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四章

第一一四四章


  “不是这个意思……!左老将军,咱们想要的是中东太平。

  咱们好安安心心的在这里采油挖矿!

  整天的,不是这里爆炸,就是那里打黑枪。

  咱们这生意也不好做不是?

  您想想,我大明凭什么要在中东投入数十万人的兵力。

  这么多兵在中东,每年要化掉多少军费?

  说穿了,大明在中东有好处,才能养活这么多军队,才能抵得住开销。

  而不必增加大明百姓的税赋!

  大明富强,不是建立在百姓高税负的基础上。不与民争利,这是大帅定下的国策。

  不搜刮大明百姓怎么办?

  只能把眼光盯在国外了!

  所以,保证中东的稳定就是保证大明百姓的福祉。”

  “大鸿胪!俺左良玉是粗人,不懂得那么多道理。

  你是大帅的学生,胸中有乾坤是应当的。你只要说,大帅要我们海军陆战队要怎么做就成。”

  左良玉觉得没必要再让郑森说下去了,因为他已经被绕得有些晕乎乎的。

  “我的意思就是说,大明需要中东和平治安良好。这样才方便我们大明采油!

  海军陆战队现在要做的,一是制止滥杀!

  二来,就是给普通阿拉伯百姓好处。

  没钱的给分钱,没地的给分地。没牛的给分牛,没羊的给分羊。

  没有女人的……!”

  “打住!打住!”左良玉赶忙拦住还要继续说话的郑森。

  “我说大鸿胪,这么个分法,国内要给我多少钱财支持?这可是无底洞,花钱可买不来消停。”

  左良玉觉得头都大,要自己分这分那,那国内得花出多少钱。

  户部艾虎生那个家伙,恨不得一个银元入库就镶在肋条骨上。用的时候拿钳子往下拽,每一块银元都是带着血的。

  那么抠门儿的人,会向中东投银子?

  “朝廷不会给你拨款,一个铜哥儿都不会。这钱你得自己弄才好!”郑森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左良玉将军想多了。

  “没钱?没钱我拿啥分?”左良玉很想现在拎着郑森的脖领子,把他扔到露台外面。

  “没钱咋就不能分?

  这些年,那些酋长和各级官员们,不是靠着我们捞了不少钱?

  希伯来人鼓动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可大都跟着希伯来人反对咱们。

  既然这样,咱们也不用留情面。

  咱们的武力作为后盾,没收那些人的财产。

  对于背叛我们的人,我觉得连条裤衩都不能留给他们。

  咱们再把他们的财产,分给愿意效忠我们的普通阿拉伯人。”

  “哦,明白了。就好像前些年,咱们大明在江南做的那样。

  没收大地主的土地,分给那些穷苦的百姓们。”左良玉恍然大悟。

  “对!就是这个意思,把少数人的钱财,分发给大多数人。

  这样,我们就能够获得普通阿拉伯人的拥护。

  如果这样做了,今后有人向你的部队打黑枪。

  再也不用你们明察暗访,阿拉伯百姓自然会带着你们去抓人的。”

  “这样做倒是很好的办法。”左良玉也不是傻子。

  白给人好处的人,绝对是受欢迎的。

  至于那些被扒得精光的阿拉伯富豪们,左良玉觉得他们是咎由自取。

  叛乱闹得最凶的时候,这些家伙叛变反水的最多。

  好多大明人明明已经逃出升天,最后却死在了这些家伙的背叛之中。

  他们就像是墙头草一样,哪边风向大他们自然就投向哪边儿。

  现在大明形势再度好起来,这些人自然就围绕在大明身边。

  好像叙利亚国王那样坚定挺大明的人,在阿拉伯世界属于绝对的少数派。

  原本左良玉只是对这些人看不起,可还是想着利用这些人稳定局面。

  现在大帅的心政策,让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大鸿胪请转告大帅,请大帅放心。左某一定会办好这件事!”

  “过几天,国内会再度派驻中东总督。听说是伍次友,四爷保举来的。

  左老将军,这伍次友和四爷的关系可是相当的……!”郑森对着左良玉眨了眨眼睛。

  “多谢!老夫承了大鸿胪这个人情。”左良玉赶忙抱拳。

  左良玉知道,郑森这是告诉他。这个叫伍次友的冤家后台很硬,跟他闹别扭没好果子吃。

  四爷李浩当年勘探铁路,为大明铁路事业立下汗马功劳。

  后来又做大明江南总督,把东林党实力最盛,最不稳定的江南。

  变成了治安良好百姓安居乐业,赋税充足的乐土。

  虽然因为遇刺变成了残疾,可他却是大帅最为信赖的弟弟。

  如今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已经是武英殿大学士,朝廷次辅!

  未来,很可能是朝廷首辅人选。

  他保举上来的人,绝对得罪不起。

  “哪里!哪里!

  左老将军坐镇我大明海军陆战队,东到太平洋诸岛,西到地中海。

  都是左老将军要操心的地方,小子今后仰仗左老将军的地方还多。

  一会儿,小子可得敬老将军几杯。”

  “呵呵!

  大鸿胪说笑了,你是大帅的学生。老夫仰仗你的地方还多!

  一会儿,老夫还要敬你几杯酒。

  知道大鸿胪要来,老夫让人烤了头骆驼。

  配上这地中海上的蓝鳍金枪鱼,那吃起来口感一绝。

  稍等片刻,很快就烤好!

  呵呵呵!”

  左良玉觉得,郑森这小子很对脾气。

  郑森和左良玉相谈甚欢,一起研究着阿拉伯人的烤骆驼,到底和西域有何不同。

  而远在斯摩棱斯克的满爷和敖爷,正在品尝着俄罗斯传统名菜烤棕熊。

  “操他娘的,这个鬼天气。一边下雪一边下雨,这他娘的才十月份。”敖爷灌了一口酒,看着窗户外面飘着的雪花,开始咒骂。

  他这样咒骂已经骂了一整天了!

  酒也喝了一整天!

  天上飘着雪花,可偏偏地上又不冷。雪花落到地上就成了水!

  被坦克碾过的路已经不是路,而是他娘的泥塘。

  路上的泥塘足足有一米厚,开坦克就好像是在开船。

  但凡地上有个坑,坦克就得由别的坦克拖出来。

  别说整个斯摩棱斯克,整个立陶宛都变成了一个烂泥塘。

  雨雪天气里,空军没办法起飞。甚至飞艇起飞都困难!

  一切军事行动都停止了,除了骂娘敖爷啥都干不了。

  满桂倒是一副神在在的模样,一边啃着熊大腿一边喝着小酒,远没有敖爷那般暴虐。

  “现在知道国内的好了!

  大桥是钢筋水泥的,过坦克一丁点儿问题都没有。

  路是板油路,下面还都是大条石铺的。

  下雨下雪的天,还专门有人在路上除雪。

  可这里有什么?

  你看看这路,他娘的泥土路。这样的天气里,坦克不碾也是泥塘。

  都说拿破仑是被俄罗斯的严寒打败的,我看应该是被俄罗斯这破破慥慥的道路打败的。

  既然都这样了,咱们就稍安勿躁。在这等着好了!”

  “等着?我等得起,可我的那些兵等不起啊!

  你看看,都是他娘的什么破烂营房。

  好多兵还睡在没有顶的房子里,昨天我去看了。

  外面下大雪,里面下小雪。

  战士们冻得直打哆嗦,裹着棉被给我敬礼。

  如果不是后方棉衣来得早,说不定现在都有冻死人的事情。

  我的兵,可以打仗战死。

  绝对不能渴死、冻死、饿死。

  如果出现非战斗减员,那就是我这个远征军军长的失职。

  该死的俄国人,连个他娘的好点儿营房都弄不出来吗?”

  “老敖!

  俄国人自己还住帐篷呢,他们哪来的营房给咱们。

  斯摩棱斯克的拉锯战打了四个月,整个城里也没几栋囫囵房子。

  你现在让俄罗斯人上哪给你弄营房去!”

  “妈的,还不如去打乌克兰。至少咱们攻进基辅,还有个地方住。

  听说基辅的人口也有好几十万,附近土地又肥沃,号称欧洲粮仓。

  到了那里,至少粮食不愁。也用不着在这啃狗熊!”

  敖爷烦躁的扔掉了手里的熊骨头!

  这熊除了熊掌肥腻之外,那肉是真粗。比鹿肉还要粗,不但粗还带着一股腥味儿,吃在嘴里口感差极了。

  现在敖爷知道,为毛这熊肉适合烤着吃。

  也只有烤着吃,才能用浓重的调料味道遮盖住熊肉的腥味儿。

  “行了!

  去基辅!

  基辅有铁路吗?

  你倒是可以开着坦克过去,可你的补给咋整。

  就这鬼天气,鬼道路。

  你指望卡车给你运送补给?

  我看,还是跟枭哥儿说说。咱们后撤到莫斯科以东,至少那里的补给条件要比这里好。

  咱们的坦克虽然无敌,可就是对补给要求太高。

  不但需要传统的粮弹,油料的消耗也很大。

  现在这天气,早上热车得他娘的热半个小时。

  听说莫斯科的冬天,能把石头冻裂。

  这个冷法儿,可比辽东还要冷。

  到时候,咱们的坦克发动机能不能发动起来都是大问题。

  趁着现在还能动弹,我觉得还是先撤回去。”

  “撤回去!

  如果这个时候拿破仑打过来那可怎么办?

  情报上说了,波兰的华沙如今已经集结了超过八十万人。

  有法国军队,有普鲁士军队,还有英国、挪威、丹麦、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意大利,还有什么什么国家。

  据说,他们的后续部队还在继续集结。

  咱们这个时候撤了,俄国人可怎么办?

  这一冲,还不把莫斯科都冲下来。”

  敖爷懊恼的啃着熊肉,他很不喜欢现在的处境。

  陷在这么个地方,进、进不得,退又退不得。

  道路条件不好,又不通铁路。

  糟糕的道路条件,事实上已经把远征军十万将士陷在这里。后勤补给,也因为没有道路可以通行卡车而中断。

  目前的补给,全靠大型飞艇维持。

  大型飞艇维持一时的补给还成,可长期维持远征军十万将士,加上骑一师三万五千兵马,那这成本就太高了。

  尤其是现在这天气,被风刮得“呼”“呼”的。有时候风大得,连飞艇都没办法起飞。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型运输飞艇的气囊实在是太大了。

  气囊大自然兜风,如果风太大的话,飞艇会被直接吹走,甚至有坠毁的危险。

  “咱们都不行,更别说基督教联军了。

  你以为咱们都解决不了的补给问题,拿破仑就解决得了?

  他们的部队里面,解决补给还是靠马车,而不是汽车。

  你指望骡马在这种道路上行进?

  这次我来,就是找你联名给枭哥儿发电报。

  如果你不同意,我们骑一师单独撤回到莫斯科以东。

  至少可以靠近铁路,获得必要的给养。

  以前,我们把事情想简单了。

  以为只要有了坦克,装甲车,还有飞机。就能打起来枭哥儿说的那个什么闪击战!

  现在看起来,还需要配套的道路和桥梁才行。

  别的不说,渡过伏尔加河就是一道难题。

  整个他娘的伏尔加河上,就没有一道可以通行坦克的桥梁。

  也只有等伏尔加河冻得差不多了,我们的坦克才能从冰面上开过去。

  如果我们现在不赶快退回去,一旦联军进攻。我们连退都没地方可退!

  坦克陷到泥里面,步兵就能拿着炸药包把你给炸了。”

  敖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知道现在处境不好。

  可现在就算是撤退,也非常困难。这狗日的天气,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那就撤!”思考了良久,敖爷也知道现在待在斯摩棱斯克非常危险。

  再说!

  拿破仑是在俄罗斯吃过亏的,他当然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是不适合作战的。

  道理上来讲,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

  除非……,拿破仑脑子坏掉了。

  “很好,那现在就发电报。咱们撤到莫斯科以东,靠着铁路进行休整。

  并且把这里的情况,跟枭哥儿讲清楚。

  咱们以前,太过想当然了。

  坦克!对于各种条件的依赖过大,现在看起来,只能等冬天的时候。

  土地彻底冻硬,河流也结了厚厚冰层之后,我们才能够进行作战。

  不然,我们很可能会因为地形的原因受制于人。”

  “好吧!发报吧。”

  敖爷无奈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满爷的要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