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楚夏小白 > 第九十章 指纹

第九十章 指纹


  早就知道刘芳那两个货不是什么好东西,昨天被小白吓走,本以为长了记性,没想到掉头就找了媒体,还真是小看这两个苍蝇了!

  “难道说是因为这个新闻?”楚夏把手机推了推,满不在乎道:“让她们去说呗,反正我有电视台的鉴定证明!”那么大的权威,怎么可能凭她们三言两语就推翻了,让那些电视台的脸往哪放~

  这不是明晃晃的打脸么?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郑志刚的脸上一派严肃,“今早,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个事件,现在网络上沸沸扬扬,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我跟老秦商量着,若是昨晚她们来局里找楚晋安,就先以同谋给扣押起来,免得她们无事生非,可她们昨晚没来,反而一早又跑去了媒体面前,开了场媒体发布会,我这才把老秦找来商量,想着最好把你叫来,毕竟你曾经跟她们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像有没有什么虐待啊,或者其他的名头,最好抓到她们的把柄,也好有个理由拘押,省的添堵!”

  嚯?楚夏忽然冷笑,刘芳和楚月明这是长本事了?都开起媒体发布会了?

  她将日记本缓缓放在桌上,脸上无波无澜,看不出神情,“我想,不用找什么名头了,这里,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关于刘芳,她跟我妈妈的死,也脱不开关系,我现在怀疑,当初我妈妈的死,是刘芳和楚晋安共同策划的一场阴谋!”楚夏说着,将手中的另一个纸包放下,“这是他们囚禁我妈妈的绳子,我看了看,上面有血迹!你们可以找人验一下!”

  楚夏话音刚落,不说郑志刚,就连秦叔,都直接愣在当场。

  郑志刚不愧是局长,他率先反应过来,敏锐的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神色不禁凝重了几分,“你是说,当年你母亲的离世,有可能是谋杀?”他伸出手,小心的打开纸包,忽然郑重的问:“楚小姐,你有没有用手接触过这个证物?”

  楚夏摇摇头,“郑叔叔放心,我没碰过,直接拿纸包过来的,我想,若是能验出来这上面的血渍属于我母亲,那么,这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嫌疑了!”楚夏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是的,如果说要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这根稻草,也一定会是楚夏亲手放上去的。

  她就是要让楚晋安,付出应得的代价!至于刘芳,楚夏留了一手,若是当真查出她跟这件事有牵扯自然更好,若是没有,她有的是法子整治她!

  或许事情到现在为止,能被关进去,反而是最好的归宿,若是落到她楚夏手里,楚夏会让她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郑志刚有些惊讶于楚夏的沉稳,闻言颇有点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放下心来,他方才还真怕这个小姑娘不懂里面的关窍,碰触过证物,多少会有些难办。

  既然担心的事没有发生,郑志刚松了口气:“我马上让技术科检验,如果绳子上确定是刘芳的血迹,那这个上面,应该还能查出指纹!”说到这里,郑志刚再也坐不住了,他麻利的把纸包重新包好,再拿起那个本子,“那这个里面?”

  楚夏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道:“这是我妈妈的日记本,里面有她纪录的一切,我仔细对过了,是她的字迹!”楚夏垂下眸子,那淡然而沙哑的声音,听在耳朵里,却不由得让人心疼。

  至于字迹,楚夏哪里对过,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刻意说给郑志刚听的罢了,没有谁比被害者亲生女儿说的话更有说服力的了,这一点,楚夏很清楚。

  “你们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去去就回!”待楚夏说完,郑志刚无声的叹了口气,他拿着东西,打了个招呼急急地出了门。

  房间中安静下来,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小夏~”莫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中满满当当都是心疼,那种疼让他胸口处一阵一阵的抽搐,他轻轻开口,打破了沉默,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生死前,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

  原来楚夏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些,才会那样异样的!

  那会自己见小夏不愿多说,也就没再追问,这会想起来,莫离抽自己的心都有了!

  他竟然让楚夏独自去面对这些!!!

  想到当时楚夏强撑的样子,莫离鼻子一酸,“小夏~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些人伤害你的!!”楚夏那些话让莫离心惊,他想象不出,那时的楚夏,在知道这个事情后,是怎样复杂而悲痛的心情,才能做到那样的坚强,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对他提起,独自背负了这么多!

  莫离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体会过何为恨!

  而现在,他恨不得杀了楚晋安和刘芳!这两个人渣怎么不去死?

  莫离咬牙切齿,脸颊上的肉随着他咬紧牙关,紧紧地绷着,时不时抽动几下。

  “小夏小姐!”秦叔头一次听到这样的事,他从没有想过,人心竟然会坏到这种地步,想到楚夏小小年纪就遇到这些,打心眼儿心疼眼前这个女孩,他默默地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母亲的去世,我表示很遗憾,还望你节哀!毕竟,逝者已去,你要好好珍重自己的身子!也好让你母亲她安息,少些挂念!”

  “谢谢秦叔!”楚夏慢慢抬起头,静静的说道:“如果结果出来后,真的证实了我的猜测,我想请秦叔帮我一个忙!”

  “你说!”秦叔不假思索直接点头。

  楚夏心中滑过一丝暖流,这种毫无条件的信任,还是曾经,只有在爹爹他们面前时,才体会过的,久违了!

  “我想亲眼见见楚晋安!”父亲这两个字,楚夏确实叫不出口,她从来没有如此恶心过一个人,这个人,还是这具身体的父亲,想到自己现在身体里,流着这样一个人的血液,楚夏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恶心。

  “有些话,我想亲口问问他!”楚夏压下翻滚的心绪,“也想替我的妈妈,问一个答案!”

  虽然原主的母亲不在了,可楚夏知道,她生前有多么的不甘!

  所以这个答案,无论是怎样的鲜血淋淋,不堪入耳,她都要替这个可怜的母亲,亲口问一下!

  难道钱财,真的就能让一个人如此疯狂吗?还不是内心的贪欲在作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