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人的荒岛上一下子来了一千多人,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男人们都在忙着砍树建房子,女人们……都在忙着洗澡。

  岛上有温泉,这就给洗澡带来了方便条件。女人,总是比男人爱干净一些。杀才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往温泉的方向靠近,回来的家伙就挤眉弄眼儿的拉着一帮人嘀嘀咕咕。

  “一大群白喇啦的有啥好看的,老子才不稀得看!”满桂不屑一顾的嘟囔着。

  李枭的白眼儿都快飞到天上去,没看过怎么知道白喇啦的。不稀得看,这话适合用来骗鬼!

  朝鲜女人们赶工赶了好几天,这才勉强凑够了姑娘们的棉衣。这年月,没有棉衣会死的非常难看。

  蓬头垢面的姑娘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穿着棉衣,圆鼓鼓的的姑娘们。看起来李枭的流水线作业法还是出了问题,这些棉袄棉裤袖子不是长了就是短了。裤腿不是肥了就是瘦了,流水作业法不错。但李枭高估这时候的劳动力素质,连汉话都不会说,你指望她们能看懂李枭给的尺寸?

  不过这样也好,圆滚滚的棉衣遮挡了一下姑娘们的好身材。严寒也阻挡了一下牲口们的荷尔蒙分泌,不然整晚上都是狼嚎,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毛文龙在山东有很硬的关系,具体有多硬李枭不知道。不过只是他写了一封书信,敖爷就带回来三大船棉花和布匹。这是李枭最为急需的东西!

  姑娘们动手能力很强,姜大姐的组织能力很强。一看就知道,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官家婆娘。流水作业法终于在姑娘们的手里大发神威,不过短短的半个月工夫。就做好了一千多套棉衣!

  一口巨大的铁锅架在灶台上,李枭把提纯过后的烧碱溶液倒进去。另外一边,李休把黄豆油也在缓缓注入。李虎玩了命的搅拌着,碱水和油脂在高温下发生皂化反应,油脂渐渐消失,铁锅上层出现一层粘稠的液体。

  烧了大概一刻钟,李枭看到油脂几乎完全被消耗掉。“撒盐!”李枭一声吩咐,李浩立刻用小手抓起细盐往锅里面洒。

  如此反复多次,李枭得到了厚厚一层半透明的固体悬浮物。

  “成了!”李枭拿起来一块,放在水里弄凉了之后。双手一搓,就打出了一堆白色的泡沫。

  这就是李枭需要的肥皂,一个个都脏成猪了。肥皂这东西就派上了用场,李枭已经看到。许多人头发里面,还有身上都有不明的小生物出没。一想到那些小东西,李枭就浑身打激灵。

  最喜欢和军汉们待在一起的李虎,被严格下达了禁足令。这让李虎怨念深重!

  “都给老子听好了,仔仔细细的洗澡。身上没有跳蚤虱子,才准许穿新棉衣。从明天起,身上发现一个跳蚤,就抽一鞭子。不想被老子活活抽死,你他娘的好好洗澡。”

  李枭站在高高的台子上,变声期的吼叫声甚至盖过了海浪。没办法下面乱糟糟的,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纪律观念。李枭在上面说话,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聊天。根本听不清楚李枭在说些什么!

  这些人原本就是什么人都有,纪律个是什么玩意?多少钱一斤?

  在他们眼里,你管饭老子就干活。如果不是实在活不下去,谁稀罕来这里。在温饱解决了之后,有些人开始说歪话。光管饭不给发工钱,明摆着是巧使唤人,还有人闹着不相干了要回去云云。

  这些天里面,已经有人结成了小帮派,明里暗里的跟满桂的手下作对。

  “不就给些饭吃,看把你能的。”在众多的“嗡”“嗡”声中,李枭还是听见了。

  “你说什么?”李枭指着那身材高大的汉子说道。

  “我说什么?你把俺们弄到这荒岛上来,还以为你是好心。没想到你就是巧使唤我们,拿俺们当苦力使唤。给口饭就让俺们干活,连个工钱都没有。老子不干了,老子要回岸上去。对不对!兄弟们!”

  “对!老子不干了,要回岸上去。”

  “对!不干了。不给工钱,俺们就走!”

  “他娘的,整天大米饭咸罗卜。老子要吃肉,酸菜猪肉炖粉条!”

  “……!”

  那汉子刚刚说完,身边的十几个人立刻七嘴八舌的鼓噪起来。

  “这小子叫麻鹰,听说是宁远的一个泼皮。这些天笼络了几个人,总是跟咱们对着干。还欺负别的人,听说还抢别人饭吃。”敖沧海在李枭耳边小声说道。

  “麻鹰是吧!你想回岸上,好啊!强扭的瓜不甜,我李枭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好啊!送老子走啊!”麻鹰拍着胸脯叫嚣道。

  “没问题,不过船是我李枭的。你想走我也不拦着,自己游回去吧!”李枭说完一摆手,敖沧海狞笑着就走了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麻鹰看到敖沧海的狞笑,心里立刻就慌了。

  两个军汉走过来,麻鹰身边的人齐齐上前一步。

  “呛啷”敖沧海手里的马刀抽出了刀鞘,刀锋在阳光的反射下泛着寒光。

  刚刚踏前一步的家伙们,齐齐的后退了一步。

  山峰的一侧是悬崖,下面的海水拍打着岩壁发出巨大的轰鸣。两名军汉,拽着麻鹰就来到了悬崖边上。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别人干活他不干。还总发牢骚说怪话,吃饭却比谁吃得都多。

  这两天还听说经常聚众欺负其他新来的,今天还敢跟枭哥儿对着干。这是在作死啊!

  “扔下去!”李枭一声吩咐,麻鹰就像是鸟一样的被扔了出去。他叫麻鹰却不会飞,惨叫声带着哨音飘荡在大海上。

  所有人都吓得长大了嘴,这些天光看着这小哥儿笑嘻嘻的。没想到,这杀起人来下手这么狠。这大冬天的,就算没摔死,也会在海里面活活冻死。

  “你们是他的兄弟是吧,还有谁想走?”李枭的眼神看向那些麻鹰的兄弟们。

  没人敢上前来,他们攥着拳头左右看。有些还舔舔嘴唇,咽唾沫!

  “都捆起来!吊在树上!”

  李枭的声音刚落,满桂带着一群人狼一样扑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