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吻你说晚安 > 第34章:人心难测

第34章:人心难测


“罗总,有人找您。”

正当罗杰沉思,猜测第一个会是谁之即,Susan敲门而入,随后请进来一人。

一位罗杰完全意想不到之人,确切的说,是他也根本不认识!

“罗总好,我是唐唐,公司的艺人。”

只见来人身穿白色运动套装,个子不高,皮肤白皙得很,长相甜美清新,一双如水般的眼眸,叫人眼前一亮,同时因为紧张,身前的两只小手不停地揉捏着衣角,大大的眼睛不住地张望。

“坐,放松,额~喝点水。”

见此,罗杰收起了严厉的气场,叫人准备好热饮,让唐唐喝下,同时叫她在沙发上坐下,放松她的情绪,慢慢说,自己坐在她的对面认真聆听。

“慢慢说,不着急。”

“罗总,你这次,真的会好好彻查周毅对么?你……会把他绳之以法对么?”

稳定情绪后,唐唐看着罗杰小声询问着,内心纠结一片,害怕又期待的望着罗杰。

“嗯,我会的,你……有情况要告诉我对么?”

面对唐唐充满希望的眼神,罗杰沉声说着,他越发不懂,这姑娘到底在玩什么?

“好,我相信您,”唐唐停顿了一下,整理好思绪,下定决心似的,继续说着。

“我叫唐唐,今年21岁,4年前和我闺蜜娇娇一起签约“幕府”,当时都是Linda手下的艺人,刚开始还好,我们可以唱歌跳舞,后来,娇娇说Linda姐和她说她可以演戏,捧她火起来,还叫她去参加饭局,后来,娇娇的确越来越火,可是之后的饭局就越来越频繁,直到有一天,娇娇突然间自杀了。”

唐唐慢慢说着陷入了回忆,动情处,直接哭了起来,对此,罗杰颇为绅士的为其递上纸巾。

“我刚开始没有多想,Linda姐和我说,娇娇因为受不了压力,叫我别多事,可是后来,收拾娇娇遗物时,我发现事实不是如此,原来娇娇是因为长期被潜规则,还被迫吸毒,最后受不了才自杀的。”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周毅,这个禽兽,他强迫了娇娇,还逼迫她陪别人,……”

说到最后,唐唐泣不成声,哭的不能自已,引得一旁的susan都为之动容,默默垂泪。

“我了解了,放心吧,我会为你朋友讨回公道的。”

待唐唐哭诉后,详细了解情况后,罗杰轻声说道,随后安排susan 送唐唐出门回家,良久后,自己,则立在窗前,看向远方……

“总裁,已经送唐小姐回去了.”

十分钟,susan回来后,见到总裁孤身一人站在窗前,上前低声回复着。

“你觉得她说的有几分是真的?”

背对着susan罗杰提问道,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唐小姐说的那么真切,那么可怜。”

susan想的很简单,唐唐年纪还小,但敢于为闺蜜伸张正义,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说谎呢?

“呵呵,你呀,还是妇人之仁啊!”

见susan如此说,罗杰笑着摇了摇头,好闺蜜么?为何闺蜜陷入潜规则不帮呢?为何闺蜜死后才出声呢?为何,在他刚刚来到公司时不说,今天他对周毅发难才说呢?他刚来公司就已经说整顿了,怎么如今唐唐才说呢?

在他看来,告诉他娇娇事件是真,可是,想要利用娇娇在他面前获取好感值,获取利益也是真,21岁的年纪,眼里虽清澈可人,但是,到底藏不住心中的欲望,叫人,稍稍深入,就窥探见底了……

“……出去吧,下次,擦亮眼睛哦。”

挥了挥手,示意susan 出去,罗杰再次拿出了早晨把玩的耳饰,闪亮的钻石耳钉乖巧的躺在掌心处,仿佛还残留着玫瑰的余香,那个,带给他一夜销魂的,带刺野玫瑰……

“幕府”大楼外的停车场内,linda在车边渡着步,来回走动着,尖头高跟鞋在冰凉的地面敲击出“哒哒哒”的脆响,显示出鞋子主人的焦急心情。

终于,见到一抹较小的身影自远处走来,linda急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了?罗总怎么说?”linda 见到走过来的唐唐急哄哄的问道。

“罗总说,会好好调查。”唐唐见linda如此焦急发问,老实巴交的说道。

“那……罗总没说要把我怎么样吧?”

“嗯,罗总只是说要问责周总。”

见到唐唐说罗杰相信了她的说辞,只要彻查周毅,linda放下心来。这些年她作为周毅的得力干将,背地里,她可是为了周毅做了许多腌臜的事,如果罗杰从头彻查,那她绝对脱不了干系。!

“嗯,linda姐,那之前说给我的那个角色……”

见linda脸色好转起来,唐唐这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她是公司的18线小艺人,之前因为和娇娇的关系,linda找上她,让她去检举周毅,让罗杰的视线集中在周毅身上,作为回报,对方给了她一个网剧的女一号。

“放心,已经谈好了,下周进组,你好好准备下。”

对于许给唐唐的承诺,linda直接兑现了,一个网剧而已,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好的,谢谢linda姐。”听到linda的回复。唐唐瞬间双眼绽放出溢彩,心奋不已。

“不客气,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你会火起来的。”

拍了拍唐唐瘦弱的肩膀,linda语重心长的说着,之前她一直忙着公司其他艺人,居然忽略了这个小唐唐。

这丫头,人不大,心思不少,最关键的是,这丫头,够狠,死去的朋友都可以利用!

“今天太晚了,我先回去了,你回去好好准备,下周接你进组。”

回身上了身旁的奔驰跑车,用宽大的墨镜遮住了深邃的双眼,linda随即看着唐唐说道。之后启动引擎,扬长而去。

留下唐唐一人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远去的车辆,手指紧紧地握住了包包肩带,贝齿狠咬下唇,直至唇间充斥着铁锈的味道……

另一边的A市。

陈默的别墅内,英俊的的男子躺在卧室的大床上,睡得很沉,如墨的眉毛狠狠的皱起,原本莹粉的嘴唇此刻紧紧的抿起,苍白不已,饱满白皙的额间冷汗连连,痛苦不已。

“不要,我不是故意的,默默。”睡梦中的席牧难过万分,痛苦的呜咽着,浑身不住的颤动着,惊动了一旁准备鸡汤的陈默,对方听见卧室中的响动,急忙走进查看。

“阿牧,怎么了?阿牧?醒醒,做噩梦了么?”

进到卧室后,见到席牧如此,陈默立马走到床边,摸了摸对方额头,随后轻轻地摇晃着席牧,唤着对方的名字,将对方从梦中叫醒。

“……姐姐,我的姐姐。”被唤醒的席牧,张开了湿润不已的眼眸,纤长的睫毛已被汗水浸湿,张开手臂抱紧了身前的女子。

“嗯,我在,作噩梦了么?”乖巧的待在席牧怀中,任对方拥住自己,哪怕微微发痛,陈默也没有出声拒绝,只是低声的哄着他。

“嗯,很可怕的梦。”深深的呼吸口气,将浊气吐出,席牧的心情才得以平静下来,缓缓地说着。

在梦中,姐姐知道了他欺骗姐姐的事,不再要他了,转身离开了,不论他在身后怎么追,都追不上越来越远的姐姐,梦里的姐姐,再次回到了冷漠的表情,对他冷漠至极,不管不问……

“好啦,梦里都是反的,别当真啦,姐姐就在这,不会离开你,乖啦,我要去给老爹送汤,你呢?是在家里还是和我一起去?”

揉了揉对方杂乱的头发,陈默轻声说着,起身穿好衣服,望着床上的人儿。

“五分钟,等我。”

看着笑吟吟望向自己的默默,席牧愣了一会,回过神后,快速起身,穿衣,随着陈默出门……

HB医院

陈老在病床上睡得十分安稳,脸色恢复了些血色,一边的赵宣坐在沙发上,为陈老读者今日的新闻,时不时的看看陈老的神色,脸上一片笑意。

“赵姨,我们来了,老爹今天怎么样?”

陈默带着席牧推门而入,见到赵宣礼貌的打着招呼,同时,将鸡汤递给看护阿姨。

“默默和席牧来啦,快坐,老爷今天气色不错,医生说,恢复的还不错,下周就可以正常进食了。”

起身安排陈默两人入座后,赵宣一面说着一面为陈默和席牧倒好热水放置二人面前。

“嗯,明天我休息,今天晚上我来照顾老爹就好,赵姨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知道赵姨一直日夜照顾老爹,陈默贴心的说道,面对席牧欲言又止的脸色,淡淡摇了摇头,坚定的要求席牧回家休息。

最近几天席牧的状态不太好,她能感觉到,阿牧需要好好休息。

一旁的席牧见默默铁了心要自己回家,自己和孙阿姨照顾陈老,委屈的低下了头,垂下了眼眸,觉得心底的暴戾越来越多,越发压制不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