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吻你说晚安 > 第39章:温思慕的惊慌

第39章:温思慕的惊慌


温思慕眼含笑意的望着房间中的两人。

其实刚刚在进来的路上,她想了好久,自己该用怎样得体的微笑面对席牧,才能让他觉得耳目一新,

可是,当她真正走进来,看见对面情意绵绵的二人时,眼睛还是被深深的刺痛,不同于她身上郑重的套装,陈默与席牧衣着简单的黑白色衣衫,搭配同色系牛仔,看着登对极了!

想到自己从一早就开始准备,精心打扮,可是,到了这里,席牧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温医生,快过来坐,喝点热茶,暖暖身子!”见

到温思慕衣着单薄,陈默赶紧上前,拉住温思慕坐下,为她倒好热茶,暖暖身子。

“这是席牧,上次您见过。”

为温思慕倒好茶水后,陈默将手指向了一边的席牧,介绍着。

“记得,陈总的男朋友。”

随着陈默的手势,温思慕得以光明正大的看向了心心念念的人,语气温柔的说道。

对于她的示好,席牧点一点了头,并未说话,随后继续看着陈默,不再看她。

“他性子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您别见怪!”

见席牧的态度如此,怕温思慕多想,陈默轻轻地解释道。

果然,听她如此说,温思慕的脸色好了一些,恢复了之前的微笑。

随后,两人闲聊起来,房间里期初有些尴尬的气氛也渐渐缓和,服务生也将菜品上全,酒品摆好,三人开始了晚餐!

“对了,陈叔叔回复的如何,最近手术较多,都没过去看看。”

酒过三巡后。温思慕开口询问着陈老的情况。

“还不错,已经醒了,医生说过阵子就可以出院了。

”提到陈老的病情,陈默脸上的笑容尽显。抑制不住的开心。

“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比预想中恢复的好很多呢!”

“嗯,还要感谢温医生,我敬您一杯!”

为了表示感谢,陈默将酒杯斟满,起身敬向温思慕,感谢她的辛苦施救。

“欸?陈总,您太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快坐。”

见状,温思慕连忙随之起身,将自己的酒杯递过去,与陈默碰杯同饮,再随着入座。

却不想,在坐下时,温思慕这边脚下一滑,向着陈默的方向直直的倒去,幸好被陈默及时扶好,才免遭磨难。

“哎呦!”伴随着娇呼声响起,桌子边缘餐盘中,盛好的鲍鱼汤汁被刚刚的大力撞洒,滚烫的汤汁好巧不巧的,溅在了陈默的白色衬衫上,引得温思慕惊呼连连!

连忙拿起纸巾为陈默擦拭,却是越擦越脏,黄色的油渍大片的晕染在白色的衬衫边缘。

一旁的席牧见状,拉开了忙碌的温思慕,上下查看着陈默的身体,是否被汤汁烫到,随后掏出口袋中的丝绢为陈默整理。

“没事,没伤到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就好。”

见到席牧一脸紧张的模样,陈默轻声安慰着,转身朝一边的温思慕,歉意微笑,对于刚刚席牧的无理。

“我去下洗手间,马上回来,温医生你请便。”

席牧努力了半天还是无果,最后无奈,只得放陈默去洗手间处理。

“姐姐,我陪你!”不想与温思慕独处的席牧,不死心的问道。

“阿牧!你好好陪温医生,聊一会,我去去就回。”

拒绝了席牧跟随的请求,陈默起身打开大门朝洗手间走去,留下房间中的两人。

“满意了?”随着房门关闭,陈默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席牧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满眼冷漠的看着,对面的温思慕 。

“你在说什么席牧?我听不懂?”

对面的温思慕缓缓坐好,温声说道,对于的指责并不承认。

“哦?不懂?那温小姐好真实会摔,偏偏摔在姐姐的汤盅前!”

他以为,温思慕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还是没忍住出手了,幸好汤汁只是溅在身上,要是直接洒在身上,非烫伤不可。

“席牧,这你可真的误会我了,我刚刚真的没站稳,不是故意的。”

闻言的温思慕瞬间落泪,言辞陈恳的解释着,泪眼直直的看着席牧,好不可怜。

低头擦泪时,手指狠狠握紧,只是弄脏衣物而已,他就不开心了?她只是想和他有个独处的时间而已!

“哭了?看来你的手段升级了?知道用柔弱来对付男人。”

“可惜,这世上,除了姐姐,其他人的眼泪对我,毫无用处!”

任凭对面的温思慕哭的梨花带雨,席牧依旧冷绝到底,不肯相信她所说的。

温思慕的演技在他看他,太过拙劣,在他这个装惨的祖师爷面前,还真是班门弄斧!

“……我不知道席牧你为何对我的成见这么深,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好!”

对于席牧的嘲讽,温思慕内心受伤不已,在她看来,自己并没有做伤害席牧的事情,为何席牧总是对她冷语相对!

“没有么?呵~”

开始接触温思慕时,席牧以为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自己并不会讨厌她,虽然发病时不与人沟通,但也不会拒绝她的好意。

直到他发现,温思慕看自己的眼神发生了改变,充满了占有欲,不让其她人与自己接触,故意接近他的家人,汇报他的情况。

怕他逃走,为他注射神经药物,令他陷入沉睡,只是为了将他绑在自己的身边。

“……之前的事情,都是为了你的治疗,席牧你相信……”

想到了自己层对席牧做过的事,温思慕愣住,不可能的,那些事她都是秘密进行的,席牧不可能知道的!

“……”

但是对于她的解释席牧只是冷笑,不在说话……

处理好衣服后,回到包厢的陈默发现,此时的包厢安静极了,气氛诡异极了,席牧与温思慕坐在餐桌两边,相隔甚远。

“怎么了?这么安静?”

走到席牧身边坐好,陈默笑着看着两人,明明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

“是思慕不好,刚刚与席先生聊天惹得他不快了。”

对于陈默的疑问,温思慕面带歉意的笑笑,表达自己的歉疚之情。

“没有,温小姐问我姐姐平时都在忙什么?我说这是商业机密,没有告诉她,她就不开心了。”

对面的席牧原本打算不说什么了,但是温思慕非要说这些引人遐想的话,他就只能顺她的意,给她个罪名了。

“这……,陈总,思慕刚刚僭越了。”

对于席牧的指责,温思慕别无他法,只能照单全收了,虽说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承认。

“无事,知道温医生只是随口问问,没关系。”

陈默笑着说道,知道阿牧有些夸大其词,对于不喜欢的人,一向如此,所以陈默并未多想。

“嗯,感谢陈总体谅。”

接下来的晚宴温思慕有些意兴阑珊,没什么胃口,一心想着怎么挽回席牧心中自己的形象。

陈默见温思慕之后的兴致不高,之后也没有多言,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三人结束晚餐,起身欲归。

“温医生,感谢您今日的赏脸,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三人穿好衣物后,陈默从手包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盒,双手递给欲走的温思慕。

“陈总您太客气了,思慕不能要。”

看到陈默递过来的礼物,温思慕连连推辞,看着盒子的LOGO她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必定价值不菲!

看来这个陈默是铁了心不肯和她有过多纠缠,要把人情一次性还完。

“不不不,温医生您一定手下,虽说您一直说就我父亲是您的职责。”

“但是这个恩情,陈默一直铭记,这点小礼物,请您一定收下!”

见温思慕不肯,一直推辞,陈默再次语气诚恳的说着,直到温思慕再无法推辞。

陈默才将手中的盒子装进温思慕的小手包内,起身送温思慕离开包厢。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皇冠会所门外。

“很高兴今天与陈总共进晚餐,下次思慕做东,还望陈总一定赏脸。”

临上车之际,温思慕伸出右手,表示感谢道,顺便悄声的约着下次。

“好,一定。”

伸手握住温思慕伸出的小手,陈默笑着回应着!

随后,见席家司机为温思慕打车后座车门,目送温思慕上车后,起身回到之前的包厢。

“姐姐,人送走啦!”

包厢内,席牧一见陈默进来,便起身拥住对方,高大的身子紧紧的贴在陈默的后背,轻声询问着。

“嗯,你刚刚是不是欺负人了!”

见状,陈默转头对上对方墨绿色的猫瞳,含笑问道。

她算知道了,什么柔弱可怜的小猫,明明是老谋深算的大灰狼!

“嗯~没有,姐姐给她礼物,都没给阿牧!”

对于陈默的提问席牧避而不答,嗯,转移话题,他可以的!

“你呀,好啊,那你说你要什么?”

陈默见他耍赖,好笑的问道,这个小混蛋,好像吃定她了。

“要~姐姐”

席牧轻声低语道,一下又一下的,不住的亲着自己唇边,默默小巧的耳垂。

“别……回家!”

被吻着的陈默瞬间腿软,向后摊在席牧怀中。

“不用……姐姐,你有房间……”

启唇吻住陈默拒绝的话语,席牧一把抱起怀中佳人,朝楼上走去。

话说,默默楼上的房间他们只住过一次呢!可得,好好使用才好!

“姐姐,你说给我礼物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