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四九章

第一一四九章


  耿精忠大手一挥,骑兵又杀回到明斯克。

  城墙上的机枪不停的扫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打出一道道火线。

  不时有人中弹倒地,可所有人都没有往后退。

  辽军不抛弃兄弟!

  而明斯克城里的黑云龙也发现了,耿精忠的驻地已经人去楼空。

  东门本就不是普鲁士军队的主攻方向,根本经不起彪悍的黑云龙反复冲击。

  普鲁士士兵被杀得四散奔逃,耿精忠就这样和黑云龙在城门口会师了。

  “呵呵!老黑,够意思。这个时候还进城来援救老耿,老哥哥念着你这份情谊。

  以前的事情,咱们兄弟一笔勾销。

  今后,你我就是兄弟。”耿精忠甩手扔过来一个酒壶。

  黑云龙凌空抓住酒壶,仰头灌下去大半。

  “呵呵!

  你也不错,冲出去了还能返回来救我。

  你这个兄弟,俺老黑交下了。”

  黑云龙说完,又将酒壶扔了回去。

  四周枪声不断,耿精忠喝干了酒一拽马缰绳:“此地已经不可为,我们还是回斯摩棱斯克。”

  “我老黑,还想在这里打一仗。

  可惜啊!

  咱们只有两个团,不然,嘿嘿!”

  黑云龙比较猛,但却并不傻。

  他也知道,这是普鲁士人大规模的进攻。而且通过刚刚交手,普鲁士人并不是任人鱼肉的鱼腩。

  他也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撤回到斯摩棱斯克。这也是来明斯克之前,大明给他和耿精忠制定的自由活动区域的最底线。。

  “孔庭训呢?孔庭训哪里去了?”耿精忠忽然间发现,孔庭训不见了。

  “看到副团长没有?”

  “报告!刚刚来救援黑团长的时候,孔副团长落在后面,现在找不到了。”

  “哼!

  这个软蛋,肯定是自己先跑了。

  丢人现眼的东西!”

  耿精忠骂了一句,这个孔庭训太不像他老子孔有德了。

  他那个姐姐孔四贞,都比他要强一万倍。

  孔家也算是家门不幸,才出了这么个东西。

  “走,咱们回斯摩棱斯克。”耿精忠打马扬鞭,向着斯摩棱斯克飞驰而去。

  京城!

  李枭还在睡梦中,忽然间被电话铃吵醒。

  猛然睁开眼睛,旁边的德川千姬也醒了。赶忙接起电话,递给李枭。

  凌晨给李枭打电话,肯定是发生了大事情。

  果然,李枭接到电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明天早上派出飞机侦查,一定要获得最新的情报。

  另外,出动轰炸机编队,对进攻中的联军进行轰炸。”

  李枭说的这些,都是没办法的办法。

  空中轰炸,只能稍稍迟懈一下联军的进攻。

  而且飞机不同于飞艇,可以装载巨量的弹药。

  就算是把一飞机弹药都打光了,估计也弄不死多少联军士兵。

  最多,这也就算是一种心里恐吓而已。

  “诺!”电话的那头,史德威高声喊了一声诺,边挂断了电话。

  李枭看了看巨大的落地座钟,时针已经指向五点。

  窗户外面还是一片黑漆漆的,李枭披着衣服坐起来,看着外面的黑夜陷入了沉思。

  他没有想到,普鲁士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

  估计,他们一定是知道了明军装甲部队撤退的消息。

  仅仅凭借这样一个真假难辨的消息,就贸然进行军事赌博,李枭很佩服普鲁士总参谋长老毛奇的胆魄。

  可现在的问题是,明军怎样应对。

  明斯克只有两个用来巡逻的骑兵团!

  现在两个团生死未卜!

  剩下的战线,完全在俄国人这一边。

  几年前联军组团欺负俄罗斯,精兵强将多有阵亡,精英的阵亡已经让俄罗斯元气大伤。

  现在又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俄军开始军事冒险,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叶卡捷琳娜就算是再拥护大明,也不敢做这样的决定。

  因为如今的俄罗斯经不起太大的动荡,只求安安稳稳的发展个几十年好好舔舐一下伤口。

  天刚蒙蒙亮,张二狗就接到了起飞命令。

  十几架斯图卡依次升空,这一次他们要去巡查被进攻的西部战线。

  每架斯图卡的后座上,没有按照往常一样坐着操控武器的机械师。

  而是坐着一个手拿照相机的摄影师!

  这一次他们不是去作战的,而是去侦查的。

  为了增大航程,炸弹也没有挂。而是改成了装满燃油的副油箱!

  这一次恐怕要长途飞行了,斯图卡的乘坐体验一丁点儿都不好。

  四个小时飞下来,说不定人都被颠散架了。

  但愿这个可怜的摄影师能坚持下来,还有,一会儿吐的时候别吐到自己身上。

  斯图卡很快拉高到六千米高度,按照既定的航线开始航行。

  这一次一共出动十二架斯图卡,就是为了搞清楚西部战线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很快斯图卡飞跃了斯摩棱斯克,地面上到处都是向前线增援的步兵。

  还有驮载着军需品的马车,牛车。

  一些二线部队开始整修战壕,降低了飞行高度,可以看到这些人像土拨鼠一样的在挖土。

  道路条件依旧糟糕,不时有车陷进坑里面。任凭驭手们怎样抽打,马车依旧被烂泥陷着动弹不得。

  摄影师不失时机的按动快门,可以听见“咔嚓”声不断在身后响起。

  “拍这些东西干什么?”张二狗有些不明白,在这个季节的俄罗斯,这应该算是正常现象。

  要不然,敖爷和满爷两员悍将,也不会把部队东移方便进行补给。

  “啥……!”摄影师把耳朵凑过来。

  “我说你拍这个干啥?”张二狗也有些无奈,以前他和机械师在飞机里,全都用手在比划。

  没办法,发动机的噪音实在太大了,大到两个人嘴对着耳朵,都难以听清对方在说啥。

  事实上,好多飞行员已经有了耳聋的症状。

  “啥?”果然,摄影师还是没听清楚张二狗在说啥。

  “算了!”张二狗无奈的摇了摇头。

  斯图卡到了明斯克,张二狗惊奇的发现,这里居然成了战场。

  下面到处是爆炸的硝烟,降低一下高度可以看到两边人在互相射击。

  很快,地面上有高射炮射了过来。

  张二狗赶忙拉高,不过趁着这个机会,摄影师已经抓拍了好几张照片。

  西部战线,如今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炮火比起明斯克来不知道要密集了多少,爆炸产生的硝烟,甚至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淡淡的烟雾。

  不对,这好像不是烟雾,是他娘的氯气。

  也不知道释放了多少氯气,反正方圆足足有十公里的战场上,都飘散着这些黄绿色的烟雾。

  看样子地面上的风应该很小,因为氯气几乎是凝滞不动的。

  老天爷,这都快十一月份了,居然还有无风的天气?

  最让张二狗吃惊的是,烟雾中居然偶尔会闪现爆炸的火光。

  这种浓度的氯气里面,居然还有人活着?

  再往前飞就到了波兰,可以看到同样泥泞的土地上,无数联军士兵蹒跚行进在烂糟糟的道路上。

  “坐稳了!”张二狗看到联军士兵,不禁有些手痒。

  虽然没有挂载炸弹,但两挺机枪还是备了六千发子弹的。

  斯图卡鹰隼一样从高空俯冲下来,带着死神一样的呼啸声。

  压低!再压低!

  张二狗死死盯着基准线,当基准线对准大路的时候,两挺机枪同时冒出火光。

  成串儿的子弹幻化成死亡镰刀,那些士兵甚至来不及躲避,就被子弹扫得人仰马翻。

  忽然间,张二狗感觉到后背一热,很快一股浓重的酸臭味儿就掩盖了机舱里面的汽油味儿。

  不出所料,那位摄影师吐了,而且在重力作用下,吐了自己一身。

  顾不得那么多了,张二狗的脚死死踩住机枪踏板。

  每五发子弹中间,夹杂着一枚曳光弹,可以明确指示弹道。

  一群群的联军士兵,被打得血肉横飞。

  接连进行了五次俯冲,张二狗才打空了弹仓。

  无论他怎么踩下机枪踏板,都不会再有一颗子弹射出来。

  张二狗晃动着翅膀拉高,按照以往的经验,他可以愉快的离去。

  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身边不断炸出黑色的硝烟。

  “噹……!”一枚弹片直接嵌在机体铁皮上,另外还有一枚弹片擦着挡风玻璃划过。

  就差那么一丁点儿,就会击碎挡风玻璃。

  张二狗吓出了一身白毛汗,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他恨不得把脚踩进油箱里面。

  飞机猛的加力窜了出去,很快窜上了八千米高空。

  不能再向上爬升了,张二狗只能选择平飞。

  好在身后的高射炮火减弱下来,看着那枚嵌在机身上的弹片,张二狗心有余悸。

  如果那枚弹片力量再大一点儿,他只有跳伞一条路了。

  不过刚刚干死那么多联军士兵,跳下去估计会被人分尸。

  “被击落了两架飞机?”李枭听到这个消息,惊讶的看着史德威。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凭二十五毫米的高炮,有效射程只有二千米,居然能够射落最新型的斯图卡轰炸机?

  “有两架飞机没能回来,也没有这两架飞机的任何消息。回来的飞机里面,也有四架带了伤。

  我们分析,应该是联军制造了大口径高射炮。

  这种大口径高射炮用了新型引信,可以在空中爆炸。爆炸的弹片四散纷飞,可以击中飞机。

  受伤的飞机,机身上都嵌着这种弹片。

  其中一架飞机,差一点儿就被打中发动机。还有的飞机,座舱盖被打裂,也差一点儿就回不来了。”

  史德威详细解说了前方传回来的战报!

  李枭听得头大,抽着雪茄看着外面秋风瑟瑟的场面。

  “看起来,我们的敌人有备而来啊。

  前线的情形怎么样,俄国人能够抵挡几天?”

  “从照片上来看,有些地段俄国人已经守不住了。

  他们没办法的情况下,释放了大量氯气之后撤退。您看这张照片,氯气几乎覆盖了十公里的范畴,天知道他们释放了多少。

  偏偏赶上昨天天气好得一塌糊涂,地面上没多大风。

  氯气覆盖了很久,大大拖延了联军的进兵速度。

  不过明斯克已经快沦陷了,根据最后发出来的电报。我们的骑兵冲出了包围,已经向斯摩棱斯克撤退。

  明斯克的立陶宛人起义了,守将莫洛托夫……!”

  “等等!明斯克在战线后方差不多二百公里,普鲁士人是怎么过去的?飞过去的?”

  李枭打断了史德威的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了他的心头。

  “对!就是飞过去的,他们动用了飞艇。大型飞艇!

  海德堡制造厂,可以生产和大名一样大型的飞艇。生产线是我们卖给他们的,技术工人也是我们培训的。

  当时,您要了他们不菲的培训费。”

  史德威看着李枭,很明显他有些不满李枭出卖飞艇技术的行为。

  估计不单单是他,军中甚至朝廷里面,不满的也是大有人在。

  “我知道你不满意我这样做!

  不过你也要想清楚,飞艇是迟早淘汰的东西。

  飞机才会是真正的天空王者!

  在飞机面前,飞艇的高度优势不复存在。

  用淘汰的技术卖钱,这符合大明的利益。

  你看看,普鲁士人生产了这么多的飞艇。却不敢在白天起飞一艘!

  他们害怕什么?还不是害怕我们的飞机?

  这和把战列舰卖给希伯来人是一个道理!

  战列舰看着武力强悍,可在航母面前就是个渣渣。他们连航母的面都看不见,就会被舰载机击沉的。

  如今,我们需要的夜间战斗机。

  将刚刚组建好的夜间战斗机中队派过去吧,在晚间按照划定的空域巡逻。

  只要发现飞艇,立刻击落。

  这样,飞艇在晚间的行动也将会得到遏制。

  明斯克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等我们的夜间战斗机多了,我们甚至可以统治敌人的空域。

  虽然他们有了大口径高射炮,但夜暗是最好的掩护。

  另外,电告敖爷和满爷。继续囤积物资,没有命令不得擅动。”

  “可俄国人支撑不住了,叶卡捷琳娜一天三封电报催促大明出兵。

  在联军的攻势下,俄国人的二线部队最多最多坚持三天。甚至,可能不到三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