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一只血尸开始 > 第二十三章.女学生

第二十三章.女学生


咒语声逐渐消失。

褚北深吸一口气,在他的眼里,沈倾洛身后的女鬼正在慢慢的伏下身体,一双惨白的手逐渐握在了众人的笔上。

沈倾洛也察觉到了什么,面色凝重的不敢动弹。

“哗啦。”

铅笔在几人的注视下慢慢的开始移动,不语者暗暗看了一眼褚北,开口说道,

“笔仙,是你到了吗?”

褚北面无表情的看着沈倾洛,实则暗暗观察那个女鬼,果不其然,后者立刻移动了自己的双手。

铅笔走走停停,最终静止在羊皮纸的‘是’上面。

几人对视一眼,最后由慎二开口,“你是什么时代的人?”

笔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最后停留在了朝代范畴中的现代。

几人纷纷松了一口气,这两次问话之后,他们也算是达到了初步的了解。

笔仙并不会主动攻击他们,除了这些鬼怪是真实存在之外,其他的地方似乎和现实中的游戏差距不大,只要不破坏游戏规则他们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

这样一来,众人的担心也算是小了一些。

只要循规蹈矩的问一些不重要的问题,未必就不能安全度过晚上。

这么想着,沈倾洛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们当然不会全都问一些废话问题,在有限的机会里能够多掌握一些情报对他们活下去也很重要。

褚北出于某种原因不能把这些怪物得情报公之于众,其他人就只能自己来得出结果。

女鬼操纵着铅笔,将其带到了女这个字眼身上。

几人明白,这就是死在医务室里被男友吊死的女学生。

轮到褚北了,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就那么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么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直到头顶的女鬼似乎都变得不耐烦了,他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笔仙,你从哪来?”

说完之后,褚北就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女鬼,其他几人也抬起头看向他,似乎有些不解。

他的问题很模糊,可以理解为你是哪的人,也可以理解为你从哪里来,更可以理解为现在的笔仙是从何而来。

不同的解读又有不同的含义,但唯独没有涉及到关于笔仙的私人冤情。

褚北并不打算就这么混过去一场日常任务,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获得S级的评分,单纯的100点经验值和积分已经无法吸引到他了,那些商店里的东西动辄都是200点开头,褚北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获取利益。

这就需要他尽量的去完成日常任务中的隐藏需求,比如这场任务里的背景解析。

褚北可没有忘记,当时的简介要求里可是有尽力破解背景原因的任务的,这些因素或许就是提升评价的决定性的点。

其他人明显不理解褚北问这个问题干嘛,毕竟他们都愿意越安全越好,问这些难免会节外生枝。

沈倾洛皱了皱眉头,她隐隐察觉到了褚北的意图。

女鬼在褚北问过之后就移动起了双手,那双铅笔在纸上犹豫了一下,竟然慢慢开始绘起了图,这一行为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铅笔画在纸上竟然冒出了血水,血水越涌越多慢慢铺满了整张纸,随后,血水慢慢的浮现出了一幅画。

“这……”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将视线投了过去。

血水宛如镜面,竟然像投影机一样播放起了一段视频。

昏暗的灯光,桌子椅子整齐的放着,一个女孩躺在病床上输水,右手还输着液,一个男孩正坐在她的身边,似乎在说着悄悄话。

几人都认了出来,这就是他们所在的医务室内。

那这个影像里的女子就是现在正在回答他们问题的笔仙喽?

褚北将目光移向那个男孩,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舒服,因为那个男孩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病态,仿佛像一个变态狂一样,看着女孩的眼神都有一些歇斯底里的占有欲。

女孩的样子挺干净的,能够看出来如果放在学校里也是有不少男生追的那种,男生就有些普通了,不过看他那处处贴心的样子,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才会在一起的吧。

“这个女孩是你吗笔仙?”

沈倾洛对着握着的铅笔问道,下一刻,铅笔在血水中移动,慢慢写下了一个‘是’字。

慎二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的,竟然感叹了一句,“这男的看样子很爱你啊……”

这话一说,褚北就感觉到笔上传来的压力重了几分,还没怎么样,慎二就感觉几人要杀人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呃……”

慎二一时语塞,他也意识到了不对。

这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得到特别细节的关于这几位受害者的故事,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学生生前到底因何而死,但最起码流出来的传言是和他男朋友脱不开干系的。

当着这个女学生的面发出这样的感叹,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褚北摇了摇头,虽然这个黄毛经验不足,但他这一波也让其他人得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似乎只要不以问答的形式去询问笔仙的死因,这些鬼怪是不能直接对她们进行伤害的。

如此一来……

他扭过头对慎二冷笑了一声,“你错了,那个男人明显是个变态。”

“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不仅眼神中充满了占有欲,而且表情中还有浓浓的病态,而从他不断扭头看其他男性的警惕表现中可以看出,这人又是个充满嫉妒情绪的家伙……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女孩的吊瓶已经打完了,而这个男人却没有半点叫医生的意思,不仅如此,男生手里握着几粒安眠药,而另外一手却是正常的退烧药,这说明什么,他正在有意识的想要让女孩昏睡!”

慎二沉默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下,“可是……”

褚北冷笑着打断他,“你急了你急了你的眼泪滴在了你的脸颊上,我的话成了你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你破大防了,你的心态已经崩了,你没有想到你也是像他一样的男权主义者。”

慎二:“???”

其他几人都脸色奇怪的看着他,沈倾洛更是想到了褚北在上个任务搞出来的动静,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褚北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观察着女鬼的动静,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才松了一口气。

他说刚才的那些话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笔仙,如果对方没什么反应那自然平安无事,如果对方因此能够产生交流的行为,他才能更近一步的进行他的计划。

而在他说完之后,现在的笔仙似乎对他产生了一点兴趣,虽然褚北并没有想要冒险问她死因为何,但他已经可以开始更进一步的去探知消息了。

笔仙本就是来交流的,但这个交流又分好多种,如果只是简单的问话褚北能扯家常扯一夜也没事,但这是任务世界,走错一步可能结局就会不一样。

褚北首先要确定的,就是笔仙对他们的态度是否友善。

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笔仙,你讨厌男人吗?”

这话一出,笔上的压力又重了几分,褚北并没有多过在意,片刻后笔仙给了答案,铅笔写下了‘是’,与此同时,血水慢慢的开始了消散。

褚北笑了笑,“我也讨厌男人,那些狗男人太可恶了,实话实说,有很多男人打着为女朋友着想的旗号步步控制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连她们和其他男生对视一眼也会生气,说一句话都怕被带绿帽子,自己却天天蹦迪夜店夜不归宿……我不是看不起蹦迪的男生啊,我也蹦迪,但我歧视的是那些当婊子还立牌坊的男生,实在是太过恶心了……”

几人刚开始听着还正常,越听越不对劲,就连不语者也慢慢扭过头看起了褚北,如果没有面具阻挡的话,褚北可能就会看到三个表情怪异的脸了。

这一拳下去三十年的功力,你挡得住吗?

不过女鬼显然没有听出来什么意思,铅笔犹豫了一下,竟然给了回复,慢慢的写下了一个‘对’字。

另外几人的眼神变得更古怪了,似乎没想到褚北真的和笔仙聊起来。

看着熟悉的进展,沈倾洛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她只能说果然如此吗。

上一次也是,只是一个来回,褚北就和乔妍有说有笑了起来,现在又是这样,先把对方夸一顿,现在竟然开始正常沟通了。

沈倾洛可以察觉到灵体的存在,虽然不像褚北一样能够直接观察到对方的形体,但可以明确地感觉到对方的所在。

而她现在明显感觉,一开始在她身上的压迫感,竟然减轻了不少……

不语者和慎二也同样怪异的看了眼褚北,两人自问自己不傻,但也没办法三言两语就和任务目标聊起家常,这么看来,对褚北的评价又大了一些。

不语者思考了一下,也开口说道,“老夫也见过一些非常令人不齿的同性,有的年轻人为了一己私欲甚至霸占公共电梯,就为了某些打完球的男生能够更快的下去冲澡方便,甚至不允许女生乘坐,还号称女生侵犯他们的隐私权……说实话,老夫也十分看不惯这些家伙。”

褚北愣了一下,和不语者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出双方眼睛里的欣赏之意。

没想到啊老先生,您也是个老拳师啊。

沈倾洛嘴角抽了抽,犹豫了好久也没说出一句话,黄毛慎二同样如此,满嘴的骚话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反而不语者和褚北跟笔仙聊得火热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