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吻你说晚安 > 第1章:相遇

第1章:相遇


时间2020,地点,A市,灯红酒绿的PUB里,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节奏扭动着身躯,谱写出情欲最原始的模样。

一名身穿黑色牛仔,白色衬衫的少女坐在酒吧红丝绒沙发里,纤细白皙的手指握着玻璃酒杯,一杯接着一杯将酒精送入口中,眼眸望着角落里吻得难舍难分的男女,轻触手机

“你在哪”

"默默,公司今天饭局,不能陪你生日了,这个订单很重要,你一定能体谅宇哥对不对?"

看着微信里回复,陈默无声笑了笑,起身走到两人跟前,抬手将酒杯举到曹宇头顶,倒了下去

‘我靠,谁啊’

男人放开怀里女人,骂骂咧咧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是陈默,瞬间愣住。

“默默,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曹宇急急的说道。

“哦,那是什么样?”

陈默清冷的嗓音问着,眼神淡淡的看着他。

“刚刚喝多了,大家玩的有些嗨,不是故意的,默默”。

曹宇解释,怎么搞的,不是说陈默今天回老宅的呢?曹宇瞬间慌了。

和他拥吻的女人看了看陈默,又看了看怂了的曹宇,耸了耸肩。

“没劲,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女子蔑视的看了一眼曹宇,还以为她找了个富豪呢,结果是个纸老虎,女子扭着腰肢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

喧闹的酒吧气氛依旧,陈默看着眼前西装革履,面容清秀的脸庞,突然发现有些陌生,其实今天一切都不是偶然。

从半年前开始家里阿姨就告诉她,曹宇的衬衫上的香水味有问题,手机里也时长有暧昧短信,以及西装裤兜里的避孕套,那么明显低级的漏洞,陈默一直没有理睬,希望曹宇自己收敛,但是今天父亲把他和不同女人的照片发给她,让她处理好,陈默知道不能放任下去了,

“所以这就是个误会,默默,你相信我……”

解释还在继续中,曹宇试图垂死挣扎一下,他好不容易到今天,不能轻易放弃。

" 够了曹宇,我们结束了,合约终止,"

陈默打断他说道,当初因为家里催促,所以陈默找到曹宇,以提供合作公司好处,两人假扮情侣,为期3年,期间不可出轨。

如果触及到出轨问题那么合约就会终止,为了让父亲相信,曹宇搬到了陈默所住的别墅,到目前一年半的时间,期间曹宇顺利由穷小子变成上流社会新贵。

“已经合作的项目我不会撤资,你的行李记得收拾好,分手理由我会告诉我父亲,你可以走了”。

陈默冷静的说道,事到如今,她觉得没有继续的必要。

“所以,我就这样出局了对么?”

曹宇意识到说再多都没用了,一年多的相处,他了解陈默的性子。

“其实,你知道么,陈默,我开始真的想和你好好相处,变成真的情侣,可接触下来我发现,你太冷漠,每次我所做的,在你眼中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知道自己多说无益,曹宇无力的放下手臂。陈默没有做的太绝,他知道在再纠缠自己没有好结果。

“好吧,我走了,东西我周一去收拾”。

曹宇整理自己皱了的衬衫,拿起西服转身离开了,陈默看着他的背影,回到沙发坐好,继续喝酒。

说不难过是假的,400多天的相处,平心而论曹宇很会照顾人,和他在一起陈默会比较放松,不过涉及到了她的原则,就不能继续。

临近晚上十点,陈默结好账离开酒吧,因为喝酒所以无法开车,所幸酒吧距离陈默家不远,走路十多分钟,拢了拢衣服,陈默朝家里出发。

经过后街寂静的巷子,陈默听到一阵啜泣声传来,一开始以为幻听,没注意继续向前走着,但是越靠近声音越明显,没忍住的陈默走进了声源,发现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白色的卫衣布满泥土,脚印,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在双臂下,轻轻的,伤心的抽泣,

“你还好吗?”陈默蹲下身看着他问

男人抬起头望向她,陈默呼吸一窒,一张艳丽的面容映入眼帘,狭长的眼眸微红,轻咬的嘴唇泛着红色,白皙的面容,高挺的鼻子一抽一抽的,最绝的得是,男人拥有一双猫瞳,望着你的时候仿佛小猫一样挠了心头一把,又怜又痒了,陈默觉得,自己应该是撞见艳鬼了,还是个法力高深的鬼…

“姐姐,你后悔了么?”半小时后,男人坐在了陈默家中,紧张的手指不停的扣着。

“啊”陈默啊了一声,看着坐在自己沙发的男人,心里一阵后悔。美色误人啊,不然怎么会因为他说无处可去,就把陌生领回家里?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很乖。

“要是姐姐后悔了,我可以离开的,姐姐不用担心外面太晚了,我没事的”

男人看着陈默说着,配合无辜的眼神让陈默一下子心里瞬间软的一塌糊涂,一向冷漠的她对他冷不起来。

“没有,我在想你住哪里,楼上客房没有收拾,楼下房间之前我前男友住,你先将就一晚”陈默安慰的说着,来都来了,就当日行一善了。

“没关系,本来就是我麻烦姐姐,我不挑的”男孩乖巧的说着。

“那就好,我就陈默,叫我默姐就行,我应该比你大”一边说着陈默一边带着他走进他今晚房间,告诉他浴室,卫生间位置。

“谢谢姐姐,我叫席牧,叫我阿牧就好”

“对了,你应该没换洗衣服,这是我之前买给我父亲的,还没穿过,你试试”。

想到席牧没换洗衣服,陈默上楼把为父亲买的黑色套装递给了他,席牧接过衣服,甜甜的笑着,微潮的手指触碰到陈默的手背,带着丝丝痒意。

“谢谢姐姐,姐姐你人真好,”席牧望着陈默收回的白皙手指,轻轻说着。

“没关系,你早点睡,我先上楼休息了!陈默安顿好他,走上楼梯,到了楼梯口想起什么,转身说

“对了,如果肚子饿的话冰箱里有吃的,厨房你可以随便用。”

考虑到他是否吃饭问题,陈默回头嘱咐他,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所以他应该可以自己解决吧,陈默心里想到,没办法,家里阿姨休息了,她也不会做饭。

“好的姐姐,我可以的,姐姐饿的话也可以告诉我,我做给你吃。”席牧站在房间门口回答着陈默,眼神温柔。

“不用麻烦,我不吃夜宵,你早点睡”

陈默回过头继续向上走,觉得自己真的喝多了,晃了晃脑袋,今晚发生的事脱离她的掌握了。

直到了房间洗过澡后,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才平静下来,反正就一晚,明天他就走了了……

席牧直直的望着陈默上楼的背影,直到看不见那清冷的人儿才关上房门,后背靠着房门慢慢滑到地上。

静静的看着床头相框里微笑的陈默,红唇轻轻呢喃。

“我的默默”声音压抑,充满诱惑,与刚才的乖巧判若两人……

翌日清晨,温暖的阳光柔柔的照进房内,高贵典雅的大床上陈默睁开了双眼,慢慢撑起柔软的身子,揉了揉发涨的脑袋,酒后头晕的感觉真心不好受,胃部的不适让她烦躁,起身洗漱,换好衣服下楼。

“你醒啦,姐姐”听到身后传来甜糯的嗓音,陈默一愣,想了半天才记起声音源头是自己昨天捡回来的席牧。

“早,席牧”

转身朝他打了招呼,见到换了衣服的他,心里默默的吹了口哨,今天的席牧穿着昨天给他的黑色衬衫,衬衫的扣子前端两颗没系,露出白皙纤瘦的锁骨,下身浅蓝色牛仔裤包裹着修身有力的双腿,依然是乖乖的眼神,但是气场完全改变了,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姐姐下来的刚好,我刚做的早餐,准备上去叫姐姐。”席牧把餐盘放在餐桌上,笑着朝陈默说着。

“不用这么麻烦的,一般阿姨会过来的准备早餐。”陈默走过去坐好,帮着席牧把事物放好,觉得作为主人让客人忙活不太好。

"没关系的,我醒的早,随手做的,姐姐不要嫌弃就好”席牧无所谓的笑了笑,仿佛理应如此。

“好,昨天,睡得怎么样?有没有不习惯?”陈默喝了口牛奶,问道

“很好,睡得很香,”

席牧乖巧的回答,低下头时目光暗色,怎么可能睡着,他,兴奋了一整晚呢。

期间陈默发现,席牧的餐桌礼仪很好,吃东西不会发出声音,轻轻柔柔的,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那就好。”轻轻点了点,陈默不在说话,向来不善交流的她不知道说些其他的什么,气氛有些尴尬,静静的吃着餐盘里的三明治,陈默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按理说他们是陌生人,昨晚收留他已是仁至义尽,但是面对柔和乖巧的席牧,陈默觉得驱赶的话无法说出口,结果就这样想着吃完了早餐。他也没想好怎么说。

“姐姐,昨天真的谢谢你收留我,一会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了你了。”看出了她的犹豫,收拾好了餐具后,席牧抢先说道。

他知道昨天陈默收留他已是不易,不能得寸进尺,现在离开是最稳妥的,昨天晚上他冲动了才回出来见她,和她回家。

“啊,那你之后去哪里?昨天你不是说没地方去么?啊,没有打探你隐私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只身一人关心一下”

听到他的话,陈默脱口而问,发现当她听说他要离开,自己好像并没有多轻松。

“没关系,我这边有工作,昨天是……嗯,有些特殊情况,不方便细说,所以无处可去,不用担心我姐姐,我没问题的,姐姐放心。”

耐心的解释清,让陈默安心,席牧收拾好东西,到玄关换好鞋子,微笑着朝陈默挥了挥手,“姐姐,再见。”

随后转身开门走了出去,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陈默平静了几秒,理清思绪后,司机发来消息说车到了,陈默起身朝公司出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