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而这些倭寇的枪就不一样了,这种叫做火绳枪。不但精度高不少,射程也好很多。李枭在学习枪械历史的时候学习过,知道这种枪在一百米外仍然具有可观的杀伤力。

  日本战国的时候,织田信长率领的火枪队,就曾经以三段击战术,大破武田家的骑兵。这东西在日本,被称作铁炮。可见那个年月,火绳枪的威力就已经很强悍。

  侵朝之战的时候,日军更是打量使用火绳枪。给明军带来非常大的伤亡,不过后来明军开始使用火炮,才把战场局势扭转过来。

  “这可是好东西啊!”李枭眼睛发亮,有了这东西。自己这百十来人,再也不用怕八旗兵。就算是对方来一千人攻打皮岛,老子也不怕你们。

  忽然间李枭想到了船舱里面的那个老者,那老者一看就是很有气度的家伙。面对凶神恶煞的满桂,仍旧不慌不乱。联想到这批火绳枪,这年月这可是紧俏物资。

  赶忙让人将老者带到一间屋子里面,安排了那个倭国女人侍候着。

  李枭想要审讯老家伙,可对话是个问题。最后只能让姜大姐跟着自己进去,倭国女人将倭国话转化成朝鲜话。姜大姐再把朝鲜话转化成汉语!一圈儿下来,总算可以沟通。不过俩女人会不会完全翻译出原话,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让李枭没想到的是,自己精心策划的罗圈儿翻译还是没用上。

  带着姜大姐刚刚坐下,那老者看了李枭一眼。蘸着杯中的茶水,在案几上写了大明两个字。李枭相信,如果老家伙会标点符号的话,后面会是个问号。

  这就好办多了,日本人虽然不会说中国话。但日本好多人都会写中国字!

  李枭立刻让姜大姐拿来纸笔!

  “你是谁?”李枭在纸上写道。

  幸亏从小老爹就逼着写书法,这笔字拿出来倒还不算是丢人。

  “稻富佑直!”

  稻富佑直!李枭眼前一亮,这可是枪械发展史上的大名人,号称日本第一铁炮匠人。在德川家康指示下,曾经了幕府兵工厂。自号一梦斋!他的制造铁炮流派,号称稻富流。绝对属于火枪制造的一代宗师!

  “一梦斋?”李枭手有些颤抖的写道。

  “你认得老夫?”

  稻富佑直也非常惊讶,没想到明国的一个少年郎,居然认得自己。

  “倭国铁炮第一高手!”

  看到李枭写下的一行字,稻富佑直笑了笑。

  “你是谁?”

  这一下该稻富佑直发问了。

  “李枭,明国人。这里我说了算!”

  “你准备如何处置老夫?”

  “帮我造铁炮!”

  “你把我孙子送回日本,交给德川义直大人!”

  “这是条件么?”

  “是!”

  “我怎么知道送走你孙子,你会履行承诺?”

  “年青人,赌一赌!”

  稻富佑直放下手里的笔,笑着看向李枭。

  完蛋了,这货是个老泼皮。

  “你帮我造一百支铁炮,我放人。”

  李枭想了一下,开始讨价还价。反正自己现在人不多,有一百支足够用了。如果造了一百支,自己都看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那自己那几年军校算是白念了!

  稻富佑直想了一会儿,提笔写下两个字。

  “成交!”

  李枭知道枪械的原理,可在这年月用什么材料,用什么样的机械制造枪械,却是个大难题。现在有这么个现成的,正好学学他是怎么干的。别的不说,光是枪管就要了老命。

  搞定了这个老鬼子,李枭让这个叫做雅子的日本女人侍候这老家伙。对于老家伙想见孙子的要求置之不理!活还没干,就想要报酬。做梦!

  一间很大的屋子被改造成了临时病房,里面住着十几个伤兵。

  刚刚进去,李枭就闻到一股难闻的皮肉烧焦的味道。七八个人正按着那个被砍断手的伤兵,满桂拿着火把正在断手处燎烤。那伤兵的嘴里被塞了跟棍子,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对眼球好像要从眼睛里面鼓出来!浑身上下满是汗水,胳膊腿上的青筋蹦得老高。

  几个大汉死命的按着,不让他动弹。

  终于,他双腿一蹬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睛。

  李枭赶忙凑过去,摸了一下脖颈上的脉搏。还好,人没死只是昏了过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年月急救就他娘的是这么个救法。也只有这种方法,可以迅速止血。免得受伤的人流血过多而死!

  检查了一下其他的伤号,看了一眼所谓的金疮药。我的个老天爷!所谓的金疮药居然是石灰,他娘的石灰可以治疗伤口?

  就这,杀才们还不停的往伤口上抹。一边抹一边告诉他们的兄弟,很快就会好起来。

  好个屁!这么整伤口感染,这年头可没有青霉素。等着死翘翘吧!

  “都出去!出去!”李枭认定,这些家伙是在谋杀而不是在治疗自己的兄弟。拳打脚踢的把这些蠢货赶了出去,还有瞪眼睛的被满桂踹了出去。

  吩咐人把解救的汉家女人都喊来,又让人抱了一大坛子烈酒过来。这东西镇江堡有很多,满桂拉回来整整一船。

  “都看好了,跟我学着做。”李枭拿起一根针,穿上线仍在倒满烈酒的碗里。然后拿着棉花蘸了烈酒,开始擦拭伤兵们的伤口。

  棉球碰到伤口的一刹那,惨叫声就响了起来。伤口上洒烈酒,那滋味儿只能说是酸爽!

  “嚎你娘的腿儿!大老爷们儿嚎个球!再敢嚎把你蛋蛋挤出来!”满桂黑着脸训斥那个惨叫的家伙。那可怜的家伙,只敢用鼻子小狗一样的“吭叽”再也不敢嚎了。

  “枭哥儿!你这是……!”劲不过好奇心,满桂还是把大脑袋凑过来问。

  “就你们那个治法,十个得死一半儿。什么时候石灰也能治伤了!你看我的把,你的这些兄弟一个都死不了。”李枭一边不耐烦的说,一边用蘸着烈酒的棉球,把刚刚上的所谓金疮药都给清洗了下去。

  确定伤口干净之后,李枭拿着针线把嘴一样张着的伤口缝了起来。针线活不咋地,缝的七扭八歪的。最后还不忘打个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