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60章 Chapter.60

第60章 Chapter.60


中岛敦很难去形容现在的自己对太宰治的情感, 正如她摸不清楚太宰治到底是如何看待她的一样。

离开他的那段时间,中岛敦时常会想起他来,并非【思念】的那种想,只是单纯地想起这个人而已……她并不思念太宰治, 只不过这个人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占据了她生存意义的全部, 以至于在离开了他以后,中岛敦的惯性思维尚未完全调整完毕, 大脑空空时, 记忆中太宰治的幽魂便悄然出现。

不是完全没有怨恨的。不过这种情感实在是太短暂了,因为这会令她感到辛苦——稍微冒起一点点的埋怨和恨意, 便立刻被随之而来的疲惫席卷,所以索性快速掐灭这种负面情感, 让自己不要为过去所累。

不是完全不爱了的。太宰治对于她的意义甚至远大于爱情, 就算没有爱情,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依旧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但是她也确实无法像以前那样毫无保留地为了他献上自己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了。她已经做不到为了这个男人在自己的后半生继续绕着这段感情痛苦地纠缠,做不到无视惨烈的过去、心无芥蒂地继续爱他。

这或许就是身为正常的人类拥有的情感,为了让自己变得快乐轻松,为了自己而活,而不是义无反顾地为了另外一个人消耗所有的忠诚和爱。

若是这样想, 中岛敦便也不太纠结自己对太宰治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感,至于太宰治如何看待她,自然也不那么重要了……他无论把她当成什么,对于现在的中岛敦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而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宣称自己是当初太宰治布下惊天骗局的共犯的男人——彭格列雾之守护者六道骸, 向她娓娓叙述了那个骗局的经过。

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布置,只是需要像六道骸这样顶尖的幻术师来完成这场骗局而已。他的叙述不是毫无破绽,甚至可以说处处是漏洞, 但中岛敦并没有针对那些漏洞追究——

她看穿了男人试图引诱她询问的目的,中岛敦并非刻意与他作对、不想让他得逞,只不过她确实没有太大的兴趣去刨根问底而已。

横竖她来这里,想知道的也只有六道骸用这个理由约她见面到底是不是太宰治的意思罢了。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六道骸先生……我大概知道了。”

“kufufu…中岛小姐看上去可不像是真心感谢我的样子。”

“您误会了,我很感谢您。”

中岛敦颇为无奈地笑了。而她对面的男人玩味地盯着她的脸,末了,感慨一句:“说实话,中岛小姐的反应让我稍微有点失望。”

“很抱歉,”中岛敦还是轻轻地笑,“如果只是想找乐子,六道骸先生在我这里大概没法得逞了……况且,您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是在讽刺我闲得没事干吗?哦呀哦呀,虽然看上去是一只绵羊,但跟那种男人相处久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沾上一点他的味道呀,”六道骸若有所思地扶着下颌,“从某种意义上说,就算你离开了太宰治,其实也没法再摆脱他了……不好意思,这样说会冒犯到你吗,中岛小姐?”

彭格列雾守的性格与传闻中一样恶劣。中岛敦没太感觉到生气,只是有种无言以对的无奈感,失笑的样子的确如六道骸所说,像一只无害的绵羊:“没有……您若是这样认为,那就这样吧。”

“中岛小姐听上去十分得过且过,我倒是不知道该跟你聊什么了。”

“可以这样说吧,您不用勉强的……我就是这样一个无聊的人。”

六道骸的眼神也变得无奈起来,中岛敦便在这样的目光沐浴下颇为闲适地抿了一口咖啡——

苦涩与甜腻于舌尖萦绕绽放。

“那么,这一杯咖啡由我来请吧……六道骸先生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那就是客人了。”

六道骸叹气:“赶人也赶得很利落,你就真的不想再多问问什么吗?我确实不是那么闲的,来这里找中岛小姐也的确是专门安排了一番。”

“那就请六道骸先生下次不要再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了,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六道骸先生以后不要和太宰先生一起骗我了,毕竟您的幻术的确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我无法分辨,也不想受骗了。”

她像在开玩笑一样说着,六道骸却莫名听出了其中认真的意味。

他的确不会再和太宰治一起骗他老婆了,事已至此,再骗下去就没意思了,况且他对中岛敦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至于针对她,又怎么会继续骗她。

六道骸用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在年轻女子的脸上游移不定。

既然中岛敦都这么说了,那么他来此了结这一桩事的目的也达到了。他本以为他会被这个遭受了欺骗的女人刨根问底,或许必要时还需要他发挥意大利男人善解风情的优点,温言软语安慰几句,为她递上喷了香水的手帕拭泪……可惜的是这个女人已经不需要他来为她解惑,更不需要他的安慰和手帕。

她需要大概只是一个安静平淡的余生,没有什么跟她的丈夫一起骗了她的彭格列雾守的打扰……是的,从中岛敦现在的态度来看,六道骸觉得自己的行为只是在打扰她而已。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好吧,中岛小姐,我也不是那种纠缠着女人不放的男人。”

六道骸颇为夸张地叹气。

“不过,咖啡钱还是让给我吧,让女士请客实在过意不去。”

中岛敦抿唇微笑,点了点头。

告别六道骸以后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她跟六道骸没聊多久,现在回去或许比平时到家的时间还要早些。

但真正走到租房外面时,也只剩下昏昏暗暗不明晰的光线了。中岛敦穿过漆黑的楼道,脚步声惊动了楼灯,电流窜过的声音滋啦滋啦回响在楼道中。钥匙插-入匙孔咕隆转动,在寂静的楼道中显得格外瘆人。

转动声忽然停下了。

中岛敦看着阻碍了自己开锁的那只手,骨骼分明,苍白而修长,在昏暗的光线中几乎白得能反光。

她极为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有推开那只手,也没有其他的反应。

“敦君今天下班很早。”

这是手的主人的开场白。

“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呢?”

明知故问是那个男人的伎俩。她曾经会被这种看似漫不经心却暗藏深意的询问吓倒,毕恭毕敬、诚惶诚恐,而如今回过头来看透了这一切之后恍然大悟这不过是男人控制别人的一种手段,中岛敦并不为此感到悲哀,只是对他还想用那种方式对待自己而生出一种无奈。

“因为我和别人有一场约会,”中岛敦转过头看向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男人,冷静地陈述着事实,“而且,那场约会没有耗费太长时间——现在并没有很晚,太宰先生。”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末了,勾起一个虚伪的笑:“敦君和谁约会了?”

“如你所见,是与你熟识的六道骸先生。”

“我跟他并不熟——敦君知道我一直注视着敦君,为什么还要跟六道骸做那种事情呢?”

“那种事情——你是说,跟六道骸先生在有其他客人在的咖啡厅,隔着一张桌子说话,并且期间没有丝毫肢体接触——这件事吗?”

“敦君解释得这么清楚,是怕我误会吗?”

“并非如此,太宰先生,”中岛敦觉得自己应该摇头叹气,但又觉得太宰治现在的表情看上去像个精神病人,还是不要刺激他比较好,“是你刚才的语气和形容已经造成了对我和六道骸先生的无端揣测和污蔑,我觉得我解释得清楚一点没有坏处。”

“没有关系,我没有怪你,敦君。”

但是太宰治好像没有听她说话,自顾自说了下去,笑容渐盛。

“我知道你和他没有什么,敦君喜欢的不是这样的男人。”

“……”

“那么,六道骸跟你说了什么呢?”

中岛敦沉默稍许,反问他:“太宰先生有不希望我从六道骸先生口中得知的事情吗?”

“不,当然没有。”太宰治很快就否认了。那只苍白的手顺着女子的手臂下移,在腰上停留稍许,似乎是想抱一抱她,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双手垂下,他只微笑着告诉她:“我只是怕他欺骗你。”

但是,欺骗我最多的难道不是你吗?

中岛敦嘴上没说什么,面上却是已经有些不悦了。

太宰治当然看得出来,可他一向颇为擅长言语上的诱哄,立刻温言软语覆上来:“敦君是觉得我虚伪吗?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敦君,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骗你的……你知道的,你清楚我这么做的原因,只是你不肯原谅我而已。”

“我没有不原谅你,太宰先生,”中岛敦重申道,“是你自己不放过你自己。”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认为,那么这是我的问题……你没有任何错误,敦君。”

又来了。中岛敦暗自嘟囔,这男人以前经常对她用这种手段,她以前居然没发现。

太宰治故意这么说,想让她愧疚心软,而中岛敦看穿了他,却也知道自己并非如他所说没有任何错误。

“你不用这样说,我也有错。”

中岛敦坦白。

“我错在自私地把你当成了神,而剥夺了你作为人类的权力……自私地认为你就应该高高在上地控制我,自私地认为你不会爱任何人。”

“这是我的错,太宰先生。”

“所以,我由衷地希望你以后能像正常的人类一样获得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