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六章

第一一四六章


  “团长,现在打仗都是坦克大炮的,怎么想起咱们骑兵了。”孔庭训一边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一边向顶头上司耿精忠抱怨。

  他太不喜欢俄罗斯了,整天冻得惨兮兮的。

  就算在乌兰布通,他都没感觉到这么冷。

  整天吃饭,不是冷冰冰的罐头,就是冷冰冰的大饼。原本对绿菜深恶痛绝的孔庭训,现在看到一根黄瓜就像看到亲人一样。

  比他娘的亲人还要亲!

  “你看看这路,又是泥又是雪的。咱们不来,你指望那些坦克装甲车?

  现在,又想起咱们来了。

  哼哼!”耿精忠鼻子里面喷出两股白气。

  如果不是当初在广西败得太惨,现在或许还在海南好好享受。

  就算是被派到东南亚,又或者是到中东去。不管到哪里,作为海军陆战队的师长,都是一方的土皇帝。

  香车美女自然不在话下,钱财也是大把大把的捞。

  哪会像现在,被贬到蒙古带一个骑兵团。一天到晚累得要死,还没有好处可捞。

  和以前相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现在还要跑到这俄罗斯来,顶风喝雪,天天冻得像乌龟一样。

  好几次,耿精忠都想不要这个官儿,直接回家去抱孩子算了。

  尚可喜在伊斯坦布尔恶战的消息传回来,耿精忠直骂这狗娘养的运气好。

  可自己,前途比今天的天气还要晦暗。

  满大明,只有两支骑兵团。

  没事儿也只能在蒙古边境上巡逻,能勒索的也只是一些牛羊而已。

  他娘的这烤全羊吃的,身上都快长毛了。

  这次调来俄罗斯,除了他还有满桂干儿子黑云龙。

  那小子倒是非常喜欢来俄罗斯,整天骑着马撒欢儿。

  这蒙古人和汉人就是不一样,好人哪有姓黑的。

  “黑云龙又跑咱们前边儿去了?”耿精忠看着前边烂糟糟的一片烂泥塘。

  这明显是被战马踏过!

  “他手下人都是一人双马,蒙古马又耐寒,而且耐力也强。”孔庭训不屑的看了前边一眼。

  作为纨绔,他不喜欢黑云龙。

  黑云龙是真的喜欢骑马,而孔庭训不过是来过度而已。

  “咱们和尚家都是降将出身,老一辈都已经老迈了。

  如今就要靠着咱们撑家业,不管怎么样都得坚持下来。

  哥哥我走了背字儿,在广西打了败仗。

  可你知道,十万大山啊。

  到处都是山,地图上一指头远的地方。可你要走上一天一夜!

  林子里啥鸟玩意都有,毒蛇、蚂蟥、还有能吃人的大蚂蚁。

  加上那些土人,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山沟沟里面有几根草人家都清楚!

  不是打黑枪,就是埋地雷。

  白天行军,总是要担心脚底下。

  晚上宿营,冷枪冷炮没个点儿的放。

  走上三五天,你连个人影都没看见,两个连就报销了。

  那仗,他娘的就不是人打的。

  你还年青,在蒙古已经待了一年。再待一年,估计也就回京城享福去了。

  可怜你哥哥喽,只能在这蒙古干挨。

  兄弟,今后飞黄腾达了。念在咱们家里老一辈的关系,拉哥哥一把。”

  耿精忠知道,自己打了败仗前途堪忧。可怜自己又没有尚可喜死守君士坦丁堡的狠劲儿!

  今后在辽军中,地位堪忧啊!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过了,在蒙古怎么也得待上两年。去年当营长,今年就是副团长。

  不瞒个个您说,如果不是哥哥被贬斥到了这个地方。我就是团长了!

  不过兄弟不埋怨哥哥,父一辈子一辈。咱们三家是降将,得团结才行。

  老爷子的意思,明年我会被调到泉州,做一任海防团团长。然后才能运作运作去总参谋部当差!”

  孔庭训非常得意!

  孔有德就这么一个儿子,前路早就铺得明明白白。

  来草原之前,就听老爹孔有德说过。

  在草原上熬两年,他就有资格调到内地。

  随便找个地方当个守备师团团长,然后是师长。

  一级一级的往上走,到了老爹不成的时候怎么着也能捞一个将军干干。

  孔家只有孔庭训一个男丁,可以说家族的希望全都落在他的身上。

  孔有德对这个儿子看得比眼珠子都重要,闺女孔四贞虽然厉害,但也只是女流之辈。

  现在一年多了,孔庭训扳着手指头算着离开的日子。

  却没有想到,一纸命令把他调到了俄罗斯。

  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对,这个鬼地方连鸟都看不见一只。

  他不喜欢黑云龙,那个小子是真正的草原人,他跟黑云龙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

  “哎……!哥哥算是栽了,辽军最忌战败。

  哥哥打了败仗,今后恐怕不能在辽军当中混了。

  过年时候回家看老爷子,说啥也得让他把哥哥调走。

  实在不行,脱了这身军装,去辽军当地方官儿去。

  兄弟!

  军队里面其实不好混,远不如当地方官儿舒服。

  别的不说,就辽东那地方。随便挑个城市当市长,车子、银子、票子、女子,房子。

  那都弄得妥妥当当的,他们管这叫五子登科。

  前年哥哥我回辽东祭祖的时候,可把我羡慕坏了。

  当时我就想着,是不是脱军装去辽东干。

  可老爷子拦着,总是说什么手里有枪心里不慌。

  你说说这叫什么话!

  手里有枪!

  有枪也是人家李家的枪,人家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咱们兄弟俩就得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还不如,到了地方上掌权来得快活。”

  孔庭训一听到耿精忠这么说,吓得一个激灵。眼睛四下扫视,好在身边的都是亲信。

  可亲信这东西哪有保准的,天知道哪个就是绿珠的手下。

  “还是赶紧走吧,按照这个脚程,下午应该赶到明斯克。

  到了明斯克,总该有房子住,有口热汤喝了。”孔庭训赶忙岔开了话题。

  现在,喝一口热汤都成了奢望。

  奶奶的!

  这过得叫什么日子。

  “还有金毛娘们儿!”孔庭训笑着说道。

  “都这样了,你还惦记着金毛娘们儿?”耿精忠回过头,看了一眼孔庭训。

  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处境。

  他想的都是烤肉,热汤,又或者洗一个热水澡。

  没想到这家伙现在还惦记着金毛娘们儿!

  看起来自己真是老了,连纨绔的老本行都忘了。

  “团长,你有所不知。这金毛娘们儿有金毛娘们儿好处!

  那腰条儿,那胸,那屁股……!

  还有那两条大长腿,我的个老天,说说都流口水。”

  孔庭训一边说,一边还真的咽了一口口水。

  “那就弄个金毛娘们儿!

  哎呀!

  在乌兰布通待了大半年,玩来玩去。都是大胸大屁股的蒙古娘们,想想那一身的膻味儿,我就脑袋疼。”

  “腰跟水桶似的蒙古娘们儿有啥好玩儿的,俄罗斯金毛小娘们那小蛮腰……!”

  孔庭训和耿精忠俩人对视一眼,展现出只有男人才懂的笑。

  说是到下午,可走到黄昏才看到明斯克出现在地平线上。

  明斯克这鬼地方,晚上四点就已经是黄昏。五点之后,天就开始黑下来。

  五点半的时候,天都黑透了。

  终于踩上了条石马路上,满耳朵都是马蹄铁撞击在石头上的“咔哒”声。

  明斯克市民惊恐的看着这些穿着毛皮衣服,戴着毛皮帽子的大明骑兵。

  对于大明人,明斯克人中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

  就在几个月前,他们亲眼见到了喷吐着浓烟的铁车。还有可以在天上飞行的铁鸟!

  这些都已经超越了他们能够接受的极限!

  相对于那些东西,他们更加能够接受眼前这些骑着马的骑兵。

  明斯克是一个人口达三十万人大城市,住下几千明军还不是问题的。

  俄罗斯人新人命的城防司令莫洛托夫,亲自来迎接这支明军部队的到来。

  波兰人和俄罗斯人是世仇,两个民族似乎从祖上穿树叶那会儿就开打。

  成千上万年来,早就成了不死不休的血仇。

  立陶宛公国,因为和波兰是一个皇帝。最后,他们合并成了一体。

  明斯克,自然也变成了波兰领土。

  拿破仑兵败的时候,俄军曾经占领过明斯克。

  他们对支持法国人的明斯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劫掠。

  明斯克人骨子里的狠俄罗斯人的,他们无奈的看着那些俄罗斯移民,占据了他们的家园。

  不过没几年,欧洲联军又开始进攻俄罗斯。

  明斯克人仿佛看到了救星,有联军给他们撑腰。他们赶走了俄罗斯军队,狠狠修理了那些霸占他们家园的俄罗斯人。

  却没有想到,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这才太平几年,俄罗斯人就在大明的支持下打了回来。

  立陶宛首都明斯克再度易主!

  因为害怕俄罗斯人报复,那些高官显贵和富户,全都想方设法跑掉了。

  留在明斯克的,全都是没办法溜号的普通市民。

  他们战战兢兢的活在阴影下,每到天黑的时候,他们就会关门闭户。

  真诚的向真神祈祷,那些喝醉的俄国兵不要光顾自己的家。

  莫洛托夫安置大明军队的地方,是一处官员的宅院。。

  主家早就逃走了,只剩下带不走的房子和几个看房子的仆役。

  “黑云龙没有住在城里?”听莫洛托夫说,黑云龙选择了城外一处庄园。

  耿精忠有些诧异!

  难道说还有人不喜欢住在城里头,非要住到城外去?

  天寒地冻的,也不知道黑云龙是那根筋搭错了。

  “是的!黑将军说,他们是骑兵,不能进城的。”莫洛托夫笑着看向耿精忠。

  相对于那个黑云龙,显然眼前的耿精忠更好打交道。

  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大明人都是上宾。

  是他们帮助俄罗斯夺回了失去的领土,是他们帮着俄罗斯打败了该死的波兰人和立陶宛人。

  对于强者,他们还是喜欢服从的。

  “真是个怪人!”耿精忠嘟囔了一句。

  虽然他知道,骑兵驻扎在城里不合适,但他还是要驻扎在舒服的城里。

  而不想去外面那个什么狗屁的庄园喝风!

  其实按照条例,大明骑兵是不允许进城的。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普遍火器时代。骑兵属于脆弱兵种,拥有强劲动能的子弹,不但可以干掉人,也可以干掉战马。

  尽管干掉战马比干掉人费劲一些,但还是可以干掉。

  骑兵对步兵唯一的一点儿优势,或许就是速度了。

  而城墙,对骑兵来说是天堑一般的存在。

  攻城的时候,骑兵面对高大城墙一筹莫展。

  可守城的时候,城墙也是阻碍骑兵机动的牢笼。

  所以,总参谋部在制定骑兵条例的时候,特地把骑兵不准进城这一条加了进来。

  但此时的耿精忠和孔庭训,脑子里除了热汤、热水澡。就是那些胸大、腰细、屁股圆的毛妹。

  至于不准入城的骑兵条例,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贵军远道而来,今天晚上好好休息。需要的东西,尽管可以和波波维奇上尉说。

  他很厉害的,应该可以找到你们需要的一切。

  明天晚上,我会在市政厅举行晚宴。欢迎我们的盟友,大明骑兵军团的到来。

  到时候,我们好好的喝一杯。”

  莫洛托夫很兴奋的对着耿精忠说道。

  自从大明装甲部队东撤之后,他的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听说华沙城下,已经聚集了近百万基督联军,想要帮助波兰夺回立陶宛。

  如果没有大明军队驻扎,莫洛托夫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

  现在好了,又有大明军队来了。

  虽然是没有装甲兵战斗力强悍的骑兵,但也总比一个都没有要强得多。

  两个大明骑兵团,将会成为组成明斯克城防的重要一环。

  对于这些远方来的客人,莫洛托夫可不敢大意。

  “多谢!多谢!”听了舌人的翻译,耿精忠很高兴的对着莫洛托夫拱了拱手。

  挺着硕大啤酒肚的莫洛托夫,居然会学着耿精忠的模样回礼。虽然,这回礼回得有些滑稽。

  至于孔庭训,早就和波波维奇上尉嘀嘀咕咕了好久。

  看两个人淫笑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已经就毛妹的身体构造问题进入了深入探讨。

  估计今天晚上,两个人就要着手进入实战阶段。

  就是不知道,操练起来的结果到底是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