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是诸天救星 > 第124章 想死还是想活?

第124章 想死还是想活?


  “老爷,需要派人去北镇抚司衙门知会一声吗?老奴不信,在锦衣卫面前,这两个贼人能翻了天去!”

  王管家望着自家老爷,小心翼翼提了个建议。

  崔呈秀脸色阴沉,完全没有刚才那小心谄媚的模样,满脸的阴狠和怒气。

  “去,直接去找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带上5000两银子!”

  崔呈秀脸色狰狞,带着杀意的眼神扫视一圈。

  “是,老爷,我现在就去,”王管家恭顺地低下头,后背却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老爷的眼神是要杀人啊,他是老爷的亲戚,还是老爷的心腹,应该没事吧?

  “等等!”

  王管家刚想离开,崔呈秀又把他叫住了。

  “是,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崔呈秀脸上的表情开始不断变幻,先是阴狠随后是后怕,最后恍然大悟。

  “先别去了,”崔呈秀脸色平静下来,对他使了个眼色。

  王管家会意,一声令下,冲出来数十个家丁,将刚才目睹了主人丑态的奴仆全部抓了起来。

  “这几人护主不利,还想里通外贼,拖下去!”

  “大人,饶命啊!小人什么也没看到!”

  “救命啊大人,小人对大人忠心耿耿啊!”

  “狗官,爷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任凭这些家丁骂也好,求饶也好,崔呈秀都不为所动,最后是已经被乱棍打死的家丁尸体被拖了过来。

  “好生安葬,”崔呈秀淡淡一句,家丁们脸上露出畏惧之色,变得更加恭顺了。

  等家丁们离开后,王管家才松了一口气,战战兢兢跟在老爷身后。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啊,”崔呈秀叹了口气,“此人心机手段都属上乘,还有一身神鬼莫测的武艺,此乃枭雄之资也!”

  “老爷,武艺这方面,小人承认这神秘人确实惊世骇俗,但是这心机手段是不是……”

  “你不懂,”崔呈秀微微一笑,“此人用老爷我的钱让我去帮忙买官,在最初的时候老爷竟然还带着一丝感激,这难道不叫心机不叫手段?”

  王管家悚然一惊,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好危险好复杂,他还是老老实实当他的听话管家吧!

  “老爷,您这手先治一下吧,京城最好的郎中已经等了许久了。”

  “去吧!”

  崔呈秀挥了挥手,等王管家离开后,整个人突然摊在了座位上。

  “魏公已经被贬至凤阳,树倒猢狲散啊,圣上虽然还未治罪,但这只是迟早的事,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兵部尚书崔呈秀毫无刚才的威风,一脸惨白之色,对于自己的未来已经陷入了绝望中。

  他之所以找借口杀了那几个家丁,也是因为自从魏公被贬以来,家丁们人心浮动,有很多已经被收买了。

  “不对,也许还有那么一丝机会,”崔呈秀猛地站了起来。

  “此等妖孽想要进入军队之中,定是有所图谋,现在还未起势,若我能将宝压在此人身上,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崔呈秀越想越兴奋,那神秘人给他的感觉,虽然一直在笑,但比曾经远远见过一面的努尔哈赤威势更重。

  他顾不得胳膊骨折,开始全心全意为唐泽谋划游击将军,不对,是参将,光是一个游击将军怎么能显出他的本事呢?

  ……

  “大人,你想进入军队吗?”

  “嗯。”

  “大明的军队已经烂透了,个人的武力再强,也没办法提升整个军队的战斗力,连边军将领自己都放弃了!

  如今边军将领主要的战斗力都是来自家丁,其他士兵都是凑数的。”

  唐泽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要组建的是一只新式军队,属于我自己的新军!”

  丁修闭上嘴巴,总觉得这种情况似乎不太现实,那么多名臣名将都无法解决的事,说什么要建新军,谁信?

  “大人,您不担心咱们一走,那狗官就去报官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唐泽微微一笑,“他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如果他识相的话,说不定还能留下一条命。”

  “为什么?”

  “他是阉党五虎之首,兵部尚书兼督查院左都御史崔呈秀!”

  ……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锦衣卫北镇抚司。

  锦衣卫上下大小官员都出现在门口等待,包括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在内的所有人。

  “参见厂公!”

  “拜见厂公!”

  “见过赵公!”

  当今圣上厌恶太监的传闻还未传出,且东厂余威犹在,如今的锦衣卫仍然是奉东厂为尊。

  随着参差不齐的恭迎声,一个穿着黑色锦衣,面白无须的太监缓缓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红衣的番子。

  “嗯,”赵靖忠点了点头,扫视一圈,尖锐的声音传出:“哪个是卢剑星啊?”

  被远远挤在人群之外的三兄弟一愣,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这新任的东厂督公赵靖忠,怎么会认识他们几个小人物?

  锦衣卫们带着诧异一个个往后看去,让出一条通路。

  望着被带进小房间的三人,其它锦衣卫脸上都是羡慕之色。

  东厂权力还在锦衣卫之上,还有督察锦衣卫之权,若是那三个小人被东厂督公看中,怕不是要飞黄腾达了。

  嘎吱!

  大门被关上,三兄弟微微低着头,望着眼前的东厂督公赵靖忠。

  “知道魏忠贤,哪天离得京吗?”

  卢剑星恭敬低头:“回公公的话,前儿一早。”

  赵靖忠回头看了三人一眼,掏出一块手绢擦了擦,“就你们仨去吧,皇上要魏忠贤死!”

  压根没有给三人拒绝的机会,说完,赵靖忠就走了。

  三人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情况有点蹊跷,但东厂督公直接派下来的案子,他们压根没有拒绝的机会。

  匆匆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几人在门口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一个他们这辈子可能都不想看到的人。

  唐泽打了个哈欠,“我等着你们好久了,是不是要去杀魏忠贤来着?”

  “你怎么知道?”卢剑星脸一沉,瞅了两位兄弟一眼,发现他们也是一脸惊疑。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们已经踏入生死两难之境,想不想活?”

  “你放……胡说,”靳一川抓住了手中的短刀,“我师兄去哪儿了?”

  “他好得很,天天搁那闻鸡起舞,弄得我每天都没睡好觉!”唐泽抱怨了一句,本来想找个靠谱的手下,万万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炼拍了拍靳一川的肩膀,直视唐泽,“这杀魏忠贤一事,莫非有什么蹊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