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吻你说晚安 > 第31章:真巧,温思慕

第31章:真巧,温思慕


下楼后,陈默径直来到负责医生办公处询问病情,席牧跟在她身后。

“你好医生,请问陈耀祖的病情怎么样?”

“哦,刚刚的急诊是么?唉,这个年纪最容易出现这个病情了”

医生示意陈默等人就坐,详细的讲解着陈老的情况。

“你父亲的病情属于脑出血的一种,神经纤维肿瘤破裂出血,出血量不是很多,但是出血点比较敏感,医生们还在尽力救治,之后如果恢复的可以需要轮椅相伴,恢复的不好可能就是……植物人。”

听完医生的讲解,陈默彻底愣住,身体不自觉后倾,被身后的席牧一把接住,搂在怀中。

“谢谢医生,那现在陈先生你觉得那种情况居多?”

席牧将怀中的陈默安顿好,朗声询问着。

“不好说,还要等手术结果。”

“好的,谢谢医生。”

席牧搀扶着陈默起身,陈默轻声对医生代谢,随着席牧出了办公室,理了理烦乱的思绪,随后到一楼办理住院手续。

“你好,单间VIP目前人满了,只能住普间”

一楼办理人员抱歉的对陈默说着,现在住院人员众多,病房全都满了,最近生病的人太多了。

“好,麻烦你了”

面对这种情况陈默无奈,也只得接受,想着这几天有VIP病房在调出来就是。

忙着办理手续的她没有注意,她身后的席牧默默的掏出手机,悄悄的发送了几条消息后,将手机默默收回……

“你好,陈总是么?”

正在办理手续的陈默被身后令一道声音打断,随即转身看向来人。

“你好,我是HB的脑科主任高阳,之前承蒙您父亲照顾过,病房已经安排好,请随我来吧。”

对方温润的说着,不由分说的接过陈默手中的资料,吩咐下属将房间安排好,带着陈默与席牧进入电梯上楼。

“额~谢谢”

电梯中的陈默微微回神,对高阳道谢,虽然心中觉得此人出现的莫名其妙,但是可以看出对方是好意。

“不客气,之前陈老对我关照很多,应该的”

对于陈默的道谢,高阳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低头查看着手中的病例,垂眸时,快速看了眼陈默身旁的席牧,这个祖宗!

十分钟前,准备下班的高阳接到了席牧的消息,对方让他给安排个高级病房,还告诉他,要装作不认识他!发给了他一套说辞后,就叫高阳快速下楼,找到了当事人陈默,而高阳才知道,原来是这祖宗是为了博美人一笑啊……

“不论如何,还是谢谢您。”

对于他的说辞,陈默淡淡一笑,再次道谢。

身后的席牧不咸不淡的看了高阳一眼,示意他差不多可以闭嘴了,说太多反而引引起怀疑……

接到信号的高阳耸了耸肩,不再多说。

与高阳等人确定病房位置后,陈默再次返回手术室门口,坐在了赵宣的身边陪她等候,此时的赵宣已经冷静下来,见陈默等人回来,开口询问道

“默默,医生怎么说?严不严重?”

“医生说,老爹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之后恢复的好的话,需要轮椅,不好可能……植物人。”

不想瞒着赵姨,陈默选择直接把情况接待清楚了,看着赵宣眼眶再次浸红,心中酸涩不已。

“活着就行,至少以后乖了。”

擦了擦眼角,赵宣轻轻地说着,她和陈老是老夫少妻,当初嫁进来外界没人看好,就连陈老也怀疑她的别有用心,如今,倒是可以好好照顾他了。

“你辛苦了赵姨……。”

正当陈默安慰之际,一旁手术室的大门“咣当”一声,由两边打开,陈耀祖被缓缓推了出来。

“老爷!”

“老爹!”

陈默与赵宣见状围了上去,看着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陈耀祖,企图叫醒他。

“手术很成功,过两天就会醒来,没有大问题,别担心。”

主刀医生从身后走进,朗声说着,示意护士将病患推进病房休息,一旁的赵宣快速跟了过去,留下陈默与席牧与医生交谈。

“医生,我父亲会醒过来么?”

害怕自己听错了,陈默再次确认说道。

“会的,之后记得好好休息,不可以情绪激动,因为出血位置在交叉神经,再次出血就糟了。”

医生细心地解释着,声音温润甜美,令陈默觉得似曾相识……

“你……”

“陈总,好巧啊,我是温思慕哦,记得我么?”

对方退下口罩,露出口罩下的容颜,轻声的笑看,透过陈默身后,笑眼直直的望向陈默身后……

“温小姐……不对,温医生,记得记得,谢谢您,救治我父亲。”

见到是在席宅遇到的温思慕,陈默惊讶不已,她居然在HB上班?

“不客气,我的职责所在。”

对于陈默的一再感谢,温思慕表示自己应该的,之后又和陈默交代了术后的注意事项,同时两人添加了电话号码与微信方式。

“姐姐,该去看看陈叔叔了。”

席牧见两人一直聊,还添加了联系方式,眉头狠狠的皱起,他不认为温思慕会后什么好心与默默交朋友,随即出声提醒。

“哦。好的,抱歉温医生,我需要先去看我父亲,有空聊,再见。”

听闻席牧的话,陈默与温思慕出声道别,准备离开。

“好,嗯?这位是?”

随着陈默转身,温思慕故作疑惑的看向了她身后的席牧,询问道,仿佛陌生人一般。

“这是席牧,我男朋友。”

陈默轻声解释道,身后席牧则上前将陈默搂紧自己怀中,淡淡的看了一眼温思慕,冷笑一声,带着陈默起身离开。

“哦,陈小姐好眼光,”

笑着目送二人离开后,温思慕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狠狠的攥起了手掌,席牧,你在害怕对么?害怕我告诉你的好姐姐,你对她的欺骗对么?……

“姐姐,我,其实我是……”

电梯中,席牧几次欲言又止,想要说出所有,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无从说起,姐姐今天已经承受的太多了,如果再加一个,她,能不能承受住呢?

“怎么了?”

陈默见席牧有口难言的样子,轻声询问着,声音带着淡淡的疲惫。

“没什么,姐姐,你别担心,陈叔叔会没事的。”

最终咽下了要说的话,席牧抱住了眼前的女子,安慰着,再等等吧,等好一点他就告诉她所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