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体:史上最称职的面壁者 > 第八章:晚餐(求收藏)

第八章:晚餐(求收藏)


    姜宇从叶文洁审视中感受到了浓郁的提防情绪,他深知这顿晚饭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只有通过了叶文洁的考验,他才有机会获得拯救派的信任。

  而叶文洁这样的老油条,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

  这一刻姜宇的大脑飞速的旋转,他猛然间想到了原著中汪淼第一次见杨冬的情节,顿时就有了主意:

  “抱歉,我只是惊叹,大名鼎鼎的杨冬,竟然是一位这么漂亮的姑娘。”

  来自杨冬的欺诈值+1.

  杨冬听到姜宇的回答,显然已经习以为常:“物理这门学科对女性好像有天然的偏见。”

  来自叶文洁的欺诈值+1.

  叶文洁眼神中的审视也消失了。

  来自17166的欺诈值+1.

  来自17163的欺诈值+1.

  ……

  姜宇在心里吐槽:你们这些三体星人闲的吧,大老远的跟着凑什么热闹?

  简单聊了几句,三个人在餐厅落座。

  叶文洁拿出了一瓶老战友送的白酒,杨冬说也要喝一杯解解乏,姜宇便给她倒了一杯,又给叶文洁倒了半杯,最后给自己到了一杯。

  杨冬一边说着这段时间出差的见闻,一边随口喝了小半杯。

  姜宇以为这酒的度数不高,也喝了一大口。

  哪知道酒刚入口,整个口腔里的味蕾都爆炸了,一股热流从他的喉咙划到胃里,姜宇感觉自己整个后脑勺的头发都炸了起来。

  杨冬笑得像一朵绽放的花朵:“忘记告诉你了,我妈的老战友基本上都是东北人,五十二度的酒对他们来说都是低度酒。”

  姜宇赶紧除了两口菜:“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没告诉我呢?”

  杨冬笑得更开心了:“没有,没有。”

  姜宇的狼狈相也让叶文洁莞尔,又看到女儿笑得这么开心,不知不觉间她也融入到餐桌上的温馨中。

  边吃边聊间,半杯酒下肚,杨冬的脸上多了些红晕,看上去更是美丽动人。

  姜宇心说难怪丁仪都会对杨冬着迷,汪淼也对她有别样的情愫,连大佬罗辑都会去给她扫墓。

  杨冬虽然有柔弱的外表,但是言谈举止间又有股子灵动的精神气,就像是一个水与火的组合,天生就会让男人着迷。

  杨冬谈完了这次出差的经历,叶文洁又问姜宇是学什么专业的。

  姜宇回答道:“社会科学。”

  杨冬拿着筷子:“我的高中同学罗辑,好像就改行去研究社会学了。”

  “对,罗辑老师现在就在我们系教书,我还上过他几节课。”

  一开始姜宇并不知道那位总是漫不经心的男老师的名字,直到他得知是在三体世界中,才有目的的去接触系里的男老师。

  得知这位讲课讲得很枯燥的男老师就是罗辑的时候,姜宇顿时有种“大佬在身边”的感觉。

  杨冬有些好奇地问:“这是一门怎样的学科?”

  “书上的概念我就不背给你听了,我说一下我的一位老师对社会学的理解,我觉得他的理解似乎更精准。”姜宇道:

  “这是一门可以从历史中汲取力量,可以看清现在一切社会表征下的规则,并可以对未来有预判的学科。”

  这是孔祥貌似无意中对姜宇说的一番话,不过姜宇却立即就意识到,这番话应该是孔祥对自己所有研究的总结。

  孔祥虽然是降临派的大头目,但不影响他在学术方面是当今社会学的集大成者,姜宇从他那里的确学到了许多东西,那声“老师”也叫得心甘情愿。

  叶文洁跟着问:“你自己对这门学科有什么见解?”

  来了来了,姜宇心说,展示自己的时候到了。

  “见解谈不上,只有些拙见。”姜宇的神情严肃了许多:“我们民族因为有优渥的发展条件,所以从远古时代,人口就比同时期的其他民族密集许多。

  “这逼迫我们的祖先从很早的时候,就在研究社会学,我这个论点的表现就是,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几乎都是在做社会学上的探讨。

  “我个人认为,在社会学方面不能一味学习西方,要注重古代学者们留下的成果,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份独有的宝藏。”

  餐桌上安静了一两秒中后,叶文洁才微笑道:“你的见解很有意思。”

  姜宇举了举酒杯,矜持地笑了笑。

  一顿饭吃下来,姜宇明显地感受到叶文洁之前对他的提防消失了,这说明他经受住了来自“统帅”的考验。

  ……

  转眼来到周四,史强在自己办公室里一边抽着烟,一边看“中华田园”成员的口供。

  从周一开始,史强就用“散播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抓了几个“中华田园”的成员。

  费了两天劲,终于撬开了这几个人嘴。

  通过他们的口供,史强发现潘寒这段时间,一直在有意散播基因技术取得了新成果的言论。

  据几个成员交代,基因技术的新成果,可以有效地预防遗传性疾病,甚至可以“定制”美丽或阳刚或俊朗的容貌,修长的四肢等等。

  难道这就是潘寒的大动作?用基因技术预防遗传性疾病的研究早就有成果了呀!不过这个“定制”还是头一次听说。

  史强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些门道。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史强一看是廖局长打来的,他微微一愣,立即起身一边接电话,一边把口供和刚申请的反窃听、监视设备,一股脑都装进早就准备好的背包里。

  电话那头传来了廖局长的破口大骂:“你耳朵里塞驴毛了?公然违抗命令!你史强有本事了!还会自己抓人啦!”

  史强笑呵呵地道:“领导,我真查到东西了。”

  “查到了有个屁用?”廖局长咆哮道:“现在潘寒那王八蛋说我们无理逮捕环保人士,引起了许多人的批评和关注!就差堵在公安局门口抗议了!”

  “嘿,他这是心虚了!”

  “我特么管他是心虚还是肾虚!”廖局长在电话那头深吸了两口气,语气来缓和了一些:

  “去年你搞刑讯逼供那笔账还没跟你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因为你的刑讯逼供,从今天开始你被停职了,回家好好反省反省!”

  史强听到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笑道:“正好,老子回去休息休息。”

  挂了电话,他赶紧把背包扔到了外面的花坛里。

  也就过了一两秒中,两名警员开门苦笑道:“史队,我们也是在执行命令,您见谅。”

  史强主动把手铐和证件丢到办公桌上:“文件都在电脑里,你们自己找。”

  一名警员道:“得交接……”

  “交接你大爷!老子都停职了还有义务跟你们交接?”史强边说边往外走,出去捡起花坛里的背包就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