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四十九章 身败名裂【2】

第四十九章 身败名裂【2】


  顾流笙笑而不语,一旁的孙筱安却低低笑了起来。

  严以墨见状当即问道:“你笑什么?”

  后者立刻敛了笑意说道:“没什么,今天怎么就你自己?周建华怎么没来?”

  严以墨听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顾流笙说道:“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点私底下的话。”

  孙筱安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又看了一眼顾流笙。

  后者则看着孙筱安微微一笑。

  当孙筱安和严以墨来到一处没人的角落里时。

  只见严以墨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纸说道:“诺,你先看看,尽量背下来,一会儿对着媒体就照着这纸上写的说。”

  孙筱安接过那张纸,打开看了看,就听见孙筱安当即念道:“大家好,我是严以墨的前妻,孙筱安。

  今天我之所以站在这里一是为了向大家道歉,二也是为了郑重的跟严以墨道歉,我和严以墨离婚的原因其实不是因为他出轨,而是因为我出轨。

  这些日子看到严以墨深受外界言语困扰,我内心总是惴惴不安,辗转难眠,愧疚不已。

  故而今天特地在这里澄清一下,是我在婚内喜欢上了别的男人,严以墨才是受害者。”

  孙筱安念完抬起头来看着严以墨说道:“写的还不错,用词很直白。”

  严以墨倒也不跟她废话,直接说道:“一会儿就照着这个念,别耍什么花样,我爷爷对你这么好,你要是敢耍花招那就是忘恩负义。”

  孙筱安当即便点了点头,却忽然问道:“不过,你逼着我让我发这种虚构事实的声明又有什么用呢?掩耳盗铃罢了。

  毕竟你和周建华婚内出轨是铁证如山不是吗?”

  严以墨忽然上前一步,就将孙筱安摁到了身后的墙上,随即半眯着眼睛。

  危险的看着她说道:“我警告你,我和建华的事情,一会儿你半个字也不准提,听到了没有?”

  孙筱安当即点了点头,严以墨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两个小时以后,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

  孙筱安深吸了一口气便站了上去,闪光灯瞬间耀的她睁不开眼睛。

  严以墨坐在她的旁边,见孙筱安迟迟不说话。

  当即便有些急了,暗地里碰了碰孙筱安的脚尖说道:“说话啊!难道你没背下来?实在背不下来照着念也行啊!”

  孙筱安依旧是静默不语,直到底下的一众记者都等不及的问道:“孙小姐,请问您开这场记者招待会是不是就您与严以墨先生婚姻破裂这一事件,要做一些回应呢?”

  孙筱安见时机终于成熟,当即便站起身来说道:“是的,坊间最近一直流传,我和严以墨结婚即离婚,其中的原因扑朔迷离。

  有一大部分人说是因为严以墨婚内出轨,还有一小部分人说是因为我家境不好,配不上严家。

  在这里我要郑重声明,不管是那一小部分人,还是那一大部分人说的……”

  孙筱安话到这里,忽然停下了声音,一旁的严以墨盯着孙筱安低声吼道:“你搞什么?不是让你照着那张纸上的内容说吗?”

  严以墨刚刚吼完,孙筱安就立刻得意的看了看他,当即脱口说道:“他们说的其实……都是真的。

  严以墨婚内出轨是事实,我家境不好也是事实,但唯一一点不是事实的是他们说我配不上也高攀不起严家,其实不然……

  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

  一个在结婚头一天还跟自己外边小三上床的男人。

  上的还是我们的婚床,试问这种男人,哪里配的上我孙筱安呢?”

  孙筱安这番话刚刚说完,严以墨便当即站了起来。

  下一秒便暴跳如雷的揪着孙筱安的衣服领子说道:“你疯了?明明就是你婚内出轨,看上了一个比我好看一些的小白脸儿,现在却在这里依旧不知廉耻的大放厥词?”

  孙筱安冷笑了一声,随即说道:“严以墨,我看是你疯了吧?你婚内出轨我可是有证据的,别忘了那天晚上我还有录音。”

  闻言,严以墨立刻趴在孙筱安的耳朵边上低声说道:“别瞎扯了,那录音在你手机上,可你手机都丢了,你还提什么录音?”

  孙筱安闻言,当即轻笑了起来说道:“那么重要的东西,我当然要备份啊!而且还要备好几份我才能放心的。”

  严以墨闻言,当即便怒了,立刻说道:“孙筱安,今天你那个小白脸也在现场,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说完,只见他一甩手就把孙筱安甩了出去。

  只见孙筱安“哐嘡”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头恰好碰到了桌角,瞬间就流出了鲜血。

  其实严以墨那一下根本就没有用力,是孙筱安自己故意碰到桌角的。

  上辈子她可是看惯了周建华装可怜扮柔弱来博取大家的同情呢!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只见她揉着额头起身,娇娇弱弱,梨花带雨的哭诉道:“以墨,我知道你逼着我骗大家说我出轨,也是为了严氏集团,为了爷爷他老人家。

  可是……你让我骗大家我真的做不到啊!”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说完只见严以墨竟又立刻钻到了记者的后方,将坐在角落里的顾流笙给拉了出来。

  随即又继续说道:“大家看我这边,这个就是孙筱安出轨的小白脸,一个穷到需要孙筱安养着的小白脸儿。”

  被严以墨这么一喊,所有的媒体记者都看向了严以墨那边。

  这时就有一个记者率先发问道:“这位先生,请问刚才严以墨先生说的可是真的?”

  一个记者发问,其他的记者也跟着纷纷问道:“请问您真的需要靠孙筱安养着吗?”

  “您是什么时候和孙筱安在一起的?真的是婚内情吗?”

  “请问你们是真爱吗?”

  “……”

  这一系列问题便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只见顾流笙依旧是淡然自若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慌乱的模样。

  他的镇定自若反而让站在他身边的严以墨有些沉不住气了。

  良久才只听到顾流笙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们……是真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