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一只血尸开始 > 第十章.厕所隔间的怪物

第十章.厕所隔间的怪物


“1998年,12月15日,天气阴,今天乔妍被选入了元旦汇演的音乐表演,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因为那首参赛的歌曲是我们费了好多心血做成的,但是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却发现她有一些神色恍惚,问她的时候也是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我有些担心。”

……

“1998年,12月24日,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她了,她也不回寝室,但是最近却有了不好的传言传了出来,竟然有人说乔妍能登上大会是因为她对社长出卖了自己的……真是太恶心了,是404那帮丫头传的事,妍妍天天对她们那么好,这群人竟然干出这么恶劣的事情,不行,我要去找她们!”

……

“1998年,12月28日,我见到了乔妍,她好瘦,感觉精神很糟糕,我很担心她,404的几个贱人已经被我骂了好一顿,虽然我也被批评教育了,但是我并不后悔。”

……

“1999年,1月1日,乔妍在舞台上好耀眼,今天的她就是所有人的焦点,我承认我听哭了,今天的她眼里有光,这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我第一次看到。”

……

“1999年,1月12日,针对乔妍的丑闻铺天盖地的袭来,还是404那群杂碎干的事情,她们做的更过分了,不仅散播谣言,在宿舍里排挤乔妍,还暗地里毁坏她的东西和化妆品,有一次乔妍竟然还在滴眼药的时候发现药水被换成了胶水……真是太恶毒了,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

“1999年,1月30号,音乐社社长被免职开除了,乔妍也被勒令退学了,我很清楚他们两个没有做任何事情,讲真的,我第一次认识到舆论那么恐怖……晚上我见到了乔妍,我很没有出息,我本来想安慰她,但没想到最后却是她抱住一直痛哭的我,我们认识了半年,但我真的已经把她当成亲人一样的朋友了,她真善良,哪怕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仍旧在劝我不要为了她惹事……”

“1999年,1月31号,乔妍死了,她从五层高的教学楼上跳了下来,就摔在了她寝室的几个女生经过的地方,死之前,还在盯着她们,我没想到,昨天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

再后面的日记就被破坏了,褚北合上了日记,心情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只感觉身体有些疲惫,回忆了一下乔妍变成鬼怪后的样子,心里涌上一丝悲悯和同情。

这个女孩的遭遇在日记里很惨,受到流言蜚语和舍友的迫害,最后选择了跳楼自杀,单单从日记里就能够看得出来,她当时的无助与绝望。

褚北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受到迫害,为什么在校园那么多人中,会有那么多人去当那根压死骆驼的羽毛,他很好奇,为什么在她身边的人,会这样去迫害她。

“按道理来说,她对人很好,她的舍友不应该对她这个样子啊,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导致这个下场……”

褚北皱了下眉头,他想起了之前自己遭遇乔妍的时候所说的话,里面或许就有导致她突然暴怒的导火索。

“舍友吗?看来必须得去一趟404了。”

他又在其他人的桌子上翻了一会,发现这个宿舍里的人应该都和乔妍有过交集,看得出来她们对这个女孩的感官似乎挺好的,或许她们也是当初帮助过乔妍中的人之一吧。

褚北打算先去四楼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只要能把她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找出来,那么这次任务也就能顺利完成了。

正想走的时候,褚北兜里的对讲机突然响了一声,他将对讲机拿了出来,也随即打开了频道然后关掉。

这是他们两个之前设定的暗号,为了查看对方的安全情况和是否方便。对讲机里很快就传出了黑后的喘气声,听起来似乎受伤不轻。

……

另一边,黑后用五颗宝石的代价勉强甩开了女鬼,这些宝石都是她在现实里花高价从别的超凡者手中收购的,一颗的价格都十分不菲,不过能够让她摆脱困境,她倒也不觉得心疼。

能够从女鬼手下逃脱她已经觉得自己足够幸运了,其实若不是那个女鬼似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逐渐丧失了对她的兴趣,或许她已经死在了追击过程中了。

阴暗的洗手间里,黑后捂着腹部不断流血的伤口,靠在隔间的门板上慢慢呼出了一口气,她忍着剧痛,打开了对讲机的频道,

“……我被袭击了。”

褚北的回应也很迅速,“受伤严重吗?你在哪?”

“伤势挺严重的,我现在在三楼女厕所里……先别管这些了,我在三楼的教导处发现了一些讯息,也许有点用处。”黑后喘着粗气,一边将一个绿色的宝石捏碎,撒在了伤口上。

绿色粉末覆盖在伤口上,惹得一阵疼痛袭来,她咬牙坚持了一下,继续说道,“教导处的电脑里记载了乔妍生前的一些记录,上面显示她曾和一位叫做曾泽的男生被校方以作风不好的问题而点名批评,这个男生似乎就是这样被辞退的。”

“不仅如此,在1998年的时候,有几名女生曾向校方反映了乔妍的作风问题和宿舍问题,这群女生似乎就是404寝室的,当时负责调解的就是那个宿管,这件事情的解决很容易,那几名女生以理由不充分的原因被校方无视了。”

说完这些,黑后将对讲机放在了身体旁,她从个人背包里拿出医疗箱为自己医治了起来,之前的伤口在绿宝石的治愈下变得好了很多,她只需要简单地止血工程就行。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你能找到更早之前的信息吗,就是她们为什么产生矛盾之类的。”对讲机里传来褚北的声音。

黑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刚想回答,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有东西来了。”

她神色一紧,身体慢慢的退去,她手里拿出两个红色的宝石,眼睛死死的盯着厕所的隔间门。

门外传来了重物击地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巨人走路的声音,这股声音越来越近,最后甚至感觉就在黑后的身边。

慢慢的,声音停了下来,黑后可以感觉的到,对方就在自己所在隔间的门口。

她一瞬间感觉自己毛骨悚然,紧接着,她听到自己的厕所隔间的门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同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声音有点大,感觉不像是别人在敲门,反而像是某些脾气不好的人在砸门。

黑后深吸一口气,她慢慢的伏下了身子,想要通过隔间门那细小的底层缝隙看清楚来人的身份。而就在她低头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就笼罩在了她的身上。

只见那缝隙之外的,赫然是一个脑袋已经碾平了的男人的头颅,半边额头已经变成了平,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那什么东西砸平了一样。

黑后明白了,自己刚才听到的并不是什么脚步声,而是对方头颅砸在地面上的声音,而那敲门声,其实是他用自己的脚在踢门!

这个年纪并不大的女孩猛地一怔,无论她之前有多么丰富的见识,也抵挡不了这种认知层面的恐怖。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冷感觉围绕在心间,恐惧使得她跌坐在了地上,几乎是下意识的,黑后就尖叫了出声。

就在她出声的瞬间,门外的力度也进一步加大了,使得本就质量不是多好的门一时间有些摇摇欲坠。

黑后额头浮现冷汗,她将两个红色宝石捏碎,两个微型魔阵出现在她的双手上,一阵阵低声吟唱过后,两道火蛇从手掌中窜出了厕所隔间。

门外的声音戛然而止,正当黑后松了一口气时,她惊恐地发现,门,开了。

……

褚北刚一听到声音就知道出意外了,而且对方似乎还不是多好对付,其实他潜意识是不想去管别人的死活的,但这个女人救过他,而且对方显然是一个资深者,在这个有存活任务为主线的剧情里,任何一个战力都不能轻易损失。

他拿好阴刀,把日记放在背包里,将寝室的门关上,随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往楼上冲。

走道里是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的,褚北不可能优哉的闲逛一样的过去支援,而且黑后那里很明显已经开始了战斗,尽快过去支援才是明智的选择。

褚北的速度很快,路途之中他同样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似乎正在不断的汇聚,正当他觉得自己要遭遇点什么时,那股气息在厕所门口消失不见了。

他诧异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冲向了女厕所。

说实话,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进女厕所,如果换个场景或许还是一种异样的体验,但现在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把眼前这个倒立的怪物解决掉。

黑后浑身颤抖的缩在墙角,右臂软趴趴的挂在肩膀上,头上笼罩着蓝色的法阵,似乎在阻挡着怪物的进攻,褚北刚一看见这只的头颅在地上蹦跶的怪物,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实在是被这只造型猎奇的怪物给惊到的。

别说,用头走路的东西,他活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

阴刀紧握在手,褚北眼神变得冰冷,在训练中练就的肌肉记忆使得他根本不需要多过思考,反手就劈在了毫无防备的鬼怪身上。

阴刀对灵体有作用,这一刀就好像现实中有人用太刀往别人身上砍一刀一样,一时间散发着恶臭的黑色血液涌溅而出,褚北不理不睬,嵌入后者身体的长刀猛地一划,瞬间将怪物开肠破肚。

怪物惨嚎一声,那已经变形的脑袋狠狠地弹了起来,带动着他的身体往褚北这里扑了过来。

后者知道现在不能后退,下意识的,他反手一挥,就将对方的一条腿给削了下来,与此同时,黑后也反应过来了褚北的支援,一个黄色的宝石被捏碎吟唱,一条黄色的绳索直接将怪物给禁锢在了半空中。

“呵……”

褚北嘴角微微上扬,怪物惊恐的眼神和他淡漠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