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一零二章旧友反目

第一零二章旧友反目


  安娜的话说的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其他人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也不敢吭声。

  说到底,要不是公司里多数高管都不干净。

  他们也懒得管她安娜要查什么。

  就在安娜重新坐下,要询问公司业绩以及人事布局的时候。

  就听得坐在安娜对面的一个瘦高个儿。

  带着黑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一个男人站起了身来。

  安娜愣了愣,继而问道:“怎么,你有话说?”

  那瘦高个儿男人,扶了扶眼镜框说道:“安总裁,不是我多嘴。

  你打着和CL合作的幌子来调查公司内部的事情我没意见。

  可是……

  报警就太小题大做了吧?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再大的事情,我们关起门来自己解决不行吗?

  况且,他CL也不可能知道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不是?”

  安娜抬起头来,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是叫周从良吧?”

  对方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没错,我就叫周从良。

  我说的事情好像和我的名字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吧?”

  安娜却忽然轻笑了起来,继而起身,缓步踱到了他的身边。

  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这才又说道:“从良,从良……

  你怎么不学学你的名字呢?”

  安娜话刚刚说完,就听得四周围一阵低低的轻笑。

  看样子,因为周从良的名字,私底下公司的同事没少拿出来逗笑话。

  只见周从良立刻板着脸说道:“姓安的,你什么意思啊?”

  就在周从良刚刚说完话时,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

  下一秒就见安娜的手已经拍在了桌子上。

  而她手上的翠玉镯子也因为碰撞而断裂。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个镯子所吸引的时候。

  就听到安娜忽然逼近周从良说道:“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问的好。

  你以为我真的就是从那个周斌的嘴里知道了沈从国他们的事情的?”

  “那……

  那不然呢?”

  沈从良现在已经从气势上就输给了安娜。

  这时候就听得安娜说道:“我来国内之前,早就有一封电子邮件发到了总公司。

  否则,你以为总公司忽然把我派过来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你们和CL合作的不顺畅吗?

  你们也应该知道,CL原本就没有打算和我们天诺合作。

  是因为他们舍弃了严氏,我们天诺这才有机会分一杯羹。

  作为后续合作伙伴,CL是没有办法再毁约再寻找下家的。

  而那封寄给总公司的邮件就是顾流笙发的。

  他指名道姓说天诺高层以沈从国为首,有重大商业不轨行为。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什么行为,可是周斌也只是提前撕开了一个口子罢了。

  这件事都已经闹到总公司了,

  你以为你们还能独善其身吗?”

  说完安娜就头也不回的的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良久,整个会议室都是安静的。

  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

  安娜又说道:“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下午之前。

  谁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事无巨细。

  如果自己来找我承认,我可以保证你们不进警察局。

  私下解决,当然,你们也知道,这只要一旦进去了,那可就是终身的烙印了。

  再出来,恐怕也没哪个正规企业敢用你们了。

  所以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

  又或者……

  你们知道什么其他人的事情。

  来跟我举报的话,我也会酌情奖赏。

  小到奖金,大到调换岗位也不是不可能。

  但前提是,你们所举报的必须是真实的,且有证据。”

  安娜说完,就见周围越发安静。

  可是她观察到了已经有几个人的脸上有些焦虑和恐惧了。

  安娜闭了闭眼睛,继而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来到她自己的办公室后,总部就发来了邮件。

  询问的就是这件事情的进展。

  安娜大致做了一系列汇报。

  总部果然大怒,声称不惜对公司内部大换血。

  也要肃清公司内部的蛀虫。

  关了视频,安娜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又看向窗外,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了武灿斌那张坚毅的脸。

  还有他奋不顾身将她救下来的情形。

  良久,她忽然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让秘书把她的行李拿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后。

  她又驱车来到了CL珠宝。

  恰好这时候顾流笙和孟灏川都在。

  武灿斌跟在二人身后。

  大老远,安娜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急忙走了过去,顾流笙轻笑着说道:“安总怎么过来了?

  现在不是应该在天诺吗?”

  安娜笑了笑说道:“让顾少见笑了,天诺内部的事情,还多亏了顾少。

  否则……

  我们远在海外总公司,还真是轻易察觉不到。”

  顾流笙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安娜。

  倒是孟灏川笑着说道:“安总既然来了,不妨就去我们顾少办公室喝喝茶如何?”

  安娜微微点了点头,一行人这才又来到了顶层顾流笙的办公室。

  安娜一落座就说道:“说起来,我还要再感谢一下这位先生。

  多亏了他救了我,否则现在我应该也没机会坐在顾少的面前了。”

  顾流笙微微看了一眼武灿斌,继而说道:“这事儿我知道了。

  热搜榜第三。”

  安娜下意识的“啊?”了一句,继而这才意识到顾流笙的意思。

  而一旁的孟灏川也跟着打趣的说道:“刚才还是第三,现在已经第二了。

  连带着小武是我们公司的也被网友扒出来了。

  我们CL现在才是热搜第三。

  哎呀,这届网友太优秀啊太优秀。”

  这边孟灏川刚刚说完,那边武灿斌也已经偷偷的掏出了手机来。

  良久,只见他皱着眉头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只见热搜榜第二名标题是“神秘高手英雄救美天诺女总裁”

  热搜榜第三名标题是“神秘高手系CL珠宝某员工”

  而热搜榜第五竟然是“CL珠宝”

  剩下的几个热搜依旧还是关于姚贝贝的丑闻。

  孟灏川起身拍了拍武灿斌的肩膀说道:“你看看把我们小武紧张的。

  这几个热搜也没有不利于我们CL的啊!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

  安总,你回来的也太高调了点。

  你看看网友,短短数小时,就已经自行脑补出了你和我们小武的各种爱情桥段……”

  说着,还不忘把手机放到安娜的面前让她看。

  安娜下意识的看了看武灿斌。

  继而又轻“咳”了两声说道:“我阻止不了她们对我的猜测。

  诚如我也没办法预知,我下了飞机之后的事情。”

  安娜说这话时,又已经恢复了自己一向高冷的模样。

  惹得孟灏川的动作都僵在了那里。

  良久,还是他自己又讪讪的把手机拿了回来。

  顾流笙也肃声说道:“安总现在过来可还有事情?”

  安娜看了看顾流笙,眼睛里似乎有着别样的复杂情绪似的。

  良久这才又说道:“顾少认识姚贝贝?”

  听到姚贝贝三个字,顾流笙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安娜。

  最后也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认识。”

  安娜又问道:“她是你的妹妹?”

  顾流笙愣了愣,继而冷声说道:“安总什么时候对别人的私事也这么感兴趣了?”

  安娜不语,而是忽然起身说道:“冒犯了,我公司还有事情,就不继续打扰顾少了。”

  顾流笙没有再说话。

  目送着安娜离开以后,这才轻声对武灿斌说道:“跟着她。”

  武灿斌闻言,立刻应承了下来。

  随即也离开了。

  待武灿斌一离开,孟灏川则皱着眉头说道:“你这又是何意嘞?”

  顾流笙淡淡的看着窗外说道:“她是故意来告诉我们她认识姚贝贝的。”

  孟灏川有些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没看出来?

  姚贝贝好歹也是一个明星,认识她的人应该也不在少数吧?”

  顾流笙却依旧是淡然的说道:“认识姚贝贝的不再少数,可是敢在我面前。

  直接问她是不是我妹妹的却只有她一个。”

  顾流笙这么一说,孟灏川越发好奇,直问道:“那她故意来说这么一句……

  又是为什么呢?”

  顾流笙摇了摇头,良久才幽幽的说道:“静观其变。”

  而安娜出了CL大门以后,就一直坐在车里。

  直到看到武灿斌也出来,她这才悠然一笑。

  然后又让秘书找到了姚贝贝经纪人的电话。

  利用姚贝贝的经纪人,将姚贝贝给约了出来。

  安娜将姚贝贝约在了天诺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里。

  这家咖啡厅唯一的好处就是有隔断,还有单间。

  她随便要了一个靠窗的单间。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

  姚贝贝就踩着恨天高,戴着口罩,墨镜走了进来。

  一进门见房间里不是自己的经纪人,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时,她也是吃了一惊。

  良久,这才说道:“不好意思,进错房间了。”

  说完她就要退出去。

  安娜急忙起身说道:“没进错,是我约的你。”

  姚贝贝愣了愣,这才皱着眉头走了进去,然后就又说道:“那你是?”

  安娜粲然一笑,继而说道:“欣然,多年不见,你竟然都变成了姚贝贝了。”

  安娜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姚贝贝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良久只见姚贝贝立刻关上房门。

  继而说道:“你是……流颖?”

  安娜没有说话,半微笑着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你到底是张欣然?

  还是姚贝贝?

  可是我又听说你才是顾流颖。

  你到底是谁啊?”

  这话一说出口,姚贝贝立刻瘫坐在了椅子上。

  良久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流……流颖,你听我说……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就是想要家人的关怀和陪伴……

  我不是故意要抢走你哥哥的。”

  安娜当即凛声说道:“那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得吗?

  我为了找到你……

  为了找到你张欣然,我见了不下几百个叫张欣然的。

  可是一直一无所获你知道吗?

  我为了找哥哥,有多少人冒充自己顾流笙来认我这个妹妹的你知道吗?

  可是他们都拿不出小银锁。

  你体会过那种有了希望又落空的滋味吗?”

  “我体会过。”

  姚贝贝闭着眼睛,声嘶力竭的说道。

  安娜也跟着高声说道:“那你每天都在经历这个吗?

  你故意让老院长隐瞒你的真实行踪,好让我找不到你。

  你不就是怕我找到你,要回我的小银锁吗?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在蓄谋把我的亲人占为己有。

  姚贝贝,你真让人感到恶心。”

  安娜话一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继而就听到姚贝贝声嘶力竭的说道:“我让人恶心?

  你被有钱人收养了,还带出了国外。

  可是我呢?收养我的养父母早早地就离世了。

  我从十八岁开始就得为自己怎么能活下去而绞尽脑汁。

  为了一个广告我必须……

  我必须要陪酒,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可依旧还是要忍受对方的咸猪手。

  为了一个电视剧里的小角色,我就要陪那个好色导演……

  我活成这样,你难不成还要让我如同圣母一样还你小金锁。

  看你过得滋润无比吗?

  你可以有商业巨头的哥哥,为什么我张欣然不能有?

  顾流颖,你不觉得……

  老天爷实在不公平吗?”

  安娜愣了愣,继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老天从来都是公平的。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不是吗?

  当初在你面前肯定有无数条路可以选。

  你可以去做售货员,收银员,或者自工自读,完成学业。

  哪怕做一个普通的白领都可以吧?

  你自己的选的路,过得不顺遂。

  你就要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我的身上吗?

  可是你的人生,我却从来都没有参与过啊!

  既然如此,你又凭什么霸占我的小金锁,欺骗我哥哥?

  说到底,你还不是图谋我哥哥的身份,想要利用他,好方便你得到更多更好的资源?”

  安娜的话,直戳要害。

  姚贝贝却无力还击。

  良久只听到姚贝贝无力的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小银锁我可以还给你,哥哥我也可以还给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安娜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而说道:“不必了,既然当初送给了你,那就是你的。

  你是留下也好,扔了也好,总之……

  你要怎么处理它那是你的事情。

  但是有一条你给我记住了,回去就跟他坦白你的身份。

  不要再试图欺骗他。”

  说完,安娜就提步往外走去,只是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又转身补充道:“他要是问起我,你就说你和我是普通朋友,关于我的身份,我希望你可以守口如瓶。

  如果你对我还有丝毫歉意,希望你能做到。”

  说完,安娜就打开房门,大步离开了咖啡厅。

  安娜离开以后,姚贝贝忽然就哭了起来。

  那哭声是真的很绝望。

  而当安娜走出咖啡厅时,武灿斌也跟着走了出来。

  见安娜的车依旧停在原处。

  可是就在他打开自己的车门准备上车时,却见安娜忽然从他的车的对面走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