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八章

第一一四八章


  “将军,有个好消息。”一个传令兵兴冲冲的跑到龙德施泰特身前敬礼。

  “什么好消息!”龙德施泰特抬起头,看着这个气喘吁吁的上等兵。

  “城里……!城里的立陶宛人起义了,好多立陶宛人都在帮着我们杀俄国人。”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这是好事,发给这些人武器。

  命令斯图尔特,攻击俄国人的武器库。缴获的武器,全都分发给立陶宛人。”

  龙德施泰特兴奋极了,真是打瞌睡就来枕头。

  正苦于兵力不足,却没想到立陶宛人这个时候起义了。

  “可是……将军大人,怎么分辨立陶宛人?”

  “笨蛋,只要不是说大明话和俄国话的人都发。”龙德施泰特觉得说话这参谋脑子里有屎。

  这个时候还分辨啥立陶宛人,只要不是敌对的俄国人和大明人,全都可以发放武器。

  “是!”参谋赶忙立正,然后跑到电话机前,向下面传达命令。

  耿精忠刚刚集合了部队,侦察连就被打了回来。

  “团长,是普鲁士人。人数不详,非常多。有机枪还有迫击炮,机枪打得很准。

  我们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立陶宛人袭击了,损失了五名兄弟。”

  跑回来报告的侦察连副连长,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战斗,他的身上就挂了两处伤。

  胳膊上的伤口,正不停的往外流血。

  “嘶……!”耿精忠吸了一口凉气,他奶奶的居然这么倒霉。

  刚刚到明斯克的第一个晚上,居然就碰上了普鲁士人进攻。

  不过多年军事经验告诉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冲出去。

  而不是听莫洛托夫的,和他一起死守这个狗屁城市。

  “一营,给我往外冲。二营跟在后面,三营牵着全营的马殿后,无论如何也要给老子冲出去。

  出城之后上马,想斯摩棱斯克方向撤退。”

  到了这个时候耿精忠已经发了狠,无论如何也得冲出去,不然不是成了普鲁士人的俘虏,就是被打死。

  耿精忠从来没有想过战死沙场,当然,当俘虏下场更惨。

  本就履历不光彩,如果再成了俘虏……,嘿嘿!

  这辈子算是前程尽毁,耿家两代人的努力算是化为乌有。

  “耿大哥,咱们能冲出去吧。”孔庭训已经废了。

  “跟着我!笨蛋,不要骑马,下来。”耿精忠回过头,看到孔庭训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笨蛋居然骑在马上!

  在巷战里面还敢骑马,这他娘的是嫌弃自己死的慢。

  很快,驻地边上就响起了阿卡步枪的声音。

  虽然是骑兵,可明军骑兵也是装备有迫击炮的。

  骑兵团里面蒙古人居多,都是当年满桂留下来的老底子。

  因为脑子不够用,所以被骑一师甩了出来。

  照明弹升到空中,就在照明弹映照到普鲁士军队身影的一刹那,迫击炮弹立刻飞出炮膛。

  普鲁士突击队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整一个步兵班的士兵就被炮火吞没了。

  明军每个步兵班,都配有一支掷弹筒。

  这个时候,更是三营的弹药全都配属给了一营。

  巷战里面,最好用的武器就是手榴弹还有掷弹筒。

  掷弹筒这东西,可以当小迫击炮使。

  尤其是炮手爬到房顶上的时候,更是如鱼得水。

  因为角度的问题,下面的普鲁士士兵向上射击的时候,根本射不到他们。

  可他们却能利用掷弹筒曲射的便利,肆无忌惮的轰击那些暴露在照明弹之下的普鲁士士兵。

  掷弹筒威力不但,但如果在人身边一米左右爆炸,那家伙还是没有可能存活的。

  加上一营把老兵都顶在前边,阿卡步枪和轻机枪点射异常精准。

  不大一会儿,就冲去去五百多米。再经过两条街,就能够来到城门前。

  “团长,我们被那些该死的明斯克人攻击。”

  “蠢货,报告给我干什么?

  这个时候的任务就是射击,向一切非我军部队的人射击。

  不管对方是三岁的娃娃,还是八十岁的老妪。

  只要挡住我们的去路,就是我们的敌人。

  凡是我们看到的人,只要你认为有敌意就射击,不用报告。”

  耿精忠这时候眼睛已经红了!

  他知道,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

  “诺!”

  随着命令的传达,身边的枪声一瞬间就激烈起来。

  爆豆一样的枪声,在四周此起彼伏的想着,根本听不出来个数。

  明军向一切不穿明军军装的人射击,包括那些想要靠过来的俄国人。

  因为不少士兵都怀疑,这些是不是穿着俄罗斯军装的普鲁士人。

  突围的路堪称一条血路,路领边躺着无数尸体。

  射杀普通百姓,士兵们没有一丁点儿心理负担。

  如果在大明他们敢这么干,一定会被千刀万剐。可在明斯克这么干,没人会追究。

  耿精忠的骑兵团,就好像是一只子弹组成是刺猬。一切妄图靠近的人,都被灼热的铁片袭击。

  没人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倒在血泊之中。

  “将军!大明人的火力很凶猛,我们挡不住他们。他们快要冲到南门了!”

  龙德施泰特的指挥部里面,参谋急切的说道。

  “大明军队果然名不虚传,斯图尔滕,带着你的人守住南门。

  无论如何,也得把这股明军堵在城里。

  我们只要坚持到明天晚上,就会有支援了。而俄军,正擎受着我军的全力攻击,他们是没有兵力来援助明斯克的。”

  龙德施泰特知道,就在此时此刻。四十万普鲁士军队,正以雷霆万钧之势,从长达百余里的边境线上发动进攻。

  而战前的消息,精锐的大明军队,已经撤到了莫斯科以东地区。

  虽然打赢大明军队有些难,但打赢俄罗斯军队,普鲁士人还是有把握的。

  再说,普鲁士人只是第一梯队。

  剩下的法国人,西班牙人,英国远征军会陆续从普鲁士人打开的突破口继续深入。

  如果能够在十二月之前,打到第聂伯河沿线。那样就可以利用第聂伯河天险作为屏障,抵抗住明军的反扑。

  正在龙德施泰特发布命令的时候,他猛然间发觉脚下的土地在颤抖。

  接着,他就看到桌子上的地图在抖动。

  龙德施泰特打了一辈子的仗,立刻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准备战斗,是骑兵!”

  以前普鲁士军队里面也有骑兵这个兵种,不过随着机枪的诞生,骑兵很快就从普鲁士军队里面消失了。

  原因很简单,在机枪面前目标很大的骑兵就是靶子。

  尤其是马克沁的高射速和大威力子弹,让骑兵根本就没有生存空间。

  波兰骑兵和立陶宛骑兵,倒在了大明人的枪口下,更加让普鲁士总参谋部觉得,当初裁撤骑兵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既然普鲁士人没有骑兵,这个时候来的肯定不是自己人。

  难道说……,是俄国人的附庸哥萨克骑兵?

  来不及多想,龙德施泰特就被参谋们架出了临时指挥所。

  茂密的树林里面,龙德施泰特看到一群黑乎乎的骑兵,一瞬间就掀翻了他的帐篷。

  骑兵手里的步枪,正不断喷吐着火舌。

  “连发的步枪,是大明人。”龙德施泰特立刻瞪大了眼睛,城外居然还有一股大明骑兵?

  那大明,会不会在周边还有别的士兵埋伏?

  想到这里,龙德施泰特心立刻狂跳起来。

  大明骑兵跑得很快,看样子是急于救援明斯克。

  他们只是掀翻了临时指挥所的帐篷,打死几个普鲁士士兵,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中。

  不过很奇怪,明军骑兵绕开了交火最为激烈的南门儿,而是绕了一圈儿去东门。

  或许是因为那里枪声最弱的缘故!

  骑兵,总是要攻击战线上最为薄弱的一点。这是世界上所有合格骑兵将领都知道的事情!

  城里的耿精忠正指挥着部下奋力拼杀!

  现在最让人头疼的,就是站在城墙上面,居高临下射击的普鲁士士兵。

  他们居高临下,把明军压在掩体里面不敢出来。

  双方的照明弹,此起彼伏的升到天上,将城门附近照得一片雪白。

  双方交战的区域里,街道上跑过一只老鼠,都会被子弹追着打。

  “他娘的,炮连把所有的迫击炮弹都给老子砸过去。他娘的,日子不过了。”

  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

  再过两个小时就天亮了,天亮了如果还被堵在这里,那敌军的迫击炮就发威了。

  趁着现在普鲁士人的迫击炮还没运上城墙,必须迅速突破城门逃到外面去。

  骑兵到了野外,就像是鱼儿游进了大海。

  就不相信这些普鲁士人的两条腿,能够追上自己的四条腿。

  既然是逃走,也不可能携带那么多弹药。

  干脆,一口气把炮弹都打出去。一次冲锋解决战斗!

  “嗵……!”

  “嗵……!”

  “嗵……!”

  有了耿精忠的吩咐,炮连连长立刻明白了耿精忠的意思。

  迫击炮弹是一发接着一发的打,炸得城墙上碎砖乱石胡乱飞舞,无形中增加了迫击炮弹的杀伤力。

  城墙上的防御工事,本就对外不对内。这样大规模炮击,更是让城墙上的普鲁士士兵瞬间伤亡一大片。

  趁着城墙上硝烟弥漫的当口,百十个掷弹筒手疯狂向城墙方向跑。

  冲到五百多米距离上的时候,才纷纷找到掩体停下来。

  两枚照明弹腾空而起,硝烟还未散尽。那些受伤的普鲁士士兵还在呻吟!

  掷弹筒的炮弹又是铺天盖地的砸上来!

  一队士兵趁着爆炸,迅速向前挺进。

  这个时候就看出了明军的战术素养,步炮协同几乎完美。

  虽然是骑兵,但步兵战术是基础。

  战士们猫着腰,三个人为一个突击小组。他们总是有两个人掩护,一个人向前突击!

  当一个人弹夹里面没有子弹的时候,另外一支枪立刻会提供掩护。

  很快,MG-34那撕裂亚麻布的声音响了起来。

  子弹成串儿的打在城墙上,直打得碎屑乱飞。

  普鲁士士兵们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趁着这个当口,街道上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二十多名骑士骑着战马,飞也似的冲到城门口。

  几名士兵抱着炸药包冲进了成门洞,剩下的人纷纷抽出手榴弹往城墙上面扔。

  很快,那几个抱着炸药包的家伙发了疯一样往回跑。

  三两步窜上战马,就沿着城墙向两边跑。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厚重的橡木城门好像纸片片一样被炸飞了。

  “冲啊!”

  “冲啊!”

  前路已经被炸开,耿精忠乐得后脑勺开花。

  机枪声响成了一片,大部队在机枪的掩护下快速冲出了明斯克。

  耿精忠和孔庭训被属下簇拥着逃出明斯克的时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所有人跑出城,立刻飞身上马,向着斯摩棱斯克的方向溃逃。

  “团长!黑团长带着人从东门杀进去了,是去救咱们的。”一个参谋跑到耿精忠身边。

  “啥玩意儿?”耿精忠赶忙勒住战马。

  “黑团长带着人杀进城里去了。”

  “哎呀!

  这个黑云龙捣什么乱啊,难道说老子杀不出来?”耿精忠捶了一下大腿。

  辽军没有扔下兄弟的习惯,黑云龙知道自己在城里,肯定不会就这样溜掉。

  可……!

  可自己已经逃出来了,人员伤亡多少不知道,弹药可是消耗了大半。

  尤其是刚给那一冲,迫击炮弹已经用了个干净。

  甚至为了轻装,连迫击炮都扔了。

  现在再进城打……,这弹药就不够啊。

  “耿大哥,不要管他们了。我们走,我们回大明去。我让我爹给我找个好地方当官儿,咱们再也不上战场了。”

  孔庭训拉着耿精忠的缰绳,几乎哭出声来。

  没上过战场的他,是彻底的被血肉横飞的场面吓傻了。

  尤其是他的一个亲兵,就在他身边被一颗子弹爆头,更是把他差点儿吓死。

  现在他最想的事情就是离开这里,再也不离开大明了。

  “不行!

  咱们辽军没有扔下兄弟的传统,回去把黑云龙救出来,咱们一起走。”

  耿精忠摇了摇头,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搭救黑云龙,今后也不用在辽军里面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