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九十七章新年撒糖,见家长(2)

第九十七章新年撒糖,见家长(2)


  孟灏川拿起手机,又发了一条消息。

  倒也没发别的,就是一个表情包。

  一个一只小猫捧着一支玫瑰花,然后头顶上还飘着一句“送给你”的表情包。

  过了不多久,竟然就收到了回复。

  只见李倩楠竟然又给他回复了一个“你是朝巴”的表情包。

  孟灏川轻笑了起来,忍不住喃喃的说道:“还说要睡觉,不理我,净瞎说。”

  于是,就见孟灏川手指轻点,噼里啪啦就发了十几个表情包过去。

  于是乎,只刹那,李倩楠就把他给删除了……

  这是孟灏川着实没有想到的。

  于是,他又立刻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你竟然连你的顶头上司都敢删除?

  还想不想年后升职加薪了?

  限你在五分钟之内加上我。”

  于是乎,不到五分钟,李倩楠就重新又把孟灏川给加上了。

  出于,刚才被删除的教训,孟灏川不敢再随便乱发消息。

  沉思斟酌了片刻,又发了一个“爱心”的表情。

  李倩楠秒回道:“孟少,孟大少,您这是又抽的哪门子风?

  大半夜不睡觉来我家楼底下守着是要做什么?

  我求您了成不成?

  你就先走呗?”

  孟灏川轻笑了起来,然后发了一条“我这么看你,你啥感觉”的表情包。

  然后李倩楠就再也没有回复他的消息。

  于是乎,大年三十的晚上,顾流笙和孟灏川这两个难兄难弟。

  竟然非常默契的都在车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武灿斌就驱车按照顾流笙发给他的地址来到了顾流笙的面前。

  然后又把那些礼品一一放进了顾流笙的后备箱里。

  这才笑着离开了。

  孙筱安悄悄跑出来时,正见顾流笙在车里刚刚换完正装。

  一身手工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帅气而又好看。

  孙筱安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后者则一脸柔情的说道:“和我在一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特别养眼是不是?”

  孙筱安听了这话,忍不住揶揄道:“额……

  你还真是自信心爆棚啊!”

  顾流笙没有再说话,转身去了后备箱。

  然后又把孙筱安拉了过去。

  继而问道:“这些够不够?

  我真是怕叔叔阿姨说我不够有诚意。”

  孙筱安看了看那些高级礼物,愣了愣,继而憨笑着说道:“这么多……

  我爸妈肯定挑不出毛病来,只是……

  我怕他们会……把你和严以墨归到一类去。

  毕竟经过了严以墨的事情以后,我父母对有钱人就有了误解……”

  顾流笙知道孙筱安的顾虑,急忙说道:“这个你放心。”

  正说话间,不知什么时候,孙筱安的弟弟竟然就站在了胡同口。

  当孙筱安无意间抬起头时,就听到她的弟弟孙翊宸说道:“姐,你干嘛呢?”

  然后,顾流笙也抬起了头来。

  只见孙翊宸上下打量了一下顾流笙,继而没好气的说道:“妈让我喊你回家吃饭。”

  然后就见孙翊宸转身朝着自家而去。

  孙筱安愣了愣,低声说道:“要不改天吧!”

  顾流笙却一脸从容的把礼物拎了起来。

  然后自行提步往孙筱安家走去。

  孙筱安愣了愣,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当二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门时,孙筱安的父母已经正襟危坐的坐在了正坐上。

  看这样子是特地早就等在了那里。

  见二人进门,孙之堂起身看了看对方。

  然后半笑着问道:“筱安,介绍一下啊?”

  孙筱安抿了抿唇说道:“爸,妈,他是顾流笙……”

  一旁的孙翊宸忍不住说道:“谁不知道他是顾流笙啊!

  电视上都见过了,爸是想让你介绍一下你和他的关系。

  是朋友,同事,还是更深一点的?”

  听了孙翊宸的话,孙之堂立刻凛声道:“没让你说话,闭嘴。”

  孙翊宸白了一眼,便转身进了里屋。

  然后就听得孙之堂又看着顾流笙说道:“你自己说。”

  孙筱安正要打算给顾流笙解围,却不想人家根本就不需要。

  只见顾流笙依旧是一脸从容的说道:“叔叔,阿姨,新年好。

  流笙在这里先给二老拜个年。”

  说完还真的恭恭敬敬的给孙之堂和王春梅鞠了一躬。

  继而这才起身又说道:“叔叔,阿姨我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顾流笙,是筱安的男朋友。”

  “男朋友是吧?”

  孙之堂转身又重新坐了下来然后问道。

  一旁的王春梅忍不住就要站起来,却又暗戳戳的被孙之堂给按了下去。

  顾流笙手里还拎着那些东西,即便孙筱安在他的身后疯狂暗示孙之堂。

  可是后者却并不为之所动。

  良久,只听得顾流笙又从容不迫的说道:“是,我是筱安的男朋友。”

  这话说完,孙之堂便没有再说话。

  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话。

  一屋子人就这么僵持着。

  王春梅有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想要起身,都被孙之堂给按下了。

  之后,就见孙之堂这才慢悠悠的起身说道:“别站着了。”

  说完,孙筱安立刻笑着接过了顾流笙手里的东西。

  然后王春梅也乐呵呵的帮孙筱安接东西。

  又拿了一个椅子让顾流笙坐。

  这边顾流笙正要落座,那边孙之堂却又忽然说道:“那个不是你坐的,你的在这儿。”

  说着,只见孙之堂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板凳。

  那小板凳是平时王春梅烧火时用的。

  因为矮小,坐着烧火也方便。

  于是乎,就见王春梅立刻不干了。

  只见她肃声道:“老孙,差不多得了啊!

  哪有让客人坐小板凳的道理?”

  一旁的孙之堂却依旧坚持己见的说道:“你闭嘴,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坐小板凳舒服。”

  说话间,不知什么时候,顾流笙竟然已经坐在了小板凳上去了。

  良久只听得顾流笙说道:“阿姨,叔叔说的不错,这小板凳坐着真的很舒服。”

  王春梅瞪了一眼孙之堂,然后低声说道:“你就作吧啊!女儿不要面子的啊?”

  孙之堂也低低的回了一句道:“面子算个什么?

  妇人之见。”

  孙筱安极富同情的看了看顾流笙。

  这时就又听到孙之堂说道:“筱安呢,今天有客人,快点,去外边帮你妈的忙去。”

  王春梅在屋外头一边摘菜一边说道:“都是现成的菜,帮什么帮?”

  孙之堂不耐烦的看了看王春梅,然后说道:“现成的菜那不也得摘,也得洗也得切啊?”

  说着,竟然就直接把孙筱安给推了出去。

  然后关上了房门。

  孙筱安一步三回头的挪到了母亲身边。

  王春梅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继而也柔声说道:“你也别怪你爸。

  他啊,就是不太放心罢了。”

  孙筱安轻笑了几声,然后说道:“妈,我知道的。

  爸爸都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一次我有信心,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王春梅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说道:“那孩子我看着也不错。

  有礼貌还不骄傲。”

  孙筱安轻声笑了笑说道:“他曾经跟我说过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王春梅抬起头来看了看孙筱安问道:“什么话?

  能让我们筱安夸赞的,必然是很有道理的话才行吧?”

  孙筱安轻笑了两声,继而说道:“他告诉我说,严以墨不珍惜我,是他傻。

  可是总有一天他会为不珍惜我而后悔的。”

  王春梅点了点头说道:“这话说的不假。”

  孙筱安笑了笑又说道:“他还说,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严以墨那样的人。

  也并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是严以墨。

  所以,即便我不相信有钱人,不相信爱情。

  但也不能剥夺他对我好,证明他是我可以依靠的机会。”

  听了孙筱安的这些话,王春梅是真的放下了心。

  在她的认知里,能说出这些话。

  还能坦然面对丈夫孙之堂故意刁难的人,人品一定不会差。

  当初的严以墨却和这个顾流笙截然不同。

  高高在上的态度,坐在那里时时端着有钱人的架子。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时时都要第孙家人下不来台,驳孙家的面子。

  可是孙之堂和王春梅能怎么办呢?

  自家的闺女已经嫁给他了,也不好总是翻脸把关系弄得太僵啊!

  这样闺女夹在中间,那不也得受夹板气嘛!

  于是,一家人就忍着让着,半句重话都不敢多说。

  生怕得罪了女婿,回到婆家,女儿又会受委屈。

  可怜天下父母心。

  所以,便有了现下孙之堂对顾流笙的种种举动了。

  这时,只见屋子里,顾流笙坐在小板凳上,窝着身子,动作怪异的很。

  而孙之堂依旧坐在大高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累了吧?

  累了就起来坐高板凳。”

  顾流笙笑了笑,一副谦逊模样的说道:“叔叔,我不累。”

  孙之堂挑了挑眉,掂了掂腿,然后说道:“不累……那你就继续坐着吧。

  我可跟你说啊,这是你自己自愿坐的,可不是我不逼你的啊!”

  顾流笙依旧是坦然无谓的说道:“叔叔的良苦用心流笙心里都明白。

  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筱安,疼爱筱安,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孙之堂忍不住扯了扯唇角,继而强装镇定的摆了摆手说道:“别,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你也不必说。

  说容易,做可不容易。

  将来你要是觉得筱安没见地,配不上你,你也就忘了你今天说的话了。”

  顾流笙笑着说道:“叔叔教训的是。

  还请叔叔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给您和阿姨看。

  毕竟诚如您所说,我即便说的天花乱坠,那也只是我说的而已。

  请给我时间,让我用行动证明,我是一个可以说的到就做的到的人。”

  孙之堂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时就见里屋门忽然打开。

  孙翊宸就走了出来,然后看着顾流笙说道:“我姐这个人,不是那种坏心眼的女孩。

  她可是宜室宜家的好妻子最佳人选。

  不过……就是性子软了些,所以才会被严以墨一家人瞧不起,欺负。

  但是呢,我发现她最近好像变了,有了自己的主见,而且性子好像也没那么软弱了。

  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拜严家所赐。

  你既然不介意,我姐姐在你之前有过一段婚姻,那你就该永远都不介意。

  过后即便你们有再多的不快,你都不能以此来揭她的伤疤。

  还有,她……再也经不起第二次伤害了,我们没别的要求,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待她,珍惜她。

  毕竟她也值得你去珍惜。”

  不得不说,孙筱安从来都是为有这样一个弟弟而感到骄傲和欣慰的。

  良久只见顾流笙忽然起身,然后走到了孙翊宸的面前。

  郑重且认真的说道:“筱安外表看上去很坚强,而且很勇敢。

  可是只有我和你们知道,她是强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这样的自己的。

  她就像一只小刺猬一样,永远都把最锋利的尖刺朝着敌人。

  把最柔软的腹部留给爱着她,她爱着的人。

  我和她的缘分匪浅,只是我们相遇的太晚。

  你们放心,我是懂她的,既然懂她就必然知道她的珍贵之处,也就懂得珍惜和爱护她。”

  顾流笙的这番话真的就是实地给自己加分了起来。

  良久,只见孙翊宸笑了起来,然后又说道:“好姐夫!”

  “什……什么姐夫不姐夫的?

  我还没承认呢啊!”

  一旁的孙之堂急忙说道。

  顾流笙轻笑了起来,又走到孙之堂的面前说道:“叔叔平日里也品茶?”

  孙之堂看了看摆在桌子上得茶具,幽幽的说道:“闲着没事,消遣时间用的。

  怎么?你也懂茶道?”

  顾流笙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略微通一些。

  正好,今天我带了一些茶叶,不如就和叔叔探讨一下茶道?”

  听了这话,孙之堂立刻来了精神,连忙点着头说道:“行行行。什么茶,拿出来看看。”

  二人说话间,孙翊宸已经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来到了孙筱安和王春梅得身边。

  只见孙筱安急忙问道:“里头怎……怎么样了啊?

  顾流笙还招架的住吧?”

  孙翊宸敲了敲孙筱安的脑袋说道:“笨蛋,你这次好像真的找对人了。

  放心吧!老爸现下已经被他给轻松搞定了。”

  一旁的王春梅则诧异的看着房间,继而问道:“就……就这么拿下了?

  刚才流笙没进家门,我看你爸那架势可是要打持久战的样子的。

  这么快就被拿下了?”

  孙翊宸翻了翻白眼,然后说道:“我爸……不抽烟,不喝酒,不赌|薄。

  总之即是旧时代的好青年,也是新时代的好丈夫和好父亲。

  但是呢……唯独对煮茶极为乐衷。

  人家顾姐夫那也是有备而来的好吧。”

  听了孙翊宸的话,母女俩这才恍然大悟。

  尤其是孙筱安,极为吃惊,她原本还以为这是顾流笙一时起意的。

  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倒好像是蓄谋已久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