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二十八章 十八铜人

第二十八章 十八铜人


  
贾安明看苏阳望向他,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指另外一个麦场,说道:“你看那个麦场就明白了。”
苏阳抬眼望去,只见那个麦场都是摊好的麦子,有十多个身着赤服的年轻人,联手发出一个淡淡的红色光罩,烘烤着麦子。
火灵者!
苏阳瞬间明白了,火灵者都是洪荒国君的弟子,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比强大的前途,实在没有必要为一些粮食自毁前途。这也是贾安民没有跟他提晾晒的原因。
那就看装包这个环节。
苏阳来到另外一处装包的现场,只见一群光着膀子,晒得油光发亮的汉子扛着木锹,擦擦擦,三下五除二铲好一袋麦子,再有汉子把成包的麦子装车。
具贾安民介绍,这帮人就是十八铜人,苏阳闻听,倒是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装包,可也是一无所获。
下一个环节:运送。
苏阳信步往运送那儿走去,贾安民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跟着。
他看苏阳在一一排除,半是着急半是得意的说道:“苏兄弟,不会是运送的这帮士兵半路掉包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非把他们一个个扒皮抽筋不可。不过也不太可能,毕竟这些前几天我都排查过了。”
苏阳刚要回话,突然听见脑海里九灵塔说话,它说道:“苏阳,我闻到了其他空间法器的味道。”
听完这句话,苏阳瞬间楞了。
暗思:空间法器,如果是空间法器的话,那这一切就好解释多了。
例如九灵塔,比如它在晾晒的环节偷粮食,它完全可以坐地吸土,风卷残云的把一麦场的粮食全部给吞进去,然后在找个没人的地方吐出来就行。
但九灵塔会偷粮食吗?不会,它只会偷酒。
假定是用法器偷取的话,有些地方显然还是需要仔细勘察、推敲一下。例如:这是个什么样的法器?现在在哪?采用的是哪种方式偷取的?粮食又去了哪里?
先大胆假设,在小心求证吧。
苏阳详做无事的又去运送那儿转了一圈,让九灵塔闻闻有没有空间法器的味道,确定没有之后。
接着带着九灵塔这头猎犬,开始又从收割,假模似样的转了起来。
只是苦了贾安民,也不敢打扰苏阳,只好在后面呲牙咧嘴,一瘸一拐的跟着。
等又转到运送的时候,九灵塔说话了,“就在装包那个地方,有空间法器的气息。”
苏阳愣了一下,反问道:“怎么这会才告诉我?”
九灵塔呆了一会,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刚反应过来。”
......
苏阳无奈,为了避免直接过去,引起他人的怀疑,只好再次从头转了起来。
疼痛难忍的贾安民以为苏阳在整他......
等苏阳再转到装包的地方,他问九灵塔闻出来那个是法器了吗?
九灵塔慢悠悠的告诉他:“木锹或者麻袋。”
苏阳诧异的反问道:“可以啊。闻出来的吗?”
九灵慢条斯理的回答道:“判断出来的。这里只有三样物品,麦、木锹、麻袋。麦肯定不是,那就只剩下木锹和麻袋。我只是反应慢,又不是傻。”
苏阳暗暗腹诽:甭转着圈骂我,回头看我怎么克扣你的酒钱。
苏阳得到确切的信息之后,并没有冒然行事,而是装作无事的离开,然后悄声安排贾安明盯好那十八铜人的梢,看看他们的住处在哪。
贾安明闻听苏阳说完,顿时激动的两眼放光,蹭的直起身形,屁股也不疼了。
连声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果然是金铜帮做的手脚,没必要跟踪他们,他们就住在内城铜人巷,我现在就找人把他们抓起来,严刑拷打,让他们吃进去的粮食全部吐出来。”
苏阳把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告诉他,既然他知道住处,那等一会他看完所有的现场,就找人带自己去十八铜人巷看看。
因为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说是一条线索,接着要做的是顺藤摸瓜。
贾安民听完这话,不由得连连点头称是。
此间事了,一行三人往跟随送粮的军队一路往外城东仓而去。
等到了东仓外面,就有几个人正在门口等候。
带头一人小衣襟,短打扮,样貌普通,面带愁容,正是东仓的令史洪春和。
他白自川、苏阳、贾安民过来,赶紧抢先几步,走到三人面前,拱手行礼,口中言道:“洪春和拜见各位大人。”
几人还礼,礼毕,贾安民重点介绍了苏阳。
洪春和闻听苏阳是个破案奇人,顿时眼前一亮,似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连作揖,并带着他们开始对粮仓及案件做详细的介绍。
粮仓整体的结构很像一个巨型的四合院,外砌砖墙,城墙平顶,四面环道,行走方便,又可防卫,目测怎么着也有上百亩的空间。
苏阳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面积的粮仓,也是结结实实的震撼了一把。
大家到了院里面,看着有几百个粮仓按着编号矗立其中,每个粮仓是60平,墙上均开通风用的拱券小窗。
院门口一侧,有10座地秤秤粮食,地秤样式很像80年代粮管所收粮食的那种移动的机型磅秤,上面是秤盘,里侧是连接杆、长杠杆、链结构。
每包粮食为120斤=1石;这种地秤每次可称10石,也就是1200斤。
只见有卸包的大汉在这等候,把粮食码到秤上,等过好秤之后再装车运到指定的粮仓。
负责过磅的是一个骨瘦如柴,手无缚鸡的账房先生,就坐在秤的里侧,一副兢兢业业的样子。
只要有粮食全部上秤之后,他就拨弄一下手底下的算盘,等着士兵报数,等士兵报数之后,他在算盘上打上总和,并记录在账簿上。
具洪春和介绍,这个账房先生叫金胡,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是个落第秀才,父母双亡,无儿无女。
粮仓建好之后,就在这过磅,一二十年始终没有出过错,很值得信赖。
苏阳表面老神在在的听着,其实是在让九灵塔嗅周围有没有空间法器的味道,过了一会就听见九灵塔说话:“这周边没有任何空间法器的味道。”
苏阳点了点头,扭头对洪春和说道:“那些换下来的秤在哪里,我去看看。”
洪春和闻听,连连点头,说道:“都封存了,在这边的屋子里。”
说着便领着苏阳来到右手边的一个贴着封条的屋子前,着人撕掉封条,打开房间。
苏阳迈步进屋,看这屋的布置,原来应该是仓管人员居住,只是现在被暂时征用了,房间的地上一溜摆放着十台磅秤,正是以前被换下来的磅秤。
苏阳着人小心翼翼的把秤搬出去一台,开始细细的观察,观察完之后,又安排人往上面码了粮食,发现秤没有任何问题,十台秤都是如此。
苏阳也偷偷问了九灵塔,九灵塔告诉他这十台秤不是空间法器,他这才放下心来。
他示意洪春和把这十台秤又封了起来,然后和他一起来到了其中一个失窃的粮仓面前,撕掉封条,进入仓房里面。
入眼处是三块两米多的木板,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抬目往上,只见一袋袋粮食码在木板后面。
这时候洪春和开始介绍粮仓的情况,每间粮仓是60平米,高3米,实际堆放高度为2.3米,每间房子可堆放粮食1725石,也就是207000斤。
后来平仓的时候,发现粮仓高度达不到2.3米,他们赶紧抽检,才发现所有的粮包都少了6斤左右的粮食,一个粮仓少了一万多斤的粮食。
前前后后经过平仓,共发现有百十个这样的粮仓有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少了百十吨的粮食,这可算是惊天大案,洪春和吓得魂都快没有了,赶紧上报。
目前因为是破案期间,他职务暂时保留,配合破案。
至于以后的事,他是想都不敢想,所以才整日愁容满面。
苏阳闻听,让他抽取一包粮食,进行称重,果然数量少了6斤。
他又围绕粮仓内外转了一圈,确定了不存在盗窃的可能性。
至此,现场所有的环节,已经全部勘察完毕。
苏阳给大家告了个罪,让洪春和给自己单独安排一个房间,找两个人给他打下手,并搬过来一台封存的秤,开始在屋里慢慢思考每一个环节。
现在看来整个案件出现问题的环节只有两个地方:装包、过秤。
很明显,在装包那个环节空间法器是存在的,因为它的存在,可以肯定粮食失窃案和它有关。
只是还有一个疑问,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偷盗到空间法器里面?难道是怕暴露?可晾晒的时候粮食是没有准确数量的,按理说这时候偷盗才是最神不知鬼不觉的啊。
至于磅秤,苏阳这次用灵气幻化出一个放大镜,开始一点一点的观察着这台磅秤。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苏阳看到磅秤下面,长杠杆和链结钩的地方,他终于发现了异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