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二章

第一一四二章


  “脑袋缩回去!”李九烦躁的抽了一巴掌抽在了大块头的脑袋上。

  这夯货赶忙把脑袋缩了回去!

  没办法啊,这些从国内来的兵都是新兵。

  就好像昨天那个,从当兵到阵亡只用了五个月时间。这中间,还有差不多两个月是飘在海上的。

  据说在船上射击训练打了一百发子弹!

  老天爷啊!

  打了一百发子弹就能上战场了?

  老子当年当兵的时候,新兵连就打了一箱子子弹。

  枪法这东西都是子弹喂出来的,靠着在黑板上学,那还能打得准?

  偏偏这帮小子满脑子的狂热思想,上了战场热血沸腾。看不到对手在哪里,就探头探脑的想要杀敌立功。

  还有些彪呼呼的家伙,居然背着枪直着身子走来走去。

  在李九看来,这些家伙比那些锡克人都不如。

  至少现在锡克人已经知道,身子一定要藏在废墟里面。观察外面的时候,一定要通过废墟的空隙向外面看。

  而不是彪呼呼的把脑袋探出去!

  废墟里面的巷战打了好几个月了,对面的阿拉伯人枪法练的很好。

  甚至还有聪明的,把身上涂满尘土灰尘泥水当伪装。

  枪也知道用布条缠住,不会让金属部分反光。

  虽然步枪的有效射击距离只有二百米左右,但这在废墟处处的大马士革已经足够了。

  事实上,更多的射击发生在一百米之内。

  仅仅三天,李九的部下就被这些阿拉伯枪手干掉了十一个人。

  这帮小子居然还不长记性,随便的就把脑袋探出去。

  街面上静悄悄的,如果没有枪炮声和爆炸声,整个大马士革就是一座死城。

  可这偶尔的枪炮声和爆炸声,却比战场上更加凶险。

  因为,每一次声响差不多都有一条人命或者几条人命消失不见。

  白天的大马士革还算是不错,尽管需要躲在阴影里面。

  但只要不出去,或者是不露头。就没有生命危险!

  毕竟,大白天出现在街道上等于自杀。

  夜幕慢慢拉开,黑暗逐渐吞噬了这个世界。这个时候,大马士革就成了狩猎的天堂。

  在黑暗的笼罩之下,每个人都是猎物,每个人也都是猎人。

  趁着还有最后一丝天光,李九终于在潜望镜里面看到了一坨泥动了一下。

  “甲二号废墟边上五米,那块石头后面。”李九沉声说了一句。

  迫击炮手立刻开始装填,这片地方不知道吃过多少炮弹了。只要报出敌方坐标,迫击炮弹就能准确落在那个地方。

  而且大明的迫击炮排都是五门编制,而且每次发炮都是五门齐射。

  为了消灭敌人,大明不在乎多发射几发炮弹。

  很快潜望镜里面就看到了火光冲天的爆炸,在爆炸的一瞬间甚至可以看到迸飞的血水。

  挂在废墟边上的一截胳膊,证明这家伙已经被干掉了。

  白天多干掉一个枪手,或许晚上就会少死一个大明士兵。

  最后一丝天光终于被黑暗吞噬了,大马士革又成了人命的猎场。

  照明弹在第一时间升了起来,几个隐藏了一天,趁着黑暗想动动身子的家伙,立刻就被照了个通透。

  还来不及站起来跑,迫击炮弹就砸了过来。

  在火光中可以看到,整个人被爆炸的气浪掀起两米多高。

  无数弹片打在他的身上,鲜血喷得到处都是。

  接着就是第二发,第三发,第四发,第五发!

  炮弹一枚一枚的落下来,人就像是风中的落叶一样再次被掀飞。

  然后被无数弹片在身上不断进出!

  血肉随着弹片的切削,一片片一段段的离开身体。

  最后,一发炮弹直接落在尸体上爆炸。这才算结束了枪手的痛苦旅程!

  仅仅一秒钟时间,一个大活人就变成了互相不关联的碎尸。

  这仅仅是大马士革的日常罢了,连老鼠都知道。吃尸体要在白天光明正大的吃,不要在晚上出来。

  黑暗中动一下,足以致命。

  “分散开来不许睡觉,射击一切会动的东西。”李九大声的喊着。

  然后,自己钻进大石头下面的散兵坑戴好钢盔。

  眼睛瞪大了看向外面!

  身后的照明弹每隔五分钟就会打一发,一颗熄灭的时候,另外一颗就会升到天上。

  中间的间隔只有十几二十秒,有很自信的家伙,想趁着这十几二十秒移动一下位置。

  方便更加靠近大明军队,如果能带一颗明军人头回去,至少三年的吃喝就不用愁了。

  大马士革的天气很热,李九只敢拿着水壶轻轻在嘴边碰一下。

  这道宽一米半,长两米的战壕就是他今天晚上要待的地方。

  就算是拉屎撒尿,也都得待在这个战壕里面才行。

  没别的办法,只要你敢走出去,就会被打成筛子。

  而且你还不知道,子弹究竟是从哪里射过来的。

  前半夜还好,迫击炮打得轰隆隆的。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用担心弹药的问题了。

  贝鲁特如今又回到了大明手里,军火在港口卸货之后,就会被一种叫做汽车的东西运过来。

  李九跟着押过一次车,汽车一次能装载五吨弹药,跑得比马车还要快。

  一百公里的路程,也就三个小时多一点儿。

  听说公路修好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就行。

  现在迫击炮弹敞开了打,一个晚上打一个基数,炮管打红了都没关系。

  城市巷战,迫击炮绝对是个不错的武器。

  “轰!”明显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这是地雷的声音,看起来那些阿拉伯人还是靠近了。

  他们已经踩到地雷了!

  这一种是比较大的,一颗地雷足够把人炸得飞起来。

  这哥们儿应该是幸运的,毕竟踩到这样的地雷一颗就玩完。

  明军的地雷大多数是那种小型地雷,爆炸威力不大。杀伤力也不大!

  但只要踩上就要了亲命,不是没了整只脚,就是没了半个脚掌。

  疼得欲仙欲死,却还死不了。

  每天半夜的时候,都能听到狼嚎一样的惨叫,都是踩中这种地雷的人发出的。

  一般来说,有这种伤的人爬回去还都能活。

  不过这辈子想要靠两条腿走路,那基本上是不大可能了。

  李九觉得,战后这片土地上应该多了好多,失去了左脚或者右脚的阿拉伯瘸子。

  很快,李九就听到了微弱爆炸的声音。

  这就是那些小型地雷了!

  李九摇了摇头,拉了一下枪栓开始准备作战。

  眼睛盯着被照明弹照得雪白的大地,大拇指扳开保险。瞄准地上所有蠕动的东西,阿卡步枪开始点射。

  三发点射,百米之内大大提高了命中率。

  同时也提高了命中之后的致死率!

  “哒哒哒……!

  哒哒哒……!”

  阿卡步枪不断喷吐着火舌,地上蠕动的东西,只要被命中很快就不动了。

  燃烧弹的照耀下,流出来的鲜血闪闪发亮。

  很快弹坑里面就散落了好多弹壳。

  李九再次换了一个弹夹,看了一眼阵地上的兄弟们。

  那些新兵们趴在战壕里面,“噼里啪啦”的放着枪,听着跟过年似的。

  新兵总是对打枪充满了狂热,八百发子弹够李九打上两三天。

  可这些新兵,有时候一天就能打八百发子弹。几天就得换一次枪管!

  有时候还不理解,为毛对面的不装备阿卡步枪。

  现在算是知道了,装备不起!

  步枪一天才能打多少发子弹,跟阿卡步枪根本没有可比性。

  大明的后勤,不但要供给弹药,还得供给各种枪械部件。

  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大明能负担得起了。

  在这种废墟一样的地方,大口径火炮已经失去了意义。

  小口径火炮和步枪,才是合适巷战的武器。

  用这些武器作战,消耗自然就很大。现在大明的弹药,很多都是来自孟买兵工厂。

  而不是传统的锦州兵工厂!

  身边这些新兵蛋子不停的射击,李九拿着子弹往弹匣里面装。

  他们这个打法,过不了多久就会哑火,然后集体装填子弹。

  说了多少回了,可没几个真记住的。

  战场上紧张兴奋,自然搂不住火。

  不过应该再过几天就好了!

  渡过了刚刚上战场的紧张兴奋,遇到敌军进攻自然就会冷静一些。

  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李九是排长。

  自己那个排差不多打光了,手下变成了锡克人。。排长一下子就变成了营长!

  后来锡克人也打光了,手下人又变成了大明士兵。

  不过,营长也变成了连长。

  李九不知道上级究竟是怎么想的,反正自己的职务来回的变。

  据说,当锡克人的营长是不作数的。

  回到大明,还是得做排长。

  只有手下都是真正的大明士兵,你的职务才会被朝廷认可。

  按照这个说法,自己似乎是升官儿了。

  果不其然,李九装满了四个弹夹之后。身边战壕里面的新兵蛋子也把子弹祸害光了!

  一个个缩回到战壕里面,玩了命的往弹夹里面压子弹。

  李九架着枪,眼睛好像猫头鹰一样巡视着战场。只要有动的东西,他就会给一枪。

  忽然间,李九感觉面前的土好像山一样的压过来。

  紧接着人就被巨大的气浪掀翻在战壕里面!

  天上掉下来的石子“噼里啪啦”的打在钢盔上,耳朵里面只有“嗡鸣”声,听不见任何声音。

  坏了!

  被人家的迫击炮盯上了!

  李九抱着脑袋钻进了战壕里面的防炮洞!

  所谓的防炮洞,其实就是战壕里面墙壁上掏了一个窟窿。

  大概只有一米深的样子!

  也就能避避迫击炮,枪榴弹或者手榴弹啥的。

  遇到大口径火炮,一炮炸不死你也给你活埋了。

  敌军的迫击炮手,大部分都是希伯来人。

  这些人一般都躲在大明人看不到的死角向外打炮,观察哨的人很厉害。

  因为这些人的炮打得飞常准!

  有时候,迫击炮弹甚至可以直接砸进战壕里面。

  李九的这个战壕是在一个废墟的角落里,边上还对着楼顶塌下来的巨大石块。

  他倒是不担心迫击炮弹会飞进自己的战壕,不过刚刚这一下砸在五六米远地方的迫击炮,还是让李九吃足了苦头。

  耳朵里面完全听不见了,胸口疼得厉害,还有些恶心。

  干呕了几口,胸口更他娘的疼了。

  耳朵里面全是嗡鸣声,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世界对他来说就是静止的,能够看到爆炸,能够看到橘黄色的火光,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李九也不得不接受。

  几个月的战斗,他的耳朵已经被炸聋好几次。

  每一次,三五天时间就能缓过来。

  就是头晕恶心这比较难受,尤其是战斗之后第二天的时候,脑袋会疼得欲仙欲死。

  甚至有些人疼得受不了,想自杀!

  虽然难受,可仗还得打。

  敌军的迫击炮打得时间很短,估计也就五分钟。

  没办法,他们的后勤补给还得靠骡马。阿拉伯人甚至连火车都没有!

  战场上李九审问过阿拉伯犯人,他们很多人手里只有十发子弹。

  步枪,也大多是从战场上捡回来,又或者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

  李九曾经见过一杆膛线都快磨平了的步枪,也不知道是哪年的产品。

  有可能比自己的兵龄都要长!

  有制式步枪还是好的,李九甚至在缴获的武器里面发现过火绳枪。

  对于大明士兵来说,这是一种存在于历史书里面的古董武器。

  虽然这玩意二十年前,还是非常流行的款式。

  但现在大明军队里面,好多士兵都不认识了。他们对老一辈辽军曾经用过这样的武器感到吃惊!

  都是一群被惯坏了的!

  乒乒乓乓又打了一个晚上,到了天亮的时候。李九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快散架了!

  坐在战壕里面,手里抱着步枪一动不动。

  “连长!连长!”一个兵兴冲冲的钻进了李九的战壕拼了命的喊。

  李九连眼皮都懒得动,现在这小王八蛋就算是骂他八辈祖宗,他也听不见。

  通讯员见到连长不动弹,又看到他流血的耳朵就知道,自己这位连长又被炸聋了。

  赶忙在皮夹子里面拿出一张纸递给李九!

  李九扫了一眼,换防两个字让他一骨碌爬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