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一百一十章 环环相扣

第一百一十章 环环相扣


  而此刻的某神秘巷子口,周建华的车里。

  张慧正一脸恼怒的盯着周建华。

  而周建华却一副没事人似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若无其人一般的坐在那里,吞吐着烟圈。

  时间静止了很长时间。

  最后还是张慧率先忍不住说道:“你什么意思?”

  周建华刚刚将那根烟抽完。

  微微扯了扯唇,继而又看着张慧问道:“什么什么意思啊?

  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了,现在警察正在翻了天似的找你。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所以……

  你还是把事情一次性说清楚,这样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张慧听了周建华的话,当即恼怒的说道:“你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吗?

  只有你知道张奎明的尸体在哪儿。

  那种鬼地方,会有村民?

  那个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都心知肚明。”

  周建华轻笑了起来,许久这才又说道:“证据呢?

  你拿什么证明,这件事情和我有关系?

  况且,我这么做,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张慧轻蔑的笑了几声。

  继而说道:“有什么好处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你表面上答应了我相安无事。

  可是转身你就把张奎明的尸体亲手交到了警察的手里。

  周建华早知道我会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那天晚上我就应该把你一块给杀了,反而一了百了了。

  左右那天晚上你只是路过,那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

  我和你素昧平生,你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呢?

  害了我,你的良心这辈子真的能安吗?”

  周建华微微托着自己的脸,装作一副思考的模样。

  想了想这才说道:“心安?

  那怎么算是个心安?

  我心甘情愿的跟着严以墨这么多年,最后把我自己的身体都搞坏了。

  结果他现在却说他和孙筱安离婚都是因为我。

  你怎么不问问他心不心安?

  可是没办法,如今为了让他觉得心不安,我只能想尽办法的嫁给他了。

  哪怕是死,我也会拉着他给我垫背。

  我和我妈长期被我亲生的父亲和弟弟虐待。

  你怎么不问问他们心不心安?

  若要谈心安,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理直气壮的站在阳光下。

  说一句自己无愧于心?

  张慧,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现在在我看来,放任你这个杀人凶手继续逍遥法外。

  我的心那才会不安呢!

  当然,如果能够借助这件事情对付顾流笙和孙筱安也更好。

  只是现在看来,是我失算了,这样好像反而帮了她们呢!”

  周建华说这番话时,语气里尽是嘲讽和不屑。

  还有就是对张慧的蔑视。

  张慧长吸了一口气。

  继而也极尽嘲讽的说道:“周建华我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真的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

  我怎么也想不到,那天晚上跪在我的脚下,哭着求我饶一命的你。

  只几天的功夫,就把我给卖了……

  哈哈哈哈哈哈……

  周建华我不是败给了你,我是败给了我自己的心软和轻信罢了。”

  说话间,周建华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依旧如刚才一样,悠哉悠哉的吞吐着烟圈。

  待一根烟再次抽尽,她这才又说道:“任何生物,只要有生命。

  在为了活命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事情来,又有什么奇怪的吗?

  我为了活命跪在你的脚底下,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让你这个杀人犯得到该有的惩罚……

  那不也是合情合理的吗?”

  说完,就见张慧忽然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来。

  接着那把匕首就抵在了周建华的脖子上。

  只见她阴狠很的说道:“我真恨当时没有把你也一起杀了。

  以至于让你还有机会在我的面前大放厥词。”

  “那你是打算现在杀了我吗?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晚了。

  很多事情可不就是这样嘛,当时你没有果断坚持。

  后来,你再想挽回,谁还会给你机会呢?”

  周建华满脸不屑的说着。

  引得一旁的张慧更加迷惑。

  良久这才又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建华依旧是轻蔑的说道:“出门之前,我事先用我的手机设置了一条定时发送的邮件。

  如果我今天三点之前回不去,邮件就会自动发送。

  届时就会有人立刻报警。

  哦,对了,我那个手机和我这辆车的蓝牙时连接的。

  还设置了定位系统。

  你确定要杀了我?

  哦!对了,知道我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和你见面吗?

  看到前边的小路没?

  顺着它往前走再往右拐再直走就是警察局了。

  如果你觉得你能跑的掉,那你就杀了我好喽。”

  说着周建华还不忘摊了摊手。

  张慧却忽然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我进去了,我肯定就会把那天晚上你的丑事抖落出来的。

  你如果不怕身败名裂,那你就试试。”

  周建华却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我会不会身败名裂,我倒也不知道。

  可是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杀人犯的时候。

  当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你的身上的时候。

  你猜一个杀人犯说的话,外界谁会相信几分啊?”

  张慧则是一脸的震惊的说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退路。

  原来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周建华那次的记者招待会事件。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胸大无脑的人,没想到还真是我错看了你了。”

  周建华却凄凉的笑了起来。

  继而将张慧的匕首从脖子上拿了下来。

  这才又说道:“如果我的生活不是那么的晦涩黑暗。

  我想,我也会活的很快乐,这种算计心机的事情,谁又愿意去承受呢?”

  张慧看了看手里的匕首,闭上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和你鱼死网破?

  左右我都是要去坐牢的,左右我也已经杀了一条人命。

  也不多你这一条吧?”

  周建华却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会的。

  因为你也想活命,不是吗?

  趁着警察还没有找到你,我劝你还是先想办法怎么躲一躲吧!

  说到底,我也只是想要利用张奎明抹黑CL罢了,没有真的想把你送进去。

  毕竟,张奎明也的确该死。”

  张慧闭上眼睛,却忽然流出了眼泪。

  良久这才又说道:“给我一些现金。”

  周建华似是早就想到了这个结局似的,竟直接指了指后座说道:“那袋子里有五十万,应该足够你生活一段时间了。

  再多……我也拿不出来了。”

  张慧再次看了一眼周建华,继而再也没有说话。

  直接下了车,拿上了后车座上的黑色袋子,急匆匆的消失在了那条小路上。

  待张慧离开以后,周建华却忽然勾唇一笑。

  继而开车来到了一条没有监控的路边。

  然后又把自己的车窗打碎,衣服也扯破了几个口子。

  这才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了一位声音柔美的接线员的声音。

  周建华立刻装作哽咽的哭着说道:“我要报警,我被抢劫了。”

  对方立刻问道:“女士,你别急,先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慢慢说。

  首先您先告诉我您的具体位置,被抢的是钱财还是贵重物品?”

  周建华再次装模作样的说道:“抢……

  抢了我打算给孤儿院的五十万捐款现金。

  我在……

  我在柳州路的交叉口向西一二百米的位置上。”

  那边听了周建华的叙述,立刻将信息记录了下来。

  继而这才又说道:“女士,是这样的,你别急,我们这就派人过去找你。

  你就在原地等我们好吗?”

  周建华立刻点着头说道:“好,但是你们得快点来啊。

  我……我有点害怕,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

  对方立刻又安慰了周建华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只见周建华再次轻蔑的笑了笑。

  兀自说道:“张慧啊,你别怪我狠心。

  那天晚上我虽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

  你不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吗?

  如果不是你提醒……

  我还真的就打算这么放你走了呢!

  可是,你要是一直逍遥法外,那我岂不是就会很被动吗?

  如果你再以那件事情相威胁,我岂不是就任你拿捏了吗?”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警察就赶了过来。

  他们勘察了一下现场,继而又把周建华的车拖回了警局。

  连带着周建华也被带了过去。

  就在她做完犯罪嫌疑人人物侧写以后。

  那人就立刻出去又叫过来一个中年人。

  而那个人就是负责侦查张奎明案件的负责人。

  当他看到电脑上那张和张慧一模一样的脸时,立刻问道:“你确定抢劫你的是她?”

  周建华顿了顿,继而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定。

  当时我正在开车,她忽然从路边窜了出来。

  好在我车开的并不快,否则恐怕都会撞到她。

  当时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我看她穿的破破烂烂的。

  就忍不住下车想要问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可是就在我刚刚下车时,她就立刻跑到了我的面前。

  还……还拿着匕首。

  对了,你看,我脖子上,还有一条小小的伤痕。”

  说着,周建华还不忘把衣领下拉下了一些。

  果不其然,在她的脖子上真的有一条细细的伤痕,流了一点点血。

  然后她这才又说道:“也当时一慌,为了报命就……

  就把那五十万现金都给她了。”

  那中年男子听了之后,过了大概几十秒的样子。

  又问道:“那附近的确有一家孤儿院没错。

  可是捐款为什么不直接转账呢?

  用现金不方便吧?”

  周建华抿了抿唇说道:“是这样的,那家孤儿院我已经资助了很多年了。

  之前用的就一直是现金,所以也就养成了用现金的习惯了。

  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证的。

  再说了,我也没必要监守自盗吧?”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继而又对身边的民警说道:“再问一下详细的经过,任何细节都不能漏掉。”

  那民警应了一声,中年男子就离开了工作室。

  来到大院里,又对身后的民警说道:“去那个孤儿院查证一下。”

  那民警立刻来着警车出了警察局。

  张奎明的案子查到这里,其实已经是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了。

  虽然法医鉴定张奎明的死因是他杀。

  而且凶手就是中短型匕首。

  可是直到现在,凶器依旧没有下落。

  第一犯罪现场也没有找到。

  加上死者身上也的确没有多余的指纹。

  由于发现死者时,他是赤身裸体的。

  他的衣服应该也是被人为的脱掉扔了的。。

  从这些细节上来看,凶手的确是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的。

  所以直到现在犯罪嫌疑人依旧还有一大推。

  这几天虽然都在一一排查,可是却没有丝毫进展。

  除了张慧……

  想到这些,他不禁烦闷的哀叹了一声。

  第二天,CL和天诺联手举办的新品大秀则正式拉开了帷幕。

  与此同时,严氏的新品大秀也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这于业界而言,是难得一见的盛事。

  孙筱安最后还是不忍心看着顾流笙找不到合适的模特。

  最终还是答应了要代替王语嫣上场。

  这使得姚贝贝恼怒不已。

  这时就见她躲在自己的卧室里暴跳如雷的说道:“为什么?

  顾流笙我不是你妹妹吗?

  你难不成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的?

  明明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为什么?

  为什么你宁愿用孙筱安也不用我?”

  想到这里的姚贝贝忽然又安静了下来,良久这才见她忽然坐在了床边。

  讷讷的说道:“难道他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吗?”

  想到这里,她再也安耐不住了,只见她立刻换了一身纯黑色运动装。

  又带上了口罩墨镜,这才立刻匆匆出了房门。

  一路极速来到了大秀现场。

  在后台她看到了孙筱安正坐在那里化妆。

  旁边还有工作人员在理她一会儿上场要穿的衣服。

  原本设定的就是让王语嫣压轴。

  这件衣服也是压轴作品。

  最后会有它的设计师牵着王语嫣的手进入秀台,并且对它进行解说。

  最后会将这件衣服进行现场拍卖,价高者得之。

  而王语嫣退出了大秀,那么她要走的流程自然也就变成了孙筱安的了。

  这是在公众面前亮相的绝顶好机会。

  姚贝贝此刻见到如此情形更是恨得牙痒痒。

  就在孙筱安忽然转头时,她倒是动作也快立刻闪了开来。

  当孙筱安化完妆以后,忽然就要去洗手间。

  然后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工作人员。

  这时就见姚贝贝披散着头发,低着头,身着一身工作服走了进来。

  然后也装模作样的走到那件衣服边上。

  装作在理衣服的样子。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她这才又不引人注目的悄悄的离开了。

  当孙筱安回来,准备穿那件衣服时。

  就当即发现了那件衣服的裙摆

  竟然被刀片划断了许多丝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