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一只血尸开始 > 第八章.遭遇

第八章.遭遇


两个人沉默的等待着,终于在十几分钟后看到了穿着黑色衣服的宿管,她关上门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褚北抬头望去,宿舍楼里竟然没有一处是亮着灯的,按理说大学这个时候几乎没有多少人会选择睡觉,他压下心中的疑惑,和黑后对视了一眼。

“走吧。”

黑后压低声音说道,两人小心的翻过大门,老校区的大门还不是玻璃的,铁门旁边就是筑起的墙,这也方便了他们行动,两个人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迅速的进入了宿舍里。

走廊里的灯光异常昏暗,有些年久失修的灯泡还不连贯的闪烁着,宿舍楼里安静的有些诡异,偌大一个宿舍楼,竟然连一丝声音也没有。

黑后也察觉到了异常,她脸上不太好,开口道,“太安静了,小心点。”

褚北点点头,两人弯下腰,慢慢从宿管的墙下穿过,正要走过起居室的门,两人突然听到了屋内传来的声音。

“我明明为她说话了,为什么还会死呢?”

“是那群小畜生的错!”

“杀了她们!不得好死……”

女声嘶哑而难听,伴随着一种苍老的感觉,慢慢的从头顶传来,褚北和黑后瞬间感到一丝凉意,两人没有抬头,互相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不安。

这种寒意并没有随着两人的识趣慢慢消散, 反而越来越重,甚至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

两人的额头上浮现出一层冷汗,褚北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甚至乎连思绪都变得迟钝了一些,黑后也不好受,她看了一眼陷入不良反应的褚北,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左手将一个红色样式及其复古的瓶子摔在地面,同时嘴里低吼道,“跑!”

红色瓶子摔碎在走廊地板上,却凭空散发出了浓厚的烟雾,这烟雾一出现,褚北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变得透明了起来,他还没来的及惊讶,就被旁边的女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下意识的,褚北扭头看了一眼窗户,发现那里竟然趴着一个脖子奇长无比的丑妇人,妇人的身体在窗内,脖子却穿过了窗户,一张惨白且面目及其狰狞的脸正在原本褚北两人所在的地方胡乱看着,甚至褚北还看到妇人那塌陷的鼻子还不断的耸动着,似乎嗅着他们的味道。

紧接着,褚北就看到这个怪物慢慢抬起头,对他们笑了一下,嘴角被扯的很大,似乎都能看到嘴里的尖牙。

这他妈是宿管?

褚北心里有些发凉,一边庆幸黑后在关键时候拉了自己一把,不然看那个位置,谁知道这个怪物会做出些什么举动。

两人脱离了危险区,在通往二楼的门前停了下来。

黑后轻微的喘着气,有些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刚才的宿管所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这不是个好兆头,若是宿舍楼里存在的所有鬼怪都是这个样,恐怕这次任务就凶多吉少了。

才刚刚开始任务,就已经损失了她一件超凡道具了。

【巫女的迷魂香】

【品质:普通】

【特效:使用者一方短暂获得隐身的功能,此功能只能实现视线上的隐蔽,持续15秒】

【简介:中古时期,舞女们不堪忍受骑士们的骚扰,发奋努力的练习炼金术,终于成为了一代巫女,这就是巫女们首先创造出来的东西。】

褚北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他将军刀取出,以免再像刚才一样没有反抗能力。

“这次任务刚开始就遭遇了那么怪异的东西……”

黑后的语气有些苦涩,褚北点点头,像他这样的真正的小萌新,在这一刻也才真正体验到了超凡世界的残酷性,如果黑后没有搭把手,估计自己已经凉了。

一招下错,满盘皆输。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褚北对黑后的感官也好了不少,他想了想开口道,“那个宿管并没有追过来,我想这所宿舍的怪物不至于那么恐怖,我不知道竞技场的机制,但我想这个地方应该不会发布必死的任务,所以刚才的袭击或许只是对我们的一种警告,或者说,提示。”

黑后回忆了一下,“你是说她刚才透露出来的信息?”

褚北点点头,“我刚才被她靠近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这说明这个怪物的实力不会差到哪去,但是她现在却没有追过来……”

“我走的时候她是盯着我们的,说明她是能够察觉到我们的存在的。”黑后也想到了刚才的细节,她意识到了什么,“她没有想要追我们的意思,这是提示,或者说,暗示我们些什么。”

褚北看了看昏暗的走廊,刚才的动静甚至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叹了口气,“如果我猜的没错,竞技场的任务应该是有逻辑性的……刚才的宿管透露了我们三句话。”

“第一,这所寝室楼有人死了,按照任务简介很大可能是就是那个叫乔妍的女孩。”

“第二,小畜生们,死了的字眼可以看出,死者应该是被谋杀的,是谁不确定,但我们之前在门口听到那两个诡异女孩之间的谈话应该可以看出,这起凶杀案或者灵异事件应该和404寝室有点关系,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可以放在这个身上。”

“第三,刚才的宿管是表达出对死者的善意的,这说明她应该不是坏人,最起码不是迫害别人的一方,不仅如此她还对施暴者透露了极其大的恶意,但又不敢出来,这说明她还收到了一下禁锢,也许是不能离开住宿房间也许是不能亲自出手?这些都有可能。”

黑后赞同的点点头,她现在发现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才第一次进入任务,但其表现却极其镇定,逻辑思维能力极其缜密,甚至一些资深者也比不上…这种人要么会死在第一次任务,要么会永远活下去。

她选择相信褚北的推理。

“接下来怎么办?”黑后问道。

“宿管没有追上来,我们也不去招惹她,先去住宿书苑处看看情况吧,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褚北提议道。

黑后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南都大学是国内少数采取书苑制的学校,褚北却十分自然的知道这里的构造,其中的关联不难想出什么。

难道他也是南都大学的学生?

黑后脑中闪过一丝疑问,她也是南都大学的学生,虽然马上就会毕业,但也认出了这所学校是老校区,而看这个ID为【北方】的男孩,似乎十分年轻,并不排除他是学生的可能。

她回复了一下褚北,暂时压下心中的疑问,两人借着灯光慢慢摸向了书苑所在地,一路上两人的速度不慢,都在提防着四周隐藏的危险。

四周的宿舍很奇怪,大部分的寝室里都没有人,有人的宿舍里的,所有人都直挺挺的躺在床板上,头上还蒙着被子,看上去就像太平间里摆放的尸体一般诡异。

书苑的门没有锁,褚北看了一眼黑后,示意她往后退,自己提着刀,左手推开门的同时右手也挥了出去。

刀锋划过空气,并没有碰上任何东西。

褚北松了口气,他示意黑后安全,两人慢慢的走了进去,并没有看到任何人,褚北将门关上,以免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察觉到他们。

“发现什么了吗?”

书苑房内的书架摆的整整齐齐,唯独有一处档案架子倒下,桌子上四处散落各种文件,黑后就在桌子旁认真的看着。

她递给褚北一个破旧的档案袋,后者接过,看向了上面的字。

档案袋上的名字是乔妍,这是找到正主了,褚北眉头一皱看向黑后,后者点点头,示意他看下去。

褚北打开档案袋,刚看到里面的信息就愣住了,他嘴唇微动,慢慢念了出来,“乔妍,23岁,川渝籍人,为南都大学大二学生,死于1999年……1999年?20年前?”

他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黑后,对方点点头,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电脑,“你看这个。”

褚北来到那个白色的老旧的大脑袋电脑面前,看到了现在的日期,“1999年9月五日……这个副本的时间是现实中的二十年前?”

黑后摇摇头,“有这种可能,但是不能确定,我以前经历的副本任务中,还有把参与者送到那种传说中的魔法世界里的情况。”

“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二十年前,怪不得这里的设施会如此老旧。”褚北脸色不太好看,他回忆了一下现实中的情况,并不知道南都大学二十年前有这么个事情,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不知道罢了,毕竟二十多年,那个时候的网络可没有现在那么发达,一些事情遗忘在时间里是很正常的。

“档案上写着乔妍是跳楼自杀的,但看本次故事是以这为原型的灵异副本,看来这个女孩的死应该另有隐情。”黑后做出了自己的推测。

褚北点点头,他把档案袋放了回去,开口说道,“任务要求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乔妍的死因?”

黑后不确定的说道,“会不会是这个女孩因为那个所谓的‘秘密’,才导致她死亡的?”

“被诅咒的秘密……你说的对,很有可能是因为乔妍接触到了某个秘密然后被杀人灭口了,刚才所说的404宿舍的复仇,我想就是乔妍对她舍友的报复,这么看来,404的人并不简单啊。”

黑后点点头,她掏出一把银色的手枪,又拿出了几个黄色的宝石放在兜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去四楼看看吧,找到404寝室,说不定那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褚北正了正挂在身上的十字架,又把太刀握好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