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体:史上最称职的面壁者 > 第五十三章:空房子

第五十三章:空房子


    那阵下课的“人潮”已经过去,走廊里只剩下了姜宇和罗辑。

  姜宇差点扶额,大佬,你这反应也太过分了吧!

  他深吸了口气才道:“是的,我是叶文洁教授的助手,在工作中认识了杨冬教授。”

  罗辑一愣:“我记得叶教授是天文物理学方面的权威,怎么会找你一个社科学院的学生做助手?”

  姜宇大言不惭道:“可能因为我长得帅吧。”

  罗辑撇了撇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我听杨教授说过,罗辑老师跟她是同学。”姜宇言归正传。

  罗辑深吸了口气:“在她眼里,我应该算是个逃兵吧?”

  一开始罗辑学的是跟杨冬的专业很有关联的天文物理专业,后来才改修社会学。

  “什么逃兵?杨冬教授很佩服你的选择,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改专业。”

  这个姜宇到没有说谎,只是适当的夸张了一下,杨冬的确说过“不是谁都有勇气改专业”这类的话,但“佩服”却是没有的。

  这段时间姜宇经常跟杨冬和叶文洁聊起罗辑,据叶文洁说,杨冬上高中的时候,罗辑经常来家里玩。

  不然在原著里,叶文洁见到罗辑的时候,也不能一眼就认出那是“小罗”。

  姜宇猜测,罗辑跟杨冬可能不只是普通高中同学那么简单。

  只不过杨冬在这方面稍微迟钝一点,在她眼里,罗辑就是长得帅一点的高中同学。

  杨冬直言,好几年之后,她才琢磨过来,当时罗辑好像在追他。

  可怜的罗辑老师,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杨冬当年不是以“装糊涂”的形式拒绝他,而是这姑娘在这方面是真糊涂!

  罗辑听了姜宇的话,叹了口气才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听说她跟丁仪博士都快要结婚了?”

  姜宇一愣:“这个我倒没听说过。”

  他顿了顿又说了一遍:“杨冬教授的邀请?”

  罗辑摆了摆手:“不去了,这么多年没见,突然见面挺尴尬的。”

  “可是杨冬教授是诚心邀请,她说过好几次,很想跟高中的同学聚一聚。”嘴里这么说,姜宇心里却在想:

  “抱歉了冬姐,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只能扯两句谎了。”

  罗辑有些犹豫,没有急着再次拒绝。

  姜宇紧跟着劝道:“叶老师听说你在燕京大学里教书,也谈起过你,说你工作的地方离得这么近,也不知道去找她聊聊天。”

  罗辑回想起叶文洁那个慈祥的眼神,他估计当年自己那点小心思瞒不过这位老教授。

  回想起高中生活,罗辑渐渐有了些怀念:“感谢杨冬的邀请,我会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的。”

  姜宇松了口气:“那咱们说定了,下周一下了课,我们一起去。”

  那天他准备一整天都盯着罗辑,直到把罗辑送到叶文洁面前为止。

  确定了罗辑这边的情况,姜宇又开始为生日蛋糕发愁。

  蛋糕和鲜花自然不能跟杨冬商量,得“偷摸儿”的准备。

  按理说这个应该是丁仪老师负责,不过姜宇向杨冬要丁仪的联系方式,杨冬却说他从来就不存联系人的名字,也不知道哪个是丁仪的号码。

  “当面撒谎”这四个字,姜宇差点就脱口而出,之前杨冬闹自杀的那一夜,丁仪给杨冬打来电话时,他记得来电显示就是“丁仪”。

  姜宇估计两个人是又吵架了,杨冬气还没消,所以才这么说。

  他听叶文洁说过,自从杨冬自杀未果后,两个人经常聊着聊着就不欢而散。

  姜宇先是为丁仪抓急了一把,还没娶到家呢就吵得这么凶,这是一种“战略性失误”啊!

  既然杨冬不给联系方式,姜宇只好找叶文洁要。

  可是叶文洁没有丁仪的联系方式,只是在之前的闲聊中,大概知道丁仪的住址。

  姜宇无奈,心说好人做到底,丁仪老师这么不争气,他就上门辅导一次吧。

  次日是周六,姜宇按照叶文洁给的地址去找丁仪。

  丁仪的家在一个刚建好的小区,一进门姜宇就闻到一股酒味儿,丁仪有些醉意地问:“你怎么来了。”

  姜宇微笑道:“来找你商量点事儿。”

  他左右看了看,房间很新,还没怎么装修,也没什么家具和陈设。

  宽大的客厅显得很空,最显眼的是客厅一角摆放的一张台球桌。

  姜宇多少有点激动,之前丁仪就是用这张台球桌,给汪淼演示“粒子撞击没有规律”。

  对姜宇的不请自来,丁仪到没什么反感,还拿了个酒杯问:“你也来一杯?”

  姜宇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拿了根烟:“我来这个吧。”

  丁仪点了点头,给自己的酒杯倒满,两个人各自坐在单人木质沙发上。

  “这套房子是三个月前买的,”丁仪说:“我买房子干什么?难道她真的会走进家庭?”他带着醉意笑着摇摇头。

  姜宇抽了口烟:“两口子吵架么,正常的事。”

  丁仪抿了口酒:“不是吵架,是分手。”

  姜宇手里的烟差点没拿稳,难怪杨冬说不知道那个是丁仪的号码,这是拉到黑名单里了呀。

  这……这就尴尬了,他还准备跟丁仪商量订蛋糕和鲜花的事儿。

  都分手了还商量个屁啊!

  丁仪很有倾诉欲,他继续道:“她像是一颗星星,总是那么遥远,照到我身上的光也总是冷的。”

  他一口气干了酒杯里的红酒:“我跟她地交流,大部分时候都像是物理学研讨会。

  “我们都不懂得处理感情上的问题,这两年下来都疲倦了。”

  丁仪看向姜宇道:“她应该有个更好的归宿。”

  甘受到丁仪的眼神,姜宇缓缓看了看身后。

  丁仪笑了笑:“别这么没自信。”

  姜宇心说:“丁老师,您老境界是真高,这种话题都谈得这么自如,亏我还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境高远,跟您比起来还是查了点火候。”

  丁仪一挥手,像是要赶走什么:“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本来抱着上门辅导的心态,结果却被辅导了。

  姜宇把烟屁股按在像小山一样的烟蒂里才道:“我这回来啊,是听汪淼教授说你整天喝酒。

  “我得劝您一句,您这颗宝贵的大脑还要继续为物理学奉献,不能让酒精再伤害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