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孙筱安严以墨 > 第350章

第350章


  孙筱安眼睁睁的看着周建华在她的面前,急匆匆的离开了。

  良久这才皱着眉头看着窗子外边的背影道:“我怎么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呢?

  她……真的好像是在躲着我诶?”

  听了这话,张慧和李倩楠皆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于是同时一副疑惑的神色看着孙筱安说道:“那我们可就不知道了。

  反正之前在公司里她闹得确实挺凶的,但是吧,闹了那么一次以后,好像真的就没有再闹过了。

  这可就奇怪了,怎么这才几天不见啊,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倩楠,你说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对我们筱安产生了心理阴影?”

  说着还不忘了给一旁的李倩楠递了一个眼神,只听得李倩楠立刻道:“对对对,那是不是就是说,以后只要这个周建华看到我们家筱安,就会吓得直接转头就跑啊?”

  听了这话,张慧也跟着点着头,孙筱安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们两个。

  良久这才一副探究的语气紧盯着她们两个人的眼睛说道:“说说吧。

  你们又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听了这话,对面的两个人皆愣了愣,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率先回答孙筱安的问题。

  这个时候,恰好服务员走了过来,把她们点的东西都送了过来。

  这才打破了这如此尴尬的时刻,李倩楠那些她点的慕斯蛋糕吃了两口,笑着说道:“她家的蛋糕做的还真是好吃。

  我决定了,临走的时候,再打包两块带回去吃。”

  张慧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李倩楠道:“别吃了,你看看你最近都胖了不止一圈了吧?

  我可警告你啊,如果你要是再胖下去的话,那我可就不跟你同床共枕了。

  我怕你睡到半夜压死我。”

  听了这话,孙筱安刚刚送到嘴边的咖啡愣是停在了空中,只见她笑了起来,随即看着李倩楠说道:“还真别说,你好像真的胖了不少。”

  李倩楠愣了愣,继而抿唇道:“人家……那还不是为了孤儿院的事情操碎了心,睡也睡不好的。

  那……那只能在吃饭上补一下了,每顿饭多吃了一点点,平时的零食多屯了一点点嘛!

  这还有什么的,没关系的,张大医生,你尽管放心,我肯定不会半夜压死你的。

  我这人说胖就胖,说瘦就瘦,快的很嘞。”

  听了这话,孙筱安当即一愣,一旁的张慧却笑着说道:“那好啊,你快点给我瘦啊!

  你不是说你说胖就胖,说瘦就瘦的嘛!那你就说一声,见证一下奇迹啊,让我和筱安也大开眼界一下嘛!

  这要是真的成功了,你都可以去申请世界纪录了,说不定还会被科学界强行做成人体标本,来作为研究的对象呢。”

  听了张慧这话,李倩楠当即冷哼一声,然后佯装打了她几下道:“绝交,绝交。

  损友,我那不过就是打了一个比较夸张的比喻嘛,这也能让你拿来调侃一下。”

  说着,她又转而去抱住了孙筱安的胳膊说道:“筱安,你看看她。

  她欺负人,我都这么委屈的把我的床让给她一半了,她还欺负我。”

  看到李倩楠这副做做的模样,孙筱安有些不忍直视的歪着脑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乖,别闹。”

  张慧则一脸惊讶的,忽然一把将她从孙筱安的身上给拉开了,然后8看着李倩楠说道:“到底是谁把一半床让出去了?

  我怎么记得是我先住到顾家的呢?谁最后住进来的嘞?

  艾呀呀,我记性不太好,倩楠你帮我想想呗?”

  李倩楠颇为心虚的看了一眼张慧,然后硬着头皮说道:“总之,反正我不管,你欺负我们筱安的闺蜜就是不行。”

  张慧“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将孙筱安揽到自己的身边说道:“我也是筱安的闺蜜,你在说谁?”

  孙筱安笑了笑,起身,坐到了她们两个人的对面,然后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说道:“你们继续,别扯上我。

  我替你们加油啊!”

  二人当时就笑了起来,孙筱安起身将那两块糕点推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随即这才又说道:“你看看你们两个,都多大的人了。

  还学人家小孩子一样的斗嘴。”

  张慧低着头笑了笑,李倩楠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三个人出了那个咖啡厅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傍晚了。

  这时候,李倩楠的手机响了起来,然后就听到孟灏川在电话那头说道:“给我个地址,顾总让我去接你们。”

  李倩楠愣了愣,下意识就脱口而出道:“不是小武负责接我们的嘛?

  今天怎么换成你了啊?”

  听了这话,孟灏川那也是十分的不爽,直言道:“你什么意思啊?

  你看看你那一副不情愿加非常失望的语气。

  小武比我好吗?我怎么觉得你对他这么的……”

  李倩楠努了努嘴,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已经抢先道:“好了,好了,地址一会我发给你。”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一分钟的抱怨以后,她这才慢吞吞的把地址给孟灏川发了过去。

  于是在她们等了第二十五分钟的时候,孟灏川出现了,随之而来的竟然还有顾流笙。

  两辆车子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孙筱安跑到顾流笙的身边道:“不是灏川过来吗?

  你怎的也过来了?”

  听了这话,顾流笙一边将孙筱安手里的手提袋拿到后备箱里去,一边饶有趣味的打趣道:“怎么?听你说这话,好像不止一个人不愿意让我们来接啊?

  这么喜欢让小武亲自来接?”

  孙筱安干笑了两声,然后低着头道:“别瞎说了。

  对了,小武呢?他怎么没来?”

  顾流笙将孙筱安塞到了车里,孙筱安见前边李倩楠拉着张慧也要上顾流笙的车。

  然后又看了一眼此时站在他们身后一脸失望的孟灏川。

  随即便下了车,将张慧塞进了车里,然后又强行将李倩楠推到了孟灏川的面前说道:“流笙的车太挤了,里边还要放那么多包装袋。

  我就把我们倩楠交给你了,你可要完好无损的把她送回老宅哦!”

  说完,不等李倩楠说话,她就小跑着回了顾流笙的车子。

  张慧坐在她旁边,一脸春风得意的说道:“怎么?当起红娘来了?”

  孙筱安轻哼道:“难不成……只管你们当红娘,我就不能当吗?”

  孙筱安笑了笑,驾驶座上的顾流笙则看着窗外还在别扭推搡的两个人说道:“看来阿姨会非常喜欢这个儿媳妇,毕竟颇有当年阿姨的风范。”

  听了这话,张慧的八卦心思顿时就被勾了起来。

  连忙追问道:“那孟灏川的爸爸呢?是不是和孟灏川差不多?

  呲呲呲,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顾流笙则笑了一声道:“你确定在我这里打听八卦?”

  张慧愣了愣,努了努嘴,一脸的轻蔑道:“什么啊,还不是你自己先开口的。”

  顾流笙不语,却也是一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的样子。

  孙筱安却忽然看着他问道:“你就说说呗!我也挺好奇的。”

  张慧看了一眼孙筱安,原本以为顾流笙肯定不会说什么,可是打脸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只听得顾流笙幽幽地说道:“孟叔的性子和我差不多。

  曾经一度被阿姨闹得想要离家出走,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为什么啊?你们男人离家出走又不像我们女人还要考虑带不带化妆品,带不带行李,带不带银行卡什么的。

  男人通常不是说走就走的生物吗?”

  张慧一脸茫然的看了一眼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的孟灏川的车子。

  良久,顾流笙这才再次幽幽的说道:“孟叔没有家里的钥匙。”

  “啊?就因为这个?”

  张慧似乎对这个答案颇为不满意,一旁的孙筱安却笑着说道:“那看来,孟叔叔和灏川的妈妈真的很恩爱了。

  能留住一个男人的关键从来不是一把钥匙,一张银行卡或者其他的身外之物。

  能留住一个人的只有他心里的那个人罢了。”

  顾流笙闻言,忍不住宠溺的摸了摸孙筱安的头发说道:“所以,我小的时候也经常觉得奇怪。

  孟叔叔似乎很怕离家出走以后,因为没有家里的钥匙,而进不了家门。

  可是后来,随着我慢慢的长大了,才发现,那是两个人相爱的样子。”

  张慧坐在后边,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猝不及防,又是狗粮。

  我刚才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打个车自己回去不开心吗?”

  孙筱安红着脸,继而低下了头去,良久都不好意思抬头看顾流笙或者张慧。

  三人回到老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孟灏川的车子。

  孙筱安忍不住满意的点着头说道:“真好,终于开窍了。”

  顾流笙笑了笑,很是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说道:“你天天想方设法的给她们创造机会,想不开窍都难吧?”

  “嗯?你都知道?”

  顾流笙再次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孙筱安在一起以后,他就总是忍不住会笑。

  这和他以往的高冷人设完全没办法相提并论。

  良久这才听到他说道:“你故意给他们创造见面的机会,应该是误以为灏川要追求你的时候吧?

  那时候,他只不过是跟我开了一个玩笑罢了,后来,发现我对你上心了,这才故意当着我的面做样子,激我而已。”

  听了这话,孙筱安当时就立在了那里,良久这才说道:“我仿佛感觉到有被冒犯到。

  追求我……只是一句玩笑话?孟灏川……他死定了。”

  看着孙筱安这个样子,顾流笙头一次觉得卖兄弟这么开心的。

  于是,当天晚上,大概八九点钟,孟灏川把李倩楠送回老宅的时候。

  就看到孙筱安黑着脸盯着孟灏川,而李倩楠则红着脸,嘴巴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过。

  良久这才听到孟灏川跑到顾流笙的身边,低声道:“筱安咋了?

  我怎么老是感觉她看我的眼神,有一种恨不得想要把我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听了这话,顾流笙则放下手里的杯子,然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跟她说了一下,你当时跟我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玩笑?什么玩笑?我跟你开的玩笑那么多,所以你专捡着哪个跟她说了?”

  说到这里,孟灏川登时后退了两步,然后惊讶道:“你……不会吧?把那事儿告诉她了?”

  “对,就是那个事。”

  “顾流笙,你还是不是人啊?你出卖兄弟,你丧尽天良啊……”

  说话间,孟灏川已经骂骂咧咧自己退到了玄关处,正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鞋子给换了,然后拍拍屁股跑路的时候。

  却忽然听到孙筱安语气温和的问道:“灏川啊,这是要去哪啊?

  刚来也不喝点水,外头那么冷,我怕冻着你了。

  来来来,进来,坐坐。”

  说着,不等孟灏川说话,她就已经强行把孟灏川给拉了回去。

  看着孟灏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一旁的李倩楠我愣了一下,然后诧异的看着她们两个人问道:“你们两个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孙筱安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说道:“没错了。

  唱的就是过去的一个玩笑话,我需要让灏川把这个玩笑唱下去呢!”

  说完这个,果然就见到孟灏川苦着脸说道:“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的……不该随口很老顾那种不仗义,有异性没人性的人开玩笑,要追筱安你。

  但是吧,你想啊,那时候我们是不是真的不熟?”

  正说着呢,果然就见到李倩楠逼近,然后一只手就揪起了孟灏川的耳朵道:“开玩笑追筱安?

  孟灏川,我还真没发现啊,你这开玩笑的功力这么强悍呢?”

  “哎呦,疼疼疼,你松手,我……我真的就是随口一说,都是顾流笙,他这个叛徒……卖兄弟讨老婆开心。”

  李倩楠又忍不住加重了力道,然后说道:“那你刚才呢?说喜欢我,还装作深情款款的样子亲我,说是不是也是开玩笑的?”

  孟灏川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求饶道:“不是,那不是开玩笑的,那是认真的。

  我觉对百分百的真心,我跟你表白那可是想了好一阵才鼓足的勇气好不好,亲你……那也是鼓足了勇气的,谁知道亲完了会不会被你打死?”

  “孟灏川……你死定了。”

  二人正这么闹着,恍然抬头间,却看到孙筱安和张慧正站在那里笑的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李倩楠见状,这才猛然松开了放在孟灏川耳朵上的双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