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灵风仙途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援手

第三百三十四章 援手


  灵宝元灵,古平还是第一次听说,一时大受震撼,同时不禁怦然心动,

  “如此说来,即使没有新的化神修士诞生,道宗门下,岂不是仍旧可以源源不断的出现新的灵宝。

  道宗但凡得到一件新的灵宝,岂非意味着就能够出现第二件,第三件。

  果然不愧是天下修行之源,道祖传下来的三道宗。”

  看到古平大为艳羡,一脸意动的模样,齐忡摆了摆手,

  “道友想多了,倘若如此,我道宗岂不是灵宝早就泛滥成灾,这又怎么可能。

  道友有所不知,灵宝元灵,几乎是灵宝最核心关键所在,每分出一次元灵种子,就需要温养修整数千年方可恢复如初。

  此外,也唯有出自我道宗先辈之手的灵宝,方可以秘法分离元灵种子。

  不过此事涉及我道宗秘法,具体缘由就不便告知了。

  更何况,即使法宝吸入一颗元灵种子,也不过拥有一丝能够晋升灵宝的机会罢了。

  尚需长期蕴养,外加不断祭炼,并且以更多珍惜材料加以提升才行。

  即便如此,能够成功晋升为灵宝的也是凤毛麟角。”

  “就算这样,即使只有一丝晋升的机会,也是无数修士求之不得的。”

  古平稍稍有些失望,不过想来也对,如若道宗真可以无限制炼制灵宝出来,恐怕世间再无其他宗门的立锥之地了。

  像是此等秘法,限制极大反倒更为正常一点。

  “不过,道友为何会将这等秘辛平白告知于我。

  要知道这等消息,恐怕也只在寥寥几个大宗门内流传,对于一些高阶修士而言,其价值并不算小。”

  “不过是些许消息,即使透露出去亦无妨,此界其他人等,即使知道此事又能如何。”

  齐忡丝毫不以为意,

  “无论是儒门的人道之力,禅宗的众生愿力,或者说魔宗的血炼之法,都非一般修士所能驾驭。

  至于我道宗的元灵种子之法,则必须以我道宗灵宝为引,莫非谁还敢来我山门抢夺不成。”

  这倒确实,古平点了点头,三道宗,儒门,禅宗和魔宗是不择不扣的庞然大物,的确有这个底气。

  齐忡接着话锋一转,

  “至于我为何要告知道友,其实是想拜托道友协助于我。

  在我以秘法自遁天镜之上分离出元灵种子之际,于四周催动阵法。

  凭借阵法之力暂时困住元灵种子,否则顷刻间其就会逃逸的无影无踪。

  以往在宗内之际,此事往往会有数位师兄弟相配合,奈何此次身在南荒,事出从急。

  幸好我观道友于阵法一道颇有造诣,这才兴起邀请道友协助的念头。

  否则如若我独自一人,一边催动秘法,一边还要捕捉元灵种子,实在力不能逮。”

  “既然如此,道友何不暂时搁置此事,待传讯宗内弟子前来,岂不是更为妥当,又何必非要急于这一时。”

  以上清道宗的赫赫声名,古平可不认为单单一个南荒会难得倒他们。

  “道友莫不是以为我不想吗?”

  齐忡苦笑一声,

  “如果我预计不错的话,一旦错过下一次暗林出现的时候,恐怕日后就再也难以轻易踏足其内了。”

  “此话怎讲?”

  古平有些不解,连忙追问,按照大汉那位便宜儿子所言,应该每隔一段时日就能轻易进出暗林其内才对。

  “道友可还曾记得在石林之内,我等曾经看到九真七曜阵发动,白日星现。

  在星光冲刷之下,石林焕然一新,恢复到最初模样。

  而这些前辈大能于上古之时煞费苦心,大费周折建造的法阵,最初可是根本难以被人所察觉的。”

  古平本身于阵法一道也勉强算是登堂入室,闻言顿时有些了然,

  “道友的意思是说,法阵碍于年深日久,方才会出现些许漏洞,我等才能够顺利进出其间。

  而如今在我等刺激下,法阵自行修复,等到彻底恢复如初,就再难以入内?”

  “不错。这恐怕也是为何法阵必须要以一件顶尖灵宝为核心来设计。

  也唯有诞生了自主元灵的灵宝,方才能够操控自主修复法阵,保证法阵能够始终无虞。”

  齐忡点了点头,神色逐渐肃穆了起来,

  “这些日子,我带着青阙木华镜盘桓于此处,能够藉此感受到和遁天镜的那一丝联系已然愈加薄弱。

  如若我所料不错的话,只怕下次暗林出现,就是进入此处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除此之外,恐怕只能由此界顶尖的阵法大师,再加以多名元婴修士强行蛮力破空而入这一条路。”

  接着郑重许诺,

  “道友放心,此行道友只需操控法阵,助我以青阙木华镜将元灵种子吸纳即可,绝不会有任何危险。

  事成之后,就当我欠道友一个人情。

  道友日后来到赤县神州,如若有事,自可前去上清道宗山门寻我。

  只要力所能及,我必然不会有任何推辞。

  不知道友可愿援手?”

  古平沉吟了一阵,很快有了决断,小道士讲述的秘辛还是很有价值的。

  上清道宗也是此界翘楚,名门大派,想必也不会虚言相欺。

  能够在门内长辈指点下前来南荒寻觅机缘,从而使自己法宝有了一丝晋升灵宝的机会。、

  小道士八成也是门内核心弟子,假以时日晋升元婴想必也不在话下,赚得这样一份人情还是很值得的。

  “都听道友讲述了这么多事情,不留下帮忙也实在说不过去。

  更何况怎么说我和道友也算是并肩战斗过,道友尽管放心,数日后我会随道友再度入内一行。”

  “这就多谢道友了。”

  齐忡大喜,想了想,又取出了一枚陈旧的铜钱,递上前去,

  “道友姑且收下此物,无论此行结果如何,我都记下道友这份援手。

  日后前往我上清道宗山门所在,自可凭借此物找到我。”

  古平接了过来,一眼就认出这正是在和丰城,初次见小道士时,他给自己算卦所用的几枚铜钱之一。

  起初不以为意,拿到手心,下意识暼了一眼,这才发觉,以自己金丹的神识,竟然完全无法穿透这枚小小的铜钱。

  虽然心下好奇,不过现今不是研究的时候,也只好暂且收下不提。

  此后,古平又好奇的问到,

  “齐道友,据你所言,上古先辈大能建造的其他法阵,难道说也都是以灵宝为核心的不成?”

  “这点宗内并无记载。”

  齐忡先是摇了摇头,

  “不过就我所知,至少太清道宗和玉清道宗的确也各有一件灵宝于当时消失不见。

  所以据我猜测,应该十有八九皆是如此。”

  “好大的手笔。”

  古平不由感慨,要知道即使在上古,顶尖的灵宝仍旧是珍惜异常,

  “我倒是愈加好奇,这些法阵究竟是作何用,甚至即使到了今日仍在运转。”

  “左右先辈不会对我人族不利也就是了。”

  齐忡倒是颇为淡然,

  “任何秘密总归有大白于天下的一日。

  道友如果真有兴趣的话,日后不妨留意,也许某天,就真能知晓也说不定。

  道友届时,一定要记得来我山门告知于我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