

  寨门一打开,你们就杀进去。记住!不留活口!”李枭恶狠狠的说道。

  这几天心里都憋着气,想真刀真枪的干他娘的一下。今天也让八旗兵知道知道,我们汉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去吧,这太危险!”满桂拉了一把李枭,李枭这小体格一个人去他真还不放心。

  “你上不去那寨墙,我身子轻你驮一下我就能上去。”李枭交代了一句,带着满桂就靠近寨墙。

  让满桂弓着身子扶在寨墙上,李枭一个助跑单腿踩上满桂的后背。满桂收腹拧腰身子一挺,李枭借着力身子猛的窜上去两米多高。

  手搭在寨墙上,左右看了看没人。身子一翻,狸猫一样的落到地上。

  刚刚来的时候,寨墙上刚刚过了巡逻队。看那灯笼已经走得很远!

  李枭慢慢的摸到了箭楼里面,看到里面的情形让李枭差点儿乐出来。

  一个哨兵抱着一只大狗睡得正香,人睡得呼呼的,狗也睡得呼呼的。李枭摸进来,人没反应,居然他娘的狗也没反应。浓烈的酒气充斥着整座箭楼,李枭心里乐开了花。

  这就是找死了!

  李枭二话不说,手中黝黑的匕首顺着狗脖子就捅了进去。大狗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李枭双手握着把柄一拉。大狗的脖子就被割掉了一大半儿,狗血顺着血管喷出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