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一只血尸开始 > 第一章:血尸

第一章:血尸


“轰!”

雷声乍起,暴雨打在窗户上,掀起一阵无规则的水花,狂风吹过,为闷热的夏季带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凉意。

褚北手指打在屏幕上啪嗒作响,昏暗的灯光撒下,映照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呼。”

结束了微信里没有营养的对话,褚北告别了自己的最后一个顾客,他将手机扔在沙发上,凉薄的脸上闪过一丝疲倦。

今天是周末,工作量没有平时那么大,这也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休息的时候。

伸了个懒腰,褚北走向窗台,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了远处遮天蔽日的黑色城墙,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互相反复敲打了起来。

早在半年前,城市的边缘就不知不觉间建立了这么一个高耸入云的城墙,范围广不说,就连高度也是前所未见。

“而这一切……”

褚北沉默的看了一眼天空,哪怕外面雷雨交加,漆黑的天空也挡不住中央的那一抹猩红。

——‘J23红洞’。

1月23日的午时,所有人在同一时刻都听到了一声来自天空的巨响,同时在世界各地,人们发现天空的中央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大洞,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有人说这是外星人的武器,有人说这是上帝降下的惩罚,到处有人宣传灭世说,一时间风云四起,联合国召开国际会议,全球200余国家共同探讨天空发生的意象,甚至派出了军队去探查,但无一例外,所有的国家都一无所获。

等过了半个月后,各国政府发现世界并没有发生改变,人类向来是适应能力超群的物种,在没有损失到自身利益之时,他们慢慢的适应了红洞的世界。

而在此之后,东方的红色国家率先建起了高墙,并且逐渐收起了对国际的关注,竟然慢慢进入了一个埋头建设国家的诡异状态。

国际上的其他国家政府竟然没有对此表示任何的态度,甚至有的国家也进行了类似的建设工程,一时间,国际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氛围中。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各国人民的日常生活,红洞挂在天上,没有丝毫影响,学生们该上学上学,大人们该工作工作,只是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到,世界似乎在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褚北将窗帘拉上,去冰箱拿了一瓶冰镇的汽水,他慢慢坐在沙发上,思绪也开始不断的发散。

“最近的怪事似乎有点多了……”

褚北喝了一口汽水,慢慢摸了摸下巴,发出一声若有所思的感叹。

除了去年的疫情,今年除了红洞之外,更是不断出现了骇人听闻的诡异事件。

红洞出现之后,国家开展了‘黑色城墙’计划,慢慢将沿海地区,中部黄河地带和西北地区的各城市边缘处建起了高墙,并在城市里逐渐搞起了城中城,并试图将大部分高校搬进去。

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诡异事件也层出不穷,先是境内出现了一个名为‘涅槃’的邪教组织在二月初的各大城市的火车站搞起了袭击事件,虽然被政府迅速镇压了,但也让本就惴惴不安的人民群众的情绪更加低落。

除此之外,世界各地竟然还开始流传起了诡异的都市传说,什么传说中的猫脸老太婆,什么西方一墓地惊现死人爬出,还有更离谱的说有人在大半夜看到有小孩把自己的头当球踢……

除了这些荒诞不羁的都市传说外,褚北所在的宋城就在近日来发生了一个震惊全国的恶性案件,这起袭击案就发生在宋城金银山脚下,死者都是一些年轻的少男少女,尸体被扒皮抽筋,一时间满城风雨,害的褚北学校的领导开展了不少有关个人防范的活动……

虽然这些诡异事件都在传出去后被急速删除了,但这也挡不住人们四向讨论,甚至还延伸出了不同的版本……

实话实说,红洞之后的城市安全举措虽然增加了不少,但是那些乡下偏僻的角落,凶杀案似乎以井喷式增长。

“是时候把姐姐接过来了……”

褚北从小在孤儿院长大,6岁那年被同在孤儿院长大、大他12岁的姐姐苏华领养,一直将其供养到大学。褚北也没有辜负姐姐对他的照顾,从小就锻炼自己的各项能力,到了大一的时候他已经能通过自己的手段赚到足以养活自己的钱了。

两个人都是孤儿,从小也是互相取暖,虽说现在姐姐也已经通过自身的努力干出了不菲的成就,但一个人在沪城打拼有多辛苦褚北还是知道的。

褚北打定了主意,决定忙完手头上的这些小事之后就把姐姐接到宋城住,一来是害怕层出不穷的恶性案件,二来褚北不想看她那么辛苦,现在好不容易上了大学,也有了稳定的赚钱仿佛,多一个人也有个照料。

“叮!”

手机提示音突然响起,褚北收起思绪,他拿起手机,发现是之前向他购买画作的一位顾客。

褚北在业余时间一直利用插画进行赚钱补贴家用,他也不是没有其他的赚钱方法,但比起其他赚钱方式,他更喜欢画画这种利润不菲,而且个人比较喜欢的工作。

他点开对话框,看到信息后眉头皱了皱。

“你在哪?”

褚北有些奇怪,但还是慢慢回复了过去。

“在家。”

褚北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有些好奇这个顾客为什么这么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打起了字,“有什么事吗?”

“叮!”

新的提示音传来,褚北有些在意的打开来看,发现还是之前那个约画的顾客,只不过他又发了一条新信息。

“我去找你。”

褚北坐直了身体,心里有一些荒谬。

先不说这个家伙为什么来找他,就说怎么找就算一个难题。毕竟光是褚北的住址,他就记得自己并没有像任何人透露过,所以这个‘找’字,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褚北点开对方的主页,他的朋友圈里发了一些工作上的东西,这个顾客似乎是个编辑,在他最新的朋友圈里还有一些为小说配图的插画征稿,或许这也是对方找上褚北的原因。

褚北看来看去,也没觉得对方有什么不正常,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复了一下。

“找我?”

对方没有回复,褚北奇怪之余也没有多想,他打开电视,准备看着电视休息一下。

“叮!”

新的提示音,新的消息,还是那个顾客。

褚北深吸一口气,点开对话框,发现对方又发了一遍‘我去找你’的消息。

他摇了摇头,觉得这个顾客可能是在戏弄自己,所以也不再回复,只是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接活的时候一定要找个靠谱点的客户。

褚北点开最新的综艺看了起来,随意的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没有新的消息发来,心里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全当对方无聊给他发骚扰信息了。

“叮!”

过了2分钟,原以为对方开玩笑的褚北发现,这个人又给他发了一个消息,这次,内容并不是我去找你。

“我到了。”

褚北皱了皱眉,他拿过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无语的回复了过去,“你有什么事吗?大半夜的给我发一下莫名其妙的话……”

“你在第11楼吗?”

褚北愣住,有些意外的站了起来,他把客厅的主灯打开,想了想决定还是去窗户前看一看。

他现在居住的小区是上大学后在宋城租的,方便自己平时赚钱接画,虽然学校不允许新生在外租房,但好在他的舍友平时有打掩护,熬过了第一学期也就不查这么严了,这才给了褚北机会住在外面。

这间房子除了三个舍友和奶奶知道,褚北并没有像其他人透露过,更别说什么客户了。

而褚北住的这个位于书苑小区的房子,就在11楼。

客厅灯光打开,褚北谨慎的将窗帘拉开,目光穿过雨水,静静投射在不远处的小区大门——那里空无一人,更别说什么男性客户了。

“蒙的吗……”

正当褚北松了一口气时,他有些意外的发现,自己这座小区里的其他公寓楼,似乎都是漆黑一片,偌大一个小区里,似乎只有他这一个楼栋有着灯光。

与此同时,手机也传来了新消息的提示音。

“看到你了。”

“你在6层啊!”

因为灯光吗?

褚北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同时手背上的汗毛立起,他意识到事情的发展有点不太对。

“你在哪?你真来找我了?”

犹豫了一下,褚北看着不断震动的手机,慢慢回复了一句。

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近段时间以来,网上流传甚广的各色各样的诡异事件,外面的暴雨和心理的恐惧产生了情景交融。

有句话怎么说,暴雨和凶杀案最配哦。

褚北死死的盯着手机,终于,新的回复出现了。

“我上来了!”

“你看到我了吗?”

“记得给我开门哦!”

不再犹豫,褚北迅速关上了灯,与此同时,他跑进厨房,拿起了餐具里经常使用的剁骨刀,做好这一切后,他检查了一下门锁,静静地一手拿起手机,一手提着刀站在门口的两米处。

褚北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手机的震动,慢慢的打开了微信的对话框。

他不知道对面的是人是鬼,他只知道,自己陷入麻烦了。

“我到了。”

“可以给我开门吗?”

褚北没有回话,而是提着刀慢慢靠近了房门口,透过猫眼查看外面的情况。

走廊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昏黄的灯光在夜晚显得有些格外渗人,褚北的房门口并没有人的身影,不过并不排除对方躲在了猫眼死角位置,以他十几年的经验来看,如果蹲的低一点,未必就能看见对方。

褚北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没有想着打开门作死的向外面看一眼。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像是外面有人在猛烈地敲打着房门,同时,手机也随之震动了一下。

“开门!”

手机上的字歪歪斜斜的,褚北的手颤抖了一下,嗡嗡的震动声不断,每一个新信息的发送,随之而来的就是房门的剧烈颤抖。

而且,这种震动似乎在随着信息的不断发送,力度也在不断的增加。

猫眼外的世界还是空无一人,褚北咽了咽口水,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诡异之中了,而且一个不好,自己的下场似乎会变得很糟糕。

他慢慢退后,死死的盯着门口,做好准备,一有什么不对就会砍上去。

不过意外的是,门口的震动似乎停止了,不仅如此,手机的震动似乎也消失不见。

正当褚北松了一口气时,突然,一连串的铃声响起,他缓缓的退出了与他的聊天页面,在看到主页面的信息时,终于忍不住爆出了一声粗口。

只见原本空白的页面里,出现了新的数不清的聊天对话。

每一个红色的提示里的内容,都只有两个字。

“开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