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二章 奇怪的刺青

第二章 奇怪的刺青


  
此时的苏阳对背后的刺青一无所知。
因为他清晰的知道,自己面临的生死危机并没有解除。
老四暂时是被自己的机智给说服了。
可其他三人呢?有可能下一秒他们就会来到这儿,照样会抢夺将指峰,照样会要自己的命。
老大已经是一重天的境界,其他三个人都是万人敌,这四个人随便哪一个,就可以轻易的捏死自己这个千人敌。
自己虽然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可毕竟修炼时日过短,和他们实力差距太大。
迎难而上那叫勇。
螳臂挡车那叫傻。也注定会被开车的人从脸上碾过。
……
要不,就先跑路吧?
不,怎么能叫跑路呢,多伤自尊啊。
应该叫战略性撤退。
……
可能去哪呢?
苏阳想想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不由的捧着自己长满护胸毛的心口,也是多了几分凄凉。
思来想去,还是要想办法回到城市,毕竟城市的秩序更加完善,相应的安全系数也要高一点。
而离五指山最近的城市就是千里之外的赤炎城,千里的距离,自己要是日夜兼程的话,半个月也就差不多了。
等到了那里,凭自己的见识和头脑,成为一个富家翁,想来也不是太难的事。
到时候再来找四大恶人买回五指山,用金钱狠狠的羞辱他们,也能出这一口恶气。
苏阳想好之后,自去收拾行李,然后往山下而去。一路上闪挪腾拿,所幸还是安全的到了山脚之下,更没有碰见其它几个恶人。
他先是扭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将指峰,虽然谈不上什么感情,但还是洒脱的对山峰施了个礼,言道:“承蒙照顾之恩。山高水远,我们江湖再见。”
说完,一头往山下扎去。
耳听得“呲”的一声,他却被一层无形的光幕给拦了下来,谁也不会想到眼前明明是光明大道,可竟然还有一层光幕拦路。
苏阳也是为了展现自己的洒脱,转身前冲的姿势猛了一点,整个人像一个歪了的“卍”形,一张脸被光幕挤的变成成了包子。
他无力的顺着光幕出溜了下来,一时间,内心也是百味杂陈。
想想自己一重生,就面对死亡威胁,好不容易解决了;
为了活命,自己主动退让,离开将指峰,却被这莫名其妙的光幕拦在山下,难道是真要把我困死在这里面?
他一时间戾气大作,抄起手边的齐眉大棒重重的砸在了光幕之上,却只是把光幕砸出一个凸凹,自己一收回大棒,光幕又恢复了原状。
他不信邪,一声虎吼,把一路独龙棒法使得如行云流水一般,尽数砸在了光幕之上,可恍如泥牛入海,光幕还是毫无动静。
他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捡起脚下一块尖锐的石头,企图划破光幕,可他趴在光幕之上,划了许久,光幕还是毫无动静。
火烧呢?他拿出火石,点燃了一堆干草,对着光幕烘烤了半天,依然是无功而返。
......
发泄了一番的苏阳,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趴在光幕上面,一时间陷入了深思:
这个光幕是怎么回事,护山大阵吗?
这是苏阳的第一个念头。
不可能。两个屌丝山贼,就是有建护山大阵的实力,但是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再说了,就算真有护山大阵的话,这护山大阵也有点二五仔,上山找事的不拦。下山逃命的拼命拦着,逻辑上说不通;
四大恶人建的,阻拦自己下山?
那更是扯淡,主要是成本收入不成正比,这点苏阳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再说了,那小胖子不是已经下山走了嘛;
还有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大当家怨我没有给他报仇,所以阻拦我下山?
想到这里,已经快被逼疯的苏阳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毕竟无神论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市场的。
这可如何是好?
他趴在那里,脑子开始拼命的搜索,
终于……
终于找到了一首励志的歌曲:
吃了亏,很单纯,逃...辉煌只能靠自己!
他歪着嘴,缓缓的吟唱了几遍,又慢慢恢复了力气。
既然已经这样了,索性就去拜祭下大当家,万一他地下有知,放自己一条生路呢。
想到这里,苏阳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日已西坠,便赶紧从光幕上出溜下来,一溜小跑的奔山上而去,还是得抓紧时间,毕竟小命还在别人手里攥着呢。
到了山顶之后,他在偏房里找了些香烛、祭品,来到了后山大当家的坟前,点上香烛、摆上祭品开始祭拜。
一边祭拜一边对着坟墓做说服工作:
“大当家的,很高兴和你结识一场。你走得憋屈,我心里也清楚。
可那东郭魇是一重天啊,可是一重天啊。捏死我,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先走,把将指峰暂时让给他们。你给我在这盯着他们,等我艺成之后,回来给你复仇。
你是不是要问我去哪学艺?
我告诉你,我昨天做梦,梦见自己在赤炎城碰见了一个老乞丐,他严肃的告诉我:
说我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维护九州和平就靠我了。当然了,维护九州和平里面肯定包括给你复仇。
然后呢,就拿出几十本武林秘籍让我选,说只要十两银子一本,随便挑。我刚把银子给他,正要挑书的时候,梦醒了。
我就琢磨啊,我得去赤炎城找他一趟。倒也不是为了要那银子,就是想找他去求证一下我骨骼清奇这事,顺便学一本武学秘籍,给你报仇。
所以呢,大当家的,如果是你不让我下山,还请你给兄弟一个机会,一个给你复仇的机会。”
说完之后,苏阳对着坟冢深深鞠了一躬。
而此时,他后背的刺青“将指峰”突然亮光一闪。
然后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螺丝脱坟而出,从坟中缓缓升腾起来,飘浮到苏阳的面前,“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苏阳看着脚下这个戒指,暗暗吃惊,暗想:
破山戒!
很像一个螺丝的破山戒!!
可以在武学境直接提高一个层次的灵器!!!
不是已经随大当家下葬了吗?
怎么忽然自己从坟里蹦了出来?
哦……
明白了。
这明显是大当家的显灵了,认可了自己刚才那一番骗鬼的话。
他要让破山戒助自己一臂之力,所以才把它送给了自己。
而自己提高到了万人敌之后,应该就能打破光幕了。
想到这里,苏阳对着坟墓鞠了一躬,感谢了大当家,然后,便把破山戒戴在了手上。
带上戒指的苏阳就觉得从戒指里面传出一阵奇异的波动,等这阵波动到了他的丹田之后,和他的灵气产生了某种奇异的共鸣,把自己灵气一化为三。
一路灵气直奔苏阳的大脑,苏阳顿时感觉头脑清醒了,思路清晰了,嘴巴更灵活了。
一路灵气直奔苏阳的四肢,苏阳顿时觉得腿脚有力了,肌肉紧绷了,四肢更灵活了。
他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爆炸似的力量,对着天空怒吼了一声:“我要打十个。”
顺手拿起手边的齐眉大棒,狠狠的往旁边一块巨大的岩石扎去,耳听“砰”的一声巨响,大棒足足进去半尺有余。
看到这里,苏阳微微点头,这力量和北辰刚的力量接近,想来是可以和万人敌一战了。
只是自己体内的这第三股灵力是怎么回事?以前修炼的时候,体内都是两股灵力,一为悟,二为骨。
难道是修炼到万人敌之后,体内就会多一股灵力?这也没人可以问啊,想来应该是的。
他尝试着把第三股灵力从丹田里引导出来,正要指挥着它往四肢而去,却发现它从丹田里出来之后,就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犹如一条脱缰了的野狗,径直窜到了自己的后背上面。
此时天色已晚,随着这股灵气波动到苏阳的后背,只见整个将指峰山体里面忽然升腾起点点荧光,宛如繁星点点,璀璨银河。
苏阳被周边突然出现的异象吓了一跳。
怎么啦?
四方来贺了......
难道我背后有精忠报国的刺青?
刚想到这里,忽然觉得后背又开始刺痒。
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又是这该死的位置!!!
苏阳左右观瞧,开始找适合自己的大树,
蹭一蹭…
而此时漫天荧光,已然化作一卷匹练,猛的刺入了苏阳的后背。
不算前戏,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
快……
很快……
非常快……
毕竟一秒钟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苏阳只感觉背后光芒闪烁,然后觉得后背忽然有些刺痛,很快便由刺痛转为阵痛,由阵痛转为剧痛......
他猝不及防,被疼痛猛的击倒在地,疼的以头杵地,嘴里发出野兽似的吼叫,两只手拼命的撕扯着后背的衣服。
随着衣服被撕碎,只见苏阳赤裸的后背竟然散发着肉眼可见的热气,温度可怖。
在扭曲的热气中,他后背的刺青:将指峰再次浮现。
伴随着苏阳的惨叫,身体温度开始降低,将指峰也开始缓缓的下沉,最终覆盖了苏阳的后背,宛如3D。
那一道灵气则在将指峰里游走,缥缈腾空起,云涛似苍穹。
而此时的苏阳已经疼昏在地上,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皮肤潮红一片。
一阵微风吹过,苏阳身子周边的落叶随着风,盖在了他的身上,犹如一床云彩。
……
天亮了,趴在地上的苏阳也醒了过来。
他花了几分钟思考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后,缓缓的站起身来。
站直之后,先觉得自己头上凉飕飕的,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秀发、钢髯、剑眉竟然都没有了。
再低头一看,连自己那引以为豪的,一巴掌宽的护心毛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整个人变得光洁溜溜,像只传说中的老虎。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热胀冷缩的关系,所有的毛发都从毛孔里掉了出来?
嗯,肯定是这样,因为这才符合物理特性。
苏阳倒也没想太多,反正这些东西过一段还会长出来的。
他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后背,毕竟昨天晚上那种十级阵痛确实让人心有余悸,然后他隐约看到了后背似乎多了个刺青。
后知后觉的苏阳扭头来到旁边的一条小溪旁,看到了自己后背的刺青,一时间,也是吃惊不小。
苏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来回踱步思考,找寻其中的关键点......
原主是没有刺青的,这点通过记忆可以确定。
自己第一次后背发痒是在赶走老四之后,估计那时候刺青已经出现。
而自己第二次刺痒是运起体内的第三股灵力灵所致。
然后是异象入体,阵阵巨疼,自己昏了过去。
最后是发现将指峰的刺青出现在自己的后背。
......
赶走老四、刺青出现、灵戒出世、灵力激活、异象出现、将指附身,这一系列的串连......
顿时,他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我苏阳全都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