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二十六章 奇案

第二十六章 奇案


  
白自川喝了一杯酒,开始给苏阳讲起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这事还要从苏阳他们走后说起,国君开始执行坚壁清野的战术,其中之一就是把周边千里的百姓及财物全部迁入赤炎城。
这个事情干不好是要被人骂的断子绝孙的。最终事情还是落实到了贾安民身上,可见国君也确实有识人之才。
贾安民不怕被骂,而是认为自己可以好好的大捞一把,所以很高兴的接受安排,开始着手处理。
刚开始是搬迁的赤炎城周边的乡镇、城坞,因为离赤炎城较近,平日里都不少了解妖族的凶残,虽然有个别情绪,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配合的。
等开始搬迁远处乡镇、城坞时,因为宣传的不到位,矛盾开始出现,在贾安民的授意下,军队开始暴力搬迁。
导致百姓怨声载道,甚至开始反抗,搬迁队也变成了平乱队,很多无辜的百姓被冠以串通妖族的身份,关进了大牢里。
恰逢此时,苏阳又传递来妖族一个月进攻后的确切消息。
再加上搬迁时贾安民对百姓的财物难免中饱私囊,有人就告到了国君那儿。
国君大为光火,把贾安民叫过去好一顿臭骂,责令他在十天内,在保证百姓性命的基础上,完成千里搬迁,不然就数罪并罚。
贾安民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开始命令士兵开始驱赶百姓到赤炎城。
凡是反抗的,或诱之以利,或强行镇压,并宣称是在剿灭妖族,这才如期完成了任务。
只是赤炎城一时间涌入这么多人,官府也做不到面面兼顾,在吃住上难免大打折扣,所以最终还是苦了百姓。
苏阳听完之后,心里有些堵的慌,虽说是救了百姓,打击了妖族,但百姓终究是有了伤亡。
他想了一阵,让人找来纸笔,把后世赈灾的方法列出比较接地气的十条,交给白自川,让他结合现有的赈灾方法,做个参考。
白自川看完这些方法,不由得眼前一亮,连连叫好。
就在此时,却看白晶晶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进来,进门之后说道:“自川师兄,走,你陪我去赈济灾民。”
白自川闻听,诧异道:“府门口已经摆放了两个粥棚了。”
白晶晶连连摇头,说道:“不够,不够,灾民太多了。我又设了十个粥棚,尽量多帮些人。”
白自川宠溺的看了一眼率性的白晶晶,又看了一样苏阳。
笑着说道:“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先是苏阳献上赈灾十策,接着就是师妹设立十个粥棚,你们两人莫非是是上天派来帮我的?走,我们去门外看看灾民。”
然后又看了一眼席间的众人,说道:“各位,我们一起去赈济灾民?”
众人齐声应好,纷纷站起身来,随着白晶晶来到府外。
只见此时的白府外,人声鼎沸,除了以前的两个粥棚外,又拉开了一溜粥棚,苏阳带来的军兵们正在收拾摆放粥棚所需物品。
白晶晶扭头问向白自川:“师兄,哪个是你的管家?”
白自川看了看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白管家,你过来。”
中年男子应了一声,来到白晶晶面前拱手说道:“白小姐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
白晶晶回了个礼,客气道:“麻烦白管家安排些人手,去灾民多的地方,宣扬白府赈灾放粮,管饱管够,让大家都过来。”
中年男子听完这话,打了个愣神,不由自主的看向白自川。
白自川见此,微笑道:“一切依我师妹为主。”
顿了顿,又说道:“你在多安排些人手,去城东我家的粮仓,运一批粮食回来赈灾。”
中年男子这才明白白自川的意思,连声应是,自去准备不提。
白晶晶听白自川说完,两只月牙眼顿时笑成了一条缝,说道:“我就知道,白师兄待我最好了。”
白自川连连摆手,说道:“师妹所做作为本是为兄该做之事。所幸师妹提醒的及时。”
大家也是连连称赞白晶晶的善良、大气。
正在此时,远远的看见一辆披金挂银,极尽奢华的马车缓缓而来。
看见马车的白自川轻轻咦了一声,对着苏阳说道:“这是安民的马车,想来是知道你到了,过来拜访的。”
苏阳点了点头。
说话间,马车已经到了跟前,只见车后帘一打,一个只着小衣的身影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白自川面前,一把抱住白自川的大腿,哭嚎道:“司马救我啊,司马救我啊。”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定睛观瞧,非是旁人,正是贾安民。
却看他此时甚是狼狈,未着外衣,一身绸缎白色小衣,灰尘遍布,特别是腰部以下,血迹斑斑,再加上他声泪俱下的样子,着实有几分可怜。
白自川看他这个样子,不由得也是有些不解,说道:“安民兄,这是为何?此处不是说话之所,我们屋内叙话。”
贾安民抱着他的大腿,却是死活也不松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就在这说吧,司马,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
白自川性格一向洒脱,看他这个样子,说道:“你起来吧,我答应你。说吧,什么事?”
贾安民闻听此言,大喜过望,一边站起身来,一边疼的呲牙咧嘴,想来是和腰上的伤口有些关系。
只见他扭头对着跟着的仆人说道:“混蛋玩意,你家老爷疼成这个样子,你就不知道扶一下啊。”
抱怨完,转身又对着白自川谄笑道:“我就知道司马会救我。还是那件粮食失窃的奇案。国君刚刚又把我叫到去,询问案子进展情况,我也不敢欺瞒与他,只好如实告诉他,正在调查。
谁知道国君听完这话,勃然大怒,直接命人把我拖下去打了二十大板,说是明天破不了案,就是四十大板,后天破不了案,就是六十大板。
我这么一算,等不到第七天,我就可能被活活打死了。出了国君府,我思来想去,这赤炎城唯一有能力救我就只有白司马您了,所以才赶紧跑了过来,求司马帮帮我吧。”
白自川有些为难的说道:“帮你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对破案一事也不擅长,只怕我有心无力啊。”
贾安民闻听此言,顿时噗通又跪了下来,嚎啕大哭道:“赤炎城都知道白司马的睿智。如果司马你也不救我,恐怕我这次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说完,忽然又一把抱住白自川的大腿,小声说道:“司马,我把这次搬迁弄的金银珠宝分你一半,你能帮我吗?”
白自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当局者迷,你就是因为四处搂财得罪了人,这才有人在国君面前给你垫话。你现在是想把我也拉下水吗?”
贾安明听完这话,顿时如一滩烂泥似的半躺半坐在地上,面色如土的说道:“连司马你都帮不了我,那我可如何好。难道我贾安民这次真的要完了吗?”
奇案?
而此时在旁边的苏阳心思一动,自己擅长这个啊。毕竟自己前世是在警察大院长大的。
奇案;
怪案;
大案;
要案;
自己都见过不少,而且也自喻为警察父亲的智慧担当。
要不是自己放荡不羁爱自由,忤逆了父亲的意思,那自己也肯定是一名威震八方屑小的警察叔叔了。
他又想起贾安民欺自己不懂,给自己封了个芝麻小官,再加上他这次鱼肉百姓。
算起来那可是新仇旧恨,不如趁着这个案子, 好好的折腾他一下。
想到这里,他给身边的白晶晶偷偷安排了一番。
然后摆好造型,用一副懒洋洋的声调说道:“奇案?那我苏阳倒是可以试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