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一只血尸开始 > 第二十四章.褚北的计划

第二十四章.褚北的计划


“男生就应该天生高人一等吗?凭什么女生就得生孩子,要我说,男人也应该结扎,既然女人付出了自己的青春,那男人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老夫赞同。”

“同……意……”

……

沈倾洛和慎二无语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一鬼,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打断他们。

距离游戏开始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了,这三个人家伙还真就那么旁若无人的探讨起了女拳和男拳的问题,不仅如此,看样子他们还聊得很开心……

所以这世界是怎么,上一次任务就是这样,现在这场现实任务也是这个样子。

难道竞技场的任务这样展开才是正确的吗?

为什么你们能和一个女鬼讨论起男拳女拳的事情啊,难不成另外两个笔仙一个探讨教育制度,一个探讨家庭伦理吗?

沈倾洛满满的吐槽欲望,一旁的黄毛慎二也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而另一边的褚北和不语者也已经进入到了关键时期,后者领悟到了褚北的意图,所以一直在配合褚北说话。

两个人已经和笔仙拥有了初步的好感度,而下一步,就是尽可能的去探知这个笔仙生前遭遇的事情。

想到这,褚北和不语者对视一眼,随后开口说道,“笔仙,你在生前也遇到过这种男人吗?”

几人都屏气凝神的等待着回答,这个问题说实在的已经有探查对方死因的一部分意图了,如果笔仙就此翻脸,那他们也只能做好战斗准备了。

不过好在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气氛仅仅沉寂了一会,铅笔就又重新移动了起来,这一次,它停留在了图片上的‘是’字。

过了一会,铅笔又开始移动,逐渐写下了一句话,“你们想看吗?”

褚北几人对视一眼,不语者点点头,沈倾洛和慎二也点了点头,褚北明白了之后,轻声回答,“好。”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铅笔迅速在纸上画了一个圈,随后,褚北就感觉自己意识一顿,紧接着眼前的画面就开始变化,就连室内的光亮也明显了几分。

褚北扭过头去,发现窗外正是白天。

他的旁边站着其他的超凡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现在的状态并不正常,而是飘在空中,这些人都发现了不对,慎二开口说道,“这是哪里?我们现在是什么状态?”

褚北意念一动,阴刀出现在手中,他松了一口气,好在背包里的东西还可以用。

“冷静一点,这里或许就是笔仙想让我们看得东西……”沈倾洛淡淡的说道,她指向不远处躺在床上的女孩,发现那正是之前看到的笔仙。

女孩正醒着坐在床上,手上似乎在看什么东西,如果能看见几人的话,这个女孩早就做出反应了,但她没有,这就说明几人现在的状态是不可视的状态。

“回忆吗……”褚北暗暗有了想法。

女孩似乎是打了很长时间的针,身体也一直没好,现在的状态有点虚弱,而且脸上还留有浓重的黑眼圈,似乎精神也不是太好。

从褚北的视角看去,女孩似乎在翻阅一些资料。

她拿起手机查找一些东西,同时又拿起了床头柜的药物,仔细的对比了起来,越看,脸色越难看。

“没有……”

女孩喃喃自语了一声,突然门响了一下,她赶紧将药放到原处,自己躺在床上假装睡起了觉。

推门而入的是个年轻的男孩,褚北等人见过他,正是之前在血水中出现的变态少年,这个男孩进来之后,先是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后才放松的坐在了病床旁。

男孩依旧是那副模样,眼里的疯狂清晰可见,他伸出手摩挲着女孩的脸庞,一边低声喃喃了起来,

“小雅,你可真漂亮,特别是睡着的时候……多么安静,看来那个药还是有效果的,竟然能让你睡那么长时间,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不说话的时候,没有那么多事情,也不招蜂惹蝶的……”

说着悄悄话,男孩情不自禁的亲吻了一下女孩的脸颊。

而他不知道的是,女孩垂在床边的手已经紧绷了起来,同时身体也因为害怕变得开始颤抖了起来。

女孩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反应,好在男孩并没有在意,过了一会,女孩‘自然’醒来,迷糊的问道,“张泽?你下课了啊……”

男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正常无比,脸上挂起了十分暖男的微笑,他拿出口袋中包好的药,递给了女孩,“对呀,你该吃药了,我怕你忘了,就过来照顾照顾你。”

女孩很自然的接过药,打开药的时候随便的扫了一眼,只是一眼,她的心底就变得微微发寒。

她先前分明对比过,这里面的药明明有几个药是当初医生没有开过的,也就是说,那多出了几片药,其实是男孩自己加的,而结合刚才自己假装睡着时听到的话,就不难猜出男孩夹杂在其中的是什么东西了。

女孩深吸一口气,怪不得她现在越来越嗜睡,经常一躺床上就想睡觉,而且醒来的次数越来越短,看来是这个男生干的好事。

想到这,她突然有些恐惧,因为她已经隐隐有些看不懂这个自己所谓的男朋友了。

明明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是那么得体,那么阳光,哪怕偶尔会因为一点小事吃醋,她也只是觉得男孩只是正常的反应罢了,可她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会是一个这样的变态。

女孩勉强的笑了一下,“我可以不吃吗……药好苦……”

男朋友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了下去,不过还是笑着说道,“那怎么行,吃药好得快,快把药吃了睡一觉,医生说睡一觉好的快。”

睡觉……

女孩的心沉了下去,不过她也没有想要正面撕破脸皮的打算,只能不情愿的把药吃了,并喝下了一大口水。

男孩见状才心满意足的笑了,女孩没过多久就想睡觉了,男朋友的满意更甚了,说了句让她好好休息的话就走了出去。

而陈雅也在其走后迅速的将嘴里的药给吐了出来,赶紧拿手机查了起来,最后锁定到了一款安眠药之上。

而她吃下的剂量可不是简单的一晚的剂量,以这次的剂量来看,一个不好也许就能送她去西天了……

陈雅的心里布满了恐惧,她意识到了不对,想要和其他人诉说自己的经历,却没想到自己的舍友也好,朋友也好,只是觉得她多想了,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的男朋友确实是一个照顾她贴心到无微不至的大暖男。

她刚下定决心和父母说这件事,就听到了一句幽幽的声音。

“原来你已经发现了啊……”

陈雅浑身一颤,扭头望去,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已经锁上了门,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我本来不想这么快杀了你……”男人摇了摇头,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接下来的场景,就和褚北想的一样,男人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女人,并且用吊瓶地输液管子将女孩勒死在了床头,随后将其挂在了吊瓶架子上。

做完这一切后,男人拿起自己准备好的安眠药,一口吞下了足以致死的剂量,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迎接起了死亡。

四个超凡者沉默不语,眼前的场景就是笔仙死前的场景,大致和传言差不多,女孩确实是被自己的男朋友勒死的,死之前,才发现自己男朋友的真面目。

画面翻转,几人又恢复到了笔仙游戏的现实中,只是这一次,没有人开口。

几人都很犹豫,看到了女孩的遭遇后,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毕竟这算是把对方的伤疤给揭开了,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却遇到了这种一般人无法接受的恶和恐怖。

有的人说平凡就好,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些父母开明,没有家暴,完成过九年义务教育,没有遭遇各种灾祸,校园暴力,没有被骗过财产,没有遇到过性侵,欺骗,抢劫,没有穷到吃不起饭,不会患重病,更是恰好生在城市,没事打打游戏谈了美好的恋爱,一辈子没干过坏事的普通人……

才是少数人的一生。

像他们这些半路就遭遇夭折匆匆离开人世的人,才是最羡慕普通人生的人。

褚北叹了一口气,“笔仙……你的父母还在吗?”

杀人犯自杀,警察会怎么判这个案子似乎并不奇怪,可怜的是失去女儿的父母,他们又会遭遇怎么样的打击。

褚北分明看到,灵视下现形的女鬼颤抖了一下,才控制铅笔回复,“我不知道。”

他继续开口,“笔仙,其实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男朋友一样的,那些思想变态极端的人是有,但也只是个别,充其量也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罢了……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你可以把想对他们说的话告诉我,又或者,如果你想跟着我,我也可以带你离开,毕竟你应该能够看出来,我们四个不是普通人。”

说这话的时候,褚北没有遮掩,直愣愣的盯着笔仙看,对方似乎也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其他几位超凡者同样看他的眼神有些诧异,就沈倾洛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似乎对于他掳走NPC这件事情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不过让其他超凡者震惊到的是,笔仙竟然真的做出了回应,只见铅笔在图纸上写下了一句话,“谢谢你的好意,我需要考虑一下……如果你能见到我的父母,请帮我对她们说一声,对不起。”

褚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然没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