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七章 江湖再见

第七章 江湖再见


  
只见东郭魇慢慢的从破碎的捕兽笼里站了起来,如焦炭似的皮肤正大片大片的脱落。
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形如毫针的毛发,样貌无甚变化,只是头顶之上多了一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犄角。
他打量了下自己的新身体,感受着体内爆炸似的力量,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又抬头看向苏阳,眼神里透出丝丝杀意。
他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看着苏阳说道:
“没想到吧,我竟然复活了,而且苏醒了妖族的血脉。”语气里净是得意。
顿了顿又说道:“所以我还得感谢你,而我的感谢方式就是一刀一刀的切碎你。”
苏阳刚要张嘴恶心他几句。
却看东郭魇猛的做出一个手势,说道:“你不要说话。”
然后就一阵风似的刮向苏阳。
苏阳岂肯束手就擒,哇的一声,借势把雷震时郁结在胸口的鲜血全部吐了出来,喷的东郭魇是一头一脸。
真埋汰!
被喷了一脸鲜血的东郭魇无奈停下脚步,顺势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
当他刚把手从眼睛上挪开的时候,就见一条苏阳(独龙钻)迎面向他撞了过来。
躲闪是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阳在他胸口凿出一个透明窟窿,穿透了他的身体。
......
真埋汰!
苏阳晃着一脑袋的鸡零杂碎,也是一阵阵恶心不已。
却看东郭魇猛的一个俯冲,拉出一溜残影。
随之一半残影伴随着光点消失不见,另一半残影又变幻出一个完整的东郭魇。
啊!!!
看到这个情景的苏阳,在心里发出一句声嘶力竭的怒吼,暗自腹诽不已: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技能?
你丫是属小强的吗?
雷劈劈不死。
独龙钻钻不死。
这还怎么打?
跑吧,不和你丫玩了。
苏阳勉强站起身形,挣扎着往大厅外跑去。
而此时东郭魇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本来对自己的第二次重生充满期待。
可帅不到三秒,苏阳就给了他当胸一钻,要不是他利用狼族的天赋技“残影”,恐怕现在已经真的魂归地府了。
他对苏阳已是狠极,奋起体内不多的灵力。
紧走几步,迈出大厅,狠狠的一脚把逃命的苏阳踢到了火圈上面。
四处乱窜的火舌蹭的一下舔上了苏阳的斑斑血衣,随之而来是一阵阵血腥的水蒸汽。
苏阳惨叫一声,翻滚着离开火圈,却又被东郭魇一脚踢进了火圈。
如此反复几次,苏阳再离开火圈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东郭魇看到这个苏阳样子,开心极了。
他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黑乎乎的苏阳,笑着说道:“现在你也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了吧?
“不过,更遗憾的是,你现在连生不如死的滋味也要失去了。”
说完把手里的短剑向苏阳的喉边划去。
当这柄短剑离苏阳还有0.01公分的时候,苏阳怒吼一声:“一起死吧。”
猛的拨开短剑,双手死死的锢住东郭魇,带着他一起滚进了熊熊的火圈里面。
同时,以头为槌,一下下的重击着东郭魇的头部。
东郭魇没想到苏阳在生死关头如此硬气。
措手不及之下本能用短剑猛刺对方,只是因为无处使力,导致无法对苏阳造成太大的伤害。
两个人如同野兽般的嘶吼,翻滚、扭打在一起。
同样经历了生死的苏阳,在翻滚中,只觉得丹田之中灵力幻化成一个个欢快的火元素,波动不止。
慢慢的越聚越多,当到达一个临界点的时候,砰的一声,往大脑,四肢,后背涌去。
而苏阳的状态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被将指峰背刺的时候。
浑身上下热气直冒,体表温度飙升,宛如一只被煮了的螃蟹。
而此时外面火圈的火焰舔食在他的身上,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凉爽感的错觉。
同时他脑子里的麻木感越来越强,这是要晕厥。
他知道这是压力承受到了极点之后,身体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
但是他不敢晕厥,他知道,自己一旦晕厥,那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此时此刻,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用灵力把这股灼热逼出体外。
自己灵力的耗尽...
火圈的火焰还在烧着自己...
心火的焚身...
克制自己的晕厥...
和东郭魇的生死搏杀...
苏阳身体爆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明显是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
......
......
忽然,苏阳体内传出“刺啦”的一声撕裂响。
很像一男一女搏斗时,撕破衣裳的声音。
苏阳,
突破了!
他身上的高温竟然全部脱体而出,扑到了东郭魇身上,化作熊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
东郭魇疼的直接扔了短剑,面对着似乎浸入他灵魂的火焰,仰天长嚎,颤抖不止,显然是痛到了极点。
慢慢的,东郭魇的抵抗也越来越弱,直到传来一阵咔啪咔啪的骨头断裂声,东郭魇也彻底断了声息。
一缕几不可见的黑气从他身体溢出,缓缓的散于地面之下。
......
而远在南方的一座XXX宫殿里,发出“咦”的诧异声。
不久,就有一道红光从宫殿闪出,向五指山而来。
......
苏阳对此毫不知情,他费力的拽出几乎镶进自己身体里的东郭魇放在了地上。
看着他的尸体咬着牙根说道:“现在你了解我苏阳了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然后找来一些麻绳,把焦炭似的东郭魇又死死的捆了几道,避免他再次复活。
显然也是吓怕了。
接着找水胡乱洗了把脸后,就坐在东郭魇的尸体旁边,一边运用灵力恢复伤口,一边小心观察着东郭魇,会不会再次复活。
天亮了,
......
阳光洒在了狼藉一片的练武场上。
此时的练武场早已经面目全非,满地灰烬,黑灰飞扬。
场地中央的两人一躺一坐,都是狼狈不堪。
随着温暖的阳光撒到自己的身上,苏阳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的情形,回忆起昨天晚上的情形,不由得唏嘘不已。
自己还是没有了解这个世界,以为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就能笑傲江湖呢。
直到昨天晚上东郭魇给了他一个血的教训,才让他清醒过来,也意识到不管在哪里,自己的强大才是最大、最硬的道理。
而东郭魇已经彻底僵硬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苏阳见此,便找了一张席子帮他裹了起来,放在一边。
同时点燃了南宫蝶临走时送给他的穿云箭。
计划着让他们三个过来看看,他们又敬又怕的老大原来是隐藏的妖族。
从民族大义来说,自己也算为人类除害,想来他们几个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找了片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下,静静的等候着他们过来。
过了大约有一个时辰,三人一虎联袂而来。
看着惨烈的现场,席卷的尸体,血迹斑斑的苏阳,三个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苏阳迎身而起,打开席子,简明扼要的把情况告诉了大家。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
西门进红着眼睛长叹了一声:“数十年的兄弟,没想到大哥竟是妖族,这让我们情何以堪。还请苏兄给我们大哥留些颜面,不要对外人说起此事。”
苏阳看着他,郑重的点了点头。
西门进接着说道:“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心死。连相处了十多年的大哥都不能让人相信,那这个世上还有谁能让人相信呢。我此刻真是心灰意冷。唉!”
“三妹,四弟,就让我们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做只闲云野鸭,相忘于江湖吧。”
南宫蝶两眼通红,抽噎不止。
听完西门进的话,看了看的尸体,又看了看苏阳硬朗的侧脸,一时间左右为难,百般思量。
最终狠下心来,说道:“二哥,我和你一起离开这里。老四,你呢?”
北辰刚此刻正跪在席前,泪流不止。
闻听此言,也站了起来。
面无表情的看着苏阳说道:“苏先生,因为我傻,所以我们老大经常打我、骂我,罚我,我经常很恨他。
何况他现在还暴露自己妖族的身份,我更有理由恨他。
可是这一切都比不了十多年的兄弟情,所以我要替他报仇,生死不论。”
苏阳对于忠义之人,一向尊重。
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说道:“北辰兄忠义,我无话可说,你随时可以找我报仇。”
北辰刚闻听此言,顿时虎吼一声,拿起手边的狼牙棒,劈头盖脸就朝苏阳砸了下去。
此时的苏阳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本想三两招就拿下北辰刚。
但是转念一想,就又多陪他走了十几招之后,才找个空挡击败了他。
一是让他发泄一下心中的郁气,二是照顾一下他的面子。
被打败的北辰刚站在原地喘了阵粗气,又要掂起狼牙棒和苏阳拼命。
苏阳第二次击败了他。
北辰刚赤红着双眼,扑通一声跪在了东郭魇的尸体前,双目毫无焦距的看着东郭魇的尸体,痛哭流涕的说道:
“大哥,我对不起你,我实在打不过他,我尽力了。
我没办法,只能下去陪你了。”
说完,拿起狼牙棒就砸向自己天灵盖。
苏阳一直在旁边小心观察着他,就怕他这种憨直的人走极端。
见状欺身近前,把他狼牙棒劈手躲了下来。
北辰刚夺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只好像个孩子一样,无奈的蹲在地上大哭,边哭边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西门进、南宫蝶刚才也是因为羞愧,没有阻拦二人交手。
此刻见北辰刚如此,不由也悲上心头,三个人顿时抱做一团,痛哭不止。
过了许久,三人停止悲声,开始商议后事。
......
商议完了之后,西门进出面,对苏阳拱手说道:
“苏兄,我们三人商议过了,这五指山和我们缘分已尽。我们打算离开,只是我西门进还有一事要拜托苏兄。”
苏阳说道:“但讲无妨。”
西门进看着卧在一侧的如花,眼神里尽是不舍,思虑许久,长叹一声,对苏阳说道:
“如花自幼生活在这五指山上,如果以后跟随我们颠沛流离,我也心中不忍,我想把它暂时托付给苏兄,不知道苏兄意下如何?”
苏阳闻听此言,心中一喜。
他是个不太喜欢离别的人,他的本意是想留着他们几个,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孤身一人。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由于种种的误会,他们很难留下。
但是现在老二把如花留下,那就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他们说不定还有回来的一天。
他笑着说道:
“大官人说这话客气了,这五指山本身就是我们大家的。如花就先在我这待着,你什么时候想它了,随时回来看看他。”
西门进这才松了一口气,来到如花面前,对着如花低声吟语。
如花则不断的对着西门进低吼,摇头,一双虎目有泪光闪现。
西门进不断的安抚着它,最终如花点头应允。
西门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苏阳说道:“苏兄,我已经和如花说好了,以后它就跟随与你了。”
苏阳点头应允,说道:“好,容我和如花再送三位一程,聊表心意。”
南宫蝶闻听此言,狠狠的剜了一眼苏阳,暗想:
就算我真不留,你倒是说两句挽留的话啊,说不定我心一软就留下了陪你了呢。心中一时也是万般惆怅。
又过了一会,四人这才收拾了东郭魇的尸体,往山下走去。
一路无话......
到了山脚之下,苏阳不愿被他们看破自己不能离开将指峰的事。
便拿出事先准备的酒水,海碗,一人倒了一大碗,拱手对三人说道: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三位,山高水远,我们江湖再见!”
老二听完这句诗,眼神顿时亮了,考虑了半天,终究没有张口。
三人至此,转身离开。
如花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低吼不止。
而苏阳看着三人渐渐消失不见,又看着身边的如花,孤独感慢慢袭来。
暗自思索,自己现在已经是一重天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离开这将指峰。
他又来到上次那个角落,开始如法炮制上次的程序,聪明的如花看着他攻击光幕,也跟随着他开始攻击,只是合人与兽之力,依然没有破开光幕。
苏阳折腾了一阵之后,也懒得再试。
反正生死危机已除,在这山上当个自由自在的山大王也是他的梦想,挺好。
他喊着如花,准备回山。
而如花则心有不甘的冲着光幕一声虎吼,随着声波的震动,竟引起光幕的阵阵涟漪。
苏阳看着这涟漪,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破山戒和丹田产生共频的事。
他在脑海里回忆着那个频率,然后把手伸到光幕上,让二者产生共振。
一次,
二次,
三次,
......
“啵”的一声
他似乎听到了光幕消失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