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九十章周严风云【大章节】

第九十章周严风云【大章节】


  严以墨听了自家爷爷的话,那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毕竟此刻他也觉得他老人家说的在理。

  正所谓一棒子敲醒醉酒人,而此刻严老爷子就是那根棒子。

  当然,这次严氏陷入危机,才是唤醒严以墨的最主要因素。

  否则,要是真的一棒子能敲醒。

  严老爷子早就不知道敲了他多少棒子了。

  棒子都敲断了,也不至于让他现在才醒悟。

  严忠在一旁也忍不住瞪了苗萍一眼。

  继而愤愤不平的说道:“爸说的对。

  当初嫌弃人家筱安这不好那不好的。

  这里比不上建华,那里比不上建华的。

  现在好了,惹麻烦的也是这个女人。”

  苗萍接连被公公和自家老公训斥,那也是满心委屈。

  只弱弱的说了一句:“我那不也是为了严家好嘛!

  那……那谁知道就……就看走了眼了呢?”

  严老爷子没再说话,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继而让保姆推着自己回了房间。

  霎时间,客厅里就只剩了这一家三口。

  严忠现如今看了严以墨那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事情也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

  也是已经没办法让CL对严氏集团回心转意的。

  只是令他着实没想到的是孙筱安竟然会和顾流笙认识。

  而且看样子她对于顾流笙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这一点,不仅严忠觉得奇怪,就连严家老爷子其实也是奇怪的。

  苗萍双手搅着衣角,低低的说道:“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

  筱安……怎么会认识那个叫顾流笙的啊?”

  严忠听了这话,也跟着下意识的嘀咕道:“是啊,我们和CL合作了那么多次……

  都没见过他本人,洽谈合作都是孟灏川出面。

  这次他肯为了筱安露面……”

  严忠话说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苗萍看了看严以墨,自从被严老爷子骂了以后,他就一直很安静。

  苗萍虽然也有些心疼他,可是这次他捅的篓子实在是太大了。

  面对这么大的损失,明天的股东大会。

  那些老东西还不知道要怎么为难自家老公呢!

  这么一想,苗萍竟越发讨厌起了周建华。

  夫妻俩其实也都明白。

  严家自这一晚上以后,注定不会平静。

  周建华一路被周成连拖再拽的拉回了家。

  周成现在丢了工作,正满心满眼的气着周建华呢!

  一进家门,周成就一脚将周建华踢到在了地上。

  赵冬梅立刻哭着想要上前阻止周成。

  却不料周成竟然连赵冬梅也一起踹。

  一边踢着倒在地上的母女俩,还一边咒骂道:“贱胚子,贱胚子。

  我让你犯贱,我让你犯贱。

  我让你不好好在家里等着嫁人。

  我让你出去惹事生非。

  贱蹄子,贱蹄子,和你妈一个德行。”

  周建华没想到周成竟然会这么骂赵冬梅。

  当即抱着周成的腿厉声道:“你骂我可以,我妈嫁给你憋屈了这么多年。

  你有什么资格骂她?”

  “憋屈?我憋屈她什么了啊?

  缺她吃少她穿了?

  我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你们到头来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我低声下气的在严家人面前,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地位。

  这倒好……”

  说到这里,周成那也是越说越气,忍不住又踢了她们两脚。

  赵冬梅因为想要极力护住周建华,被踢得面积最大。

  周成那也是用了全力,赵冬梅的胳膊脸上立刻就有了淤青。

  等周成实在是踢得累了,住了脚。

  赵冬梅这才唯唯诺诺的爬到他的脚下。

  哭着说道:“建华她是你的亲闺女啊!

  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怎么忍心这么打她?”

  周成听了这话,更加不耐烦,一抬腿就把赵冬梅给踢开了老远。

  继而冷着声说道:“不忍心打她?

  我打不死她。

  要不是顾念着她和严家的亲事,我今天还真想就这么踢死她。

  不争气的东西。”

  周建华急忙爬到了赵冬梅的身边,继而说道:“周成,我和我妈这么多年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她算你的妻子吗?

  我算你的女儿吗?

  你以为你给了她富裕的的生活。

  体面的穿着,这就是你对她天大的恩赐吗?

  可是你瞧不起她,你轻待她。

  你纵容你的儿子毫无底线的谩骂她。

  作为妻子,她任劳任怨,无论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都给了你最好的照顾。

  你扪心自问你自己对的起她吗?”

  周建华歇斯底里的对周成怒喊着。

  一旁的赵冬梅早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周成正要说话,赵冬梅就已经拉着周建华的手说道:“别说了,别说了,快跟你爸爸道歉。

  左右,你爸爸是因为你才被严家停职了的。”

  周建华愣了愣,此刻的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她母亲的软弱。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家里,她和她的母亲实在是受到了太多的不平等待遇。

  她受够了,也不愿意再隐忍。

  只见她忽然甩开赵冬梅的手,就来到了周成的面前。

  满心满眼不甘心的说道:“作为你的女儿。

  说实话,我都替我自己感到悲哀。

  在你的眼里我存活的唯一意义是不是除了卖钱别无她用?

  从小你儿子就时时刻刻的告诉着我,提醒着我。

  他极力的想让我明白,我就是我妈生的赔钱货。

  不如他高贵。

  他打我,骂我,污蔑我,你通通不管。

  周成,我也喊了你二十几年的爸爸啊!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为什么我和我妈不管怎么做,就是捂不热你们呢?”

  周成愣了愣,眼神里明显也有了几分犹豫和诧异。

  正说话间,就见房门却忽然打开。

  周洋便一脸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

  不由分说“啪”就给了周建华一个大嘴巴子。

  这一嘴巴子,倒是把全家人都打蒙了。

  良久只见周洋指着周建华的鼻子质问道:“是你惹着顾少了?”

  周洋这么一问,一家人便瞬间明白了他发疯的原因。

  周成还以为他儿子气愤的是他因为周建华的原因被停了职呢!

  只见周成拉着周洋还要扬起来的手说道:“我已经教训过她们了。”

  周洋不解气的说道:“爸,今天我把话搁这儿了。

  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两个丧门星,留在家里也是祸害。”

  “住嘴,说什么胡话呢?”

  这话是周成说的。

  这也是周成第一次为了她们母女发声。

  虽然是不痛不痒,可也让赵冬梅为之动容。

  周成话刚刚说完,一旁的周洋就一脸嫌弃的说道:“胡话?

  爸,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替她们说话了?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她周建华得罪了顾流笙。

  我大好的前程就都让她给毁了啊?”

  周洋这话一说出口,周建华立刻不服气的说道:“你前程关我什么事儿?

  就你玩那地下不入流的破音乐,还有前程可言吗?

  你要是有前程,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了。

  还在心安理得的做啃老族。”

  对于周洋,周建华那是讨厌进了骨子里的。

  这时却见周洋忽然跳了起来,来到了周建华的身边。

  揪起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就照着周建华的脸给了她一拳。

  幸亏赵冬梅拉的及时,那一拳倒也没有结结实实的打在周建华的脸上。

  而是打在了周建华的脖子上。

  由于周洋扯着周建华的头发,所以,失衡下的周建华也没有跌倒。

  只见周洋再次用力,扯着她的头发,就将她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恶狠狠的说道:“我特么今天打死你信不信?

  你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敢断爷爷的路,想死是吧?”

  周洋就是这样,活生生的社会痞子。

  真的动了怒,甭管你是谁。

  拎起来就是打,打完了就是骂。

  当然,这也归功于周成的纵容。

  周洋第一次跟人家打架打赢了,人家父母找上门来。

  周成护短,拿钱打发。

  于是这就让养成了周洋天不怕地不怕的坏毛病。

  后来,周洋第一次打不过人家的时候。

  周成也用钱为周洋出气,一来二去。

  周洋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

  在周成的影响下,周洋的价值观和社会观就发生了变化。

  在他的眼里,在外头打架,无论是打得过,打不过。

  只要他的父亲带着钱出面,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再后来,周洋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赵冬梅见周洋真的动了怒,生怕他会真的打坏了自己的女儿。

  立刻弯腰低头,竟然向周洋道起了歉,认起了错。

  周建华见状,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妈,你这是到底在干什么啊?”

  赵冬梅抹了抹眼泪说道:“建华啊!

  妈……这辈子怎么过也是过,妈这么不求什么。

  就想让你过得好,过得顺心。

  别再为了妈跟你爸爸跟你弟弟起冲突了行吗?”

  周建华愣了愣,一旁的周洋却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别上演母女情深了。

  我同情你们,谁同情同情我啊?

  我好不容易打通了关系,争取到了一次去星辰娱乐见面试的机会。

  特么就因为你周建华得罪了他顾流笙。

  那些势利眼就不敢签我。

  我这一打听才知道,说是顾流笙亲自下的指令。”

  周洋越说越来气。

  CL之所以能坐拥霖市企业头一把交椅。

  自然不是靠吹嘘得来的。

  周洋嘴里的那个星辰娱乐就是CL旗下的娱乐公司。

  虽然星辰娱乐在娱乐界不算是佼佼者。

  可是其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话说到了这里,周成这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周洋生气的原因。

  周建华也是没想到,外界都传说CL公司不止是珠宝。

  还同时涉及了许多的领域,现在听来还真是不假。

  周洋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周洋越想越觉得生气。

  揪着周建华头发的手不由得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一时间周建华疼的脸都憋的通红。

  这边赵冬梅忽然走到周洋的身边说道:“阿姨不知道因为你妹妹的缘故。

  让你失去了机会,是她做的不对。

  阿姨替她跟你道歉行不行?”

  周洋满脸不屑的看了看赵冬梅。

  继而便松开了手。

  只转身又对周成说道:“爸,我还是那句话。

  这家里,有我没她。

  有她没我,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成听了周洋的话,神色一凛。

  继而柔声说道:“她到底是你妹妹。

  再说了,过段时间她就嫁去严家了。

  那不也就不在这个家里了嘛!”

  周洋诧异的看了看周建华。

  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问道:“她给严氏集团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严家竟然还肯接纳她?”

  周成陪着笑说道:“严家老爷子最是讲信用。

  这事儿他既然已经点了头,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变动了。”

  听了这话,周洋立刻变了一副嘴脸。

  虽然没有很客套,可也已经少了戾气。

  只见他幽幽的说道:“那好吧,就让她暂时留下来。

  但是,我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再看到她的。

  先走了,你们继续。”

  说完就见他立刻吊儿郎当的离开了。

  周建华看着周洋离开的背影。

  又看了看周成,继而说道:“你拿我做你利益的牺牲品,我无所谓。

  但希望从此以后你能够真心地善待我妈。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和我妈没关系。”

  说完,周建华也回了房间。

  今天在严家,面对严家人的责问。

  严以墨的沉默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整件事情,她虽然也有责任,她也参与了。

  可是主导者是他严以墨啊!

  可是在严家人对她步步紧逼,步步追问的时候,严以墨却连半句为她辩解的话都没有。

  现在的她忽然开始沉思,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

  她到底在和孙筱安争什么?

  此刻的她甚至已经开始怀疑,或许……

  孙筱安当初如此潇洒的抽身离开。

  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房门关上的刹那,周建华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已的自己,她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房门外的赵冬梅也靠在周建华的房间门上默默地擦着眼泪。

  周成被她们两个哭的有些不耐烦,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嚎什么嚎?

  我还没死呢!”

  说完就见周成转身也跟着摔门而去。

  吴妈从医院里回来的时候,孙筱安和李倩楠已经搬走了。

  顾流笙是特地在家里等着吴妈回来的。

  吴妈环视了一下如往常一般空荡荡安静的别墅。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我误会了筱安。

  她……是个好孩子。”

  顾流笙扯了扯嘴角说道:“如果不让你自己亲自看穿张慧的为人。

  你终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接受筱安的是不是?”

  吴妈愣了愣,这才忽然意识到了顾流笙话里的言外之意……

  当即诧异的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