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五章

第一一四五章


  李枭合上手里的电报,不断审视着地图。

  想当然了!

  太想当然了!

  以为有了坦克,有了装甲车。有了飞机,再修建一些机场就能够复制闪击战。

  现在看起来,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没有公路,没有铁路,没有桥梁。

  坦克、装甲车可以驶过这些地方,可卡车肯定不行。

  装甲师没有后勤补给,那还真么狂飙突进?

  突进之后,给人送战利品?

  公路还好说,弄点推土机和压路机勉强可以快速弄个简易的。

  桥梁这东西就不成了,大明坦克战斗全重近三十吨。这可不是什么桥梁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欧洲那些大河流,伏尔加河、顿河、多瑙河、莱茵河。

  这些河流都是横亘在大明进军路上的一道道绊马索!

  工兵简易架桥,对付那些小河沟还没问题。

  可对付这种宽度达到数百米,乃至一公里的大河就有些不够用了。

  还是满桂说得对,想要坦克和装甲车发挥应有的威力。只能等到冬天!

  到了那个时候,大地被冻得结实,河流也会被冰封住。

  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坦克和装甲车才能纵横无敌。

  办公室的房门打开了,顺子把绿珠让了进来,然后在外面带上了房门。

  “消息探听得怎么样,基督联军打算什么时候发动进攻。”李枭揉着额头。

  花费重金打造装甲师,却只能在严寒的冬天才能发挥全部威力。

  换成是谁,都会感到头疼。

  绿珠走到李枭身后,轻轻揉捏着李枭的太阳穴。。

  “他们还没有确定进攻的时间,普鲁士总参谋长小毛奇主张现在进攻。

  拿破仑却主张,等待俄罗斯的严寒过了之后再发动进攻。

  现在两种意见争执不下,不过拿破仑的意见似乎占了上风。”

  就情报这方面来说,大明和西方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

  大明的前沿在新家坡,任何西方人都过不了南海。而他们收买的大明人,也没办法进入辽东。

  他们只能依靠层层收买,达到取得情报的目的。

  可搞情报这种事情,最怕的事情就是环节太多。

  只要环节多,出错的机会就越大。

  这些年,绿珠破获了好多外国人收买的间谍案。

  在绿珠的不懈努力下,大明基本上成了铜墙铁壁。外国间谍渗透难,打探情报更是难上加难。

  可大明就不一样了,商人遍布欧洲各地。收买的欧洲人,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加上和大明有利益关联的欧洲贵族,绿珠已经在欧洲铺开了一张巨大的间谍网络。

  虽然没办法颠覆欧洲,但探听一些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李枭对绿珠的话深信不疑!

  “八十多万人集结在华沙城下,人吃马嚼的,军费自然花费不菲。

  而先期开赴华沙的大都是普鲁士军队,多待一天就多花费一天的军费。

  普鲁士人自然着急!

  拿破仑就不一样了,他对俄罗斯的严寒有惨痛的记忆。自然准备等开春了再打!

  动机不一样,进攻时间自然是谈不拢的。

  十月了,俄罗斯已经下雪了。可道路还没有冻硬,还是泥泞不堪。

  我们的装甲车和坦克都不能用,我已经命令满爷和敖爷,撤到莫斯科以东,沿着铁路线方便补给。

  想个办法,让联军暂时不要进攻。最好能够让他们冬天再发动进攻!”

  绿珠揉捏的很舒服,李枭舒服的发出了哼哼声。

  “这个很难办,毕竟我们收买的欧洲贵族都是一些小贵族。

  对当局决策影响力有限!

  所以……!”绿珠有些为难。

  那些大贵族大多有希伯来人关系密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希伯来人在欧洲混了千年之久。

  “没事儿!

  谍报这种事情,其实也是一项长期的过程。

  不过你们突破的方向要好好想想,有些时候啊,这小贵族也可以变成大贵族。

  挑一些可以长期合作的,适当的给他们写资源和机会。让他们有机会成为一代权臣!

  那些欧洲的贵族啊!

  倒是出了一些人才,可也有不少其实就是纨绔子弟。

  这一点,跟咱们大明没啥两样儿。

  纨绔子弟好大喜功,偏偏又眼高手低。

  在咱们大明,他们只能靠着祖上的庇佑混吃等死。

  可在欧洲,他们的纨绔倒还是很有市场的。

  欧洲的掌权者,有任用贵族的习惯。

  不信,你看看普鲁士人的军中有多少人名字中间有个冯字就知道了。

  扎紧篱笆,手伸到别人家里掏鸡蛋,这活儿其实不好干。

  可让人家的鸡把蛋生在咱们家里,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喽。”

  绿珠是何等的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李枭的意思。

  “诺!属下明白了,一定按照大帅的指示去办。”

  李枭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绿珠正要告退,忽然间听到李枭说道:“那两架飞机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绿珠知道,李枭说的那两架飞机。指的是坠落在山东号和辽东号两艘航母甲板上的飞机!

  因为这两架飞机的坠落,大明没有办法继续进攻克里米亚。

  直接后果就是让以色列,躲过了这次灭国危机。

  战略企图没有达到,从李枭开始。整个总参谋部上下,都会这两个死去的飞行员充满了怨念。

  到现在为止,两个人的阵亡通知书还没有发出去。

  对于两个人究竟是烈士,还是叛国者的猜测从未中断过。

  现在查了两个多月,无论如何也要有一个结果。

  “我们集合了很多专家,另外也询问了所有在场的证人。

  得出的结论是……,两个人并没有明显撞击航母的行为。

  专家们给出的结论是,事故!

  据山东舰舰长吕乐说,这两名飞行员一共飞行时间也不超过十个小时。

  其中山东舰出事之后,坠毁在辽东舰上的飞行员,不过飞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儿。

  训练和经验不足,是导致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绿珠说得非常小心,她还弄不清楚李枭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反正总参谋部这些人,就想把这两名飞行员定成叛国罪。

  他们恨透了这两个飞行员,如果不是他们,现在总参谋部已经在开祝捷大会了。

  “专家是从专业上看问题,我想知道你的看法。”李枭闭着眼睛,幽幽的说道。

  “两个人都是身家清白的辽东子弟,上学的时候也是品学兼优。

  他们的父亲,都是辽军退役军官,家境十分殷实。

  我派人调查了他们家里,也调查了他们的所有亲眷包括订婚的女子家里。

  没有发现有人接受过大笔的钱财!

  再说,外国人和江南人士去辽东,都要经过严格盘查的。

  最近五年,他们包括他们的家人都没有解除过南边经商过来的人。”

  绿珠说的南边经商的人,是指大明南边的海商。

  因为辽东、山东、河北、有非常多的工厂,所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进了工厂上班。

  工人的子弟到了年龄,也大多数通过招工进工厂工作。

  可以说这三个省份的人,除了农民就是工人和士兵。

  南边那些省份,由于传统商业气氛浓厚。通常都在这三个省份的工厂里面进货,然后用船载到泉州等地。

  换了大船之后,有些拉到新家坡卖给欧洲商人。

  还有些,直接装上货船漂洋过海的直接运去欧洲。

  “所以,属下认为他们并非叛国者。也不具备叛国的条件!

  撞上飞行甲板,一是可能飞机出现故障,二则,就是训练和经验不足。”

  绿珠说话的时候陪着小心,仔细看着李枭的脸色。

  “嗯!

  身家的审查还是必要的,飞行员这样的岗位,一定要找身家清白的辽军子弟来做。。

  最不济,也得是身家清白的农民子弟。

  既然是事故引起的,你们就给总参谋部一个结论。

  虽然是酿成了这样不利的后果,但好歹也是牺牲在前线的,该给的荣誉不能少了。

  抚恤也得按照朝廷的规章来,不得克扣有挪用。”

  “诺!”

  李枭摆了摆手,示意绿珠可以走了。

  待绿珠走了之后,李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拔苗助长的结果,在很多地方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贸然鼓捣出先进的东西,难免会有些水土不服。

  航母是这个样子,装甲部队同样也是这个样子。

  满桂和敖沧海如果知道李枭的想法,一定举双手双脚赞成。

  终于接到撤退命令了,敖爷和满桂在第一时间,就命令属下给坦克和装甲车装满了油。

  俄罗斯的深秋非常讨厌,不断的下着雨夹雪。

  泥泞的道路晚上冻住,可还没等冻结实,第二天早上又他娘的被太阳照得化开。

  该死的路被坦克一碾,连泥带水的足有一米深。辽河边上的沼泽地,都比这鬼地方好走。

  道路虽然化开,可偏偏天还奇冷无比。到了晚上,坦克里面奇冷无比。

  可又不敢去外面,陷入到泥浆里面,说不定人就被冻僵了。

  没办法,宿营的时候坦克和装甲车都空转着。虽然这样可能会损耗发动机寿命,还有些费油。

  不过好歹这也是个热源,坦克和装甲车里面的人不至于冻死。

  问过俄罗斯当地人,说这样的天气最多持续一星期。然后天就彻底冷下来,河流结冰大地封冻。

  不过敖爷和满爷今年估计是命犯太岁,他们居然赶上了俄罗斯历史上比较罕见的暖冬。

  而且还是降水非常多的暖冬!

  这就比较要命了,天晴上三两天,又下一天。下上一天,又晴个三两天。

  更多的时候,天是阴沉沉的。

  被风“嗖”“嗖”的刮,因为空气湿度大的原因,显得比辽东的冬天还要冷。

  用敖爷的话来说,这他娘的比当年在江南经历缠绵冬雨还要烦人。

  毕竟,俄罗斯比江南要冷多了。

  天时与地势就这样和大明的装甲部队过不去,行军的时候经常看到坦克拖着坦克。

  坦克拖着装甲车的场面,更多的时候,是坦克把大卡车从泥坑里面解救出来。

  甚至有几次,敖爷不得不命令飞艇,直接把大卡车从泥坑里面吊起来。

  满桂气得骂娘,敖爷气得想杀人。

  因为在种种不利条件下,大明最为精锐的装甲部队开始出现大批的非战斗减员。

  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冻疮,敖爷和满桂也不例外。

  甚至有的士兵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把脑袋靠在了坦克车内壁上。

  结果第二天耳朵就开始发痒流水,没两天耳朵就开始变黑。

  最后还是军医一刀下去,把耳朵割掉了事。

  冻伤还是小事儿,最可怕的是感冒。

  卡车里面躺满了感冒发烧的伤兵,军医给开了药,就把他们安置在大卡车里面。

  用棉被裹结实了,等待飞艇来的时候把他们运走。

  人被抬上飞艇的时候,非常像是在抬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部队从莫斯科打到明斯克,前后不过用了十五天时间。可从斯摩棱斯克撤回到莫斯科,居然用掉了整整十天时间。

  平均每天行进不过四十几公里!

  步兵每天跑四十几公里是个还算是说得过去的成绩,可对于坦克部队来说,这简直就是龟速在爬。

  十天时间,伤病达到了五分之一。

  泥泞和寒冷,让大明第一远征军和第一骑兵师吃足了苦头。

  天不怕地不怕的满爷和敖爷,现在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

  回到了莫斯科,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国内运来好多可以装配的房子,不用打地基,不用一砖一瓦。

  只要把这些零部件,用螺丝拧在一起,就能够组成一间房子。

  一间间房子连在一起,就形成一行行的营房。

  土炕是朝鲜式的,炉子就在外间挖上一个坑,埋在地底下。

  这种方式,有效的避免了煤气中毒。

  来自国内的厨子,就在营房中间支起一口行军大锅。

  下面的柴火烧得很旺,满营地都是松油的味道。

  俄罗斯就这点不错,树有的是,随便砍!

  整颗的大白菜切碎,和大块的猪肉一起炖,再放进去一札札粉条儿。

  吃着大米饭,就着猪肉炖粉条。

  一条条辽东汉子,哭得像个月子里的娃娃。多久没吃着大米饭了,吃干粮吃的胃里面直反酸水。

  辽东人对于大米的热爱,丝毫不亚于河北山东人对面食的热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