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三章美男计

第三章美男计


  
他已经猜测出来背后刺青的来历了。
显然是在自己赶走老四的时候就开始出现了,而把自己刺激的欲仙欲死,则是体内第三股灵力的功劳。
至于这刺青都有什么用途,其实自己只要输入灵力就能知道答案了。
想来也不会太差,毕竟自己废了太多周折才激活它。
正准备输入灵力的苏阳却忽然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咕乱叫。
这才想起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天一夜了,脑子的弦始终绷着,到现在水米还没有打牙呢。
不想还好,这一想简直感觉肚子里犹如一团烈火在燃烧,烧心烧肺,空空如也。
他冲着大当家的坟墓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便转身匆忙回到了聚义厅旁边的厨房,找到了一些熟食,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他颠着肚子,打着饱嗝,心满意足的来到了练武场,准备试验刺青带给自己的用途。
只见他大踏步走到一块平地之上,先是与背后的那股灵力建立起了联系,然后开始缓缓的催动一丝灵力,让它运转。
而这次的灵力也是很配合的开始在他后背开始动了起来。
苏阳微微的感觉到了身体变轻了一些,他欣喜万分,暗想,难道刺青带给自己的是绝世轻功?
随着他加大灵力的输出,苏阳的整个身子慢慢的飘了起来,等苏阳一咬牙,把体内的灵力全部投入运转之后。
只见他后背的灵力,把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随着他意念转动。整个人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嗖”的一声飞起,把练武场入口旁边的一颗巨树撞出一个人形的透明窟窿。
而后他灵力耗尽,瘫在了树后。
此时的苏阳顶着满头木屑的大脑袋瓜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看着巨树上的窟窿,暗暗的兴奋不已。
这功夫老牛X了,感觉自己就像个人肉炸弹一样,腾空而起,给敌人致命一击。
呸,怎么能叫人肉炸弹呢,粗俗。
应该叫独龙钻,才能显出金手指的高冷。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了一阵索索的脚步声响起,然后他眼前就出现了一双像藕段一样白生生的小腿;
再往上看,就是一个靓丽的苗族百褶裙;再往上看,入眼既是一片白腻;再往上看......
只见一张御姐派头十足的俏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声音慵懒的说道:“小和尚,说说看,你都看见啥了?”
苏阳看见这张俏脸,却是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心中暗暗叫苦:
无恶不作南宫蝶,四大恶人老三。
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到我灵力耗尽的时候来了。
苍---天---啊!!!
这到底是机缘的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
自己这次真是死定了!
......
等等…
先别慌,他为啥没认出来我?
为啥叫我小和尚?
哦,明白了。
都是脱毛惹得祸,毕竟以前自己是满脸络腮胡。
她没有认出来我,太好了,这说明我还有机会。
苏阳电光火石间做好了决定。
他一边拼命的催动着体内的灵力运转,加速恢复。
一边缓缓的打掉头上的木屑,坐了起来。
看着南宫蝶,微微一笑,虚弱的开口吟诗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就看见姐姐长得好看,其他啥也没看见。”
而此时的南宫蝶发现抹掉木屑的苏阳,长得也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上肌肉也是楞角分明,再加上苏阳的奉承话,一时间,她倒是有些意动。
看着苏阳俊俏的面孔,对着他抛了个媚眼,开口说道:“小和尚,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我就不挖你眼珠子了。
不过,这可是山贼张大明白的老巢,你一个和尚怎么会在这里,你可得给我说明白。不然,哼...”
说完,拿食指在苏阳的眼皮上轻轻滑下,直到凸起的胸肌位置,停了下来。
苏阳感受着她指尖传来的冰冷,心中虽然慌得一皮,但表面依然不动声色,镇定的回答道:
“阿弥陀佛。张大明白我不知道是谁,我是前几天路过这里,被一个大胡子给劫上山来,说是给他大哥做场法事,就放我下山。
可是这个大胡子言而无信,做完法事之后依然关着我。
我是今天偶然间发现山上没有山贼了,这才刚刚自救,得以脱困。”
南宫蝶点了点头,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苏阳棱角分明的肌肉,接着说道:“那大胡子想来应该是苏阳。那我问你,这大树窟窿是怎么回事?你躲在树后面干什么?”
苏阳听完这话,拿下头上的一绺木屑,面不改色的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回答道:
“不知道,想来是他们练功弄的。我几天没吃饭了,走到这里,饿的实在走不动道了。
看这木屑倒还算新鲜,多少吃一点,也算果腹。”
南宫蝶皱着眉头看着苏阳,疑惑的问道:“他们厨房里面没吃的?”
苏阳落寞的点了点头,说道:“有,不过都沾了荤腥,出家人吃不了。”
说完,又拿起一绺木屑塞进了嘴里,颇有点黛玉葬花的凄美。
南宫蝶看着苏阳清秀的面孔、落寞的神情,莫名的有些心疼。
她从自己腰间的布包里拿出两个馒头,递给苏阳,说道:“你别啃树皮了,吃这个。我吃素,不沾荤腥。”
苏阳其实一点都不饿,不过,他也不敢不吃。
他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把馒头抢了过来,又装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边吃边咳,借此延缓自己吃馒头的速度。
南宫蝶从身上解下水囊,递给苏阳,说道:“你喝口水,慢慢吃,别噎着。”
苏阳接过水壶,连声道谢。
心里却也起了波澜:都说南宫蝶无恶不作,可她对我确实不错。这个…虽然吧,她是馋我身子。
我一会要是在下手对付她,是不是有些恩将仇报了?毕竟是有一饭之恩呢。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不行,我干不出来这事。
他又抬头看了看南宫蝶灼热的目光。
前世阅女无数的苏阳太熟悉这种目光了,这是人类欣赏美的时候,自然流露出来的颜控之光。
俗称:色狼。
心里也已经有了计划。
他这馒头细嚼慢咽,足足吃了半个时辰,也是借此恢复灵力。
吃完之后,连连打嗝站起身,对着南宫蝶施了个礼,说道:“阿弥陀佛,多谢女施主一饭之恩。”
南宫蝶闻听,脸色微微一变,转瞬间,又笑盈盈的靠近一步,一只手轻轻的搭在苏阳的肩膀上,吐气如兰的说道:“刚才还叫姐姐,现在却叫女施主。怎么着,吃饱就翻脸不认账了?”
苏阳见势,不但没有躲开南宫蝶的手指,反而也往前靠了一步,看着南宫蝶的眼睛,用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姐姐想多了,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小僧回寺之后,定当日日诵经为姐姐祈福。”
南宫蝶感受着铺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微眯着眼睛说道:“不用日日诵经,我要你现在就报。嗯...走,随姐姐去大厅。”
苏阳闻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挺了挺自己的胸大肌,把手放在南宫蝶的小腹间,感受着灼人的热度,轻声说道:“也好。就让我现在为姐姐日...日...送...经。”
说完灵力一吐,已然封死了南宫蝶的丹田灵力。
南宫蝶上一秒还在隔着薄薄的衣裙,感受着苏阳手心里的灼热,也是意乱情迷,红唇微启,从鼻端中发出一声销魂的啊……嗯……声来。
下一秒却忽然感觉浑身无力,瘫软在地上。
她顿时觉得不妙,抬头望向苏阳,色厉内茬的喝道:“你要干什么,和尚?真不怕我杀了你吗?”
苏阳对自己使用美男计,多少心里还是有些羞耻感。
他深吸一口气,回话道:“我是苏阳,不是和尚。你来不就是杀我的吗?”
南宫蝶听完这话之后,反复打量了苏阳之后,疑惑的说道:“有点像。你是为了躲避我们才扮成和尚的吗?”
苏阳摇了摇头,说道:“一言难尽。”
顿了顿又看着南宫蝶说道:“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最少对我不错。一饭之恩,我不杀你。”
说完,一把抱起南宫蝶,把她放到了聚义厅,然后转身收拾行李,往山下而去。
等到了山脚之后,他先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确保不太容易被人发现之后,开始操纵着灵力,运起独龙钻,一头撞在了光幕之上。
耳听得一阵令人牙碜的“滋滋”声音响起,再看苏阳整个人像一个高速运行的飞蛾一头撞上了蛛网,凸起的把整个人都包括了进去,可还是没有摆脱束缚,随着他灵力耗尽,光幕又把他弹了回来。
还是力量不够?
苏阳休息了半个时辰之后,又冲击了一次,依然是没有成功。
他又想了想:找个牙签试试呢?
也不行,过于假、大、空了。
算了,既然命该如此,那不出去了。
他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看着自由飞翔的鸟儿,咬碎钢牙,暗暗发恨道:
所有的办法已经想过了,所有的努力都做了,依然不能打破这个困局,既然不能打破,那就干脆不打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想把我困死在山上。但我不可能让你称心如意。
毕竟老子还没有和这个世界的小仙女一较长短呢。
不让我下山,那我就在这山上和你们死拼一场。
九州逐鹿,
鹿死谁手,
尚未可知。
想好了的苏阳站起身来,步履坚实的往山上而去,远远的只听见《满江红》的吟唱声传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