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十九章 千目王

第十九章 千目王


  
旭日东升,一夜好睡。
元气满满的苏阳来到蜘蛛精逃跑的路线上,唤出九灵塔,询问它说,既然它可以离老远就能闻到好酒的味道,那闻一下烤肉味是不是也不在话下。
听到这个询问后,迟钝的九灵塔脑补了一会,自作多情的以为苏阳要给它好酒好肉吃,便果断的点了点头。
于是苏阳便让它嗅一嗅空中残存的烤肉味道,接着追杀蜘蛛精。
九灵塔听了苏阳的这个要求之后,果断的给予了拒绝。
理由是,自己毕竟是一个有尊严的器灵,而不是一条仰人鼻息的哈巴狗。
苏阳看着九灵塔慷慨激昂,义正言辞的样子,也是赞叹九灵的这份坚持。
没再废话,随即开出条件,这次回去之后,给它弄一坞好酒的承诺。
九灵塔也是干脆,确认过苏阳的眼神之后,像一条忠实的猎犬一样,义无反顾的执行起了追踪任务。
一人一塔,一路急行,如流星般划过天际。
不多时,便到了蜘蛛精消失的地方:蜈蚣岭。
而苏阳看着蜈蚣岭的一切,不由得有些诧异。只见他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风景秀美、碧水长流的宁静村庄。
因为正是用早饭的时间,家家户户都升起了袅袅炊烟,朝阳照射着村落和炊烟,又添上了一种缥缈的意境,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在这世外桃源里,有老人,有妇孺,有耕牛......,可唯独缺少了一面高耸的城墙。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村子的人不怕被妖族入侵吗?
苏阳按下好奇,降落在村子附近,信步走到村子里面,和村口坐着晒暖的老翁闲聊了起来。
从老翁略感自豪的语气中,苏阳得知,此处名叫蜈蚣岭,山上有一个蜈蚣精,唤做:千目王。
因为未成精之前,一直生活在人类的一座道馆里,耳濡目染之下,对于道法自然,世间万物有一种通透的看法。
会自我修行之后,便辞别道馆的师傅,自己来到这岭上修行。
不光是不侵害百姓,还庇佑这一方百姓不受外人侵害,此处百姓也得以安居乐业,对千目王自然也是由衷的敬重。
苏阳听完老翁的描述,顿时想起,贾安民给自己的妖族名单里面确实没有千目王,看来果然如老翁所说,这千目王应该是一心向道之人。
只是这蜘蛛精却消失的蹊跷,所以自己终究还是要一探蜈蚣岭,查个究竟。
想到这里,苏阳便告别老翁,离开村子,往蜈蚣岭之上走去。
蜈蚣岭不大,但是景色秀美,美丽的小花时不时的映入苏阳的眼帘,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也时不时跃进跃出,给秀美的山岭平添了几分勃勃生气。
等苏阳快到了山顶的时候,视线所及之处就是一株遮天蔽日的大树,枝叶蔓蔓亭亭,几乎把整个山顶都给遮了起来。
枝蔓之间,有很多的蜘蛛、蜈蚣穿梭嬉戏,其中一只人面蛛身,妖冶婀娜,肉香扑鼻的蜘蛛精趴在那里哼哼,异常扎眼。
苏阳看见了它,它看见了苏阳。
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只见蜘蛛精猛的直立了起来,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蹭,蹭,蹭......
三步并作两步.......
往树顶逃窜而去......
只剩下刚刚摆好起手式的苏阳在风中凌乱......
“怂人一个!”
苏阳暗暗的鄙视了一下没有骨气的蜘蛛,顺着它攀爬的方向往上看去,只见大树的最顶端有一束单独的粗大枝蔓,像只挂满触角的避雷针一样,昂首向天。
随着蜘蛛精爬到粗大枝蔓的下方,枝蔓也活了过来,苏阳这才发现,敢情这不是枝蔓,而应该就是老翁嘴里所说的蜈蚣精。
只见动起来的它,浑身泛着金属的光泽,配着嘴角的长须,身子两旁的百肢挥动,在树顶端随风摇摆,宛如苍龙,气派十足。
只见它微微的低下了头,复眼泛白,用嘴角的长须在空中探了一阵,厉声说道:“是谁,是谁在欺负我家义妹?”
苏阳有些意外的看着它,不由得暗暗纳闷:“千目王是个瞎子?”
他径直飞到了空中,这才看到,千目王的下半身竟然是和树冠是一体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种苦修的方式?
他倒也没有多想,而是尽量把自己摆在千目王的长须可探之内,拱手说道:“五指山苏阳见过千目王。”
千目王的长须又往苏阳的方向探了两下,自信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果然没有探错方向。”
接着问道:“苏寨主,你为何辱我义妹,毁它家园,杀它奴仆?如此造孽,你就不怕老天劈了你吗?”
苏阳纳闷的说道:“我造孽?”
脑海里瞬间又浮现出织罗林那累累白骨。
他讽刺的说道:“千目王,所谓眼不见为净。你只听信你义妹的一面之词,你可知道你义妹的奴仆都是以人血为饮,以人肉为食?你可看见织罗林的森森白骨?你可知道织罗林百里之内荒无人烟?”
千目王听完之后,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你说的就不是一面之词?难道我不相信义妹,反而要相信你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外人?”
蜘蛛精听闻此言,顿时留下激动的泪水,说道:“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天性善良。在你的教导下,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我怎么能做出屠戮百姓的事呢。”
千目王茫然的望向蜘蛛精说话的方向,用长须探了几下。
点头说道:“要说我最满意的地方就是,就是在认你当义妹的一年里,对你的成功教导。把你从一个稍显无知、凶残的妖兽,转变成了善良、知性的良妖,也不枉我把织罗林周边的百姓托付于你。”
苏阳算是听明白了,合着千目王让蜘蛛精照顾一方百姓,它把人家全部照顾到肚子里了。
他看着蜘蛛精冷笑一声,说道:“蜘蛛精,千目王当日托付你的2387人,可是都被你吃了?”
蜘蛛精顺口回怼道:“哪里有这么多,也就几百人的样子。”
说完之后,就知道苏阳是在套自己的话,可此时再反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只见它转身对着千目王便跪了下来,大声哀求道:“大哥,都是我手下的那些仆人干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千目王听完苏阳和蜘蛛精的对话,忽然整个身躯僵直在哪儿,没有了任何反应。
只剩下蜘蛛精哀求声和苏阳越来越粗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阵,千目王传出一声悠远、苍凉的叹息声,它说道:“我瞎,但我不儍,没有你的授意,那些不成器的小妖敢屠杀百姓?
我以为我已经道法大成,可以感化妖物,没想到到头来竟是如此结局。你种的因,那这酿的苦果就要你自己尝。苏寨主就是了解这段因果的,你好自为之吧。”
蜘蛛精闻听此言,娇美的面孔顿时变得狰狞,扬起头颅看着千目王。
失望的说道:“原来在你眼里我终究还是一个妖物,苏阳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瞎子。你既然不想沾这段因果,好,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妖冶的脸庞下滑落,落在了千目王的身下,融入了树冠之中。
接着,它庞大的身躯骤然缩成一个球状,随着一阵剧烈的收缩,耳听砰的一声巨响。
蜘蛛精竟然自爆在他们两个面前,墨绿色血液四处飞溅,犹如一朵怒放在空中的罂粟花,似乎要在最后拥抱一下千目王,却最终无奈的消散于无形。
苏阳看着自爆的蜘蛛精,虽然知道自己在道义上做的没错,但是在情理上似乎又有些不妥。
一股尬尴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他也觉得再留在这儿有些不妥,便对着千目王一拱手说道:“千目王,蜘蛛精既然已经自裁,那事情也就到此结束。苏阳告辞。”
说完转身就要走人。
刚刚转过身去,就听见千目王饱含悲伤、愤怒的声音响起,说道:“等一下,苏寨主。你逼死我义妹,就这么一走了之了?”
苏阳闻听此言,顿感意外。他转过身来,看向千目王,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待怎样?”
千目王用脚擦拭了下自己湿润的眼角,说道:“义妹生前作恶无数,又是自杀,入到地狱,必是魂飞魄散的下场。我要替她抗过这因果,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苏阳其实对蜘蛛精很是不屑,但对千目王所做倒有几分好感,便询问道:“千目王,你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千目王说道:“你我再大战一场,等于是我要替义妹报仇,天道循环,自然也就把这因果落在了我的身上。”
苏阳闻听,有感于千目王的情谊,点了点头说道:“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让苏某领教一二。”
说完,劈头一棒朝千目王砸去,再看千目王的长须抖动不已,犹如变频雷达一般,感受着空气中苏阳攻击所带来的变化。
等苏阳的大棒快到它头顶的时候,只见它奋起百足连消带打,不光挡住了苏阳的攻击,同时又有很多手脚袭向苏阳。
苏阳一个跟头,躲过千目王的攻击。
灵力转动间,齐眉大棒变得犹如巨柱,再次攻向千目王。
千目王不为所动,一把攥住大棒。另外一些手脚,狠狠的砸到了苏阳身上,顿时把苏阳打飞出去老远。
苏阳退到它的攻击范围之外,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灵力再次转换,手中灵焰闪耀,说道:“得罪了。”
说完,嗖嗖嗖把几道灵火甩了出去,可没想到的是,千目王竟然徒手接过他扔出的灵焰,然后转手又朝他扔了过来。
苏阳生气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接住我多少灵焰……,”
然后苏阳开始疯狂的发射灵焰攻击,但是都被千目王反射回来,因为天生的手脚优势,反倒把苏阳逼了个手忙脚乱。
此时日上正午,太阳照着正在战斗的两个人身上,在空中汗流浃背的苏阳,在阳光的照射下愈显狼狈。而阳光照射在树冠中的千目王身上,则显得柔和了许多。
苏阳看着越打越顺的千目王,眯着眼说道:“你真以为你手足多,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