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老督管,您这么干可有点儿不仗义啊!”晚饭的时候,李枭一边给陈福倒酒,一边抱怨道。如果现在还不知道,陈福是故意带着李枭去匠人营,那李枭这两辈子就算是白活了。

  “哎……!枭哥儿!不瞒你说,今天这事情老夫的确有私心。拉你到老渔那里去,也是故意的。你如果能帮着老夫把这一百多口人照顾好,老夫感激不尽。”陈福端起杯,很郑重的给李枭敬酒。

  李枭和陈福碰了一下,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只是奇怪,以您的本事照顾这一百多人也不算是个难事吧……!”陈福在山东沿海地带非常吃的开,普通的县令都不敢得罪。怎么会安置不下这一百多人?

  “哪那么容易啊!老夫虽然有些家财,但老夫在陈家也不过就是个奴才。一个混出头的奴才罢了!现在得脸,哪天不得主家的心思了,一张纸就能把老夫扒个干干净净。

  帮这一百多人脱籍,力不从心啊!

  如果给老渔一个人脱籍,这事情倒是不难。可他不愿意啊,非得守着这些老兄弟留下来的孤寡。

  没办法,这事情只能托付给你了。咱们接触了这么久,老夫还是看好你的为人。只要你答应下来的事情,肯定不会食言。

  也只有跟着你走,这一百人才能彻底脱离匠户的身份。对他们来说,这就好比是再投了一次胎。来,干一个!”

  杯里的酒杯一口抽干,今天陈福好像特别有兴致。

  “小子,你是不知道!当年在朝鲜打倭奴,那是九死一生啊!你听那些当官儿的吹,什么大水崩沙利刀破竹。全他妈是放屁!

  倭奴很厉害的,尤其是水战。距离远一些,他们有火绳枪。比咱们的鸟铳还要厉害一些!倭奴的倭刀更是厉害,只要让他们跳帮。那就是一场噩梦!

  那年跟着陈大帅,我们的船被倭奴跳了帮。那些家伙是真狠呐,光着身子穿条兜裆布,就干往你的船上跳。那个时候,也不分战兵还是匠户了。只要能拿得起家伙,都拼了命的往上堵。

  老渔那时候是匠户的头儿,我还记得他那时候拿着一柄榔头。只要被他砸中,就是个筋断骨折的下场。那时候他的真猛啊,一身的腱子肉。老夫被一个倭兵踹倒,眼看着倭刀就要劈到脑门儿上。

  他在后面一榔头,倭奴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碎了。血和脑浆糊了我满脸,到现在我还记得脑浆子流到嘴里的味道。

  真他妈腥啊!

  我和渔老背靠着背,遇到倭奴我们就大砍大杀。跳过来一个穿着竹甲的倭奴,那时候老子也是没了力气。刀砍在竹甲上,居然没破开。对方的刀捅了过来,老渔把我拉开。他自己的肚子却差一点儿被捅穿!

  就在他拉我的当口,他身边的亲弟弟被倭奴一刀砍翻了。血流的满甲板都是啊!踩在上面黏糊糊滑腻腻的,半个身子在地上挣扎,肠子一下子涌出来的模样,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知道老夫为什么要喝酒才能睡着觉么?就是因为做梦的时候,总是能听到老渔弟弟那惨叫声。他本来可以救他弟弟的,却给我挡了刀。你是不知道啊,那叫声就不是人能喊出来的动静。腔子里喷出来的声音,直往你脑仁里面钻。

  惨!太他娘的惨了!

  那一仗下来,老渔身上有七处刀伤。那伤口好像小孩儿的嘴一样张着,红色的肉里面可以看到白花花的骨头。最重的那一下,就是替我挡的。

  那时候我以为他活不过来了,就问他有什么愿望。就算是今后再难,也得帮他办到。

  你猜他说什么?”

  “说了什么?”

  陈福眼圈儿泛红,腮帮子上的肉都在抖。一口抽干了杯里的酒,李枭连忙帮着倒上。十分配合的问了一句,然后乖乖坐在一边,等着陈福继续讲下去。

  “他说……!他说……!让我把他弟弟缝起来,他父母死的早,他们家里就哥俩儿。他不能看着兄弟死无全尸!

  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他能救他弟弟的。偏偏救了我!那时候我就知道,我欠他的。这辈子都欠他的!

  船靠了岸,我亲手把他弟弟缝起来。让他看着入土!本以为他也挺不过去,就想着把他们兄弟埋在一起。没想到他身子骨那么结实,伤兵营那么多人都死了。他却活了下来!

  我求大帅给他脱籍!大帅答应了,可他不答应。他说那一仗下来,他手下的兄弟不死的也都残了。朝廷给的那点儿抚恤,根本不够生活。他要留下来,跟那些兄弟们在一起。

  然后这一过就是几十年,这些年他过得苦啊!饥一顿饱一顿,上头那些王八蛋还经常克扣他们的钱粮。多少次,都是老夫舍着脸去向衙门讨要,才会给他们发点钱粮不至于让他们饿死。可不管我做了什么,都是觉得欠他的。

  小子!老夫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老夫跟他是过命的交情。只要你照顾好他,山东的事情只要老夫能说得上话,绝对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就当你是替老夫养着他,如何?”

  “老督管!别的不说,单单是他当年上过战场。真正跟倭奴拼过命,我李枭打心里佩服。这样的好人,朝廷不养我李枭也要养。渔老的事情您放在心里面,只要有差错您大嘴巴抽我都成!”

  “好小子,痛快!干一杯!”

  陈福和李枭碰了一杯,两个人把杯中酒一口抽干。

  李枭发现陈福这老家伙果然是个人物,不熟悉的时候以为这就是个老泥鳅,滑不溜丢抓不住。可你跟他熟了才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

  渔老这样的人,地位上跟他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可这么多年,陈福还能不离不弃,努力的帮助着渔老。拐外抹角的,想给渔老找个出路。这份心,可不是谁都有的。

  至少李枭认为,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只知道克扣钱粮中饱私囊的官儿们要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